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清海无上师对于当前乌克兰(佑兰任)紧张局势的看法(八集之一) 2022.02.26

2022-03-24
开示用语:English,Thai (ภาษาไทย)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他(普丁)是某种黑带。(是的,对。)对于这种武术家来说,他们应该了解原则。甚至不用谈总统之类的。武术的原则是只用来自卫。(是,对。)如果有人攻击你。(是,师父,没错。)首先,乌克兰根本没有攻击俄罗斯。

(师父,您好。)(师父好!您好吗,师父?)我还好。(噢,很高兴听您这么说。)老样子,老样子啦。你们还好吗?(我们很好,师父。我们也很好,师父,谢谢您。)好。

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是否已经有这些防护装备了?有很多选择,你们可以买。让你们的师父买单。(噢,谢谢您,师父,谢谢您,师父。)师父什么都做。师父什么都能做,所以,没问题。(师父,多保重。)通常人们都是这么说的。(对。)所以不仅有袜子或垫子、地垫,还有鞋子和拖鞋、金属胶带,还有很多东西。(对。)

所以,你们先看看,了解你所在地方的情况,然后想想哪个是最好、最方便、最简单的。(是,师父。)所以对你来说,不一定都要订同样的东西。所以我不帮你们全订好,因为我让你们选择。(好,师父,谢谢师父。)

所有这些东西,我很早就知道了,因为我请人做了些研究,他们很早就把各种的东西都寄给我了。我只是忘了。(了解。)我只是忘了,太忙了。(是的,师父。)直到最近,我觉得我的肌肉都不见了。有一些,嗯,手臂上的。我曾经很结实。我不胖,也非肌肉发达,我就是很健康,而且苗条。(是,师父。)然后,突然间,我是说,不是突然一下,而是越来越严重。就在某一天,最近我又注意到了。(噢。)然后我想起来了。我怀疑自己是否太敏感,于是我问其他男孩们,他们说也有治疗方法,等等之类的。然后我就想起以前这些事情。(对。)

你们的一位师姊寄给我一些。后来我们又发现了更多。(对。)但有些地方总有些问题,因此我一直在思考。所以,如果你们需要并且想要,请直接购买。(是,师父,我们会的,谢谢您,师父。)至少在工作的时候,你们需要。(是,对,那很好。)虽然我们没看到,但辐射太多。(是的。)长期来看,可能不好。(是的,师父。)可能很糟,而且太迟了,像我一样。(好,师父。)好吧。这就是我想知道的。

你们在那里还满意吗?(是,师父,满意,谢谢您,师父。)不会很孤单?(不会。)(希望师父也很好。)是,我还不错。我不怎么孤单。别担心。(好,师父。)

上次你们有人问我是不是孤单。当然,有时会。(是。)很少,很快就过去了。(明白。)当我在做一些工作时,然后有什么让我想到这个那个和其他的。(是。)或让我想起了狗狗族人之类的,我想拥抱他们,但我没有。(噢。)诸如此类的。当然也会觉得有点难过。(对,是的。)然后,我赶紧跑去找一些工作做,这样就很快忘记。(噢。)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做的不多。即使我很孤独又悲伤,我也必须…必须接受,这样我才能更好的为世界工作。(是,谢谢您,师父。)

你们可以看到我们世界此刻是多么混乱。(是的,师父,是的。)每个人都尽其所能努力改善情况,拯救人类和地球。(是,师父,确实。)所以即使我孤独又悲伤,那也是我个人的事情。

没什么比地球的麻烦更重要,全人类作为一个整体而受苦。(是的,师父。)所以,正因为如此,我才一直坚持下去。我主要是没时间。(明白。)我没时间想太多。

问题是,因为我和无上师电视台一起工作。有时有些风景或情况会让我想起一些事。(对,是的。)比如我看到一些山或喜马拉雅山,「噢!」然后我就伤感。(噢!)我感到悲伤。(是。)觉得很拘束,受限制。(是,是的,师父。)

尽管在那里我也不参加社交活动或任何事情。我只是去恒河边或某个地方打坐,然后回来,吃一点自制的印度薄饼,在恒河里洗洗我的衣服,在那里洗个澡,然后回家。(是。)在屋顶上打坐。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真正让人羡慕的地方。(听起来很轻松,师父。)是,当然,当然。这很让人放松。我无法想像有比这更好的事情。

尽管我没有多少钱,我每天只能吃几张印度薄饼,有时有一条小黄瓜。(对,是的。)我的最爱,纯素咖哩饺。(噢,是。)(很好吃。)只有一个。(噢。)通常,如果我没看到,就不会那么渴望,但那位女士、老妇人,她只卖一篮咖哩饺。(噢。)而她就坐在我家入口处。你知道的,在去我山上住所的路上。(噢。)她就在那个角落里卖,在小路、山路和大路之间。(噢。)啊哈!是。每天,无论晴雨,她都坐在那里。(噢。)带着她的一篮子咖哩饺。噢!

而我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我非常喜欢这种生活。我回到家,找到一些木头,然后给自己做些印度薄饼。那就是我所拥有的一切。和花生酱一起吃,但却如此满足。(是。)饿的时候,味道好极了。也没有吃很多。味道太好了。(是,简单的生活很好。)是啊,生活很美好。我喜欢那样。

所以,不要总是问我,我是否很好,我是否孤独之类的。若我孤独,又该如何?我应该放弃整个世界,这样就能再去喜马拉雅山,享受我自己小小纯素的咖哩饺的奢华或自由?

噢,天啊,那多美好,在那里没人在乎我。有许多人,当我下去到恒河时,我必须经过一小段路,人们或开车或走路,或在做生意,但没人知道我是谁,没人关心,我也不在乎。我不在乎,就那么自由。(是。)

我可以滔滔不绝谈论这个,一直谈。谈论这个我从不无聊,即使我让你们厌烦。(不,师父,这些总是很好听。)就像每天都做一样的事。每当我谈到喜马拉雅山,就都是这样的;在恒河沐浴,把衣服放在石头上晾干,然后走回家,做几个印度薄饼,若有茶的话,就泡点茶,否则就只是喝水。然后晚上去屋顶打坐。就是这样。如此单调,但我喜欢。我喜欢这种简单的奢华。(对。)

现在我负担不起了,现在我无法负担了。现在我太穷了。我也买不起很大的房子,我住在二乘三或二乘四那种平房里。(噢。)到处都是上网的电线。我很高兴我能工作。虽然这是个偏远的地区,但这里已配备了网路线。有时不能上网,但大部分时间都可以。所以,有时我无法回覆你们的请求,没有那么快。但我总是能做到吧?准时是吧?(是,师父。)从来没迟到,对吗?(没有,师父,没有。)是,我是个好团队成员。(是,您很棒,师父,是的,师父。)太好了,好。出色的团队工作人员。(是的,是,谢谢您,师父。)

你们买东西了吗?你们感觉舒服吗?(是的,我们正打算买。是,我们订购了些东西,我们订了几双袜子,一些贴在手机上的贴纸。)好。(是。)很好。(东西就要到了。)好的,很好。我也透过电话问了你们的一位师兄,问他能不能找到些东西,然后发给我。用电子邮件发给我。把袜子电邮给我。谁知道呢,也许在未来,我们能这么做。科幻小说,你知道吗?也许在未来,你可以把手放在萤幕前拿出你需要的东西。(那太好了。)是。祂们在天堂有这个。(噢,哇!)

只是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全是垃圾,还在为垃圾而互相争斗。(对,是的,很不幸。)为了一些泥土。(是的。)一些大面积的泥土或小面积的泥土,我们称之为国家。(是。)噢,天啊。

好吧,我很高兴你们能照顾好自己,好吗?(好,师父。)我不能。我只是打电话想确定你们真的明白,真正照顾好自己。如果这还不够好,我们可以买其他的东西。(是,师父。)

很久以前,他们推荐了很多其他的东西。袜子是最近的。也许他们在那些报告中也告诉过我,但我没看太多,太忙了。现在有了这个,很好。我很高兴你们平安快乐。(是,我们是的。谢谢您,师父。)

你们还想要什么吗?(是,师父,其实我们有一些问题。)啊,问题。(是的。)嗯,嗯,很好,很好。有问题很好,因为这就是学习的方式。(是的,师父。)告诉我。

(关于俄罗斯持续进行的入侵行动,普丁说,他命令其军队进入乌克兰东部的分裂的地区,以保护受迫害的俄罗斯人和讲俄语的公民不受乌克兰人的伤害。他称之为:「维和任务。」这是真的吗,师父?他们真的被骚扰了吗?这是真正的原因吗?)

不是,当然,若他们脱离乌克兰,那么政府军和叛军之间可能会发生一些冲突。(对。)是啊。如果克里米亚没有被俄罗斯夺走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克里米亚被并吞后,麻烦就更多了。(噢。)(对,是的。)

而且即使他认为乌克兰人的政府,或政府在骚扰那里的少数民族,(是。)或他说的「种族清洗」之类的事。(是的。)即使是这样,也是因为他开启了事端。(啊。)很久以前,好几年前,他开始并吞克里米亚,记得吗?(懂,记得。)

即使如此,当国际社会告诉他他不应该那么做时,在一些其他情况下他支持一些被占领的其他地区,然后国际政府告诉他:「但那是不同的。当时有流血事件。」也许已有了战争之类的。这就是为何必须那么做。但这次没有流血事件。(记得。)他占领克里米亚,当时没有发生流血事件。所以他说:「若他们想要流血,就会流血。」只是为了找个藉口。我当时就想,真是个可怕的言论。(是。)我对这个人非常失望。(是,师父,我们认同。)他不值得。

我以为他是个好人。你知道的,他试图帮助一些动物族人,他和鹤族人一起飞离,把他们带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是的。)我以为他是个很好的人,像个电影明星,有男子气概,他还参加奥运会之类的,为他的国家夺取奥运奖项。(是的。)而且他练柔道、武术。

他是某种黑带。(是的,对。)对于这种武术家来说,他们应该了解原则。甚至不用谈总统之类的。武术的原则是只用来自卫。(是,对。)如果有人攻击你。(是,师父,没错。)首先,乌克兰根本没有攻击俄罗斯。(没错。)

在克里米亚之前。而他就夺走了克里米亚。(是的。)即使他认为乌克兰人在骚扰那里的一些俄罗斯人,那他就应该把他们带走,把他们带回自己的国家。(是,没错,的确是。)在那里保护他们,而非为了一群俄罗斯人就想夺取整个国家。(没错,是的。)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5-19
1019 次观看
31:08

焦点新闻

40 次观看
2024-05-18
40 次观看
2024-05-18
41 次观看
2024-05-17
419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