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相信人性与善意应互相帮助(七集之一)2022.04.23

2022-05-30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噢,天啊。我一直很惊奇,每次我使用某样东西都会觉得惊奇。我对人类的聪明和我们生活所受的赐福感到惊奇—我们可以拥有这么多东西,如此美妙的事物,营养丰富的食物。而它就像从天而降一般。

(哈啰,师父!)嗨,你们好吗?(我们很好,师父。您好吗,师父?)我很困。(噢。)幸好你们动作加快一点。如果你们再耽搁一下,我想你们就找不到我了。我就会变成一个窝在沙发上的懒人了。昏昏欲睡。在我答应你们今天我们将进行谈话之后,我立刻就后悔了。(噢。)因为当我和你们谈话时,我马上说:「好,我们可以进行。」但后来我意识到在那之前我已经很累了。(了解,师父。)

我们有这个系统很好,你们会比较自发性反应。比较自然。(是的,师父。)想想看,若我有提词机,又有人帮我捉刀代笔,像多数大人物一样。我假装我不是大人物,这样就不会觉得难过。我不会因为得自己解决一切而感到难过。(是。)而且还要看书,再将内容都翻译给你们听。

男孩们,我给你们的菜单,你们做了什么吗?你们全都在吗?(是的,师父。)那两个男孩也从楼下上来了吗?(是的,师父。)听着。我提供了一份像是正式的实际操作的菜单。后来我听说你们将所有食材一起混合在一个三明治里。真的吗?(是的,师父。)

天啊,你们让我想起我刚去台湾时,我炸了薯条给男女出家长住吃。我说:「开动,吃吧,因为我必须煮。必须有人负责煮,这样你们才能趁热吃。」当我出来时,我准备了一小份,最后的一份给我自己。每个人都已经吃了。又热又酥脆的薯条。于是,我拿着一小份给自己的薯条说:「味道如何?好吃吗?」「好吃,好吃。我们把它都泡进茶里,味道好极了。我们(把它)泡茶了。」

你们做了新式的三明治,也许味道不错。味道好吗?(好,师父。)(真的很好,师父。)你们做哪种食物?有一种悠乐(越南)小吃,配饭一起吃。也可以搭配面包吃。但不是加蘑菇酱和纯素起司…那些东西一起,然后所有…任何我给的东西。天啊。不过味道好吗?(好,师父。)(好极了,师父。)确定?(是,确定。)好吧,那给我那个食谱。假如我有机会,再做给你们。我就会知道你们的口味如何。不管那是谁做的,就把食谱写下来,比如,加了多少薄荷叶。写下精确的食谱。还有多少蘑菇酱。

噢,哇。你们真的喜欢吗?老实告诉我。(是,师父。这是事实。很好吃。)(非常喜欢。)噢。有时一个错误,之后反而变成一份好的食谱。(是的,师父。)就像洋芋片。(是。)非常薄的格子洋芋片,薄洋芋片。(是。)洋芋片原本也是个错误。(噢。)作法弄错,却变得美味好吃,所以他们就继续这么做。所以也许你们的菜单会在网路上大受欢迎,谁知道呢?我们可以把它放在「今日小妙方」。不要标示我的名字,万一它不好吃。

我给你们不同的东西来变换不同的口味。像纯素起司,当然是搭配面包。(是。)纯素卡门贝尔起司很美味,所以我想送一些给你们。还有蘑菇酱也很好,自制的。(是。)所以,我想送一些给你们。我想如果有人不喜欢这种悠乐(越南)碎米饭,碎米饭配纯素皮丝。他们就可以吃法式长棍面包涂上蘑菇酱。(是。)如果有人不喜欢蘑菇酱,他们可以吃纯素卡门贝尔起司和其他种类的起司。(是的,师父。)我是完全民主的,你们却将它们全混在一起!

(我们不知道为何各种食材要搭在一起。)懂。我自己也奇怪。你们都吃完后,我才打电话给你们。我只是顺便打给你们,然后你们给了我所有这些极佳的赞美。食物很棒,诸如此类。我很惊讶。所以,我问谁吃了什么,哪一种食物很棒。然后秘密就全部泄漏出来了:「噢,我们将它们全都加在一份三明治里,我们一起分享。」天啊。

我想你们也许不喜欢配碎米饭吃。在悠乐(越南),我们也和面包一起吃,像三明治般。(是,师父。)所以,我也寄了米,但也许煮饭太麻烦了。所以,我想你们可以配三明治、配面包吃。于是,我甚至寄了面包,任何我那里有的面包,因为我想也许你们手边没有。所以,我就寄了。我说:「可以做三明治,搭配蘑菇酱和纯素起司一起吃。」打电话后,才知道全部都成了大杂烩。噢,天啊。味道好吗?(好,师父。非常好。)哇,我很高兴,也很佩服你们。

「Host:一收到师父的美味佳肴,无上师电视台团队的一些成员表达了如下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最亲爱的师父,团队深深感谢您的美味佳肴!谨列出他们所写的谢词表达他们的爱和感谢:

谢谢师父,感谢您的爱。悠乐(越南)法式长棍面包很好吃,而且味道丰厚,因为加了各种美味的食材。

谢谢师父送给我们超级美味的三明治,包含了很多您的爱。

师兄们问我这个悠乐(越南)食物好不好吃?我说我是今天吃最多的人。然后我想您会知道答案的。感谢师父赐给我们如此美好的回忆。

我很喜欢这种三明治,夹了纯素起司、蘑菇酱和其他各种食材。它触动了我的味蕾。太好吃了!谢谢师父,感谢您的爱与加持。

我很喜爱这个食物,觉得这个三明治超棒的,美味极了!谢谢您想到我们,师父。

非常感谢师父的美味三明治和充满爱的馅料(配料)。非常喜欢。

三明治十分可口,满满配料和爱。非常感谢您,师父。

这是我吃过最棒的三明治!我以前吃过别种三明治,但都没有这个这么好吃~谢谢师父充满爱心的分享。

三明治真的很好吃。谢谢师父,感谢您的爱与加持!」

我不晓得是否只是你们吃什么都好吃,还是食物真的好吃。好吧,下次我会尝尝看。给我食谱。(好的,师父。)也许我尝尝看是否真的好吃,然后我们可以建议人们。不过这些食材的制作过程比较复杂。我不晓得超市是否贩卖。这些是悠乐(越南)的食材。但也许人们可以从悠乐(越南)餐厅订购。(是的,师父。)

这种食物—碎米,起初我只是寄给和你们在一起的悠乐(越南)人。因为我认为反正其他人对这种食物一无所知。所以,我只是寄给悠乐(越南)人。(了解,师父。)那些碎米之类的东西。那是给悠乐(越南)人的,他们称之为碎米。(是的,师父。)但后来我寄了别的东西给你们,给其他那些不懂悠乐(越南)食物的人,给他们品尝。但我说这是给大家分享。一起分享。如果你们想尝尝看。我说只给他们一点,万一他们不喜欢,那会造成浪费,浪费这种悠乐(越南)特别的米。特别料理过的。(是,师父。)情况就是这样。因为这并非到处都买得到。明白吗?(是,师父。明白。)我给你们的东西必须特别订购,而且只有一些人知道如何制作。老一辈的人才会做。美国的悠乐(越南)人或英国的悠乐(越南)人,不要问他们,他们甚至不知道如何拼写它的名字。他们可能从没听说过。

这种食物通常是给穷人吃的。我想之前某个时候我曾经提过。我不确定是否录下来了。因为农民们种植水稻,他们会挑选那些圆润完好的稻米卖给有钱人。(是的,师父。)剩下的,整个谷壳。他们仔细将它们筛出来,然后他们就吃那些。因为那些米是破碎的。像是几乎是剩下的,不要的部分。(是。)而且他们没有钱买肉,所以他们只吃皮的部分;买皮的部分比较便宜。(是。)然后他们就这样把它切碎,连同一些香草和蔬菜一起配碎米饭吃。特别的蔬菜,并非样样都适合;像是小黄瓜丝,或是一些胡萝卜丝,以及香草,像薄荷和香菜,还有那种紫色的叶子,我们怎么称呼它?(紫苏叶。)紫苏。(是的,紫苏。)我知道名字,只是忘了。好,很好。他们也用来制作美容油。

想想看,你如何能从那种叶子萃取油呢?你们看过紫苏叶吧?(是。)它很薄,像纸一样。它是紫色的,深紫色。也有绿色的。但是那种紫苏,他们甚至用来制油。作为美容用途。想像得到吗?(哇。)想想看我们人类,可以用各种东西榨出油。我们从它们榨出油来。甚至葵花籽之类,我们可以看到它们富含很多油脂。(是,师父。)或是橄榄。(是,师父。)像橄榄,我们可以用来榨油,因为我们可以稍微想像一下,若将它剖开,里面会有一些油渗出。(是,师父。)

但这种紫苏叶很薄,像纸巾一样。你如何从中榨出油来?(是。)紫苏油真的很油。我以前见过。(哇。令人惊讶。)妇女用来抹在皮肤上。也作为医药用途等等之类的。(噢。)你们能想像吗?(哇。)可怜的小叶子。我不晓得,也许他们也用紫苏种籽来榨油。我无法想像这些叶子能榨出什么油。你们能吗?(不能,师父。)大概是从那种植物的种籽而来。这不重要。

我认为人类不可思议。一直以来,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展现出上帝赐给我们的各种奇迹。但有些人是如此愚蠢和邪恶,他们甚至不想享受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是的,师父。)只是出去破坏东西和杀人。噢,天啊。这样的白痴。他们是忘恩负义的野兽。(是的,师父。)我只能这么说。

因为每次我吃什么东西,都很感恩。(了解,师父。)我一直觉得惊奇:「噢,这些东西,他们怎能用来制油?(是。对。)他们怎么能种出这样的玉米,这么大又这么甜?还有马铃薯,甚至那些东西。(是。)番薯,还有,噢,看看小黄瓜—如此多汁。还有柳橙…」每次我吃什么东西都啧啧称奇,在惊奇中充满感恩。(懂,师父。)为何大地、土壤看似如此坚硬、呈褐色,像是没什么,但它却提供这么多养分,让果实长成那样,又那么鲜美多汁。(是的,师父。)而且甚至可以用它们其中一些来制油。连玉米也可以用来制油。玉米油。(是的,师父。确实。)还有许多其他的油,我很惊奇,甚至有米油。怎么会呢?你看米还没煮的时候,它那么小、那么干燥、又白白的,看起来不像油或什么的,但他们可以制作米油。(是的,师父。)

噢,天啊。我一直很惊奇,每次我使用某样东西都会觉得惊奇。我对人类的聪明和我们生活所受的赐福感到惊奇—我们可以拥有这么多东西,如此美妙的事物,营养丰富的食物。而它就像从天而降一般。(是。)像米油、玉米油。(是。)我不晓得,他们有没有大麦油或小麦油?有吗?也许有。(是。)也许他们还不需要它。否则,他们会用它们来榨油。然后用那种油来炸薯条。(是的,师父。)

我真的每天时时都感到惊奇。我不敢浪费任何东西。我只是取出一些来吃,这样剩下的食物还是干净的,(是的,师父。)然后我会走很远将食物给一些动物族人,让他们与蛋白质、蔬菜和水果一起吃,还有面包和香蕉。比方说,像这样。我有什么东西就会喂他们。但不是脏的。(懂,师父。)不是脏的。我把我要吃的先分出来,盛到我的盘子上再吃,如果我需要更多,就再多盛一些。然后有什么东西剩下来,我就给动物族人,若分量太少,我会多加一些。(了解。)多热一些米饭,或是多放一些水果,或多放一些面包给他们。通常,我只是给面包和香蕉—这样比较简单。只是有时候剩下一些食物,而他们喜欢。我告诉过你们。他们只有在别无选择、没有别的东西时才吃面包。(是的,师父。)

他们等到后来就吃了你们昨天做的三明治。然后我想他们不会吃别的东西了。你们形容三明治的样子,感激不已,喜爱极了。我可能会失去他们了。若他们吃了你的三明治,我会失去他们。他们会问你的地址在哪里?他们会问你的名字,那个做三明治的人和电子邮件地址等等。这样他们就会移民到你所在的地方等待。然后你就会忙不过来,因为你的餐厅将会宾客盈门,坐满这种满怀感激的客人。

观看更多
所有分集  (1/7)
1
2022-05-30
3924 次观看
2
2022-05-31
2964 次观看
3
2022-06-01
2714 次观看
4
2022-06-02
2964 次观看
5
2022-06-03
2714 次观看
6
2022-06-04
2926 次观看
7
2022-06-05
2796 次观看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5-29
153 次观看
2024-05-29
26 次观看
2024-05-28
169 次观看
2024-05-28
644 次观看
2:40
2024-05-27
271 次观看
33:18

焦点新闻

28 次观看
2024-05-27
28 次观看
2024-05-27
848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