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標題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邁向和平之道並心存感激以擁有更好的生活(五集之二) 2023.01.16

2023-02-01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這是一個配當首相的人。(是的,師父。)我從他身上感受到這種善良的光圈。你不一定能從其他領導人身上看到這一點。我不想說出他們的名字。(是的。)對於任何其他領導人來說,很難、很難找到一個擁有龐大權力,但仍擁有好的光圈以及有善良的光圈與能量的人。(是的,師父,是的,對。)

這個世界並不單純。(是的。)它的存在是為了殺人。他們就說他們殺人是因為他們是法西斯或什麼的,不然就說他們殺人是因為耶穌教導好的事情。無論哪種方式—你做壞事,他們殺害你,或他們誣告說你是壞人,然後他們就可以殺了你。即使你做了好事,你說了好話,而且很明顯都是良善的—他們還是殺害你。(是。)這個世界非常危險,我不知道為什麼還會有明師下來,或一再地下來。(是的,師父。)以前每當我讀到《聖經》中關於耶穌如何受苦以及耶穌受苦的故事,我都哭得很厲害。而且每當我想起它或是每個聖誕節,我都會哭得很厲害、很厲害。我哭得很傷心、很傷心。

好。所以,這樣很好。我還在某處讀到習主席不知何故斥責普丁。(是。)因為他的行事作風既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共產主義,都不是。就是恐怖主義。(對,是的。)這給共產主義國家帶來了非常糟糕的名聲。(是的,確實如此。)許多其他共產主義支持者或喜歡共產理論的人都仰望著這些前輩,像是俄羅斯、中國等等。現在他們感覺非常糟糕。名譽掃地。(是,正是如此,確實。)無論共產主義有多好,普丁對烏克蘭(祐蘭任)的所作所為,確實降低了人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是,確實如此。)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不在乎誰是共產主義者或非共產主義者,只要人們快樂並享有和平,過著他們正常、單純、低調的生活就好,那就是人民想要的。(是的,就是這樣。)

但是普丁的作風不僅是現在對待烏克蘭(祐蘭任),還有之前對待許多國家的方式—(對。)而且在烏克蘭(祐蘭任)之後,還會有更多國家像烏克蘭(祐蘭任)一樣受到騷擾、妨礙和折磨,只因為他想分一杯羹。他就是不放過人們,不讓他們享有和平安寧,不讓他們保有自己的國家,安心做自己的事。(是的,師父。)似乎是有這樣的野心。裡面有好戰的品質。這不可能是人類。(是的,師父。)唯一的可能就是裡面的惡魔驅使他這麼做。(正是如此。)我跟你們說過,這只是一個被附身的軀體。這不是普丁。(對,是。)現在你們相信我了嗎?(是的,師父,絕對是。他純粹就是邪惡。)即使你沒看到他周圍或內心的惡魔,你看他的行為,就可以相信我,我不會騙你們,不會騙任何人。(對。)真的如是!

這讓我很痛苦,我也變得無家可歸,就像一個無家可歸的人。(噢,師父。)出於安全理由,我必須不斷地更換住處。(是的,噢,師父。)我現在就像一個難民,我自己,就像所有難民一樣,儘管我不必如此。(噢,師父。)世上所有這些恐懼、所有這些被壓迫的能量和可怕的能量,有時令我難以承受,甚至無法處理與應對。(了解。)就只是感覺非常強烈與沉重。(噢,師父。)想像一下,其他人他們自己也有這種感覺,但我和他們一樣感同身受。我的感覺和他們一樣,除了,比方說,我不在烏克蘭(祐蘭任),沒有聽到所有這些轟炸聲,也沒有隨時躲避逃跑—當導彈在他們頭頂上方或附近轟炸時,或類似這樣的情況。但是這種感覺和他們的感覺非常相似。(喔,噢,了解。)

「Media Report from Al Jazeera English – Jan. 16, 2023, Reporter(f):瓦礫中冒出滾滾濃煙,救援人員繼續在烏克蘭第聶伯羅市搜尋倖存者。應急小組在寒冷和黑暗中整夜工作,在被俄羅斯導彈摧毀的公寓樓廢墟中仔細檢查。有些人被拉出來時還活著,有些人受了重傷。死者中有一名十五歲的女孩。急救人員試圖安慰一位失去兒子的婦女。

Woman(translator):你們這些膽小鬼對我兒子做了什麼?我會永遠詛咒你們。讓全世界都詛咒你們。」

「Media Report from Guardian News – Jan. 16, 2023, Man:我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它會飛進我家。我聽到爆炸聲。然後我出去,向窗外看去,看到一團巨大的煙霧。我認為房子的地板被摧毀了。半小時後,我穿戴好,走到院子裡,人們只是尖叫。孩子、婦女、血淋淋的人到處走動,到處都是警察。」

「Media Report from Al Jazeera English – Jan. 16, 2023, Reporter(f):這次導彈襲擊是週六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一波襲擊的一部分,官員們稱襲擊目標是電力基礎設施。在基輔附近的一個村莊,一枚導彈落在這名男子的房子附近。在首都的其他地方,人們在一系列爆炸後,尋求庇護,而包括哈爾科夫和利維夫在內的城市則陷入黑暗。」

我太敏感了。我為動物族人和人類的痛苦而哭泣。我會忍不住哭泣。(懂,師父。)因為我和他們同一體。(了解,師父。)我不覺得與任何人類或與任何眾生或與樹木,甚至與花朵,有任何分離的感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再摘花,也不讓任何所謂的徒弟供養我鮮花。(是的,師父,對,了解。)為了布置裝飾,甚至也只用布料的人造花。(是的。)而我們吃的蔬菜,是我們為了存活和繼續工作而必須採用的最低限度的飲食。(對。)每天我吃飯前,都會祈禱。我為這些食物祈禱,我祈禱並感謝上帝和所有相關人員。我感謝所有明師賜予我吃這些食物的福報。(是的,師父。)

你還研讀到什麼?讀到什麼嗎?(是的,還有一些消息說鮑里斯‧強森被敦促回來擔任首相)噢。(為了英國和英國的人民。)噢,好的。(所以這很令人振奮。)的確,是,是。那個可憐的傢伙,我不知道他是否還想回來。我只記得他們公開的一個關於他和他所謂的什麼生日派對的片段之一。(是的。)我看到他站在一個角落裡,離他所有的人,離為他舉辦派對的員工有一點遠。他待在一個角落裡拿著一個塑膠碗或紙碗(噢,對。)裡面有一塊糕點。(噢,是的。)他一直拿著它,拿著它和他的員工說話。我覺得,天啊,人們怎麼會解僱這樣的人?只是一個塑膠碗裡面有一塊糕點。(是的。)直到現在,我還記得那個畫面,我很心疼他。他是如此謙虛。(是的,師父。)我在那個影片中沒有看到任何,比如像,傲慢的氣息或有權力意識的人。(是的,對。)我只覺得,天啊,他好謙虛。他接過一塊糕點,放進他手中的小小的免洗碗裡。(是的。)站在角落,和他的人說話並感謝他們。(是的。)

在過去,首相的地位僅次於國王。(哇,是的。)在那些君主制的體系中,在過去,他會受到全國人民的尊重、敬佩或敬畏。(是的,哇。)僅次於國王,在以前,若你當首相,權力是不可估量的。(對,是的。)而不是像那樣站在一個角落,手裡拿著免洗碗說話。加上蓬亂的頭髮什麼的。他們甚至取笑他的頭髮,但我認為他可能只是自己剪頭髮,或叫剪頭髮的人怎麼做,只要把頭髮剪短,讓他可以回去工作就好。(是的。)剪短的話,方便清洗和梳理。(是的。)

作為一個首相,感覺他不像是一個自命不凡的人,或很有權力意識的人之類的。(一點都不覺得,是的。)我完全沒有從他身上感覺到任何我執。(是,師父。)所以,這是一個配當首相的人。(是的,師父。)我從他身上感受到這種善良的光圈。你不一定能從其他領導人身上看到這一點。我不想說出他們的名字。(是的。)對於任何其他領導人來說,很難、很難找到一個擁有龐大權力,但仍擁有好的光圈以及有善良的光圈與能量的人。(是的,師父,是的,對。)所以,每當我想起他拿著小免洗碗和一塊糕點站在角落裡的畫面,我就覺得好心疼、好難過。

要是我的話,我也是懶得費心思回去。(是的。)但正如我之前跟你們說的,我認為他應該留下來。在他辭職之前,(是。)我說,他應該為他的國家留下來,不管工作有多麼艱難。但是他們想讓他離開,所以他離開了。而現在他們如此迫切地想要他回來。我不知道他是否可以,或是否會回來,或是否願意。(對。)無論如何,祝英國好運,祝他好運,無論他想做什麼。我只能這麼說了。(是的,師父,謝謝您。)

但我無法忘懷那個影像—他站在角落裡,手裡拿著小免洗碗,裡面放著一塊生日糕點。並對著他的員工說話和微笑。(是的。)他和他們一起站了幾分鐘,為了感謝他們,感謝他們的好意,甚至還記得他的生日。我不確定那天他是否記得自己的生日,更不用說告訴他們為他舉辦派對。不,我不認為他想辦派對,也不關心有派對之類的,通常是這樣。(是的。)我相信他可能連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了,因為太忙了。(是的,是。)

我記得有一次我在莫斯科舉辦講經。那天是我的生日,直到有人跟我說:「師父,生日快樂。」我才意識到這件事。(噢,真的嗎?哇!)當時我去講經—我不記得關於我生日的任何事,直到一些弟子們對我說:「師父,生日快樂。」並送我一些花什麼的,我才想起來—我不記得了。然後我說:「噢,今天是我的生日?噢,對,是的。」而現在,我完全不記得了。周圍也沒有人提醒我任何事。

之前,沒有新冠肺炎,沒有這種麻煩的世界,我仍然會在週日或某些日子或節日外出,和徒弟們談話,他們會提醒我今天是我生日,因為他們會做生日素糕,然後他們自己吃。如果我過來,他們會說:「生日快樂」,或給我一小塊素糕。(是的。)然後我就會想起來。(的確。)

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沒有素糕,連聖誕糕點也沒有,什麼都沒有。(噢。)如果我還可以在昨天就把一些食物準備好,我會更開心,因為我可以快速地或方便地吃東西。

你知道嗎?我很高興我進步了。現在我會馬上洗碗。(噢,真的嗎?)我不再等到三天以後。等三天也沒有用,反正你還是得洗它。所以如果你馬上洗它,要洗的碗盤就會更少、更快,然後你只要把它放在某個地方,如果你有個水槽,那麼它下一次就會乾,在接下來的廿四小時內—當你回來的時候。這樣也不錯。(是的。)感覺比廿四小時後回來看到周圍的髒盤子,或看到水槽裡甚至水桶裡或之類內的髒碗盤要好。這樣感覺不太好。所以最好馬上把碗盤洗起來。(噢,了解,是的。)我很高興我有進步一點點。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現在,我不做菜了。噢,我已經很久沒有做菜了。我有什麼吃什麼。不管是什麼蔬菜—都可以直接吃。以前,我甚至把它們浸泡在水、香料和鹽之類的裡面,醃製來吃。不,我現在直接就吃了。(噢,哇。)如果我有已經煮好的米飯,我會把它配米飯和一些醬汁一起吃,比方說醬油。(了解。)不過現在,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有很多便利的工具。比方說,你可以有個電鍋。(是的。)你只要把米放進去,洗米,把水放進去,然後它就會自己煮了。(是的,對。是,非常方便。)如果你沒有吃完,第二天,你按下按鈕,它就會幫你加熱。(是的,真的很棒。)其實現在很多東西都很方便。我很感謝有這些東西。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