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馬拉加之旅(九集之三) 2006.09.30

2020-08-05
用語: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謙卑和其他品質一樣,只有情況需要才用到。不能一天到晚掛在肩上,或寫在這裡,讓人人都知道你很謙卑。很難知道誰真正謙卑。

 

談到謙卑,你們還覺得我不夠謙卑。你們不曉得,你們真的不曉得,我一直都很謙卑。但我並非來此展現謙卑,而是為了當你們的老師。老師有時很友善,有時不怎麼友善,那要看你們的表現和進步的情況而定。跟你們管教小孩一樣,有時你柔和地告訴他們,他們不聽。但你一吼:「現在!立刻做!」他們立刻去做。很好!謙卑和其他品質一樣,只有情況需要才用到。不能一天到晚掛在肩上,或寫在這裡,讓人人都知道你很謙卑。很難知道誰真正謙卑。特別是我,因你們沒跟我住在一起,你們不了解我每天怎麼做事。沒關係。我很謙卑,相信我!假如你們想知道的話。哇!跟不怎麼好的司機,開了卅六小時車來這裡,這樣的經歷就夠謙卑了,我告訴你們。要真的夠謙卑才受得了。還有,我的鼻子很敏感,不同味道會讓我很難受。有的人身體的味道很重,有的人身體的味道不重。有時,我不想冒犯別人。加上開車趕路,哪能洗澡?是啊,很多像這類的事,瑣碎的小事。

喔,我忘了!我找的司機,他沒駕照。哇!讓我膽顫心驚!心怦怦跳!我說:「好,那我們換司機好了。」你回去那輛車,跟另一位女眾一起開,她有駕照。即使遇到臨檢,也沒關係,沒人會來攔檢你們的車,通常他們要找的人是我。這都是業障,透過警察運作的關係,要困擾我,你們的業障。好像他們認得我是誰,尤其認得我坐的那輛車。有時我有這樣的經驗,不同的車,不同人的車,他們什麼車都不攔,就攔我的車。有時別的車,即使滿是彈孔,他們都不檢查。我的車外觀整潔又乾淨,他們卻要檢查。別車的司機,刺青蓄髮等等之類,他們不檢查。我們衣著、化妝,一切全都普通正常。開的是好車,卻被攔檢。起初我以為大概是因為我的是昂貴的名牌車,他們才攔檢。於是我就改開一般車,比如本田汽車,但他們還是攔檢!我想,好吧,也許那是新車,車內全都是我的能量,他們聞到,所以才攔檢。好,那我就買二手車、三手車,車內百味雜陳的,他們還是攔檢!第二、三、四、五手車,再也難辨認出誰的能量,還是攔檢!還好,都沒事,沒什麼事,只是…我不想被認出來。那就是為何,我只想默默來去各處。

但是沒辦法,如果我的司機總是撞上或停到路緣石上面,或是不該轉彎卻轉彎,或闖紅燈等等。所以,第三個司機我們談過了。現在談第四個…好,一個不會…一個有駕照卻不會開車,一個老是撞上路緣石,另一個我讓她半途下車,剩下的第四個,跟我一起來這裡,一路上拖著他過來。好,就這些了。所以現在我們要換司機,記得嗎?那位德國司機,他的駕照遺失了,身上只帶遺失證明文件。我說:「好,那麼我們對換司機。」我問:「我們對換司機,好嗎?」他說:「好啊。他們有兩位司機,一男一女。我去那邊,他來這邊。」好,我們就停在高速公路中間,打開緊急號誌燈等等。他跑到另一輛車,然後又走回來跟我說:「師父,他的駕照放在家裡忘了帶。」他告訴我:「我是唯一帶了文件的,可以證明我『曾經』有駕照。」現在能怎麼辦?還是由他開,但他對於車況及GPS等都不熟,所以我們也迷路了。但另一輛車上,女司機懷有身孕,總不能讓她替我開車。壓力太大,她無法勝任。一路上,她幾乎都沒開車,都是她男朋友開車。總之因為她有身孕,所以那輛車只有「一個半」的司機,她只在旁待命而已。他很有紳士風度,不想讓她開車。他一個人開車已很累了,我怎能叫他替我開車?順便問一下,他們都到了嗎?(到了。)喔,太好了。一路平安嗎?太好了!

但他們車上,備有詳細的地圖。他們印好全程會用到的所有地圖,已經一路靠著地圖到了西班牙。因我已有衛星導航系統,不想再另外帶地圖。他們有圖,我們有導航,但後來雙方還是跟丟了。本來他們一前一後跟著,但不曉得為什麼跟丟了。我聽說他們跟丟,就問:「你打電話給他們了嗎?問他們現在是否安好,或是他們在哪裡,或他們是否需幫忙?」「沒有,我沒打電話。」你們這些人真是悠哉,反正師父會照顧一切。我說:「打電話給他們!說不定他們正在某處等我們!」他回答:「如果有需要,他們會打電話給我們。」我問:「他們來電了嗎?」他說:「沒有!」另輛車上的人也很悠哉。無論如何,我說:「請打電話給他們!」他就打了,結果對方電話關機。但之前我已告訴他們:「我們有三支電話。你們需保持開機,這樣萬一有事時,可以隨時聯絡。」不曉得為何沒人照做。好,結果他們迷路了。司機不會操作導航系統,地圖也沒帶。哇!我說:「好,只要沿著海岸線開,看著地圖,在普通地圖中找到E十五公路,就往那開。先載我到馬拉加,我們再看看。」

好,這樣就成了,但還是有些問題。當我們到了馬拉加後,我說:「好,現在我們…」因有時目的地距離太遠,你輸入地址卻無法導航,它會顯示距離太遠…我說:「好,到馬拉加了,現在你再試著將地址輸入導航系統。」他們說:「我們不知怎麼取消它,因為路程都被設定好了,它還要好幾英哩才會停,到時才能輸入新路程。」好,我們只好一直開,等設定的路程跑完,若真有那樣的路程設定。我說:「先開到市中心,然後我去找間旅館。」我走進旅館,那時還早,所以他們的大門還沒開,只開了點窗戶。我用破西班牙文詢問:「我們迷路了,需要計程車載我們到這地址。您可否幫我打電話叫輛計程車?」他說:「不,不,不,不知道!不知道!不。」「看那邊,有電話亭,那邊有公共電話。」但我說:「我不太會講西班牙文。好吧,至少您能給我計程車的電話號碼?」他猶豫一下,所以我就以通用的「紙鈔」語言,很客氣地跟他溝通。我說:「拜託,我不想麻煩您。我知道很晚了,況且我不是旅館房客。」「我不是旅館的房客」等等之類的。「可否請您幫我打電話,或至少請給我號碼。」他給了我電話號碼,我試著用手機打。但是那時,我的手機沒錢了。我手機是用別國的系統。而他才剛把大門關上,我只好再次敲門,我說:「請幫忙打電話。」那時,他看見另一位師兄走過來,知道我們真的需要幫忙,他就答應並叫了計程車。因此計程車直接開到旅館門口。因為即使我打電話叫車,也得告知司機我的位置。不然他不知去哪載我們,而且我很難用西班牙文講清楚。我能告知旅館名稱,但我連哪條路都不知道,因為多數旅館門口不會標示路名。

我們就是這樣到這裡的。所以,不只是你們要來見我時,會有障礙。我要來見你們時,也同樣有障礙。我本來可以搭飛機,但有其他問題無法搭機,我不想在這裡講。我以前在印度朝聖時,也曾出售自己的物品,因情況需要。我一件一件出售,我賣了我的雨傘、背包,甚至連鋼杯也賣了。然後我只留下一個睡袋,和一個烤印度餅的盤子。然後改買便宜一點的鋁杯。因為剛去印度時,我帶了鋼杯,還有不銹鋼湯匙等等。在印度,你能賣這些,再跟當地人買便宜點的。當我缺錢時,就那樣做。

好,總之,剛剛講到哪兒了?現在你們知道,所有司機的情況了。因此,我無法撥空去看醫師或復健師。不管我選哪位司機,總是會有問題。我不能冒險,我不能碰運氣。就算沒碰上那些,我們的問題已經夠多了。只談司機就談了那麼多。這不是他們的錯。我不知若換成任何人,即使是最好的司機,我是否還會有問題。這都是魔王,否定的力量,這世界的業障所造成的。我們幫助了那麼多人,幫助了那麼多其他需要幫助的人,以及災民等等。我們雖用自己的錢賑災,業障卻無法用金錢清付。業障不會跑到你們身上,即使你們是到現場直接幫忙的人。因為你們只是聽命行事,是我要你們去幫忙別人的!有時還是我出錢,讓你們去幫忙別人的!無論如何,我都是主角。所以業障不會跑到你們,而會跑到我身上。所以,事情因果是這樣,那讓我的生活混亂不堪。假如有時我無法見你們,或來不成,你們就懂了,並非我不想見你們。而是我已經有太多麻煩,或正在麻煩之中,或將有麻煩來到,讓我很難如你們所願,或做好我的工作。之前提到過我一到歐洲,就一直在找一個地方,讓你們可以來看我。我只是開玩笑挑剔說,像是要有海景。若能如願,我會很高興,當然我真的很喜歡那樣。但重要的不只那些,還有更多其他事要考量。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