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实时播放
 

焦点新闻 / 插播新闻

清海无上师恳请人类觉醒并明辨是非 2022.09.29

2022-10-01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真可怜啊,可怜的人们—他们想逃离,因为他们知道这场在乌克兰的战争不道德。它充满了暴行,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在那里发动战争。(是。)[…]

(普丁为什么要这样做?看来他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是啊,我也这么问过。我也问过天堂:「为什么?」(噢。)然后祂们告诉我说:「他不是人类。这就是原因。」(噢。)他是个恶魔。(啊。)即使看起来像是他的身体,或者可能是他的某个替身,或许他们占有了他的身体,这是他体内的一个恶魔。这不是他。(噢。)嗯,你们不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说,你们可以看看他正在做什么,然后就会明白天堂告诉我的是真的。(是,确实。)[…]

总之不会是人类。(不是,根本不是人,对。)就那样去杀戮无辜的邻国公民。现在他还要杀害更多他的公民,透过征召这些无辜的、没有受过训练、无助的和被强迫的男性加入其军队—到那里去送死。目前,近六万名俄罗斯人已经战死在乌克兰。(噢。)[…]

但是因为人类造了这么多血腥的杀业,所以现在这都是魔鬼的工作。有成千上万的恶魔,他们到处用不同的方法来杀死人类。(噢。)[…]

这些警察自称是「道德警察」,但他们并不具道德。(不具。)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因为这将给整个伊朗带来很不好的声誉。(是,是。)人们会害怕在那里做生意或去那里。我也会害怕。我害怕去那里,真的。[…]

现在,即使只是条头巾也能杀死你。噢,天啊。那是怎样的道德警察?他们真的是虐待狂,或是滥用他们的特权和他们职位的权力。(是,师父,了解,师父。)她只是个小女孩。只是一位年轻女孩。[…]

Host:二○二二年九月廿九日周四,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从她的密集闭关打坐中抽出时间致电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成员,询问他们的健康状况。在这场谈话中,团队成员向师父报告了最近来自俄罗斯和伊朗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并询问师父对这些事件所具意义的看法与真知灼见。

(俄罗斯正在征召新兵,因为他们正计划发布征召超过卅万人新的动员令,因为他们实际上正在乌克兰战败。他们称其为「百分百动员」。但许多人事实上正在俄罗斯周围的边境排队,准备离开该国,因为他们不想在乌克兰的这场战争中战斗和丧命。这是正在发生的事。)

是的,我知道。我也读到了这些。真可怜啊,可怜的人们—他们想逃离,因为他们知道这场在乌克兰的战争不道德。它充满了暴行,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在那里发动战争。(是。)他们都知道这一点。

他们也提出了很多抗议,很多次,可是俄罗斯当局一直在关押他们,有时候一次就是数千人,到处都有这样的情况。(是。)而现在他们知道没有其他办法了,他们就逃跑。我读到有人说:「我不要为普丁送死。」或是「我不打算当炮灰」,或是「普丁想要牺牲我的生命」。(噢。)或是类似这样的话。(是。)

「Media Report from TODAY - Sept. 23, 2022 Reporter(m):很多俄罗斯人不想参与这场战争。人权组织表示,约有一千二百名抗议者被捕,并且收到入伍令。『我不要为普丁去送死,』这位抗议者说道。许多俄罗斯人正试图躲避征召。不报到即是犯罪。」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Sept. 27, 2022 Reporter(m):自普丁一周前发布动员令以来,每天都有一万名俄罗斯人越过这里,其中有些人是为了逃避他们已经收到的征兵通知书。就像尼克,他现在正在逃跑,以避免去乌克兰打仗。

Nick(m):我想离开俄罗斯,因为我是一名工程科学家,而我的政府却想要牺牲我的生命。

Dmitri(m):我不想杀人,我也不想被杀。我不需要这场战争。我不支持普丁。

这么做没有用。而可怜的人们,他们不想打仗。这对他们很不利,因为他们甚至没有受过训练。(是,确实。)然后就那样跳进去,穿上军服,并拿起枪,他们并不知道如何用枪。(对。)

而他们的小孩在哭泣。我看过一些影片。小孩子哭喊着:「爹地,爹地,别去!别走!」(噢。)或是「回来」,噢,天啊,当我看到这一切的时候,真是让人心碎。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是,确实如此。)

「Media Report from 9 News – Sept. 23, 2022 Reporter(m):俄罗斯刚入伍的新兵向他们的家人告别,不知他们是否还能活着回家。『爹地,再见,拜托回来啦,』这个孩子哭喊。在全国各地,男人们被装上巴士…和飞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库尔巴,新兵排成长队,被送上了路,这只是弗拉基米尔‧普丁希望参加他的战争的卅万人中的一部分。而当一些人在战斗时,另一部分人却在逃亡。数千人在路上,试图越过边境进入乔治亚、哈萨克和芬兰。」

(普丁为什么要这样做?看来他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是啊,我也这么问过。我也问过天堂:「为什么?」(噢。)然后祂们告诉我说:「他不是人类。这就是原因。」(噢。)他是个恶魔。(啊。)即使看起来像是他的身体,或者可能是他的某个替身,或许他们占有了他的身体,这是他体内的一个恶魔。这不是他。(噢。)嗯,你们不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说,你们可以看看他正在做什么,然后就会明白天堂告诉我的是真的。(是,确实。)

是什么样的人会做这种事情,从几百天前就已经开始了?(是,的确。)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是,正常人不会。)是啊。总之不会是人类。(不是,根本不是人。对。)就那样去杀戮无辜的邻国公民。现在他还要杀害更多他的公民,透过征召这些无辜的、没有受过训练、无助的和被强迫的男性加入其军队,到那里去送死。目前,近六万名俄罗斯人已经战死在乌克兰。(噢。)

又有多少军队指挥官、领导人和将军已经阵亡了呢?(确实。)最近他的军队最高指挥官也丧命于这场战争。(是。)即使那些指挥官和将军是训练有素的,他们是经验丰富的军人。可是他们也在那样无休止地死去。他们一直在战死。(是。)

更别提这些新入伍的士兵们,他们没有受过训练。可怜的人们,难怪他们不断逃往不同的国家。不过现在,我读到俄罗斯甚至在边境设立了征兵办公室。(是的。)因为所有的男性都在逃往边境,那里有数英里长。形成了交通堵塞。(是,确实。)太多车辆了。

而普丁却躲进某个特别宫殿的某处,任由这一切发生。(确实,噢,天啊。)所以你知道他不是人。(不是。)没有人类会这么做。

问题是,我一直在祈祷,但天堂跟我说人类太坏了。(噢。)他们必须付出代价。这就是为什么所有这些恶魔和魔鬼,以及任何非人类的,对这世界有害的众生,都正出现在所有这些有权势之位,为了要摧毁人类。(噢,天啊。)你们可以看到,这么明显。不需要我说什么。而且情况太糟了,非常糟。(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人们来听我的话。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听。在无上师电视台,我已经讲了很多事情,已经都说了。不过即使如此,人们还是那么盲目、耳聋。

他们中毒太深,所以根本听不进去,不明白我说过的话。要不就是不想听,或是不愿听从。有的人甚至说:「噢,没关系,如果你患了一次新冠病毒,你就永远不会再染疫了。」天啊,所以那个人从来不听任何新闻吗?更别说无上师电视台了。(是,正是如此。)数百万人在第一次染疫时就已经死去,染上新冠肺炎之初。你们知道的,是吗?(是的,师父。)而即使是现在,也要担心长期的新冠症状。(是,的确。)

而有某个人得了新冠肺炎,并传染给一位同修。而现在她有了心脏问题。(噢,天啊,噢。)是的,我必须告诉她:「去找这位医生,那位医生。」(噢。)她以为:「噢,只是心脏。」天啊,我说:「是心脏!那不只是心脏!」她说:「噢,因为是新冠肺炎,它会康复的,心脏问题也会痊愈。」我说:「不,不!你现在必须去看医生。看一位专家。看两、三位医生。第二种建议,第三种建议,直到你恢复正常。你不能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你们看,即使只是一个像这样的徒弟,我也得要照顾!(噢。)[…]

所以请任何听我说话的人,请听我说。我真的很爱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健康、快乐,我希望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有慈悲心的世界—一个正常的世界,甚至不用慈悲心。在一个正常世界里,人们甚至不知道慈悲心这个词汇,因为在那样的世界里并不需要这个词汇,不需要以慈悲心行事,因为那是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好比在伊甸园里,在蛇出现并引诱夏娃吃下苹果之前—然后夏娃引诱亚当吃下苹果,这让一切都变得混乱不清,并变得更糟,了解吗?(对,了解,师父。)

还有什么问题吗?(是的,我们还有一些消息。克里姆林宫正在举行假公投以接管乌克兰被占领的地区。从九月廿三日开始,武装人员正在挨家挨户地收集选票。而他们现在说:「四个被占领地区的所有居民都投票同意加入俄罗斯。」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Sept. 29, 2022 Olly(m):在乌克兰和西方国家所说的虚假公投后,克里姆林宫表示俄罗斯将于周五吞并乌克兰的四个地区。俄罗斯将宣称控制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及札波罗热和赫尔松部分地区。这些地区共有多达四百万人居住,占乌克兰领土的一成五左右。乌克兰和大部分国际社会均表示这次公投是非法的,既不自由也不公平,并已表示他们不会接受俄罗斯任何形式的吞并。

「Media Report from DW News – Sept. 28, 2022 Vadym(m):有很多人不得不在选票上打上类似『同意』的标记。为什么呢?因为有个人带着步枪来到每家每户,要他们投票。当一名武装人员来到人们的家中,他们应该怎么做?他们被迫在选票上签字。

Reporter(f):乌克兰流亡市政府分享了一段来自马立波的影片,显示武装士兵跟随选举工作人员进入住宅。」

当然了,当然,太可耻了。他们难道都不知道羞耻吗?但当然不知道了,普丁并不是人。不管现在的那个「普丁」是什么。(是的。)反正他不是个人类。他在那里是为了尽其所能地摧毁人类。他正在杀害自己的公民,以及杀害乌克兰人。这点你们看得很清楚。连小孩子也看得出来。(是的,师父,是的。)我也看得出来,所有这些可耻的事。

但是因为人类造了这么多血腥的杀业,所以现在这都是魔鬼的工作。有成千上万的恶魔,他们到处用不同的方法来杀死人类。(噢。)就连猴痘也是,以前什么都没有,我们从未听说过它。而现在,已有许多数以万计的人感染了它,其中有廿六人死亡。你们在我们的无上师电视台上看到了。(是的,是,师父。)比方说这样。还有许多其他疾病,许多新的虫子,新的昆虫,层出不穷的新病毒,以及各种人们甚至不知道的事情。

还有一个人,他只是吃了一些抗忧郁药物,皮肤就变成了蓝绿色。(噢。)他们只展示了他的手部,举例来说,他的脸和皮肤变成了绿褐色。(噢。)世界各地都有人在服用抗忧郁的药。人们已经服用过很多次了,很多人都服用过,而且什么都没发生。(是。)现在,一切都毫无缘由地突然到处都发生了。而人类仍然没有学会,没有停止暴力或是间接暴力,杀害所有无辜的动物族人。并吃掉他们而得病,得到恶报,得到战争,得到大流行病,传染病,和诸如此类的事情。

此外,乌克兰战争的发生,都是「多亏」北约拒绝乌克兰的成员资格。(噢。)而「多亏」北约支持此一决定的人,阻挠乌克兰加入北约。(对。)所以现在北约有藉口不去那里战斗和帮助乌克兰。(是的,师父。)但是乌克兰人,他们真的、真的很勇敢,真的很优秀。在这些情况下,他们仍然从俄罗斯那里收复数千平方公里被占领的土地。(是的,是,师父。)尽管他们牺牲了这么多,但他们仍继续这么做。

所以新的动员令,他们(俄罗斯)不管是谁都征召,甚至是老人。不管有什么病的老人。网路上都有。甚至类似那样的事情。有位老人被征召。(噢。)而现在,如果人们越过边境逃跑,他们在那里设立一些办公室,为了要抓捕他们,然后就在边境征召他们。(是的,师父。)但这只会杀死更多俄罗斯人。(是的,确实,是的。)克里姆林宫或是这个恶魔,所谓的普丁,真的是在将他的公民推向死亡,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置他们于死地。(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Sept. 16, 2022 Kurt(m):有人试图逃离这个国家。即使是那些被政府成功逼迫服兵役的人,他们缺少动力,极少训练,也没有装备给他们。所以,他们只会成为被扔进这场冲突的炮灰,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想离开这个国家,而不是被置于这种处境。」

就好像在动员令发布前,士兵死得还不够多,受苦得还不够,伤得还不够一样。(是的,师父。)好像他为自己的年轻女性公民制造的寡妇还不够多一样,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是的,师父。)

(有个坏消息。在伊朗,一名妇女因头巾法被警察殴打致死。她未达女性着装的严格头巾规定,而被警察暴力逮捕并死亡。)

是,我知道,我知道这个。这令人非常难过。在那之后,我一直在流泪,这样坏的消息。伊朗政府必须做一些事情,否则这个事件将导致更多的人死亡。现在,可能已经有十七人死亡。妇女们出去抗议,已经有十七人因抗议而死亡,可能因为与警察发生冲突或其他原因。(噢。)但是,如果政府不把案件纠正过来,还会有更多的人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ABS-CBN News Channel – Sept. 23, 2022 Raine(f):一名库德族妇女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引发伊朗全国骚动,至少有十七人丧生。虽然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为十七人,其中包括五名保安人员,但一个人权组织表示据统计至少有卅一名平民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CBS News Channel – Sept. 28, 2022 Protesters:『妇女、生活、自由。』

Reporter(f):这个月早些时候,一名廿二岁的妇女在警察拘留所死亡后,反伊朗政府的抗议活动正在世界各地展开。活动人士说在几天的动乱中,伊朗军队至少杀害了七十六名抗议者。在全国范围内,已有数百人被捕。」

这些警察自称是「道德警察」,但他们并不具道德。(不具。)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因为这将给整个伊朗带来很不好的声誉。(是,是。)人们会害怕在那里做生意或去那里。我也会害怕。我害怕去那里,真的。

前段时间,我去了一个阿拉伯国家,但我并不害怕,因为在那个国家,一些人或游客不戴任何头巾,也就是头上的围巾。(是。)我看到很多人都没有戴。他们也穿任何他们想要穿的衣服。在海滩附近,他们也穿比基尼或短裤之类的。当然不是在餐厅里,但在海滩上他们可以,在街上,他们就是穿正常的衣服,他们不戴头巾。但是我确实戴了头巾,我担心我戴得的方式不正确。我戴头巾的原因是,我想表示尊重该国的习俗。(是,明白,师父。)不管我喜欢它与否,我戴头巾是因为我在他们的国家。

我只是碰巧路过那个国家,然后我就觉得我应该在那里待一会儿。(是的,师父。)因为那里的人非常和善。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恰当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你从他们那里感受到爱。你不会有像那样的感觉:「好吧,我是亚洲人,我不是他们的同胞。」不,我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们让我感到非常友爱,非常受欢迎。非常,非常受欢迎。所以我想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然后我按照他们的方式戴上了头巾。但我担心我戴得不对,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戴过。之前有一次,我路过杜拜,我只是把头遮住,用手抓着头巾。他们甚至还称赞我:「你是位很有美德的女孩。」

所以当我去到那个国家,其中一个阿拉伯国家时,我戴上了头巾,但我不确定戴得是否正确。所以,在洗手间里,我问了一位当地的女士,我说:「请您教我如何正确地佩戴它?因为我看到您的头巾总是戴得很好,而我的总是掉下来。」我以为我做得很正确,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有个你必须学会的技巧。而这很容易,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就不会明白。(了解。)你甚至不需要将它打结在一起。你只要把它塞到另一边底下,那样就可以了。然后我就照那样的方式正确地戴上。幸运地我做到了。

如果我在伊朗,比如说,若我真的照我之前那样穿戴,在我请当地人教我之前,那我现在可能已经在监狱里了。(噢。)或死亡,殴打致死,因为我不合「道德」。谁知道呢?(天哪。)只是把头巾戴得也许有点不一样,或者不正确,或者也许它被风或什么吹滑落了。或者也许你正在谈恋爱,然后你就不能把它戴得好好的,那你就会被关进监狱,然后就这样死了!谁会不害怕呢?(对,是,师父,对,师父。)

所以,在伊朗,有很多妇女出去抗议,没有人能责怪她们。她们甚至剪掉头发,烧掉头巾,只是为了表达她们的沮丧、愤怒,及为她们的妇女同胞感到悲痛。(噢,是的,师父。)想像一下吧?如果她戴错了,这能有多不道德?只是有一点不同,也许是风把它吹走了,也许是她当时身体不适,也许她在恋爱中,太高兴了,没想这么多。很多原因都会让人做错事。(的确。)而且她这样做并没有杀害任何人。(没有。)她不是故意要挑衅警察,或者试图藐视习俗的规定。我确信她没有这样做。她当时非常年轻,对吗?非常年轻。(她廿二岁。)只有廿二岁,我的天啊!

当我廿二岁的时候,我还不能想那么多。不像现在廿二岁的人那样敏捷和聪明。我记得我知道的事不多。我当时很单纯。非常天真、非常单纯。幸运地,我当时不在伊朗。

天啊,我曾想去伊朗!前段时间我想:「噢,有这么多历史,这么多值得景仰,这么多的苏菲明师和许多穆斯林明师。(是。)先知穆罕默德也在那里,祝他平安。」我想也许有一天,如果我能够的话,我会去那里朝圣表达敬意。这就是我的想法。(是的,师父。)而现在,我不敢去了。我不敢去,我不会的。我不想这么快让你们成为孤儿。(噢。)

谁知道,谁能预料,天哪。如果允许警察逮捕一位年轻女孩,并把她关进监狱,做一些像这样让她死去的事…因为她的家人说,她以前从来没有心脏问题。(噢,是的。)所以,这是最新报导。他们说,她有心脏病,并因心脏病而死亡。但是她的家人否认,并希望进行调查。(是。)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Sept. 19, 2022 Molly(f):伊朗多个地区爆发了抗议活动,起因是一名年轻女子在道德警察的拘留期间死亡。周二,伊朗的道德警察逮捕了廿二岁的玛莎‧阿米尼,她的罪行是『没有戴头巾』。据目击者称,她在一辆警车里被殴打,然后被带到拘留中心。随后她在拘留期间昏倒。在昏迷了三天之后,阿米尼在医院去世。伊朗当局否认了所有的酷刑指控,声称她是在等待其他女性时生病的。但她的父母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说自己的女儿非常健康,没有罹患任何慢性疾病。如今她的死亡已经在这个西亚国家引发了抗议活动。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德黑兰大学周围,高呼:『女性、生命、自由。』一些妇女拍摄了自己剪头发的画面,而另一些则摘下了头巾并在影片中将它们烧掉。公众的反应如此强烈,导致总统莱希下令对她的死亡进行调查。电影制片人、艺术家、运动员、政治和宗教人士纷纷在社群媒体上表达了他们对道德警察的愤怒。」

当然,他们现在应该悲痛欲绝。谁能责怪他们呢?我只是希望警察不要因为他们与警察作对,就把他们也关进监狱。(是的,师父。)我也为他们感到害怕。天哪,或者有时候,你在购物的时候,或者在某个地方,而你很太忙,可能你的头巾掉下来,因风或者其他原因,或者你很忙,就未经思考,迅速把它塞回去。(是的,师父。)

我相信没有人会故意把头巾戴错。(对。)特别是那个女孩。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是,确实是。)如果她已经戴上头巾,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为什么不这样戴呢?只是为了挑衅谁?挑衅警察?她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没有!她这样做不会伤害任何人。即使她是故意这么做,她会因此而伤害任何人吗?(不会的,师父。)不会!

道德警察,如果他们真的有道德,就应上前去找她并提醒她:「噢,你的头巾戴得不对,请把它戴好。」就这么简单!对吗?(的确,师父。)这无需要花费他们什么,只是几秒钟而已。(是。)她是一位年轻女孩!天啊,她就像他们的女儿!他们怎能不保护这女孩,就像他们的女儿和一个无辜的公民?反而却是伤害她,把她关进监狱。即使警察没有打她或做任何处罚,但如果他们进入她的牢房查看她,那就已经把她吓死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对,是的,师父。)只是这样的一件小事,他们就把她关进监狱。(是。)

即使有时你在街上开车开错了边,其他国家的警察也会阻止你并开罚单。就这样。(是的。)这是更大的危害。而如果你酒后驾车,如果警察抓住你,你呼出了酒气,那么他们会给你罚单。(是,是的,师父。)至少这危害更大,即使他们被关进监狱,这也比错误地戴头巾更具有危害性。(的确。)只是有点错误,就是他们说的「不正确」。

天啊,这是可怕的世界,我说过。(是的,师父。)每个人都有核武器,威胁这里,威胁那里,到处都是威胁,即使只是戴个头巾,也可能致你于死。(天啊,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是的,师父,非常可怕。)

天啊,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一定要戴头巾吗?因为这并不能隐藏什么。你的眼睛还在那里闪亮,你的鼻子很高挺,你的嘴巴还在那里。你仍然可以微笑。你仍然可以用你的眼睛、嘴巴和微笑来吸引别人。那戴头巾又有什么用呢?好,这是习俗,我们尊重它。甚至当我在阿拉伯国家时,我也尊重它。(是的,师父。)

但是现在,有时候我会担心那些戴头巾的妇女。当我戴头巾时,有时我会感到不舒服。如果我在讲电话,有时会稍微刮到布料发出「咯咯咯」的声音,然后我就听不太清楚。有时我会为那些戴头巾的女士感到担心,因为,比方说像医生,是否能准确地听到你的心跳。(是的,师父。)他们必须用听诊器来听病人的心脏。我不知他们能否准确地听到,就像完全听得很清楚那样。(了解,是的,师父。)

而且有时候,当她们到外面的街道上时,她们得遮住脖子,而且到下巴全部都遮住,而那相当闷热。(是的。)但没关系,如果你不戴头巾,也不是什么坏事。我已经告诉过你们,这是出于宗教的原因—因为在其中一种打坐修行中,如果我们在公共场合或我们认为有人在看的话,就必须把自己遮盖起来。(是的,师父,的确。)所以我们有这样的观音布,女众也用,男众也用。(是的,师父。)在许多宗教中,女性都戴着头巾,不是像平常一样戴在脖子上,就是把它做成装饰品—更薄也更窄。她们只是把它系在长衫或旁遮普长袍上,就像一个装饰。还有一些宗教人士,头上只戴半顶帽子。(是的。)还有些只是像缠头巾般戴着。这都是来自于古代在他们修行打坐时使用,这些你们都知道。(是的,师父。)[…]

天啊,这是什么世界!我只能说,这是什么世界啊。而且如此危险。我告诉过你很多次,当我和司机沿街开车时,我看着墙上的肉类广告,我觉得我在颤抖。我说:「噢,生活在一个多么危险的世界。」还有许多其他时候关于战争、核武器等等一切。噢,如此危险。现在,即使只是条头巾也能杀死你。噢,天啊。那是怎样的道德警察?他们真的是虐待狂,或是滥用他们的特权和他们职位的权力。(是,师父,了解,师父。)她只是个小女孩。只是一位年轻女孩。

他们应该做的就是告诉她,甚至是严厉地或甚至是责骂她,说:「你现在正确地戴上你的头巾。」就这样。(是的,师父,没错。)甚至在最糟糕的情况,他们可以罚她一些钱,(对。)但不能把她关进监狱,只因为她头巾戴得不正确,不是百分百正确。这很可怕。这是残忍的,这是暴行,野蛮残暴,这是不人道的。不但非法,又没有警察风范。(是,师父,是的,师父。)更不用谈什么道德警察。多好听的名字!真可耻!他们做的与他们的称号完全背道而驰。(是。)道德警察,算了吧。他们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他们应该辞职。

如果伊朗政府什么都不做,那事件就会越闹越大,制造更多的麻烦,更多的人就会死亡。为了什么?为了什么?解决这个问题太容易了。(是的,师父,是。)只要处理这些警察,人们就会平静下来。(是的,师父,确实。)而且保证他们会正确地、百分之百地调查案件,看是什么问题。人们就会平静下来。(是,师父,正该如此。)

我说真的,说实在的。在这世界,我永远哭不够。噢,亲爱的上帝。有时我只是不想再活在这个世界。我就觉得我在这里很无助和无用,太让人沮丧。每一天,我都告诉天堂:「做点什么。」我告诉上帝:「做点事吧。请改变人类的想法。改变他们的意志。不要让他们误用自己的意志。改变他们,启迪他们,提升他们,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对错。」但我不知道要到何时。

天堂仍然想消除所有的坏家伙。但有时不可能就将他们与好人分开,因为我们都生活在一起。(是的,师父。)没关系。关于这点,我说再多也没用。就像一个家庭,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他们要如何杀死那一个坏人,而不影响整个家庭?即使整个家庭不必和他们、与他或她一起死,也会很心痛。(是,师父,确实。)[…]

太伤心,已经很伤心,天啊。任何领导人,不只是普丁,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是的,师父。)有一大批军队,一大批保安人员、保镖和其他什么东西来保护。还有防弹装备、防弹车、私人飞机和空军一号、二号、三号等等,特殊的。(是的,师父。)所以他们不会发生什么事。很少有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只有他们可怜的公民死亡。只有公民受苦—经济崩溃和通货膨胀或麻烦—冬天没有完全的暖气,夏天没有食物。(是的,师父。)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领导人)就只是坐在沙发上指手画脚—「做这个,做那个,」要是谁敢反对他们,就会进监狱或被杀,或被谋杀或神秘死亡等等。你已经知道的。(是。)

普丁的许多盟友,如果他们说出一些反战,或者甚至不是反对,而是说:「我们停战如何?」或其他的,那他们就会死了。他们会神秘地死亡。(是。)而政府会说:「噢,这个人是自杀身亡,」或只是像那样自己从十五层楼摔了下来。或只是因为生病窒息而死,或是什么,什么。(是,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TLDR News EU – Sept. 26, 2022 TLDR News anchor(m):截至今年为止,已有十四名俄罗斯或与俄罗斯相关商人在可疑情况下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23, 2022 Ali Velshi(m):两名与克里姆林宫和石油行业有关联的俄罗斯寡头先后在廿四小时内决定自杀的可能性有多大?自从普丁入侵乌克兰以来,四个人这样做的可能性有多大?」

「Media Report from NewsNation – Sept. 2, 2022 Mike Viqueira(m):另一个公开反对普丁战争者神秘死亡。拉维尔‧马加诺夫,他是俄罗斯主要石油公司之一路克石油公司的老板,就在最近,他的公司呼吁结束在乌克兰的冲突。」

「Media Report from CNN – Sept. 14, 2022 Tom Foreman(m):伊凡‧佩乔林,是远东暨北极开发公司执行董事。九月十日,地区媒体报导称他被发现溺水身亡。有一些报导是关于可能发生的翻船事故,但围绕这一点存在谜团和疑点。疑似自杀,据报导被刺杀,自杀式谋杀,自杀式谋杀,从窗户坠落而亡。」

「Media Report from NewsNation – Sept. 2, 2022 Dmitri Alperovitch(m):很多人似乎从窗户坠落,这也是这里的官方藉口。因此,俄罗斯的窗户似乎是您可能去的最危险的地方。但是,说真的,这是用来恐吓反对派的一种非常笨拙的方式,以确保每个人都知道,任何人甚至只是想要公开反对政权,反对在乌克兰的战争,都将意外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23, 2022 Ali Velshi(m):《今日美国》早在二○一七年就发布了一份令人难以置信的报告,其中他们记录了过去三年里,俄罗斯知名人士可疑死亡的卅八个案例。其中包括『十位著名的普丁批评者、七名外交官、六名克里姆林宫政治掮客的同事、十三名参与乌克兰东部冲突的军事或政治领导人。十二人被枪杀、刺杀或被殴打致死。六人被炸死。一名因可疑的头部伤势而死,一名据称在公共浴室滑倒撞到头部而身亡,一名被吊死在监狱牢房中,一名在喝咖啡后死亡。』引用结束。据报导,其他十六人自然死亡或死亡原因未知。记者保护委员会表示,在普丁执政的廿二年里,有廿五名俄罗斯记者被谋杀。其中很多人显然是从窗户坠落而亡。」

许多普丁所谓的亲密盟友都死了。(噢,是的。)还有些军队将军被解雇,或者可能很快就会死。谁知道?他们先是被解雇,然后可能会死亡。遭到意外的车祸。甚至死在北极。只是从游艇上掉下来,诸如此类,然后就死了。就像这样。不只是从城市高楼摔下来,甚至是在北极也是如此。没有建筑物也可以掉下摔死。(噢。)你知道这一切。太可怕了,我总是摇头,每当我必须浏览所有这些新闻。我只是摇摇头。人类是如此可怜。天啊。请觉醒吧,请觉醒吧。请醒醒吧。

我们已经多次谈到,比方说,这场乌克兰战争,它是不正当的。(是。)在这以前,一些世界领导人非常犹豫不决。有些人甚至站在俄罗斯一边。不过他们改变了!

比方说马克宏去了乌克兰,(是。)有了不同的观点,对这场战争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是。)他当时支持乌克兰了。(是。)甚至最近,他还用手拍桌子,指责俄罗斯是帝国主义。(噢。)他对俄罗斯非常愤怒。表达了他对俄罗斯帝国主义的愤怒。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 Sept. 20, 2022 Macron(m):那些想透过拒绝表达自己来仿效不结盟者的战斗的人,显然是错误的。不结盟运动的战斗是和平的战斗。他们为和平而战。他们为国家的主权,为所有人的领土完整而战。这就是不结盟运动的战斗。那些今天保持沉默的人,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支持新帝国主义的大业与当代的犬儒主义,它正在践踏当前的秩序—没有秩序,和平不可能实现。」

而且以前,印度从未说过任何反对俄罗斯的话,不过最近在联合国会议上会见普丁的时候,印度总理莫迪先生也斥责了俄罗斯。他说现在不是战争的时候。(对,是。)

「Samarkand, Uzbekistan - Sept. 16, 2022 Narendra Modi(m):当今的时代不是战争时代。」

连老大哥中国的习近平也批评了普丁,对普丁没有支持。(是。)他们都有些疏远他之类的。多数这些重要领导人都切断了和普丁的关系。你们可以看到这一点。(是,是的,确实。)而且现在,甚至中国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告诉日本说,中国珍视或是重视和日本的双边关系。(噢。)是!他们已经像是在冷战中很久了。(是。)而现在他说了这样的话。

而且他在香港也说了一些很好的话。他上次访问香港的时候,没有说带有威胁的或是严厉的话。(是。)意思是说,非常和平,接受这样的关系。(是,师父。)在香港和中国的政策之间不像是有任何敌意,或是任何威胁或不和谐。然后他还说了一些关于台湾(福尔摩沙)的话,比方说台湾(福尔摩沙)也可以有一个不同的社会制度。(噢。)意思是说,你们做你们的,我们做我们的。类似这样的话。(是,对。)我们都管好自己的事。这是一种非常鼓励和平的话。(是,师父,了解,师父。)

而且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生也在谴责俄罗斯和这种吞并行为。还有很多其他领导人也公开表示:「我们不会承认俄罗斯声称的对乌克兰领土的所有权。」(是,确实。)

「New York, United States - Sept.29, 2022 António Guterres(m):俄罗斯联邦作为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对于尊重《宪章》负有特殊责任。任何想要继续吞并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卢甘斯克、赫尔松和扎波罗热等地区的决定,都没有法律价值,并且应该受到谴责。它与国际法律框架并不相容。」

甚至习近平对此也有些不赞成,根据新闻报导,如果我看对了的话。比方说像这样。这些事情都非常好。(是,师父,很振奋人心。)我是说是比较好的消息。(是,师父,当然,是,确实。)感觉这个世界更安全了,当一些领导人有点明白彼此间的关系,这个星球上人类之间的关系,而且试着缓解事态,彼此和平相处。而良好的关系也应该被培养起来。(确实。)

今天我还读到英国的王室工作人员,他们甚至向戴安娜王妃殿下的粉丝们写了他们的话语,告诉他们要向前看。意思是说不要一直抱住廿多年前的那段关系不放,不要拘泥于他们对戴安娜王妃的拥戴,而去反对现任王后。他们说了像这样的话:「放下吧。王后也已尽力做到最好了,和查尔斯国王也是。」还有他们:「应该别打搅他们。」(是,师父,确实,师父。)他们以前从没说过这样的话。(是,师父,的确。)

而现在,他们看来支持国王查尔斯三世和王后。这是他们应该有的样子。所以,他们甚至表达了他们的看法,告诉王室粉丝向前看就好。忘掉过去。(是的。)不要抱住过去不放。(这很好,是的。)是啊,这是好消息。(是,很鼓舞人心的消息。)对查尔斯国王来说也是好事,这样他就能更好地完成工作。(是,师父。)而且为此,王后卡蜜拉也在支持他,给他一些鼓励的能量。(是。)她一直都在这么做。而且根据新闻报导,在过去查尔斯王子的所有努力中,她至少鼓励了一半。(噢,是。)给他鼓励,给他支持。(确实,师父,是。)[…]

这听起来很耳熟。你们最近才听说的,是吗?(听起来很耳熟,是的。)(是的,听起来很熟悉。)是,是。

而且,即使是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他也是稍微疏远俄罗斯及避开。他现在保持距离了,透过不同的方式。还有很多其他国家,以前应该是俄罗斯在亚洲的盟友,现在他们不愿意了。现在他们正在倾向美国。(啊,对。)所以,某些消息,我只是碰巧看到,我就分享给你们知道,以一种紧凑的报告形式。这样你们就能有一点安慰。而且很多领导人改变了他们的态度,把他们的看法和观点改变成好的了。(了解,师父。)[…]

就是一些让你们感到些许振奋的好消息。(谢谢您,师父,谢谢您这么做,谢谢。)好消息很难得一见。要珍惜它们。(是的,师父。)我希望这一切都能转化为每个人更积极的行动与能量,并影响其他还在犹豫不决或不知该如何正确思考的人。(是的,师父,我们希望如此。)或仍然抓住自己狭隘的观点或错误观念的人。

我感谢上帝帮助我们,帮助我说正确的话。否则这个世界可能会变得更糟,陷入更深的麻烦。我只是希望我能尽一切可能来帮助人类和动物族人。

我能说的就是这些。不论我感觉如何,对我的影响有多糟等等。只是有时候,那种由阿修罗等级发出的业力的负担,多少也会影响我的身体。不像在阿修罗的身体和形式那样那么糟糕,但有时对我的影响很大。是还可以忍受的。而人们看不到,这是可以忍受的。我尽我所能。只是为了帮助可怜的人类和可怜的动物族人。(谢谢您,师父。)完全不需感谢我。我觉得这还不够好。没有我所期望的那么好。我不觉得你们应该感谢我什么的。因为我还没感觉满意到能接受你们的感谢。

我只是感谢上帝能够赐予我们人类的任何恩惠,宽恕我们和动物王国皆免于遭受进一步的痛苦。使他们开悟,使他们提升。我愿意做任何的事。这就是我所能说的。[…]

很高兴听到所有这些领导人表达他们鼓励和平的态度和观点。这对他们来说也真的是非常、非常好;谁能避免战争,并且或鼓励人与人、人与众生和国与国之间的和平,上天就会赐予他们好的功德。所以,我为他们感到高兴。也许他们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会有很多很多值得上天恩赐的功德。[…]

好吧,好,感谢你们努力工作。(感谢师父的分享,感谢师父,感谢上帝。)感谢大家,感谢你们,无上师电视台工作团队,感谢你们的辛勤工作,感谢你们的奉献。我一直很感激上帝给了我像你们这样的好帮手、好助手。上帝保佑,上帝爱你们。(上帝保佑师父,谢谢您,师父。)再次感谢你们。

Host:最慈悲的师父,我们诚挚感谢您无条件的关怀和奉献,尽管有许多顽强的阻碍,但您仍以您的爱心努力来改善我们的世界。致上我们衷心的祈祷,愿人类赶紧觉醒,按照天堂的法则生活,并迅速在地球上实现更慈悲和完全和平的和谐共存,以荣耀上帝无尽的仁慈与恩典。愿珍爱的师父永远健康,永远受到所有神圣庄严众生的护佑。

欲了解师父所说的关于遵循她贴心关怀的建议以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感染的重要性的更多讯息,以及聆听师父日常生活中需要如何时刻保持警惕以保护自身安全的故事,请于二○二二年十月十七日周一,锁定《师徒之间》节目,收看这场会议的完整内容。

此外,请参阅先前相关的插播新闻和师徒之间会议,如:

师徒之间:

清海无上师对于当前乌克兰紧张局势的看法

世界让乌克兰独自战斗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强国必须勇敢并帮助乌克兰

等等…

观看更多
最新影片
3:51

孟加拉气旋风暴救援

2022-12-06   1 次观看
2022-12-06
1 次观看
2022-12-05
316 次观看
1:27

纯素海鲜产业在英国快速发展

2022-12-05   119 次观看
2022-12-05
119 次观看
33:22

焦点新闻

2022-12-04   68 次观看
2022-12-04
68 次观看
2022-12-04
702 次观看
2022-12-04
40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