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全能的上帝(四集之三) 2006.10.01-02

2020-10-16
用語:English ,Vietnamese(Tiếng Âu Lạc (Tiếng Việt))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最好的是在於你,你自己內在的智慧,時時都沉浸在與天國的深入交流中,沉浸在不用語言傳授的至高教理中。

 

有時你真的很想打坐,但坐著一下子就睡著了,或是還沒坐下來打坐就已經躺下來了,可能會這樣。或是你無法戰勝敵人,反而讓敵人戰勝你,都有可能!或把敵人視為你的朋友。很難擺脫這世界。只要打坐,一切都會好起來。這個我說過很多次了,但是沒人聽進去。為什麼你能聽進去?(我有內在師父。)其他人呢?他們的內在師父都跑到外邊?我猜是這樣,你們把師父留在屋外?不想看我,是吧!你們只愛看這肉身師父,不想做我交代你們的事。我叫你們要打坐,卻不做,對吧?我叫你們做這個、那個,做救濟工作,但你們不聽。「我有先生,有男朋友,我有女朋友,我不能去。我有男朋友,我不能去,我有這有那…不能去。」不想打坐,不做救濟的工作。你們讓我替你們打坐,替你們做救濟的工作。我每件事都替你們做,對嗎?但是我不能拿走你先生這個負擔。一位悠樂(越南)女士把他帶走了,很好。多打坐,你就會擁有一切。好好地打坐,盡力而為。假如你沒辦法自己打坐,請兩位同修來你家一起打坐。「今天我在你家打坐,明天到另一家去。」互相支持,一起打坐。獨自打坐,堅強的女孩!好,恭喜。

 

(師父,我的問題是,印心幾年後有時我想念您,我會哭。有人說因為我們已經跟您印心,和您有了溝通,如果我們那樣的話,可能會干擾您的工作。)

噢,不會,沒關係。(好。)不會干擾,繼續哭吧。(好的,謝謝您!)你想哭那是因為想念我!是誰讓你這麼煩惱?沒關係,讓她哭,天啊!你們聽太多胡言亂語了。假如你想哭,就哭吧。打電話給我,我跟你一起哭。

 

(師父好,我們可以募款來做師父的工作嗎?)募款?不行!(好的。)不行!(謝謝您。)你們為什麼要募款?要做什麼?(譬如,我想從南到北橫跨所有國家。)從南到北,募款?(是的。)跟外面的人嗎?(是。)喔,不行!拜託不要!(好的,謝謝您。)不行!假如你們小中心的同修有能力做你們想做的事,那還可以。若你們想為大眾做些事,像是你們四處印發傳單,那可以。假如你們負擔不起,有時候總部也會支援,會補助你們經費。絕不要跟外面的人募款,無論如何都不該那樣做。我們甚至不跟同修募款!為何你要跟外人募款?我們有多少就做多少,我們能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不跟外面的人募款,絕對不要那麼做!印心的時候沒人告訴你嗎?強調我們是不募款的?我們連你們的錢都不收,你為何要跟外人收錢?那不合邏輯嘛。

 

(師父您好!我有個問題就是,我覺得有時候對小孩子,跟他們耐心講,好好講他們就不聽。罵他們的話,他們就聽。但是我很不喜歡罵別人。)我知道。(然後有時候就覺得很痛苦,罵完他們以後我也在哭。)我知道,知道。(對,就是覺得很…)可愛的業障要自己承擔。我知道啦!很少有乖的小孩。那你講話不聽,你就罵一下嘛,主要心不凶就好。(對,有時候…)不是罵啦,就是大聲一點,給他們知道你是嚴肅的。也不用罵,就是聲音比較強一點,懂嗎?(對。)比方說,你說:「欸,小孩!替我掃一個地。」然後一直講一直講,他不聽。說:「小孩!掃地!好嗎?我要你掃地,現在!」這樣子就好啦,好嗎?也不用罵什麼。(對。)有時候他們聽不懂,沒有專心聽你講什麼,了解?(對。)

 

(能請問師父有關我父親,他自殺了。)什麼時候?印心前或印心後?(印心前,很久以前。)為什麼?他為何那樣做?(從前我們的生活,他的心靈生活,就我所知,過得很辛苦。我理解我父親為何那麼做。)了解。你理解其中緣故,是嗎?(是,我並不怪他。)不,不,不。所以你的問題是什麼?(當印心者的朋友…)他會解脫吧?(會,會。)我會照顧他。(感謝師父。)不客氣,我保證。(謝謝您!謝謝您!)沒問題,他不會有事的。生活艱難,是嗎?只不過一般來說,自殺的人不能很快就解脫。翻譯給他聽。因為身體是上帝賜予的,根據因果法律,假如我們想要像那樣突然逃離身體,就無法擺脫它。但是因為他印心修行,所以讓我有機會幫忙他。印心的人通常會優先得到師父的眷顧和恩典。所以你擔心他?假如你印心修行,就不用擔心你的祖先或後代。

 

好,體型從最大到最小都有!馬爾濟斯犬是最小的,另一隻像是德國牧羊犬和獒犬混種,或是和大丹狗混種。他看起來像大丹狗。噢,這麼大!大約…他直接從餐桌上吃東西,只要站在那裡,就能吃到桌上的食物,人們餐桌上的食物。他就站在那裡,下巴放在桌上,意思是「我可以吃嗎?」但是他很乖,若我說不行,他就不吃。他吃得到,但他不去吃。但若我把食物放在那裡,他能像那樣直接吃。其他隻,洛威拿犬,我必須讓他坐在沙發上,告訴他在餐桌上吃,那他就做得到。但是最近收養的那隻,他不需要任何座位,他完全不用椅子,他只要站在那裡,就能直接在餐桌上吃。好高大,他真的好高大!他差不多這麼高,所以我要拍拍他時,他不用跳起來親我。他只要站著,就親得到,很方便親親。所以有時我叫他坐下,他聽得懂英語。天啊,他不是英國狗,他不是以英語養大的,但是他什麼都聽得懂。

 

好,各位,在吃飯前…你們餓了嗎?(不餓!)要去洗手間嗎?(不用!)不用!我試著配合你們的時間,但你們的作息對我來說有點太嚴格了。我不僅是靈性導師,我還是個藝術家,我在晚上比較有靈感。早上就像上班族的時段,大家都衝上高速公路,衝去辦公室,那會當場要我的命。早上時,我像失了魂,我不知道如何在早上保持活力。我不是打坐,就是睡覺。所以請原諒我。若想吃飯,就現在去吧,不想吃的話,我們就隨便聊一下,這樣好嗎?(好!)閒聊還是吃飯?(閒聊!)閒聊,好吧!哇!我喜歡那個。食物,我們隨時都有,閒聊,就不…不一定了,要看是誰在閒聊,對吧?(對,師父。)

 

現在我要告訴你們一些嚴肅的事。比方說,我只是幫你們印心,那樣絕對不夠,不夠的。你們要真正吸收內邊被喚醒的力量,(是。)被傳授或被喚醒,都行。人類的語言很複雜,永遠不足以真正解釋抽象的事物,特別是天國的教理。所以,如果你覺得只要自己印心就行了,並非如此。當然你會解脫,若你沒犯任何重大罪行,你會解脫,你永遠不會見到地獄。假如你持戒,斷斷續續打坐或沒打坐,我還是會幫助你。但是你本人不會懂很多其他更有意義的教理。那你來這裡或任何地方就會問很多無聊的問題,而我就必須說一些廢話。你卻連這些廢話都不懂,即使我回答你,你也不了解。

比方說,在匈牙利時我教了些很深奧的教理,你們有些人在那裡全都聽得懂,即使只就頭腦層面來說你們確實了解。但是對於不在那裡的人,以及那些還沒真正地專注在打坐上的人,也許你們會去共修,但只坐在那裡作白日夢,或去那裡只為找男朋友、女朋友或自己喜歡的人,或是喋喋不休喜歡講閒話,那你就不會明白我在說什麼。你只會不停追問一些連自己也一無所知的事。你只是抓了一、兩句話,然後一直在那上面打轉,因為你不明白或是誤解了。這對我來說很累。

假如你完全不懂關於我只教同修的那些教理,那就安靜,回家多打坐。多打坐一、兩年,真正深入地打坐,如果這樣你還是不懂,那拜託出去賣冰淇淋吧。是啊,因為那對你沒用,假如這種…那只是心智上的頭腦體操。即使你完全了解在匈牙利或倫敦打禪時,我告訴你們的一切,那對你們仍不是最好的。最好的是在於你,你自己內在的智慧,時時都沉浸在與天國的深入交流中,沉浸在不用語言傳授的至高教理中。不然,如果你們了解我,對你們也很好。至少你不會掙扎:「師父是誰?她的等級如何?」你們總是在意我的等級。

 

有個徒弟…以前我們還在說百分之百、八十%,多少人開悟達到多少百分比,就像在佛羅里達州時。那個人還問我:「假如有人像那樣…」我不知是否該告訴你們,你們聽過佛州的帶子,關於耶穌多麼開悟嗎?(聽過。)好,那我可以告訴你們。我以為那卷只限我們團體內部能看,他們把那內容公開了?好吧,也好。我說耶穌那時候開悟到八十%,他還沒提昇前就被殺害,但無論如何,他依然是上帝之子。他的使命只需做到那樣。但他沒在十字架上往生,當然如是,我那時只說到那裡,後來就沒機會再往下說。而那個人一直追問我,他甚至還是長住呢,「若才開悟到八十%,怎能教人呢?」

但你必須了解當時人們開悟的程度。幼兒園老師已經足夠教導那些四歲大的孩子,沒必要找一位大學教授到幼兒園來,為小孩子們全盤解說有關愛因斯坦、阿基米德或牛頓的種種理論。他們不會了解的!他們還不需要知道。他們只想要玩,懂簡單的事,像ABC,數字一二三四,二加二是四,諸如此類的,對小孩子來說就夠了。

所以總之,即使耶穌當時並未百分之百開悟,對那時代的人們來說也就夠了。那個時代多野蠻啊!他們殺害一位無罪的人,他從沒做過任何壞事,從沒殺害過任何人,不偷盜不反抗政府,甚至不說任何反對政府的話。他們完全毫無理由!從法律上、世俗上來說,他沒犯下任何罪狀,然而他們卻殺害了耶穌!而且用野蠻的方式殺害。對那個時代而言,他已經綽綽有餘了。對他們已經太高等了,那對他的靈性力量來說是種浪費。但雖然如此,上帝永遠是慈悲的,祂總是送最好的來,好吧,祂甚至親自下來。多數困難重重的時代,上帝會親自來到世間,沒有別人能夠處理。所以,許多明師,聽說他們都悲慘身亡,像前幾天我跟你們說的那位,人們將他斷臂、割舌、砍首,當時穆斯林明師中他是最偉大的一位。這只是舉例來說。而耶穌是那時最偉大的,舉例來說。

佛祖很偉大,是那時代最偉大的明師。佛祖來自第五界,佛祖百分之百開悟,而且活到八十幾歲。佛祖善於教導任何人!佛祖已經夠偉大了!他來自第五界,對於那些已在這裡的人類,那是能達到的最高境界。或是對阿修羅界或智識的第二界,或是對第三、四界眾生,他已經很偉大了。但明師的等級各有不同,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所以,你們能了解吧?

 

如果你們不按照我教你們的方式打坐,不投入自己的時間以及誠心,來追尋較高等的自我,無論我講得再久,無論你來共修時打坐得再久,你收穫不多。你或許能夠讓自己和五代得到解脫,但你的靈性等級並不高。還有另外一種方式也能很快得到開悟,那就是服務大眾。因此有些人在打禪時…當然,在打禪期間,你們會更加專注或得到更多加持,那是一定的。而有些人在打禪期間真正無私地認真服務,或許因那時他太高興了,有人來到他的地方,或他有機會見到很多人,他非常非常快樂,他盡全力,真正無條件又很有愛心地奉獻,那麼他的等級會從第二界躍昇到第五界。我告訴你們,跳了三級!噢,那進展神速!那可不是從第一、二、三界,數到第五界這麼簡單,我們不知要修行幾輩子才能有那種成果。總之,在那種情況,他提昇得非常快。

但在那之後,如果他把注意力浪費在較小規模的靈性領域上,那麼他會掉得很快,非常非常快。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沒有新的觀音使者了。比方說,在我離開後或打禪結束之後,他們的等級掉得很快,他人性的那一面又再冒出來,他游回他的業障苦海中,然後又把自己全弄濕了,再次沉浸在那樣的想法或是那樣的做法當中,那他的等級會掉得很快。

我不得不說我有些難過,很多次了。所以你們多留意這一點。身體需要食物,靈魂及精神方面也需要有打坐的力量才能茁壯,才能提昇上去!真的,拜託,即使你身處世俗的環境之中,你仍能讓心神保持專注,你還是能做到的!如果那是你一心想要的,沒事能讓你真正分心。或許有點,但不會太久。你必須達到那個等級,什麼都無法再讓你分心,即使還會,也只像衣服上的灰塵,只要抖一抖,就沒了。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