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全能的上帝(四集之二) 2006.10.01-02

2020-10-15
用語:English ,Vietnamese(Tiếng Âu Lạc (Tiếng Việt))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多打坐,會慢慢地讓你解脫。當我們打坐時,負擔會慢慢消失,然後我們會擁有一切。只要打坐,無須祈求任何事,自然會擁有一切。多打坐,你就能和師父溝通。

 

還有誰?(師父,我和我先生有兩個已印心的小孩。我有個問題請師父為我開示。我七歲的女兒印半心了。她從嬰兒到現在,沒和任何人說過話。)為什麼?(我讓她上學,讀一年級。校醫檢查她之後說,她很正常,也很聰明,但問題是她不肯說話,所以不簡單教她。她什麼都不回答,不過作業做得很好。)真的?(今年她上二年級了,但仍不想和任何人說話。她不和任何朋友玩。獨來獨往。他們帶她去兒童大學醫院看病。醫生們告訴我說,她必須吃藥,才能獲得更多自信心。我不知道…我想藉這個機會請教您,請師父開示。)她不說話,但她在家裡說話嗎?(是的,她在家裡會說話,只和我說話,而且…)那還好,若她不想說話,何必勉強,她不是啞巴。(不,她不啞,但是學校不同意。)好,如果他們不同意,就讓她在家受教育。(好。)每個國家都是這樣,你有權在家教你的小孩。(我不會教。)有電腦,讓她學習函授課程,或是請人到家中來教她。(師父,不必讓她吃藥嗎?)何必呢?她沒病,為什麼要吃藥?(是,她是個正常的孩子。)吃藥有時會有副作用,反而更讓人擔心。(她只是不和人講話。)她不想說話。有什麼好說的嘛?(她只在上學前,跟您打聲招呼。就這樣。)如果她不想講話還好啦。時間到了,她就會講了。目前她還不想講話。沒什麼好講的。小孩沒什麼要講的。那沒什麼異常。(是。)吃藥做什麼?(醫生說我得讓她吃藥。)你想讓她吃藥嗎?(不想。)想讓她多講話嗎?你想要怎樣?(不,因為現在見到您,我想請教您。)不講話也可以,不需要。說得越多越無聊。若學校說什麼,就說:「我的小孩是這樣,在家會講話,她只是不想在這裡講話。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想讓她吃藥。」(懂。)我們有權拒絕,懂嗎?(懂。)因為你知道你的女兒沒病,連醫生也說她沒病,當然不必吃藥。「吃藥讓我擔心我的孩子或許會過敏,太敏感。」就那樣說。(是,我也這麼想。)說:「萬一她得病,我該怎麼辦?我女兒一直都很健康,如果吃藥後,出問題怎麼辦?」(是。)「你能保證我的孩子不會出問題嗎?」比方這樣。「假如校方讓她繼續上學,且她學得很好,那就好。如果校方不讓她上學,我就帶她回家,自己教她。」就這樣說,好嗎?(好,謝謝師父。)如果你想給她吃藥,也由你決定,(不吃藥,謝謝師父。)畢竟你是她的母親。這只是我的意見。(是的,謝謝師父。)若你想讓她講個不停,那就給她吃藥。(是,謝謝師父。)有的人比較少說話,懂嗎?不愛講話。

 

(比方說,師父的相片時間長了以後褪色,或有的磨損,或有的壞了以後,這個相片應該怎麼處理好呢?)噢,相片!(用久了以後…)燒掉啦。(啊?)燒了!(燒了?)用火燒了算了。

 

(還有另一件事情就是…比方說,我們家裡有人賣獎券。)好,大家樂!(這個有沒有業障啊?您說呢?)為什麼賣那個?是政府給的賣的?去店拿,是不是?(對啊,幫著政府賣的。)沒關係!你要賣就賣嘛。不然的話沒有工作,做什麼都不能做的話,那怎麼賺錢,好不好?(好。)沒做壞事就好了。這個是給人家,誰要買就買嘛。中也好嘛。(好的,謝謝師父!)不客氣。

 

(師父,我有三個孩子,他們都印心了。不過自從他們長大後,修行方面就很懈怠。)他們多大了?(最大的那個二十歲,另外兩個十七、十八歲。如果沒人罵他們,他們就不打坐。)那就罵他們。(師父,這年齡危險嗎?)危險什麼?(因這陣子他們經常外出。)多大了?(十七歲和十八歲。)這個年紀是有點危險。(我也擔心這樣,師父。)一定要親近他們。要更親密、友好。有時一起去逛街,這樣當他們覺得無聊時,就不會經常和朋友出去。在家要嚴格些,如多留意他們和誰一起,都做些什麼。但待他們像朋友,懂嗎?那麼孩子就會信任我們,就會表露出他們的感情。否則他們不讓我們知道,他們做什麼,隱瞞起來,什麼都不說,因為他們怕我們——這樣很危險。如果他們信任我們,相處得更友好時,他們就會告訴我們,我們就懂怎麼教導他們。(他們經常跟媽媽講,那樣很好。)就讓媽媽去教導他們,然後媽媽會告訴爸爸。(我比較嚴厲,我一開口,他們看著我,就偷跑掉。)但你一定要友善些,慢慢教導他們。能告訴媽媽已經很好了,媽媽會偷偷告訴爸爸,爸爸就可偷偷告訴媽媽怎麼教導他們。(好的,謝謝師父!)不客氣。他們在這裡嗎?孩子們來了嗎?沒來?(他們不想來。)不想來啊?沒關係。這個年紀是有點難管教,不好教。要彈性變通。你想要孩子,現在就得忍受這些。(以前他們很乖。)這個年齡是有點難。

哇!是個大難題!如果你沒孩子,人家會說你沒福氣。有了孩子…就太累了。他們越長大,你就越操心。他們漸漸長大,每一年都有所改變。教導他們真的不容易。如果你不讓他們去學校,別人會批評你。政府會處罰你。你讓他們上學,他們又受外面各種影響,很難監督他們。對待他們,你必須既堅決又友善,給他們忠告:「我懂,我以前也像你。我年輕時也做這、做那。你現在做那個嗎?如果你要做,讓我知道。沒什麼好擔心的。」如果發現他們做錯事,讓他們了解:「這樣做雖然好玩,不過可能會有這樣、那樣的後果。我不是禁止你,而是建議你選擇更好的方式。我是過來人了,我知道這是條很難的路等等。」以朋友的身分和他談話。一起外出喝咖啡之類,像朋友般坐下來聊天。他們信任你之後,什麼都會告訴你,徵詢你的建議。比方說,你們信任我,什麼事情都來問我意見。因為我們互相信任。有時太嚴厲也不好。太寬容也不好。要觀察每個孩子不同的個性。有的喜歡輕鬆一點,有的喜歡嚴厲一點。要婉轉變通地教導他們,但你一定要友善。經常帶他們去看電影,全家一起或每次帶一個面對面。個別和他們交談。愉快而友善地談話。去和他們一起做事,一點一滴地教他們。他們喜歡這樣。覺得你是他們的朋友,他們就會跟你講。講完後,我們就知道什麼好或不好,知道要怎樣引導他們。不然如果他們不跟你講,我們就不知他們做什麼,就沒辦法教他們。

 

下一位是誰?(師父,這是我第一次見您。)你好嗎?(謝謝師父,我誠心祝您永保安康,在修行路上引導我們。我有個問題。大約兩年前,我問觀音使者有關我打坐的問題。我觀(內在天堂)音時…不知道自己是否入定了,但我覺得有把千斤大錘敲在我頭上「砰」。很多次都是這樣,我一直跟您祈求:「師父,請幫我。不知道到底怎麼了,我能否克服它。」不過現在已有一段時間,我沒這樣的體驗了。)都消失了?(是的。)那就沒事了。你要它再回來嗎?有時候是這樣。據說在打坐中…禪宗描述這種體驗,像是打雷、地震,很多人都有相同的體驗,有些體驗很不一樣。(給人像是很大的震撼。)大震撼。(會嚇到人,你會不由自主想逃開。)那現在怎樣了?你現在修行有進步嗎?生活更快樂嗎?(感謝師父賜給我家庭幸福。)很好,我非常高興。如果你家庭幸福,修行也會更輕鬆。(但有時仍會有一些情況。)當然,天哪,你還想要什麼?這是魔王的地盤。(我誠心感謝師父。)全家修行已經很好了,很簡單互相了解,在修行路上,互相扶持很好。我很高興。像這樣的家庭不多。太太修行,先生不喜歡。先生修行,太太不喜歡。比方說這樣。這樣的事已經聽太多了。你的家人已經很好了。恭喜!那把大錘子,我拿走了,已經丟到八角爐裡熔掉。不會再有錘子了。有時候是這樣。有時振動力像這樣很強,不過你的頭沒被震裂吧,都沒事?這只是你的感覺而已。在禪宗的打坐中,他們也描述類似的情況。現在你知道了吧,但不是很多人體驗到。有些人也有像這樣強烈的體驗,有些人不太有感覺,通常都很柔和。但你打坐進步,生活很快樂,那就很好啦。有時我們打坐時沒體驗,並不是說我們沒有。只是我們出定後忘記了。高等境界不是我們頭腦所能辨識的。頭腦怎能上到那裡?頭腦就像攝影機,所以它也許會知道。頭腦受到影響後,它才偶爾會知道一點。通常頭腦很難知道。但你們確實偶爾會看到。印心時力量很強,頭腦也知道,因力量要衝破頭腦的限制,懂嗎?很強的衝擊力。要破除你的成見,驅除一切,靈光一閃,所以你的頭腦也知道。不過之後,當你入定,再出定後,你就忘了;但有時候當你醒來,在完全清醒前,仍會看到僅存的一些(內在天堂)閃光,對吧?有時,我們睡覺時有體驗。你們打坐然後慢慢睡著,那樣整晚睡覺都在打坐。不過醒來後,你沒看到或知道什麼。別擔心,繼續修行。我保證每個人都會提昇。

 

還有其他問題嗎?(我還有個問題想問師父。我先生非常反對我修行。最近幾年,他忽然對做葷食很感興趣。我仍做我的工作。我想知道我先生這樣做,會對我影響很大嗎?)別管啦。他花他的錢,你花你的。(我仍可像平常一樣共修,沒問題,對吧?)他讓你參加共修嗎?(是。)哇。(他開車接送我往返。)噢!真的?他這麼慷慨。真好。(慷慨?)「謝謝你。」(是。)「謝謝你讓我修行。親愛的,我聽憑你吩咐,請允許我修行。若我有功德,你也受益。請你不要責罵我。」老天,有先生,就如同生活在牢獄裡?為何和先生小孩生活,就像住在牢獄?我知道,我知道。男人有時讓人難以忍受。(是的,謝謝師父。)真遺憾。試著忍耐,但他能開車接送你,就已經很好了。已經夠好了。你要謝謝他,稱讚他。說:「雖然你還沒修行,但你比一些修行人好。」要這麼說。的確如此。很多修行人甚至會妒忌。非但不讓他們太太修行,而且還很糟糕。所以那樣很好。你們要了解他的優點,他好的地方。別總是說他反對你修行,而且一直這樣想,卻沒看他好的地方。誰會阻止太太,反對她修行,卻還像這樣開車接送?已經太好了。他只是外表反對而已。我們要稱讚他,讚美他並對他說:「非常感謝!雖然你不是修行人,卻和修行人一樣有雅量。你開車載我去共修,然後又接我回家,讓我非常感動。」你要這樣稱讚他。要謝謝他。哪個先生有空開車送你?有什麼理由?只是要去坐一坐?然後他接你回家,你回家以後又再坐!(謝謝師父。生命中,無論我做什麼,您都在我身旁,照顧一切。)很好!

 

(然而我還是有個問題,打坐時也許我不夠專注,所以當我問您問題時,很難得到答案。)想問什麼,現在就問吧。(有時有答案,有時則不。我是指打坐的時候問您。)了解。(因為有時我沒機會看您。)有時候沒答覆,有時你沒聽到答覆,但結果是好的。(是。)因為你聽不見,你聾了。但師父仍然會幫你。你聾了,但是師父沒有。(意思是我的等級太低了,無法得到答覆。)什麼?(意思是我的等級太低。)內在師父會引導你,引導你把事情做對。(那我們時時都須滿足於我們所得的結果,對嗎?因為師父安排一切。)是的。無論我們的業障是什麼,我們都必須承擔。你問了什麼問題,「她」沒有回答?(有時我必須做出決定,像是怎麼教育我的小孩。我有兩個孩子,我該讓他們受何種教育。決定他們去哪裡讀書,或其他的事。或先生、孩子、房子等家庭的問題。我問了,有時…)我懂了。(很難。)中國同修有一本小書,收錄了我說的話,《甘露法語》…有時他們翻開來一看,剛好看到他們要的答案,比方說這樣。找符合情況的字句,找那個來看。若答案「好」或「不好」,你就能那樣做。不然,很多人在兩張紙,寫下「好」或「不好」,然後往上拋…再選一個看師父說什麼,「好」或「不好」。很多人都這樣做。很多人就這樣問各種事。有時你打開書,翻到某一頁,正好給了你答案,比方說,若你「聾」了…你聾了,但是沒瞎,所以打開書就對了。有些人,假如他們祈求,就正好翻到解答那頁,比方說這樣。你必須用你的…「直覺」要怎麼說?你的直覺,你會感覺到。意思是你必須研究哪所學校好。有什麼優點以及為什麼。附近是否有壞朋友,比方說這樣。你也要自己留意。哪所學校好,為什麼?哪所學校不好,為什麼?要像那樣研究。然後才打坐,找出哪所學校好。答案會自動浮現。你必須先查查看,得到全部的資料。這所學校有這個,那所學校有那個。之後,你打坐並問:「師父,哪個較好?」突然,你就會想到哪個。你的直覺會帶你挑出那所學校,而且就是它。那就是答案。我不會坐在那裡一直跟你說。(感謝師父。)

 

(師父,我衷心感謝您幫我消業障。過去三十多年來,我必須學習愛的功課。師父剛剛消除掉它,拿走我身上背負的業障。我學會了耐心與極限忍耐的功課,現在我自由了。)解脫了。(是的,我自由也解脫了。我能盡情地做事和修行。不會像以前,才往前走幾步就又倒退。)不必再徵求同意了?(不必了,師父。)你不再是奴隸了,是嗎?(是的。)你擺脫奴隸枷鎖了?(沒有。)那你怎麼做的?(因為我是修行人,我不敢破戒。)那你怎麼得到自由的?(我不敢離開我先生。)那怎麼辦到的?你先生離開你?(參加去年匈牙利禪以後,我很清楚我嫁給我的冤家,是為了學習我的功課。我向內在師父祈求。)你真的打他,或在心裡?(不是那樣。我打坐祈求內在師父,幫我解決…)讓師父來打嗎?(是。師父告訴我,要多多精進打坐。從那之後,我每週共修五小時,我持續做三個小時的觀(內在天堂的)音。每週日我就專心打坐。大約七、八個月後,我的業障可能受不了,它就跑掉了。之前我們兩個都印心了,但是他很懶。我們每次都為了去參加共修而吵架。於是我一直求師父,每天打坐五、六個小時。漸漸地,他再也受不了坐在我旁邊,所以跑去另一個房間。我們就在不同房間打坐。到了十二月,也許就是我卸下這個負擔的時候。一月時他回悠樂(越南),有人幫我帶走他。)把負擔拿走了!(是,我得知這件事時,我很感激那位女士,幫我拿走負擔。當我打電話祝福他們,感謝她幫我解脫自由時,每個人都覺得很可笑。不過我真的感謝他們。首先,我很感謝師父。從那之後,我成為一個完全自由的人。現在我打坐五、七小時,或整晚打坐都不會累。沒有人來吵我。)你自己坐嗎?(是的,其次…)很好!看吧?(我從早上四點工作到晚上七點,但是我一點也不覺得累。我晚上回家後,整晚打坐,師父幫我照顧一切。例如,我被告知這次打禪的事,而且顯然我沒有錢。然而在兩、三天內,師父幫我賣掉貨品。於是我馬上有錢來這裡。)我甚至得幫你賣貨品?哇!我有個工作呢!那你付我薪水嗎?(非常感謝師父拿走我的負擔。從現在開始,)很好。(我會全心修行。)好,但別忘了付她錢!(非常感謝師父!)好,我替你感到很高興!看吧?多打坐,會慢慢地讓你解脫。當我們打坐時,負擔會慢慢消失,然後我們會擁有一切。只要打坐,無須祈求任何事,自然會擁有一切。多打坐,你就能和師父溝通。我跟你們這樣說,但是,我也知道你們處境艱難。任何人不是想打坐,就能打坐。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