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天堂在善恶之战中帮助乌克兰(佑兰任)(六集之一) 2022.03.12

2022-03-18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俄罗斯虽在联合国内,但他们与联合国无关。(是的。)很不好,很糟糕。然后就像这样制造流血事件。而乌克兰是一个很好的国家,尽力帮助北约,尽可能提供帮助—然后受益的一方,他们追随的一方却转身背叛他们。(是的,没错。)这真的很令人难过。

(师父,我们在这里。)嗨,嗨!我在这里。(您好,师父。)哈啰,哈啰,我也在。你们最近还好吗?很忙啊?(是,师父,我们很好,谢谢师父。)很累吧?(师父好吗?)你们睡够了吗?我很好,我很好。我是说,还活着。(好,对此表示感谢。)(我们希望师父健康、强壮。)我还活着。

到处都出了一些小状况。而昨晚,他们几乎弄断了我的腿。(噢,天哪!不!)不是我,是他们!业力会议,魔王。(天哪!噢,师父。)我很好,我很好。我是说别的身体更糟。(喔,噢。)另一个形体比肉体受到的损伤更大。尽管如此,肉体也感觉到猛烈的冲击。一样的。只不过,我仍能走路。就是必须时刻保持警醒。只不过才一秒钟,当你注意其他事情,然后他们就会攻击你。(喔,噢。)业力的力量。(天啊!)

能怎么办?就是这样,一直如此。有时我只是太累了,再加上压力大和许多其他额外的事,不总是能好好地对抗。(是的,我们理解。)如果你只担心自己,那么天国的光和音就会在你生活的各方面永远保护你。(是的,师父。)只不过,若你所承受的超过你能负荷的,那么你有时会跌倒、挣扎。(是,是,师父。)

别担心,我没事。(噢,感谢上帝,很高兴听到这个讯息。)我说过我是个大女孩。(是的,师父。)(感谢天堂帮助您。)我不确定他们能否帮助。我要求他们帮助世界而不用理会我。(我们需要您,师父,师父要安好。)噢…我不知道,我只是这样祈祷。这只是自然而然的。我不太在意自己。这只是自然而然的。我无法克制。(对,师父,是,师父。)

好了,各位,我很高兴你们还好,虽然我们工作很辛苦,我知道有时候你们很累。(师父,我们没事。)你们想睡觉吗?(我们很好,师父。是的,我们很好,师父,谢谢您总是如此关心。)整日整夜睡,不是吗?你想吗?(我们希望。)你在做梦。你在「幻化」。只要世界不和平,我们就很难得到安宁。(是的,的确,师父,确实。)

但是你可以自由退出。我已经说过,那家伙,他想找个地方睡觉,你就把自己开除吧。我不开除人,你开除自己,然后睡觉。如果有一天我们有机会吃纯素煎饼,而你不在那里,对不起。(我想,我现在宁愿吃纯素煎饼。)当我们有机会一起吃纯素煎饼、喝茶和咖啡时,你就不在了。(是的,就是这样。)(我很后悔刚才那句话,所以我想我更愿意和您一起吃煎饼、享受茶水,师父。)那么,你会坚持下去?(是的,师父。)(我不会再睡了。)

好比「胡萝卜与棍子」,我们把它放在你面前,但你一直在追赶它。这不是一个承诺。我说「万一,也许。」现在,如果我们能抓住一些东西,就很幸运了。(是的。)

谈到这一点,顺带一提,汤和三明治真的值得和平奖。(是的。)你可以把所有食材都扔进去汤里面,并且不用盯着它。它自己会煮,由电锅来煮。电锅?(噢,是的。)然后你放入适量的食材,然后它会自己停止,或者你只是看看时间,然后你出去,它就好了。(是的,师父。)

三明治也是一样的。三明治非常方便,只要坐在电脑前,然后对着它说话。当你听电脑的声音时,你的嘴可以说话。(是的,师父。)对着三明治说话。(而我们把三明治浸在汤里。)噢,两样都有?(是。)天啊,真是个贪心男孩。我想的是分开的东西。(噢。)你要嘛就喝汤,要嘛就吃三明治,你不可能同时吃。(那会使它变软的。)不要紧,你可以同时吃。我们例外。(是,谢谢您,师父。)既然你如此努力工作,你可以拥有任何东西,而且不受惩罚,天啊!(谢谢您。)不客气。

你们两组都准备了问题。直接拷问吧。(是,师父,为何坏人如拜登、佩洛西和方济各不会感染新冠肺炎?)噢,这些否定等级的人?(是的。)

因为他们会下地狱。而新冠肺炎患者,他们往生时,会去天堂。(噢,我明白了。)这是我承诺他们的条件。(对,是。)若他们悔改,即使他们不会康复,他们也会上天堂。(明白,是的,师父。)这就是条件。(是的,师父。)所以,新冠病毒团队,他们知道这一点。那些等级为否定的人,正如我之前告诉你们的,他们不会让他们感染。因为若他们让他们感染,他们就有机会上天堂。(是的。)

因为新冠肺炎患者,他们透过受这样的苦来偿还业债。(噢。)当然,并非每个人都承受一样的苦。(是。)所以有些人病重或死亡,有些人是轻微感染或有长期症状。这也取决于他们的业力。(明白,师父。)还有吃肉;取决于他们吃多少肉、对动物族人的态度如何,等等这些。(是,师父。)

因为我对天堂说:「这些人虽然吃肉,但他们内心并不邪恶。他们并非故意要伤害动物族人,他们只是随波逐流,他们并不明白事理。」(对,是的。)即使有那么多影片等等,但他们的习惯根深蒂固。他们没有邪恶的倾向。所以如果他们悔改,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或者如果他们往生,在如此沉重痛苦情况下,那就原谅他们吧。他们会有个较低的天堂等着他们。(是,师父。)所以不用太担心他们。

其他的人,虽然没有得到新冠肺炎,在地狱里会得其他东西。(是。)他们无法逃脱惩罚。而且地狱下面的惩罚是非常重的。(对。)苦难是永无止尽且深重,极度痛苦不堪。(了解,师父。)

而新冠肺炎患者,当他们往生时,某种程度上,已偿还了他们业债。(了解,是。)而且在如此痛苦的情况,他们总是在祈祷,即使他们以前从未祈祷。他们会祈求上帝和天堂宽恕他们,并真正地忏悔,然后他们可以上天堂。他们中大多数可以。(是。)若他们是在那种情况,在那种条件,那种精神状态往生的话。(是的,师父。)

而那些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实体,无法被改变。那些无明而犯罪的人,则可以被改变。(我明白了。)类似于…我有一些所谓的同修,他们不是为了上帝来的。他们有时带着非常险恶的目的进来,比如想杀了我。(噢,天哪。)是的,已发生过了!你不知道。(噢。)你们只是不知道。(令人难以置信。)所以,过了一段时间,甚至在我身边,或者诸如此类的事情,我给了他们很多机会,去做事以得到功德并有所改变,但他们却不改变。所以我问天堂该怎么办。他们说:「在他们杀了你之前,把他们扔出去。」

那些为了所谓的印心而进来的人,但他们有不同的邪恶的动机。(是,师父。)但因为以前我到处讲经并对大众开放。(是的,师父。)我承诺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尝试,提升他们的灵性修行,并一世解脱。(是。)所以在那个时候,很多坏分子也进来了。(噢,对。)如果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了确定的意图,坏的意图…因为如果他们误解了,那么他们可以改变。但如果他们把自己灵魂出卖给了魔鬼,那么你就无法改变他们。(啊,是的,是的。)

这就是让我难过的原因。我说:「我们能不能以某种方式改变他们?」他们说:「不行,那些把灵魂卖给魔鬼者无法改变。」(喔,噢。)好吧,这就像在世界上,在一些国家,若你从别国申请护照,申请不同的护照,那么一些国家,他们不允许你再拥有你原来的护照。(的确,确实,是的。)有些国家如此。(是的。)但有些则不然。

同样地,很多罪人不同于那些出卖灵魂的人。出卖灵魂的人会永远一直在否定力量的命令下工作,来到这个地球或任何星球制造麻烦、引起战争、造成流血、造成世界的混乱局势。然后招揽更多脆弱的人,将灵魂出卖给他们。(喔,噢。)然后,这就是他们要的。他们想扩充人口。(是。)扩充他们劳动力和权力。(正确。)所以他们一直这样做。

就像现在的俄罗斯一样,就那样毫无理由地进来屠杀人民。(是的。)那是在不好的,否定力量的影响下。而普丁正在包藏着它,(是的,师父。)包藏这种否定力量的一部分。然后人们也听从于他,因为他本该是领导人,而且他一直在为国家做些所谓的好事。(是的,师父。)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就像有些人进来印心,并试图帮助我们做这个,这个一点,那个一点。但不与我们同道。(是。)

普丁所谓的帮助国家,其实都是我执在作祟。而且即使那些也无法弥补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明白。)他正在杀害他的人民,(对,是的。)把他们送到另一个国家,平白无故地发动战争。(是的,的确。)平白无故地,完全没有理由。(是的。)然后现在也毁了他的国家的声誉。(是的,师父。)

如果整个国际社会决定在现在或以后,以某种方式介入的话,那俄罗斯就完了。(是的,的确,噢。)人民将面临死亡。就像他现在对乌克兰所做的那样。(噢。)当然的,不是吗?若战争爆发的规模更大,就会变成世界大战,然后每个人都会随时随地死去,这很难讲。(是的,当然,确实。)没有什么时间表。

你看,问题是,我完全一视同仁,所以任何人我都欢迎。我认为他们可以改变。只是最近,当我问:「我们怎么就不能原谅他们,让他们改变呢?」他们说:「不可以。(噢。)这些人不能改变。」罪人可以被宽恕。但这些已经把自己灵魂出卖给邪恶与魔鬼的人不能。(噢。)噢,真令人难过。(噢。)问题是,有时他们只是渗透到任何好的团体中。(是的,师父。)

俄罗斯虽在联合国内,但他们与联合国无关。(是的。)很不好,很糟糕。然后就像这样制造流血事件。而乌克兰是一个很好的国家,尽力帮助北约,尽可能提供帮助—然后受益的一方,他们追随的一方却转身背叛他们。(是的,没错。)这真的很令人难过。(是的,师父,是的。)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7-15
0 次观看
2024-07-14
4197 次观看
2024-07-13
2855 次观看
31:34

焦点新闻

93 次观看
2024-07-13
93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