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愛與寬恕(四集之四) 2006.10.01

2020-09-25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因為講話也會消耗元氣。我們跟別人講話,就是一種橋跟他溝通。這個話是像橋一樣溝通元氣,所以他有什麼,等一下也會來你那邊喔。(對。)有溝通一點,所以有影響一點。

 

我希望各國都能在無上師電視台看到自己母語的字幕。但我們正在努力…像是我們有很多種語言字幕,然後觀眾可用機器選擇任何自己想看的本國母語字幕。但我們必須先為此翻譯,我們必須有翻譯人員。無論提供何種語言字幕,我們都必須先提供給機器才行。所以如果你們誰能翻譯自己的語言,如果認為自己能勝任,那你就跟工作團隊聯絡。不用跟我說,直接去那裡工作,或聯絡他們,幫忙翻譯。你盡力而為。或許一開始翻得很爛,但總比沒有好。等之後我們找到更好的翻譯人員,就可以接手。如果你們有意願的話。因那是弘法的最佳管道。

不管你有多少鄰居,你能說服多少鄰居改吃(純)素?但在電視台上有幾百萬人會收看,至少數十萬的人會收看,然後經由他們會招來更多觀眾。知道吧,會口耳相傳,人們就會收看,觀眾會越來越多。鄰居們會收看!老實說吧,我們又能拜訪多少鄰居,使他們改吃(純)素呢?所以即使你想幫忙拯救動物,翻譯就是一種救世工具,你就是以此來拯救世界,完全不必出去高談闊論,只要用你的筆就夠了。我們可用很多方法幫忙,你們這樣做就是在幫忙,能做什麼就去做。也要做你覺得自在的事,當然不能強迫自己。但若你們真心想做些事,想想你能幫助世人的最佳之道。別總想著儘量向世界拿取最大的好處,這道理你們都知道了。

 

現在我們先講中文,他們悠樂(越南)人最後。就兩個,中文跟悠樂(越南),是不是?好,你們現在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問,中文,就不用翻譯了。

 

(師父您好,我是從法國來的,我想問師父一個問題。我的孩子已經印心了,但是他十六歲,由於他學業的問題,就在家裡邊打坐的時間比較少。聯絡人他說他打坐不夠兩個半小時,不允許他來小中心打坐。)沒關係嘛!他還小嘛,跟他們講要諒解一點,好嗎?(好,謝謝師父。)不過不能鼓勵他偷懶。就是能最多,能夠最多。能夠多少就做最多,好嗎?(好,謝謝師父。)說好了,師父允許他,不過也要儘量,好不好?還很小嘛。

 

(師父您好,謝謝您一直照顧我的生活,我覺得生活很開心,謝謝師父。師父,就是我想問一下師父,我覺得好像頭腦有些…或者有些生活中有很多壞的習慣,但是我覺得就是比較難去克服。師父,我應該怎麼樣去把這些壞的習慣或者是我執全部都克服呢?師父。)要慢慢。(要慢慢。)打坐,它就會好一點。(會好一點。)不會那麼快。(但我覺得好像不會完全去除,我打坐也蠻多。)不會那麼快,不會完全。(不會?)(師父,那怎麼辦呢?受苦?還是怎麼樣?)不管它嘛!(但是我有時候很自責。有時候出了什麼事情,比如說要是有時用了些我執,或者是比較自私自利的想法,過後我就會很自責很自責。)當然!當然!儘量嘛!你們怎麼都有那麼多壞的想法?幹什麼?好想法不行嗎?(就是有的時候覺得,師父好像把靈魂照顧得很好,覺得頭腦總是跟不上靈魂的進度,就這樣覺得。)比方說什麼壞的?(不是,有時候生活處理就比較自私自利那種,就是對自己比較好的事。就這樣,差不多就是用我執這方面,沒什麼大壞,反正都是些小壞。)那沒事吧,你儘量做嘛,好不好?(儘量,好。)(師父,如果多打坐會不會克服嗎?)會好,當然會好!會好,長大了也會好。我們長大了,我們身體精神,也會改變一些。每隔七天,我們的身體、血液都會改變。所以要好的話,自己跟自己講,說:「我不要你做這種東西,我要你做這個。」慢慢來教訓自己的頭腦。(這樣我知道了。)(謝謝師父,謝謝您。)不客氣。

你那麼年輕,不會做很多壞事,別自責那麼多嘛。這麼痛苦幹嘛?又吃素又打坐,很善良啊,自責那麼多?看起來也蠻好看,表示說做好事的。偶爾那個腦袋它被電視影響,被隔壁影響,被朋友影響,沒什麼。我們收進去,然後它發出來。有時候沒有人講什麼話,不過空氣裡面滿滿都是很多複雜的概念複雜的元氣跑來跑去,到處都有。所以如果忘記五聖號,它就進來一下這樣,然後影響我們。所以有時候我們坐一坐沒什麼,突然間就想到什麼不好的東西,不曉得從哪裡來。又不是說剛剛聯想什麼東西,沒有,它突然來。讓它自然去,自然去。下一個。

 

(哈囉,我是從德國來的,我有一個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我在放暑假的一個月總是跟同修在一起的,我很多的不好的習慣也都通過這些,光是跟印心的同修在一起,都沒掉了這些不好的習慣。但是我一回校上學一個星期以後,我的不好的習慣差不多又都回來了。我不希望有這些不好的習慣。)什麼種類的壞習慣?你這樣講我不知道。(就好像我特別愛多說話。有的時候跟我的同學,就感覺打坐不太好了,然後修行不特別好了。)懂,懂。(所以我也不是那種特別精進的同修,所以我希望能好好修行。)那以後講少一點,行不行?(好。)如果記得的話,就覺得講這些有什麼用?回去打坐嘛!因為講話也會消耗元氣。我們跟別人講話,就是一種橋跟他溝通。這個話是像橋一樣溝通元氣,所以他有什麼,等一下也會來你那邊喔。(對。)有溝通一點,所以有影響一點。而且講話消耗元氣。講話多,如果沒有用的話,又更沒用。(對,很多都是沒用的話。)如果講閒話的話,又收業障,所以能講少一點也許比較好。然後浪費時間不打坐。(好,好,謝謝。)不過你還是很年輕啦,已經很好了啦!(因為很多同修在我的年齡裡面,慢慢修行以後都不修了,我希望我能永永遠遠跟您修行,所以,我希望更好。)問題外面影響太深了,太多壞影響。(謝謝師父。)好可憐!我期望你也不會這樣。繼續修行,好嗎?這麼漂亮,要小心啦!

 

(我首先,千謝萬謝,謝師父給我的愛心。我經過了人世間的甜酸苦辣、悲歡離合,師父還給我這樣的愛心,非常謝謝。)不客氣,不客氣。(我有一個問題,這次來西班牙打坐,因為看很多…這樣多的同修吃飯,我們德國的同修想捐一點錢給西班牙的同修,不知道可不可以?)不是捐什麼錢啦,付錢啦。(付錢,對啦。)可以啊,當然。他們吃飯他們可以付嘛。什麼人沒錢就不要付,什麼人有錢要付就付,沒什麼。付一點錢而已,算什麼,大家公平嘛。有一些人沒有錢的話,拜託不要付。有錢要付就付,自由自在,好吧?可以嗎?(可以!)好。(還有一個…)我等一下也要付一點錢。下一個。

 

(如果在歐洲開全素餐館是非常非常難的,我有一個建議是做半成品,去交給一些葷餐館。假如簡單舉個例子,德國人喜歡吃炸雞炸鴨,我們可以做素雞、素鴨。如果兩碟素鴨就可以免掉一隻鴨的生命。所以這次我們也是很…我們的餐館…)好,那你們可以做(純)素食...(半成品去送給這些葷餐館。)送免費的?(不是。)(就好像給這些有很多的…)我了解,不然我們可以賣給他們大市場。(對,超市去送給他們。)不是說送給啦!要「賣給」他們,不要講「送給」。(賣給他們以後,他們…)了解,了解。(如果他們能夠接收一碟,因為我們兩碟救一隻生靈,就少了一隻生命。)要多人力哦,也要多人來。這個你們自己弄嘛,何必煩到我。老天!

我做別的事情。我忙死了。你沒有聽到嗎?即使交給他們弄,不過我自己也要管哪!他有問題他來問誰?來問你嗎?來問你,你說:「我退休了。我以前也做不成功,我現在不想做了。」然後那去問誰?等一下也丟給師父。你不知道啦!做很多工作,然後什麼都給師父,什麼都師父做,我忙不過來啊!沒空吃飯,沒空睡覺。吃飯的時候也要聽電話、工作、打工。看無上師電視台看看有什麼事。而且順便吃飯,也看狗,不然他認為我丟他。一邊工作,一邊也讓狗跑來跑去在旁邊,「嘿,不是那個,來這邊!噢!不,不,別叫,別叫。過來,過來,過來!」然後一邊工作一邊管他,這跟小孩一樣,很忙啊!什麼人都要師父做這個、做那個。你們自己做就行了嘛!你們人那麼多,又不幫我做什麼。在那邊一直問我一個小的人,這個樣子,那麼小!那又老了。什麼都「師父啊!做這個,師父啊!做那個。」聽起來是很好,有一些計畫是很好,不過人的能力有限,不是師父而已。你們等一下做不好:「我不要做了!」然後丟在那邊給我。我自己要去弄三明治哦,客人來了怎麼辦?全部都跑光了。一個是戀愛,走了。一個是跟那個另外同修不合,走了。另外一個說有別的更好的工作,更有理想,「我去跟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了,我不在這裡。」「啊,我想念台灣(福爾摩沙),我走了。」「這個狗我不喜歡,我走了。」「客人這麼不禮貌,我走了。」「工作太無聊,每天一樣,弄三明治,我也走了!」多少人跑了,你不曉得。

(這些都需要我們自己去做,這是上帝的恩典。)你們自己做就好了嘛。(好像廣告素食或者素菜館,做什麼…這些都是我們要去做,這是師父的恩典,我們才有這個機會。而我們杜易斯堡這次能夠去發傳單,也是師父的恩典。謝謝師父。)不客氣。即使不直接,不過師父也有工作啦。其實我也有一些計畫。比方說叫他們在飛機場開(純)素館什麼的。不能開。那邊是最多人來來去去,不同國家的人,大家都可以吃到素食嘛。不過不好開,沒有空的飯店給我們。你們開在大城市也可以。不過我們開在馬德里,也要開在倫敦。開在倫敦,也要開…很多事情做不完。我就管修行方面,你們管(純)素食的事情。(對,這次我們能夠發素食傳單,就是師父恩典,能夠加持世界上歐洲的眾生。)管不完。好,下一個。

 

師父,我問一個關於作夢。作夢,譬如說,看到什麼光或聽到什麼,跟實際打坐看到什麼「內在天堂的」光有什麼不同?)有時候不同,有時候同。(就是很難辨。)不過有看到(內在天堂的)光的話就表示說不是作夢,這就跟打坐一樣。(因為我自己修行很爛,我覺得從來沒有清清楚楚地看到(內在天堂的)光或是聽到什麼。但有時候打坐突然回來,就回神過來,)對。(覺得好像有個太陽或是有盞燈在那裡。)對,對,對,對。(那個算是作夢還是算是…)不,不,這是你在境界的時候那個頭腦沒接收到,回來就剩下…(還有一件事,聽(內在天堂)聲音也是因為我覺得…)懂。(我覺得修行十四年了,都沒什麼進步(內在天堂的)聲音。當然有時候會突然也比較少,因為我喜歡玩樂器,有時候也會聽到我自己吹笛的聲音或什麼的,那算不算體驗?還是算我自己的夢?)你欣賞就好了嘛,何必問那麼多?對你好就好。(就是我想確認一下,因為我不太清楚。)也是一種體驗。(也算一種體驗?)是,是體驗。體驗不是說有時候,不是說打坐很直的時候它才來,不是這樣子。(因為我好像一直期待...)自己專心的時候會來。有時候我們在工作也專心,它就來。有時候我們玩琴,它就會來。有時候,他們這樣想一想而已,它就會來。也不一定是在打坐的時候來。每個人不一樣。(所以這個我也是因為我是搞電腦的,我有時候弄電腦很累了,突然之間也會好像覺得太陽一閃。)懂,懂。也是為了專心的問題。(然後有時候我覺得因為自己事實上…我覺得不匹配跟自己…就很對不起師父。)沒關係。(修行很爛。)不會啦,不會啦,沒有關係!不會啦,你儘量,不會啦!(謝謝師父。)不管你從什麼情況有(內在天堂的)光,就是有(內在天堂的)光,好嗎?(好。)也許你這種打坐就是這樣,坐的時候不定,就是做電腦的時候才很定。反正有(內在天堂的)光就好。(謝謝師父。)有(內在天堂的)聲音,有(內在天堂的)光就好。(謝謝師父。)有進步,生活有進步,精神有進步就好了。你那個也是這樣子。看起來很高興,高興就好了嘛。(我知道所以我不講。)別講啦!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