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馬拉加之旅(九集之二) 2006.09.30

2020-08-04
用語: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的生活並不總是如你們所想的那樣。今天我和你們一起吃飯,明天我還在這。不是的!我必須依照因果和情況工作。但這對我也好,可以…我必須受苦才了解你們,了解你們經歷過什麼。也許是注定如此。

說到開車的人,那位開車的女眾。她開車已經十幾年了,從她當長住算起,以前我訓練所有的長住,他們要會開車,他們要會混水泥,他們要知道怎麼修理電路和電話,甚至女眾還要會開大卡車等等,我訓練他們都要會。但長住就像大家一樣,有時來了,有時離開。所以我有誰就用誰。後來其中有個女眾說,她以前在台北開車,我一聽就很高興。因為台北交通繁忙,要是她能在台北開車,這些年還能活得好好的,她開車技術一定很好。太好了!結果她幫我開車時,總會撞到路緣石,我總得下車查看,是否撞壞什麼東西。好好的地方她不停,偏要停到路緣石上。那樣也很危險,因有時車子的底盤很低,如果她一直開上路緣石,有些管路可能會破損。果然昨天和前天男助手幫我開車時,車子一直冒出很多水。所以我嚇壞了,因為那輛車這幾天曾有撞到路緣石的紀錄。我叫他要檢查一下,但他說沒事,所以我相信他。冒出很多水時也很嚇人,不過我們還是照開不誤。不然怎麼辦?週六半夜,週日凌晨,要去哪裡找人修理?

但你們別像我這樣冒險。我是冒險家,我甚至拿我的手冒險。若我得做什麼我就去做,有時我沒時間想。不過當然啦,我們打了幾通電話,確認車況那樣有無大礙,或是小問題而已。我想還好,我還是到了。那只是其中的一位司機。另一個不會開車,有駕照,但不會開車。我有四個人,太棒了!一個不會開車,所以每次她要出去,其他人必須替她開車。另外兩個人先離開了,帶著好多狗和其他寵物。所以有一個不會開車,一個老是開去撞路緣石。還有另一個,今早我跟你們講過了,他最近才開始開車,不熟悉怎麼操作車上那堆按鈕,也不懂GPS,全球衛星定位系統。所以我們頻頻迷路,花了很久才來到這裡。有人告訴我只要廿小時,但我們卻花了卅六小時。真是創紀錄!就像有個笑話:有個男士跳上跳下的,洋洋得意,開心極了。他的朋友剛好進門,就問他:「你為什麼這麼得意又開心?」那個人就說:「我剛完成這幅拼圖,在一週內喔!」朋友說「有什麼了不起,就這樣一小張拼圖?」那人說:「但盒子上寫著『五年』。」(意同「五歲適用」)你們懂了吧?(懂。)本來只要廿小時,我們卻花了卅六小時,真是值得誇耀一番。只是每當我來看你們,就像你們也…我們都有一些問題。

說到想當長住;他們想來當長住,來了以後卻變「場主」。太靠近了,不聽指示,聽不進我講的話。像車子的事,我叫大家去跟那個懂的人學操作,每個人都要學。他們根本不學;他們只學怎麼駕駛,怎麼加油。他們認為只有那些重要,只要會那些就好了。所以前天當我需要用時,沒人知道怎麼操作導航。我們長途跋涉,需要用到它。那是其中一個。那是另一個開車的。已經講兩個了…一個不會開車,一個開上路緣石。還有一個現在…之前她在美國結婚,還在那裡住了一段時間,她應該知道英哩是什麼,一英哩有多遠。她聽得懂指示,但不清楚英哩有多長,有多遠。所以她一直轉錯路口,因她不懂四分之一英哩有多遠之類的事,或是不想弄懂。所以她邊開車邊看著那個英國人,一邊問…那個英國人司機…我帶兩個人,一男一女。因為長途開車,我想有兩個人比較好。只是當笑話說給你們聽。總之,那個英國人司機本來應該先休息,睡一覺,稍後再換他開。但他不能,得坐在旁邊一直告訴那女眾怎麼開:「左轉!現在要左轉。不,不對,左邊另一條。再來要右轉。不是那條,直走,直走!」好吧,沒關係。他向她解釋導航的指示,雖然那是英語發音。好吧。但有時那位男眾打瞌睡,睡著了,她就停在高速公路中央。我跟她說:「他需要休息,現在你來開,等一下換他開。他不能一直告訴你。」所以,好了,他不講了,但之後他們比手勢。我坐在後面,我看得到。那有什麼用?接著因她停下來很多次,在高速公路交流道口猶豫不決,那樣很危險。不只對我們自己危險,對其他駕駛人也危險。所以我們只好在半路上,帶她去旅館,幫她叫計程車回家去。

所以之後只有一個司機。現在平靜多了。但是他累了,而且他沒開過這部車。他只開過這部車一次,很多裝置都不熟悉。之前我叫他列印GPS的重點和所有相關事項,給家裡每個開車的人看。他們不做。出門前我跟那女眾說:「去教那個男眾。」因為我知道我用得上他。「教他操作,確定他每一樣都會了。」結果那個男眾不想學,不動、不檢查、沒學。所以我坐上車,心裡相信他們兩個已經什麼都會了。GPS會一直重複講:半英哩,四分之一英哩,稍微左轉,或靠左走,靠右走,右轉…類似那樣幾句話而已,只要一下子就學會了。就算英語不太好的人,也能學會。但就是不學。長住…那些「場主」!有時我叫他們做東,他們就做西。而我信任他們已經做了,所以沒再說一次。我信任你們會聽我的話,你們複述我的指示,表示你們懂了,然後你們就會去做。但是,並非總是如此。我的生活並不總是如你們所想的那樣。今天我和你們一起吃飯,明天我還在這。不是的!我必須依照因果和情況工作。但這對我也好,可以…我必須受苦才了解你們,了解你們經歷過什麼。也許是注定如此。

還有昨天我們一路開車,都快到西班牙邊境了。不過開車的人很累,他就去散步一下之類的。於是我也走下車,我想買一些東西。然後我看到一群同修,他們從德國一路開車來,七人座休旅車塞滿行李,差點兒還載一隻狗。若我們地方夠大又方便,我也願意讓你們帶狗來,但不可能如此。生活不可能事事如意。即使我想念我的狗,我也不能帶他們來。所以當然,他們很高興看到我,我也很高興看到他們。換一個精神好的司機!我太高興了!「好,你會開車嗎?」(會,會啊。)「來吧!」「好,來幫我的司機。」因為他們還有兩位司機,他們這樣跟我說。他們車上有三人會開車,而我只有一個,因此我很樂意帶走一個。後來他跟我說,他的駕照丟了。他人在這裡,我沒說謊。我不是說故事逗你們笑,這是真實的生活,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一直都這樣,只是不同的事,不同的故事。但時時如此,都是讓我煩惱,讓我提心吊膽。不過還好,他有張德國的官方文件,德國監理所證明他遺失駕照的信函,他正在申請補發。因此…好。但那是德文。若西班牙警察攔下我們,他會很高興看這封信。眾所皆知,德文是世界最通行的語言嘛,人人都懂得德文。我跟你們講過了。所以我覺得很緊張,因為魔王,否定的力量,時時都緊跟著我。通常他們不會檢查,但假如他開我的車,他們可能就會檢查。我就問:「帶這張紙就夠了?」他說:「在德國可以。」在德國當然可以,人人都知道嘛。但他說他沒把握,別的國家會怎樣。我也沒把握。

以前發生過很多類似的不好經驗。只要是我的車,不管什麼車都查。也許有些警察看到車子周圍有光,也感到好奇。那個我蓋不住,沒法藏。很多警察有靈通力。是啊,很多警察都有。有時,他們因為具有此能力而被聘雇,他們可以看得出誰是誰。有時你會感到很驚訝,怎麼警察這麼準。猜得好準,直覺非常敏銳,他們也受過這樣的訓練。所以我不能隨便冒險。有時我必須從銀行領取很多錢,隨身攜帶或放在某處,然後拿給我的工作人員去買食物或做什麼。當然,我不想讓人知道,特別是警察,因他們會有不同的想法。他們會想:「從哪來?為什麼?」我車上怎有這麼多錢?況且我沒有正式的工作。我甚至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做什麼,在哪裡工作。我必須保護我自己,為了你們,因為你們。為了你們,有時我得躲起來,到哪裡都像是躲躲藏藏,很卑微、隱姓埋名。因此,有時人家也會把我看得一文不值。談到謙卑,你們還覺得我不夠謙卑。你們不曉得,你們真的不曉得,我一直都很謙卑。但我並非來此展現謙卑,而是為了當你們的老師。老師有時很友善,有時不怎麼友善,那要看你們的表現和進步的情況而定。跟你們管教小孩一樣,有時你柔和地告訴他們,他們不聽。但你一吼:「現在!立刻做!」他們立刻去做。很好!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