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实时播放

焦点新闻 / 插播新闻

来自新冠病毒首领的重要讯息 2022.01.26

2022-01-30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Host:二○二二年一月廿六日周三,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接收到来自新冠病毒首领的重要讯息,她紧急打电话给无上师电视台团队的一些成员以分享这一讯息。她还要求向世界播出这一讯息,希望能够唤醒并拯救尽可能多的灵魂。

我真的不确定是否该把这一切都说出来,但我还是要说。万一有人仍还能听见并很快觉醒。[…]我看了那个新闻。[…]然后,我就无法打坐了,也无法休息。然后我给新冠病毒首领发了「电子邮件」,和他交谈。我要求他:「请过来,我们必须进行会谈。」因为[…]在新闻上[…]我看到一位男护士—他看起来非常亲切。(是,师父。)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而且还很年轻。不老,大约五十岁。[…]而且非常友善。

「Media report from WFLA News Channel 8 Jan. 25, 2022 Melanie Michael(f):当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时,杰夫‧塞尔斯就已知道在医院工作有风险,但他也知道医院需要护理师们。这位前陆军军医对透过服务来拯救生命充满热情。两天前,需要挽救的却是他自己的生命,但为时已晚。杰夫‧塞尔斯才四十七岁。他已婚,有四个孩子,不停工作,每日十二小时,他在布雷登顿市布莱克医疗中心的新冠肺炎部门工作。他甚至会额外多上两至三个班次,以照顾那些受苦的病人们,他同时也在照顾自己及他的心脏问题。他经常提醒他的儿子:拯救世界起始于一次拯救一个人。

Son of Jeff Sales(m):因为他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好的一位。如果我能有他一半那么好,我就会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Melanie Michael(f):他的父亲是为服务他人而出生,而且会一直那样做直到最后一口气。」

比如,据他一位同事讲,有一次,她发现他在一位新病人做手术前握着她的手,病人当时非常害怕。而这位女护士知道这位男护士有一千件其他的事要做。然而,她发现他仍坐在新病人身旁,握着她的手—(哇。)安慰病人。(是,师父。)所以,这位女护士,她对自己说:「噢,这就是我想成为的那种护士。」然后你们猜怎么了?他死于新冠肺炎。(噢,不。)就在检测结果呈阳性后,十二个小时之后,他就那样死了,就在他工作的那家医院里。(噢,天啊。)这样善良的一个人。[…]

那是非常忙碌的一天,而他仍然抽出时间坐在那里和她交谈,(哇。)安慰她。所以我有些沮丧并生气。我召唤新冠病毒首领并和他交谈。我说:「你为什么要杀死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因为爱心善良并不会救人免于新冠肺炎。」(噢。)看看这个。(噢。)噢,和他谈了这么久,这让我非常震惊。那还不够,就是这样。(噢。)爱心善良属于情感领域。(好,噢,是的。)就像智力,或明瞭世间的事物,甚至一些灵性的答案,它们属于智力、心智领域。(噢,对。)这是阿修罗的等级。情感是来自阿修罗的等级。[…](哇。)

我以为他们会放过有爱心、善良的人。[…]我以为人们友善、有爱心,他们就会没事。但他告诉我…这是他说的:「因为爱心善良并不会救人免于新冠肺炎」!!!我自己在这句话后面加了三个惊叹号。(噢。)[…]天啊,你们会以为爱心善良会保护人们。(是,是的。是,会的,师父。)但这只是人类品质的一个层面,这是阿修罗的感情。(噢,是的,好吧。)它不属于灵性上的高境界。(是,师父。)[…]

他说:「但他是在为自己的生活而工作,这是他的工作。」(噢。)嗯,当然,这是真的。但是有很多人,很多人做他们的工作却不是那么亲切,(对。)即使他们有报酬。(是的,师父。)他不一样,这个人,他是真的很善良。(是。)而且他不介意额外进一步去帮忙。(是的,师父。)(是。)不过,我还是很不高兴。我很不高兴,继续说下去。于是,我对他说…我对他有点严厉…很礼貌,但严厉。

我说:「那怎么才能让人们免于感染新冠病毒?」于是,他告诉我,我这里写着「CV首领」。CV是指新冠病毒首领。[…]「清海无上师的徒弟!」(噢。)我加了一个惊叹号。(噢。)我照原本的念给你们听,(是,师父,噢。)有逗号,还有句号之类的。我说:「谢谢你的尊重。但他们中的一些人,我所谓的徒弟也仍感染了新冠病毒,为什么?」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因为他们不值得。」(噢!)[…]

我继续质问他。我很沮丧,所以我说:「是什么把他们归类为不值得呢?」[…]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不认真修行。」(噢!)于是,我问他:「比如说哪种方式?」新冠病毒首领说[…]「不勤奋打坐,不尊重您的教理,不与您值得的徒弟和谐相处。」(噢!)也许他们会和一些年长的、资深、更好的徒弟们争吵。(对。)(噢。)这类徒弟们知道得更多,可能会指出他们的一些缺点或告诉他们要改进,他们可能会对他们生气。总是这样。当你教人们任何东西,他们都不感激,因为他们的我执受伤。(是的。)[…]我说:「谢谢你的讯息。我会试着向他们传达这点。(噢。)总之,很悲伤。」(噢,是的,师父。)然后停一会,然后[…]

我说:「噢,那个护士后来怎么样了?」我是说,他去了哪里?(是。)他的灵魂怎么样了?于是新冠病毒首领告诉我[…]「死了,去了『零疾病阿修罗世界』。」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吗?(不知道,师父。)意思是他去了一个完全没有疾病的世界。(噢,噢,对。)也许因为他的善业。(是,师父。)然后他死在那里,因为他被感染了。所以,他得到奖赏。[…]去「零疾病阿修罗世界。」[…]然后,师父问:「他有机会永远住在那里吗?或提升到其他的?」意思是,其他地方。[…]于是新冠病毒首领告诉我:「很快回来。」他就是这么说的。(是。)「很快回来,二○九四年。」(噢。)七十二年之后,对吗?(对。)这与之后的其他事情有关。你们很快就会明白。[…]

于是,我说:「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首领,你真好。」意思是你非常友好。(是,师父。)「拜托,我们能再谈谈吗?」我现在比较柔和一点了。[…]我的语气更柔和了。[…]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好。」我问道:「那转为纯素者的人呢?他们也能免于新冠肺炎之苦吗?」[…]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仅限于徒弟。」(噢。)我有点不高兴,于是我对他说,用有些高亢的语调说:「但是很多,很多人不是徒弟,他们也不会成为徒弟。(是,师父。)很多人不是我的徒弟,但为何他们没被感染?」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因为他们时候未到。」(噢,哇。)[…]

对了,新消息是,我问他关于释一行禅师的事。「他在高寿之年平静地去世,(对。)他不是我的徒弟。你对此有何说明呢?」[…]于是新冠病毒首领告诉我:「因为他曾是一位值得的圣人,」意思是,当他在世时,他是位值得的圣人。(是,师父。)这就是他的意思,但这是他的原话,因为他是一位「曾经的值得的圣人。」(噢。)[…]我问他「所以值得的圣人会免于新冠病毒?」新冠病毒首领说:「对。」(哇。)[…]

然后我逼问他:「你能告诉我何时新冠肺炎会结束,世界会恢复正常吗?」于是新冠病毒首领对我说…天啊,我该说吗?[…]让我再查一下。(是,好的,师父。)因为上一次他不想告诉我。(是。)这次,因为我有些恼怒。(是,师父。)等一下。但无论如何,我必须告诉人类。他们不必相信我。如果结果相反,那就更好了。所以,我会告诉你们。(好,师父,谢谢师父。)为了让这世界多保重,多小心。(是,师父。)新冠肺炎首领告诉我:「二○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哇,那很遥远,很漫长。)

所以,我感谢他详细解说。我说:「谢谢你,多次感谢你,首领。」(哇,那是很漫长的。噢,天啊。)上次他不想告诉我,这次他详细地告诉了我。我说:「你一定要告诉我,因为一些世俗人,他们什么都不明白。(是。)也许我们必须告诉他们,也许他们会觉醒。」有些人是好人,他们只是不知道,而且被坏人影响,被为数众多的恶魔影响了。[…](是,师父。)他们影响他们。

于是,我进一步问他:「到那时有多少百分比留下来?」意思是,有百分之多少的人类。但我只是为了自己而写的,所以我写的语法不太好。[…]「我们能重新开始吗?」之后[…]七十七年,想像一下。[…]「在此之前,将是死亡、疾病、毁灭,新的且更致命的危险变种,对吗?」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是,(噢,哇。)剩下百分之九。」(百分之九,噢。)(噢。)他说:「到那时仅剩百分之九。」(噢。)像是七十七年之后。[…]

于是,我问他:「疫苗没有帮助吗?」新冠病毒首领说:「丝毫没有。」天啊。(噢。)[…]

但我之前一直告诉你们,我们不能只依赖疫苗之类的东西。我们必须仰赖上帝,(是的,师父。)(是。)上帝的恩典。我们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好,(是的,师父。)才能值得那样的恩典,才能值得被宽恕。我一直这样讲,不是吗?(是的,师父。)[…]我以前或多或少知道这一点,但被如此具体地告知,而且那么黑白分明,也让我的内心颤抖。(了解,师父。)

因此,停顿一会后,我又问他:「但我们需要人来让这个世界运转。如果只有最小数量的有能力、有才华的劳动力,世人能存活下来吗?」新冠病毒首领说:「不要爱那些人,他们是邪恶之人。」(噢。)(噢,天哪,天哪。)我不确定他告诉我的是不要爱邪恶之人,或他告诉我的是他们不爱邪恶之人。我们那时正在交谈之中,我没问他。[…]我以前也被告知:「不要爱邪恶之人。」因为我那时在为一些人祈祷。(了解,师父。)天堂告知我:「不要爱邪恶之人。」那是他们告诉我的。而这一次是第二次,来自于不同的人。(噢。)稍等一下。

我猜他们的意思是,就像耶稣所说的:「让死人埋葬死人。」(噢,是的。)(对,是的,师父。)所以,我们都是透明的。我们不能假装,不能有一个正人君子的虚假外表,然后,就认为自己是安全的。诸天堂看到一切,就连否定力量也看到一切。(噢。)(对,是。)(是的,师父。)这些否定力量也是受到天堂的吩咐来做这件事。(噢。)他们只是在履行职责。(了解。)我甚至无法生他们的气。(了解,师父。)都是人类造成的。(了解,师父。)在地球上制造的。(是。)[…]

因为,我以为他告诉我:「不要爱邪恶之人。」所以我说:「从人们的外表和外在的行为来判断,不总是十分准确。」我们在争论:「那么他们的灵魂会去哪里?」[…]新冠病毒首领说:「地狱。」(!!!)(噢。)一个词。我把三个惊叹号放在括号里。然后我进一步追问他:「待多久?」于是,新冠病毒首领说:「很长,很长的时间。」(噢。)

我又问:「但如果他们忏悔并改持纯素?没用吗?」新冠病毒首领告诉我:「没用。」(噢,天哪。)(噢。)我猜太迟了,这就是为何上一次他告诉我:「为时已晚。」对吗?(是。)记得吗?(是的,师父。)[…]然后,我抗议。我说:「但我保证过,若他们改采纯素并忏悔,我会帮他们上天堂。[…]那个保证现在就不能实现了吗?」新冠病毒首领对我说:「噢,会,如果诚心。」这是他的原话:「会,如果诚心。」(噢。)所以,你们看,关键是人们必须忏悔,改采纯素,真正诚心地、谦卑地忏悔,诚心忏悔就像呼吸需要空气一样紧迫。(是的,了解,师父。)要如此诚心。(对。)那他们会得到帮助,会被允许得到帮助。(是的,师父,了解。)我可以干预天堂,这是它的涵义。(对。)[…]

我问他:「有些人康复了,为什么?」CVC,意思是新冠病毒首领,对我说:「因为他们忏悔并祈求宽恕。」(噢!)务必要很诚心。(是。)[…]若他们之前一直祈祷,而且有这个习惯,那么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他们可能非常诚心。(是。)然后他们就康复了,但不保证永远如此。他们应该继续那样做,如果他们想活下去,想回到天堂,而不是下地狱的话。[…]「因为他们忏悔并祈求宽恕。」那都是他说的。(了解。)

我又问他:「若这些九十一%的人都早日忏悔并祈求宽恕,疫情会结束吗?」新冠病毒首领告诉我:「会,但必须真正诚心。也最好改采纯素。」(哇。)他是这么说的。「但看不到那会很快发生。」(噢。)[…]意思是他看不到人们会如此诚心地忏悔并且很快改采纯素。[…]噢,谁知道呢?也许我们把它播出,也许人们会考虑,嗯?(是的,师父。)(噢。)

于是,我对他说[…]「我们会祈祷人们能够醒悟。抱歉,人类如此无明。非常感谢。你若能的话,请帮助我们。上帝保佑。再见,在上帝爱中。」(哇。)他转身走了,然后我说:「噢,但最后一个问题,拜托。」我问他:「我身边都有保护神,你如何联络到我的?你怎能这么容易接近我?」他转身告诉我:「爱您。」(噢!哇。)这是他说的,然后就走了。(噢,哇。)那是整个对话的令人愉快的结尾。(噢,哇。)就是这样。

因此,世人必须真正忏悔。他们必须诚心忏悔,像他们需空气活着般。(是。)如窒息般紧迫需要空气,像人们感染新冠肺炎,无法呼吸的时候。(是。)那时,空气对他们是最重要的。所以,要像那样祈祷,好像那是你最后一次祈祷,好像你永远不再有机会祈祷一样。(了解。)祈祷,好像你整个生命和你所珍惜的其他一切都仰赖它。(了解,师父。)祈祷,好像你在溺水时需要空气一样,当然要转采纯素并忏悔。

所以总结他的话:忏悔,祈求宽恕,改采纯素,三件事。真的不多。我无法责怪他。(明白,了解,师父。)实际上,他只是提供讯息给我们。[…]所以,我们达成了这种共同而默契的协议,如果人们仍然诚心祈祷,祈求宽恕并转采纯素,那还有希望。(了解。)这是他们唯一可以寄予希望的事情,因为无论如何接种疫苗都于事无补。(对,是。)所以,没有必要逼迫他们,没有必要强迫他们。(是。)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我不再害怕让自己听起来像反疫苗者。并非如此。(了解,师父。)

我以前跟你们所有人讲过:「你们自己决定。」我对大家说:「自己决定。」(是,是的,师父。)当他们问我,疫苗中含有一些胎儿组织,是不是可以接种时,我说:「你们自己决定。」(是。)但我的讯息是:无论你是不是选择接种疫苗或加强剂,无论你选择什么,并确信那会对你有帮助,但那都不重要。无论你是否选择接种疫苗,请向上帝祈祷。请谦卑地乞求宽恕,真正诚心地忏悔。请改采纯素食。就是这些。

诚心诚意地忏悔,祈求宽恕并吃纯素。一点都不难,不是吗?(不难,师父。)要求不多,对吧?(不多,师父。)甚至不是要求,而是帮助你自己。如果一直服毒就会死,不是吗?(是的,师父。)会生病。(是的,师父。)[…]我们的身体是一部需要不同燃料的车。(对。)我们必须从蔬菜、水果和谷物中摄取新鲜、(是。)有生命的能量。而不是死尸和污秽的能量,且腐烂血腥的死肉,充满抗生素,也充斥着恐惧和恐怖的能量。(是的,师父。)

这种能量是因为他们死前受到人类的折磨。他们知道这一切。且人们甚至还折磨动物族人的身体。(是的,师父。)他们一辈子受尽折磨。所以,所有那些都渗入到他们的肉里,如果你吃肉,就无法拥有和平。(是的,师父。)无法感到快乐,没有真正的快乐。(是,师父。)那么当然,你会生病。那不是人类的食物。这么多的抗生素和汞,以及所有鱼族人里原本没有的东西及意外的沙门氏菌,所有之类等等。如今,已经有这么多疾病,更别提新冠肺炎了。(是的,师父。)

「Excerpt from The Real Truth About Health Conference Sept. 29, 2019 Maryn Mckenna(f):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但地球上饲养的大多数供肉食用动物族人在他们生命中的大部分日子里都会摄入一定剂量抗生素。」

「Media Report from NewsChannel 5 Apr. 7, 2015 Reporter(f):牛肉、猪肉和家禽肉中加入的添加剂引起CDC(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和全美医院的注意。

Dr. Amy Collins(f):这个国家八○%的抗生素被用于畜牧业,意味着,每年有三千万磅(约一千三百六十公吨)抗生素被用于治疗那些甚至没有生病的动物族人。

Reporter(f):给牲畜族人喂食抗生素是为了预防疾病和促进生长。

Dr. Amy Collins(f):这种每天在食物中给他们低剂量抗生素的做法,是抗生素耐药性细菌滋生的最佳机会。

Reporter(f):这些来自肉类的抗生素耐药性细菌能够传染你我,使曾经可以治疗的疾病变得更加棘手。

Tom Wagstaff:有很多病人因为对抗生素有抗药性而难以被治疗。

Reporter(f):政府检测生鲜超市肉类,发现八十一%的火鸡族人肉,六十九%的猪族人肉排,五十五%的牛族人碎肉和三十九%的鸡族人肉中存在抗生素耐药性细菌。」

「Excerpt from The Real Truth About Health Conference Sept. 29, 2019 Maryn Mckenna(f):抗生素耐药性被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地主要的国家卫生机构认为是本世纪对人类健康最深远的威胁之一。」

「Excerpt from TED Talk Mar.18, 2015 Maryn Mckenna(f):每年有五万人死于没有药物可用的感染。现在全世界的死亡人数是每年七十万。」

「Mic the Vegan YouTube Channel Sept. 3, 2015:研究人员说,几十年后,感染致死人数将超过癌症致死人数。」

「Media Report from Consumer Reports Sept. 23, 2014 Reporter(f):一些海产品含有高浓度的一种汞,称为甲基汞。」

「The Doctor’s Farmacy Podcast Apr. 5, 2021 Dr. Mark Hyman(m):我们发现很多人不仅血液中汞含量高,身体内汞的总含量也高。来到『超健康中心』的人,有四十%的人们汞的含量很高,这干扰了他们的生理机能。

Dr. Elizabeth Boham(f):就连世界卫生组织也承认汞是公共卫生方面主要关注的十大化学物质之一。

Dr. Mark Hyman(m):汞是地球上仅次于钸的第二大危险毒素。它是最有力的神经毒素,是种免疫毒素。意味着它能引起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其他各种问题。」

好,有问题吗,亲爱的?(有,师父。)问吧。(师父说:「诚心忏悔」时,世人可能不知道他们应该为什么而忏悔。为吃肉或其他事忏悔吗?)为他们所做的违背宇宙律法,违背《圣经》,违背佛陀的教理,违背耆那教教理,违背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教理的一切事情。所有明师的教理都告诉你要过和平的生活,非暴力的生活,对待他人要像对待自己一样。

所以,你做任何相反的事,你都必须忏悔。他们必须忏悔,因为他们参与了对无辜动物族人的大规模屠杀,或甚至杀他们自己的婴儿。或甚至与其他国家开战,或与邻居战争,或在家庭内部。只要知道是错的,他们就要忏悔,任何他们不知道是错的事。他们必须向上帝祈祷,也宽恕他们所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的事。忏悔所有犯下的错误,且转变成为纯素者。请求宽恕。这就是他们必须要做的。(是,师父。)

诚心忏悔所有的过错。知道的或不知道的,有意或无意犯下的。凡是他们做不对的事,他们都必须忏悔。甚至更小的细节上,比如与邻居或家人争吵,杀死昆虫族人,任何他们想到的和任何他们想不到的。请祈求上帝宽恕,因为他们不知道。只要对他们做错的事,想错的事,曾说错的话,都要真正忏悔。其实,只要知道那些不好,就必须要忏悔。如果我们都很好,世界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这显而易见,不是吗?(是的,师父。)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继续互相交战、与邻国交战,压迫较小的国家。杀害他们自己的婴儿,数以百万计,天啊。这像场战争,持续的战争。(是,师父。)

和新冠肺炎疫情相匹敌。人类也是一场大瘟疫,正在进行中的瘟疫,持续到现在的瘟疫。(是的,师父。)他们做他们能做的。他们必须发自内心地要真诚且谦卑。祈求被宽恕,并转向纯素以支持他们的忏悔。以证明他们真的悔改了,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是,师父。)任何负面的想法,不道德的、不高尚的、不善良的、不美好的,所有这些都需要被忏悔。

(听起来好像人人忏悔之后,师父,他们将必须从那时起保持完美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是,当然,当然了,这就是忏悔的意义。(是。)并且请求宽恕。如果你再犯,那么你为何忏悔,且你为何请求宽恕?你不可能永远被宽恕。我是说人们必须转向,继续那种仁慈的生活方式,(是,师父。)而且有道德意识。(是。)只要读圣经。很简单,十诫。读佛经,还有五戒或十诫。五戒是最少的,但它也包括了十诫。[…]

但它们都是相似的。我是说,如果你遵守佛教的五戒,那应该没问题。你必须真正保持警惕,否则,你的思想总是游移不定,或告诉你做这、做那。否定力量就在周围,总是在你耳边低语,引诱你做错事。你必须永远把上帝放在心上。你不必做我的徒弟。这是新冠病毒首领告诉我—我的徒弟可以幸免,其他人不行。这不是我说的。想像一下,如果我必须接受整个世界的人为徒弟,那不是我真正希望的。我不知道若所有人都成为我徒弟,我是否能活下去。(是,师父。)所以,我并不想为自己打广告。(是,师父。)[…]

当然,人们很难理解他们必须要忏悔的事。(是。)但只要先改采纯素,然后事情就会变得更清晰。(对,师父,是,师父。)你就自然而然变得更有爱心、更善良,更能理解事物。(是,师父。)而且对所有其他人更仁慈,更理解,且对他们的痛苦有同情心。(是的。)就是这样。[…]你就变得更敏感。(是。)然后你将重获更多你真正的感受,对自由、对慈悲、对开悟、对灵性渴望、对上帝渴望、对天堂渴望。若你至少先转变为纯素者,所有这些都会到来。然后祈祷上帝进一步引导你。[…]

这只是为了人们。真的,为了让世界理解,然后觉醒。(是,师父。)只要尽全力真诚地说:「无论我做错了什么,我真诚忏悔,无论我知道什么是错的,我都不会再做。请宽恕我。」并转为纯素者。(是,师父。)向上帝请求帮助。若诚心祈求,上帝会帮忙。(是,师父。)甚至,我们人类,当我们在路上迷路,或不能做一些繁重任务之类的,我们求助其他人,他人也会帮忙。如果你真诚迫切地需要,上帝怎么会不帮忙呢?(对的,是,师父。)我只担心我们不够真诚。所以,请诚心忏悔,诚心祈求宽恕,并且做一个真诚的纯素者。

真诚地忏悔,真诚地祈求宽恕,真诚地持纯素,三件事。即使是新冠病毒首领,也会给你一些宽容,这样你就可以得到帮助,把自己从地狱中解救出来,这样你就不必下地狱了。而且你甚至不必再转生为人去受苦。如果你忏悔、持纯素、诚心祈求宽恕,记住我的名字,即使你不请求印心或做我的徒弟,我仍然可以帮助你。我只能对外面世界上的人们说这么多。我不能做更多了。他们也必须帮助自己。(是的,师父。)[…]

所以那位护士被允许在七十二年后再次转生。那时,世界已经在清理了。没有疾病了,他会没事的。他不必再那么辛苦地工作了,或不必再做出太多牺牲。(对。)但这就是他能拥有的一切。他只被允许在天堂待七十二年,因为他那么好、那么善良,超越了他的职责。(是的。)只是他不是纯素者,所以不能永远在天堂。所以,对他人的仁慈、爱、感情和同情是不够的,这不是充分条件来保证你永远在天堂,但那已经非常好了。(是的,师父。)在天堂七十二年。[…]

二○九九年,世界将不再有新冠肺炎,对吗?(对,师父。)所以,那时他会提前一点出生,但那已经是末尾了。(是。)(是的。)新冠肺炎正在收尾期。噢,七十七年之久。几乎一个世纪,天啊。(是。)我们已经不在了。我们现在就试着救人,而不是等到九十一%的人都去世了。(是。)我告诉你,虽然我知道,但被这种可靠的讯息实体所证实,我也感到很震惊。[…]

还有什么问题吗?[…](那么,到了二○九九年,气候变迁的灾难影响还会增加吗?)[…]我没有问这个,我只是和新冠病毒首领交谈。我没有谈及气候问题。我当时没有考虑气候问题,但当然啦,你们认为呢?(会增加,师父。)如果你不死于新冠病毒,那么你将死于其他事情。气候变迁、极端高温,所有这些情况。(是的,师父。)[…]

生命是那么、那么的无常。每个人都认为他们会永远生活在这里,他们囤积着东西,或者打仗、偷窃,用武力互相威胁,而且…他们不把钱用于自己国民,而是用钱来开发越来越多的致命武器,只是为了杀死其他的国民。你必须发展到一个程度,视他国公民如同你的公民。(是的,师父。)你必须把他们当作你的公民看待。如果你发动战争,想想他们的苦难艰辛。所以,你必须保护他们,让他们免遭那些痛苦。

我们已经受够苦难了。(是的,师父。)来自四面八方各种未知的疾病。甚至更多的会到来!(天啊。)他们甚至已经知道了,因为他们预测将有更多变种出现,而它们会完全抵抗疫苗,那现在疫苗有何用呢?(是。)浪费大量金钱开发、生产它,然后它毫无用处。(是。)如果我们没有功德和谦卑心来获得天堂保护,那什么都没有用。(是的,师父。)即使最好的医生也无法治愈你。[…]

以下是清海无上师给她的弟子的讯息。

最亲爱的所有同修,即使你不修那个在印心时我传授给你的法门,也请聆听。大流行疫情只是一部分。很多人或大多数人将无法活下来。末日将到来,甚至更快。有多快,也取决于人类的行为、忏悔,以及回头与否。但是你们,我所谓的印心弟子们,拜托,要好好照顾自己。要确认你所有的食物都是纯素食。如果不是,如果你不确定,如果有怀疑,最好不要吃。你甚至没有必要购买任何纯植物性肉类,或任何用来替代动物族人产品的东西。你只要吃蔬菜。任何你可以找到的蔬菜和在你所在地区可以买到的任何蔬菜。它们已经有足够的营养、蛋白质和你的健康所需的任何元素。

在用餐前,要祈祷。将餐食供养给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所有圣人和贤者。并满怀感恩与喜悦地用餐。为你仍然有一些食物可以滋养自己的身体而心怀感恩和喜悦。不要吃任何不是纯素的东西。好像快要死亡般的祈祷,像需空气存活般的祈祷,像快要溺水而亡的祈祷。尽可能多打坐,如果可以的话,超过两个半小时。

用心祈祷,精进打坐。拜托。这是我能告诉你们的全部,我能讲的就这么多。末日时刻可能来得更快,比你们预期的快,比所有人预期的快。就算你们是我的弟子,也必须精进,好好修行,若可以的话,告诉你们所有的亲朋好友,要吃纯素,为他们能存活下来而祈祷,如果他们愿意听的话。这只是说给你们听的,因为外面的世界不太听我所讲的话。

我为他们所有人而痛心。但如果他们选择站在否定的那一方,那我能为他们做的就不多了。我好好打坐,很勤奋,我做我的工作,透过电视台来传播圣人的教理和上帝的加持,我还为所有人们祈祷。不过,你们,我所谓的弟子们,拜托,要精进修行。不仅帮助你们自己,也许还可以用你们的一些小小的加持力来帮助你们周遭的人。末日可能比你们想的来得更快。非常快,太快了。拜托,听从我的话语。即使在这几十年里,你们可能认为我的教导是理所当然的,拜托,现在要修行。拜托,要打坐。

如果人类不变得更仁慈,吃纯素,并为自己所有的罪行而忏悔,那么末日就会来得很快,更快,非常快。不管他们是不是知道这一点,他们都应该忏悔并改变。尤其要改采仁慈的生活方式,纯素饮食的生活方式。但也许他们不会改变。没有很多人改变。那么末日会来得更快。非常快,太快了。拜托,照顾自己。在灵性上好好照顾自己。打坐,做纯净的纯素者,并祈祷,拜托。

你们看,不仅仅是大流行疫情。大流行疫情这一部分是来追捕、追踪、捕获所有的坏人,直到最后一个。但前提是如果他们能在从天而降的灾难,比方说,彗星,和其他将毁灭人类和世界的灾难中存活下来。所以大流行疫情并不是你们唯一应该担心的事情。这是我能跟你们讲的全部。末日会来得非常突然,没有人有时间准备,如果他们不改变的话。在所有其他这些人为的或天堂制造的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们,会被追踪,会被追捕,直到最后一个。

这一次没有人能逃脱。他们答应会放过你们,我所谓的徒弟,但你们必须是好人,你们必须是真正的好人,好的修行人。即使在这些年里,你并未修行,仍还有时间,仍还有时间来弥补。拜托,好好忏悔。诚心诚意地全心忏悔,悔过自新,洗心革面。我的意思是快速悔过自新。不然,你们将不被算作我所谓的徒弟。拜托,拜托。我爱你们,上帝爱你们。拜托,好好照顾自己。谢谢。

Host:最慈悲的师父,任何感谢的言语都不足以表达我们对您在这个世界的最宝贵存在和您为拯救世界所做的一切辛勤工作的深切感激。随着我们所有人都认识到地球所处的严峻形势,我们恳切地祈求人类能够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听从师父的爱心指引。今天就改吃纯素,意味着人类将为我们的未来向前迈出一大步,以握住上帝伸出的宽恕之手。愿挚爱的师父在诸天堂的强大保护中永远健康、安全。

欲聆听清海无上师阐释我们世界所面临的种种威胁,包括一种可透过无形能量所传播的神秘症候群,请于二○二二年三月十六日周三锁定师徒之间节目,收看本次会议的完整播出。

另外,为供参考,请查阅先前相关的插播新闻和师徒之间会议,如:

插播新闻:

真正的慈悲心与醒悟才是解决之道

放弃肉食以获得和平世界及健康地球

师徒之间:

当诚信丧失:《圣训》中末日时刻的迹象

天主教神父应宣扬主耶稣的真正福音

真正的圣人头衔

持纯素展现我们的爱与慈悲

主耶稣基督为人类所做的光荣牺牲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