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没有任何藉口入侵一个国家(八集之一) 2022.04.25

2022-06-06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说真的。这种邪恶没有边界,没有底线。(是的。)他们做的许多其他事情,至今人们都试图忽略。所以他才能一直做。这变成一种模式、习惯。(了解,师父。)无论什么人反对他,或他怀疑有人反对他,他就会给他们下毒,或杀害他们、监禁他们,或以某种方式除掉他们。

(师父好!)嘿,嘿,你们好吗?(我们很好,师父。我们很好,师父。)必定很好,是吗?(是。)生活美好,对吧?(是的,师父。)我们让它尽可能美好。(是。)

我有时仍会笑出来,当我想起那个智商家伙的滑稽喜剧短片。我记得那个戴在他头上的东西。是沙拉筛盆吗?(是。)沙拉沥水盆,上面装有计时器。(是。)计时器可用来控制夜间的灯光。晨光初起时,那个灯光会自动关闭。(是,师父。)我记得。我看了还是会笑。

你们知道吗?也许我们应该换工作。你们觉得如何?我们可以编制喜剧。喜剧或戏剧。然后我们可以出售赚钱。(是,师父,听来不错。好主意。)这样如何?我们会工作得很开心,同时也会有钱。(太好了。)像目前这样,我们甚至没有乐趣。而且根本没有钱。不是好的生意。

(我们是天生的喜剧演员。)我知道,我知道。他们应颁给你「怪杰卡奖」。Oddcar。不是奥斯卡奖,而是怪杰卡奖。我会颁给你的,如果我有机会见到你。

(师父为何不再穿上漂亮的衣服,并涂上口红露面呢?)我知道你们想问这个问题,(是。)你们有些人内心有疑问。我们不再有很多时间了。(是的,师父。)你们知道,妇女化妆时,要涂口红,要打扮,需要花一些时间。(是的,师父。)我是最快的了,还是得花上半小时。(了解,师父。)还要上那个控油蜜粉等。他们对女孩们要求很多。脸妆要用控油蜜粉。(是。)[节目主持人]协调员会要求。(是。)好吧,感谢上帝,我不必再做这些事了。

我说过,我看起来还是差不多。一样,一样。(噢,好。)只是可能多几根白发。还多几条皱纹,也许吧。我甚至不照镜子了。但我猜是那样。你不会每天变得更年轻。(对,师父。)但以我的年纪来说,我还是看起来不错。(是。)相信你们。你们相信我所说的一切。

我不认为我有那么好看,但你们让我变得好看。你们好的摄影机。好的摄影机。一台好的摄影机确实可以制造出不同的效果。否则,以前他们使用那种类似对讲机的相机,袖珍相机时,有时我看起来很难看。(噢。)比我在外面还难看。好吧,没关系。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有人只是随意录制,然后就把它挂起来出售。

那个人有问题。我知道。(了解。)说吧。(是,我们想提问,师父。有报导称,俄罗斯寡头阿布拉莫维奇在乌克兰和俄罗斯和平谈判期间被下毒。是真的中毒吗?因为某些报导提到那是「环境」因素造成的。

连五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环境」。为何其他人没受到影响?只有这些关键人物被影响。(噢,对,是的,师父。)只是阿布拉莫维奇和其他几位重要的乌克兰和平谈判者。(是的,师父。)环境,算了吧。在和平谈判桌上,有什么样的环境影响?(没错,是的,师父。)

不管怎样,所有科学家和医生都说那是毒药,又是神经毒剂类的毒药,像化学武器一样。(了解。)俄罗斯一直都用它。而普丁甚至把它用在自己的朋友身上。这个人,阿布拉莫维奇,应该是他的密友、支持者。(是的,师父。)看起来是这样。反正他从未反对过普丁。(是,师父,对,师父。)他甚至受到西方制裁。(是。)

所以普丁就是毒害任何不讨好他的人,不管出于何种原因。然后我看到一些新闻说,就是普丁他们做的。俄罗斯人说这样很好,是很好的公关,很好的公众关系,这样人们就会更同情他们。(噢。)想想看。只为了他们邪恶的目的,可以牺牲任何人。甚至自己的朋友。(天哪。)现在谁还敢和普丁做朋友?(是的,师父,的确。)我不敢。(不敢。)你们敢吗?(不敢,师父,根本不敢。)无论什么事,直接就杀,就谋杀人们。

也许他和这两个人已经康复了,我听说了,因为也许有迅速治疗。(是,师父。)如果等久一点,或若是一些无知的人,他们不知就里,那他们就会丧命。(对,是的,师父。)那是立即出现的症状,他们迅速施以治疗。他们找到了原因,并且帮这些人进行治疗。(是。)这些关键人物。(是,师父。)其中一位是重要的乌克兰和平谈判代表。(了解。)

(师父,他们为何要那样做?)他们是这么说的,他们希望得到对俄罗斯那一方的更多同情。(了解。)第二点,因为阿布拉莫维奇把泽伦斯基总统希望和平的短信转交给普丁。也许普丁不喜欢那样。(我明白了。)据报导,普丁说:「我会痛揍他,」意指他会杀了泽伦斯基。(噢。)但这位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态度可能太温和了,或诸如此类,太和平了。(了解,师父。)太希望和平了。(噢。)真正地,也许真心地希望和平。所以普丁不喜欢那样,因为那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并非真的想要和平。(对,师父,是,师父。)

若他们真的希望和平,就不会入侵乌克兰,(对,确实,师父。)或之前把其他地区搞乱。(是的。)幕后一直都是俄罗斯。(是的,师父。)人们不指责美国或英国或任何人。(对,是,师父,确实。)只有俄罗斯。(没错。)总是有藉口去侵略别人。若他们不能入侵整个国家,他们就入侵部分地区,这样他们可以有一些关联。(了解,师父。)而且可以随意进出,并搞乱其他地区,就像目前在乌克兰一样。(是的,师父。)他们利用另外两三个地区,作为进入别国的连接通路。(了解,师父。)就是这样。这样他们可以入侵别人的国家,杀害小孩,强暴妇女和甚至小孩—甚至强暴小孩。(是的,师父。)这些人比野兽更野蛮。(是。)比恶魔更邪恶。(没错。)

我敢肯定是俄罗斯人给他们下的毒。(了解,师父。)他应该是个好人,他努力谈判以创造和平。但这个人,他虽然超级富有,但太天真了。他的老板不想要和平。(对,师父。)因此若有任何想要和平的迹象,他会杀了这个朋友。(天哪。)还有,泽伦斯基请求西方不要制裁阿布拉莫维奇,因为他可以为了乌克兰成为和平使者。(对。)这让普丁更加反感。(噢。)

你们现在看得很清楚。(是的,师父,有道理。)不然,还有其他俄罗斯人,为何其他人没有同样的中毒症状?(对,没错。)像是眼睛刺痛、眼睛红肿和皮肤脱皮等等。(是的,对。)如果他们没有及时得到治疗,他们早就死了。(了解,师父。)还真是万幸。(是。)

就像纳瓦尼。假如德国军方医院没有帮他治疗…因为他们会比普通的小型医院了解更多,所以他们妥善地治疗他。否则,他也早就死了。(是的,师父。)他甚至没做什么。只是有个人突然冒出来,跟他讲话,也许他也摸了矿泉水瓶,那是纳瓦尼稍后带来的。(噢。)后来他们做了测试。一些调查特工之类的回去拿了那个水瓶。(噢。)上面还残留这种化学毒剂。(噢,明白。)他的衣服上也有。(是。)

说真的。这种邪恶没有边界,没有底线。(是的。)他们做的许多其他事情,至今人们都试图忽略。所以他才能一直做。这变成一种模式、习惯。(了解,师父。)无论什么人反对他,或他怀疑有人反对他,他就会给他们下毒,或杀害他们、监禁他们,或以某种方式除掉他们。

新闻说,几周前,他解雇了一千名雇员,因为怀疑他们反对他之类的。(是的,师父。)并监禁数以千计抗议者,因他们说「不要战争」。仅此而已。这就是他们所做的。(是,噢。)只是「不要战争」,然后就把他们关起来。还有一些记者和所有这些人也是如此。(是的,师父。)

我告诉你,这个人,他怎么可能有任何朋友或支持者?我很惊讶。但他的公关太强大了。(是的,没错。)他关闭了所有中立的新闻媒体,只留下支持他的人,颂扬他的人。(是。)其他人都被关起来了,甚至长达十五年。我想他刚把一个美国(报社)新闻记者关进监狱。还监禁了他自己的人民。所幸这只是监禁。你永远不知道他何时想毒死你、杀掉你,或让你闭嘴。噢,天啊。这是怎样的一种邪恶?在我发飙前还有别的吗?因我无法忍受这些邪恶。(是,师父。)

(一位俄罗斯将军宣布,他们计划下一步入侵摩尔多瓦,理由是创造一条连接俄罗斯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的陆地走廊。师父这是个入侵的好藉口吗?)

要什么藉口?我想知道他们为何需要藉口。他们有很好的藉口入侵乌克兰和在当地杀人吗?(不,他们没有,没有。)没有!杀害儿童,甚至强暴他们。不仅是女人,还有老人。甚至是八十三岁的妇人。(噢,我的天啊。难以置信。)

「Media Report from CBS Evening News Apr. 12, 2022 Holly(f):薇拉八十三岁了。是一位退休的学校老师,她告诉我们,她的村庄上个月被俄罗斯军队占领时,她被强暴了。她说:『他抓住我的后颈。我开始窒息。我无法呼吸。我对强暴我的人说,我已老得能做你母亲了。你会让这种事发生在你母亲身上吗?』薇拉告诉我们。『他让我闭嘴。』她说她被袭击时,她的残疾丈夫就在屋里,而且她也被殴打了。薇拉说:『全身都痛,我现在处于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以前我觉得春天很快乐。现在我没有任何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了。』」

这就是地狱。恶心。(是。)邪恶。藉口,要什么藉口?他们不需要任何藉口。他们浪费时间说藉口做什么?俄罗斯人会居住在各处,甚至在美国。(是的。)甚至也许在悠乐(越南)。(是,师父。)在中国。

观看更多
剧集  1 / 8
1
2022-06-06
3444 次观看
2
2022-06-07
2646 次观看
3
2022-06-08
2817 次观看
4
2022-06-09
2480 次观看
5
2022-06-10
2684 次观看
6
2022-06-11
2347 次观看
7
2022-06-12
2534 次观看
8
2022-06-13
2438 次观看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5-21
1 次观看
2024-05-20
169 次观看
33:00

焦点新闻

49 次观看
2024-05-19
49 次观看
2024-05-19
1553 次观看
2024-05-19
70 次观看
31:08

焦点新闻

154 次观看
2024-05-18
154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