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清海無上師開示講經

天堂不接納那些支持殺生者 2021.10.22

2021-10-26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十月廿二日週五,我們無上師電視台的一名團隊成員向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發送一些令人震驚的消息,詢問相關的建議。

「Media Report from NBC Sept. 16, 2021:教宗方濟各說,天主教主教應該是神父而不是政治家。他的評論發表於週三從斯洛伐克飛往羅馬的途中。他說,主教們必須以『慈悲與溫柔而非譴責』來服務。」

隨後,師父親切來電就此事做了如下答覆。

(在九月初,教宗方濟各呼籲同情並且別譴責拜登和其他支持墮胎的天主教政治家。所以教宗應該是要同情胎兒。他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我們應該對拜登和其他支持墮胎的政治家表示同情?)

了解。你應該問他,而不是我。(是的。)但我猜想教會必須生存,「我們也需要捐款。」(是。)或什麼的。這些人都是天主教徒。(是的,師父。)羅馬天主教徒。而教會是一個天主教教堂。(是的。)所以也許不同於基督教會和天主教堂。(對。)也許在天主教會,魔鬼和天使可以混雜在一起。天堂,不是這樣的。(是的,師父。)在天堂,好就是好,壞就是壞。那裡不可能有壞的。(沒錯。)

我對這些人也感到同情。(是。)我不知我為何會這樣做。他們的生活過得很好,他們的一生都有豐厚的收入,他們一直被寵愛著,受到尊重和溺愛,(是的,師父。)他們沒做太多事。他們並沒對任何人做什麼好事。他們不僅沒做好事,還殺害胎兒。想像一下,若教宗自己從母親的子宮裡被粗暴取出的那一天,立即就被殺害。他會願意嗎?(沒錯,師父,不。)他有可能對殺害他的人感到同情嗎?

這不僅事關這些胎兒,這關係到原則。(是的,師父。)無論天主教或基督教都有一條規則:「不可殺生。」而教宗應該是第一位,在他們沒遵守這原則時教導他們的人。(是,師父。)

否則你為何要去教堂?(是的,確實如此。)對這些虔誠的人來說,他們為教會納稅。他們捐款,為教會做各種的慈善,他們遵守所有的原則,至少他們不會殺人,(是的。)而其他任何人卻也能進來殺害任何人,因為他們手握大權。

這不是政治,這是人的生命!(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EWTN Pro-life Weekly May 15, 2020:這些是幼小的人類。這些還在子宮裡的小胎兒,很早的時候就會感到疼痛。早在十二週的時候,所有的神經束都已存在,連接到我們現在所知的大腦部分,以助於我們體驗疼痛。所有這些都已就位,從十二週開始到十八週時肯定都會完成。我們需要再次思考,這如何使以前被描述為一團組織的東西更加人性化。顯然,這些幼小的人類,科學支持了我們內心的認知—他們確實會感到疼痛。他們會動,會轉身,其實在一些超音波檢查中,他們會微笑,這些幼小的小人兒應該得到尊重和人類的尊嚴。」

「Testimony by Ms. Jill Stanek July 5, 2017:但有一天晚上,我以產科護士身分去上班,遭受到兩次可怕的打擊。首先是發現醫院涉及晚期墮胎。我聽到一份報告說,那天晚上我們對一名患有唐氏症的第二孕期胎兒進行墮胎。第二件事是發現醫院使用的墮胎方法正如約翰所描述的,有時會導致胎兒被活生生地墮掉,如果他們被活生生地墮掉,他們被容許在沒有任何醫療介入的情況下死亡。我想到了一段,我想是在對我說的經文,它是《箴言》第廿四章第十一與第十二節,它說:『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人將被殺,你須攔阻。你若說:這事我未曾知道,那衡量人心的豈不明白嗎?保守你命的豈不知道嗎?祂豈不按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嗎?』」

「Media Report from C-SPAN2 2015:您為何停止做墮胎手術?(我在私人診所的四年時間裡,進行了一千兩百多次墮胎手術,這還不包括我在訓練期間做的那些。離我女兒希瑟六歲生日還有兩個月,她在一場車禍中喪生,在救護車的後座,往生於我們懷裡。我不記得在我女兒去世後多久,我出現在奧爾巴尼醫療中心九號[手術室],進行我首次的第二孕期,子宮擴張和撤離術。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這對我來說是例行公事。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認真地看,我認真看著桌子邊上的那堆身體的各部位,我沒看到她美好的選擇權,也沒看到我剛賺到的所有錢。我所看到的只是某人的兒子或女兒。在那之後,我不再做晚期墮胎手術,幾個月後,我不再做所有的墮胎手術。)」

這違反了基督教的第一個原則:「不可殺生。」(是的,沒錯。)也列在任何宗教中,不僅是基督徒。(是。)特別是基督徒,這應該是非常清楚的。(是的,師父。)

我真的不理解這位教宗,我以前很尊敬他。然而在我看來,他好像在墮落中,不顧一切地墮落,(是的。)只要他能扮演好人,(是。)那麼教會就仍然存在,因為所有的大人物都會支持它。(是的,師父。)他們是總統,他們是眾議院議長女士,他們是參議員。他們很強硬,他們很強大。(是,師父。)噢,我真不敢相信教會竟然卑躬屈膝,(是。)對當權者唯命是從。

教會應該站在上帝這邊,而不是撒旦那邊。(是的,沒錯。)

「Media Report from EWTN Pro-life Weekly Oct. 9, 2021:您已很清楚地說過墮胎是一種撒旦的儀式。您能否多說一點,因為我們的文化將墮胎視同於醫療保健。(是的,這是他們使用的另一種障眼法。選擇的障眼法,生育選擇權的醫療保健的障眼法等等。德州的心跳法正受到撒旦聖殿教的挑戰,理由是這侵犯了他們的宗教自由。他們需要有墮胎的機會來進行他們的儀式。這是一種撒旦的做法。當我們想清楚是什麼時,我們國家有四分之一懷孕以墮胎告終,我們真的被魔鬼控制了。)」

這些人在為撒旦工作。(沒錯。)他們在殺害無辜的胎兒,甚至不在戰爭中,就強取出胎兒並殺死它。就這樣。(是的,很糟糕的。這是錯誤的。太可怕。)

天哪,想像一下,如果教宗是那個胎兒?(是,他不會喜歡那樣。)(不可能。)哇,那他就不會坐在那裡說大話,(是的,正是。)和胡說八道,而且沒有同情心。(是。)同情應是不分對象的,而不針對權貴和富人的。(是的,沒錯,師父。)不是給政客們。在這方面,他已經在談論政治,他告訴其他人不要成為政治家。但他是個政客,因為他站在殺人犯那一邊![…]

還有其他牧師或神父們,他們站在無辜、無助的胎兒那方。(是的。)所以無論如何,兩方都是政治性的。(是的。)如果他指控其他的牧師…我在某處看到,他告訴他的牧師們不能成為政治家,不能談論政治。(是的,沒錯。)但他卻正這麼做。(對。)他比他們更糟糕。

如果其他人談論政治,他們談論同情心,真正的同情是為了無助、無辜的上帝小孩,數以百萬計。你們明白嗎?(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Alpha News March. 9, 2021:在美利堅合眾國每年被殺害的人比奧斯維辛集中營在其整個五年的歷史中殺害的人還要多,年復一年,年復一年。我們剛剛選出了一位天主教總統,他與羅馬天主教會宣稱的基本道德原則截然相反。我對你對他人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我被呼籲去保護。如果我不傳揚福音,我就有禍了。我必須為此挺身而出。如果你問我一個後續問題:『你會給他聖餐嗎?』不,我寧死不屈。除非他懺悔。他是一位公眾人物,他需要公開懺悔。我們需要為他的轉變禱告。」

而他(教宗)與一群政客為伍,那群政客利用權力殺人。甚至不是在戰爭中殺人。(是的,師父。)甚至不去保衛他們的國家。只為殺戮,因為他們有殺戮的權力。天哪!(可怕。)

談論非政治的觀點。哇,太棒了,太棒了,教宗閣下。我應該默不作聲,但我必須說些什麼。因為我內心為這些無辜的胎兒感到憤怒,他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他的事。(是的。)

他應該站在上帝這一邊。他應該為上帝工作,而不是為撒旦工作。(是的,沒錯,師父。)這些人,他們是撒旦。如果他們能夠不眨眼地就把胎兒殺死,他們就是撒旦。他們在為撒旦工作。(是,必定是的。)是。他站在他們那一邊,這意味著他不是在為上帝工作。他是他們的一分子。(是。)他支持他們。

噢,我確實很同情他,因為任何支持這種殺戮政策的人也會和他們一起下地獄,(噢,哇。)所以,他最好對自己有慈悲心。(是的,師父。)

現在坐在那裡高談闊論是很簡單,因為你們都受到保護。教宗和大人物、大政客、總統等等。(是。)但一旦你在地獄裡,沒有人會在你身邊。沒有保鏢,沒有國民警衛隊,沒有梵蒂岡衛隊,皆無。那裡沒有律師能幫助你。沒人能在你身邊幫助你。你們會被單獨或一起燒死。無論哪一種,沒人幫你。你甚至無法開口呼救。在那時你甚至不記得上帝。(哇。)疼痛會使你盲目,使你筋疲力盡,使你忘掉一切,讓你什麼都記不得。(是。)即使你呼喚上帝,但罪孽太深重;數百萬計的胎兒死亡。(是,師父。)每年都是。還談論對兇手的慈悲。我的天啊。[…]

如果你支持或站在魔鬼那一邊,那麼你也是魔鬼。(是的。)他是合作者。(是的。)他是共犯。[…]我的天哪,我這輩子都無法想像,百千萬億年我都無法想像教宗會說出這樣的話。如果他沒有什麼更好的話可說,他最好閉嘴。(是的,師父。)這會更符合他在地球上作為上帝代表的地位。我的天啊。[…]

你每天都在讀聖經,「不可殺生」,(噢,天哪。)然後在這裡,你允許他們這樣做,然後甚至要憐憫他們。(是。)噢,我確實很同情,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將在地獄裡經歷什麼。他們不會上天堂。天堂沒有這樣的品質。他們怎麼能上天堂?〔…〕這種殺戮或這種支持殺戮的胡言亂語,殘酷無情地支持殺人犯和殺人的過程,甚至在法律上,天堂沒有這種品質。(是的。)天堂怎麼能接受這樣的人呢?(是的,師父。)[…]

不管是誰說的,我都想不到教宗這麼說。也許是別人說的,然後把它放在教宗口中。也許是撒旦,把它放在教宗口中。(是的。)說這種話的不可能是教宗。[…]

我無法相信這點。我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我所看到的。(是。)如果你們沒把它寄給我,我也不會相信。我不會知道這件事。我一億年也無法想像他會說出這樣的話。(是的,師父。)[…]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我想以我的淺見,他支持拜登和佩洛西及所有為墮胎制定法律的人(是,師父。)是因為他們有權力。他們可以幫助他。(是的。)而那些胎兒很無助,他們對教宗來說是毫無用處的。[…]

這是我唯一可以找到的解釋。(是的。)[…]

而且同樣地,我懷疑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也是。(嗯?)他們就只是兩個人。(是的,是的。)他們沒什麼可提供給他。也許是一些捐款。(是的。)但沒什麼大不了的。(是,對他來說不重要。)不。但像佩洛西或拜登,他們可提供數十萬美元,甚至數百萬美元。(是。)而且若他想訪問任何州,政客們都會支持他,會做盛大的表演,聚集所有的人(噢,當然。)及他們所有的支持者前來。(是的。)

哇,這是非常有魅力的。(是,很有魅力。)感覺很好的樣子。(是。)這是感覺很好的場合和可能性。但是那些胎兒們,他們什麼也做不了。(是。)他們甚至無法為自己說話。(完全無助。)還有同性戀者。(是的。)他們已經因為被拒絕和被拋棄而感到很羞恥。(是,是。)他們怎麼可能還能提供別的東西?[…]

你看,當涉及到人民的幸福時,比如同性婚姻的情況,他譴責它,他疏遠它。他拒絕那些只是想獲得幸福的人。或者他希望他們只是偷偷摸摸地,內疚地,然後不敢公開談論它,然後他們就會生病。他們必須處在不健康的環境中,然後他們就會在身體上、情感上、精神上和心理上生病。

所以,兩個人為了愛情而結婚,至少對這兩個人來說也是神聖的。他們會很幸福。他們將彼此相愛,這有助於改善我們星球的氣氛。

他有點厭惡同性婚姻。但當涉及到謀殺、殺害無辜者及其痛苦和苦難時,他就縱容它。他鼓勵它。這不是正常的行為,更遑論是天主教義,一位神父、大神父、最高神父的行為。[…]

我不再尊重他們了。我不會為這些人祈禱。我譴責他們,譴責所有支持透過墮胎殺死無辜胎兒的人。[…]

溫柔與慈悲應該保留給胎兒!(是。)保留給那些無助的人,上帝的孩子!(是的,完全正確。)上帝賜予人類的創造物!噢,我不能再說了。天啊,這個世界變成什麼樣子了?噢,上帝,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可怕。您的代表,上帝,您的最高,所謂的最高代表,他在縱容謀殺!您的孩子!您未出生的孩子。親愛的主,保佑您,天啊。您一定痛苦萬分。天啊。我原本非常尊敬他。當他出任教宗時,我很高興。我甚至給他寫了一封信向他表示祝賀,並告訴他根據之前的所有這些公關訊息,他的謙卑觸動了我的心。他應該是一位非常謙遜的教宗。(是,師父。)噢,現在權力使他盲目。每個人都向他頂禮,都對他卑躬屈膝,現在他變得太自大。[…]

世界已經瘋了。在撒旦的影響下,這一切都是盲目的。他們都出賣自己的靈魂或其他東西,為了財富,為了名聲,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和權力,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撒旦。他們裡面沒有靈魂,沒有心。也許撒旦已經把他們的靈魂都帶走了。他們只是一個被惡魔佔有的空殼。[…]

無論什麼藉口,殺戮從來不是任何宗教的信條,他們自稱是天主教徒,甚至天主教徒的領袖教宗也違反這一教義。(是。)第一條戒律:「不可殺生。」連五歲的孩子都知道十誡,如果他們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是的,師父。)[…]

甚至要溫柔地對待這些兇手。我在文章裡看的。(是。)你能相信嗎?(不。)誰會對那些在出生當天或之前就被謀殺的胎兒充滿同情心和溫柔。沒人在那裡幫胎兒說話。(是的,師父。)沒有人為他辯護,即使他哭了,也沒人聽到。(是。)談到善良和慈悲時,全世界都是聾子。

而且有很多解決方案,他們可以設立孤兒院。[…]他們可以把他們送人。他們有這麼多錢可以這樣做,尤其是美國或歐洲。(是的,師父。)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拜登)沒有保護人,他們反而在戰爭中殺人,在和平時也是如此。

如果政府設立一所孤兒院,每個不想要懷孕的婦女或者意外懷孕的婦女,但由於任何原因不能留住孩子,因為生活有時真的不友善,(是,的確。)不論對婦女或其他人。(是。)她會感到很放鬆和安全,因為她知道政府會接受她的孩子。(啊,是的。)那麼她再也不想殺死她的孩子了。(噢,是的。)我認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婦女絕不會想打掉她們身體裡的孩子。(是的,明白。)她可以把孩子交給政府的孤兒院。(是。)或者甚至是NGO(非政府組織)將為政府運作。政府就會支持他們。(噢,好的,好主意。)許多志工也會想這樣做。(是。)[…]

「Media Report from SBS Dateline May. 15, 2013:

Pastor Lee Jong Rak(m):噢!寶寶,寶寶!嬰兒盒,嬰兒盒。

Narrator(m):這是李鍾樂牧師多次經歷過的時刻。一個小包袱的到來。一個新生兒就留在他特製的嬰兒盒中。在韓國,每年有數百名不被想要的嬰兒被遺棄。

Pastor Lee Jong Rak(m):『若你無法撫養你的孩子,因為他或她生來畸形,或你是一名單身母親,別讓你的孩子死去。打開下面的盒子,把你的寶寶放進去。』當我們打開那裡的門看到媽媽時,我們會說:『我們聊一聊。』因此我們試圖勸導他們,對於能撫養孩子的母親,我們會送還給他們母親,母親從我們這得到支援,就可以撫養他們。倘若不行,就送他們到孤兒院。這些嬰兒將被帶到兒童醫院做健康檢查。如果嬰兒是健康的,就不會馬上送到收養機構,而是送到孤兒院。願上帝保佑該嬰兒的未來,讓她以您之名得到保護、養育和醫治。寶寶很快就要離開了,我祈求上帝保佑她,祈求上帝在她的生活中指引她,讓她在這個世界上成為偉大而傑出的人。」

所以這樣做很簡單。(是的,師父。)為何要花數萬億來殺戮,而不花幾百萬或數十億去拯救生命。(是。)那將是天堂樂見其成的,並會給你帶來很多很多的功德。那也會拯救你自己,在你死那天。(噢,是。)組織這一切的人。[…]

拯救生命功德無量。幾乎是無限的,那也將拯救你的靈魂。你不需要下地獄了。[…]

噢,我太失望了。我感到非常痛心,一位應該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領袖,(是的,師父。)在基督教世界裡卻是這樣的行為。(是。)表現得如此無知,如此邪惡。說出這麼邪惡的事情,還給世人做表率。[…]

我們的世界一定是要走到盡頭之類的了。怎麼會這樣,因為每個人都想殺人。(是。)[…]

我們的生活不能缺少彼此。(是的,沒錯,師父。)沒有人口,我們就無法生存。人人都有工作要做。他們停止了這一切。(是的,師父。)他們希望世界停滯。(噢,是。)沒有工人,沒有才智者,沒有幫手,沒有發明家,沒有偉大的醫生,什麼都沒有。[…]

社會上的所有事都需要年輕人挺身而出。甚至我們需要勞動力,因為我們到處都有短缺。(沒錯,是的。)我在新聞裡讀到過。

「Media Report from AI Jazeera Sept. 29, 2021: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出現了燃料危機。英國的汽油泵正在枯竭,因為沒有足夠的卡車司機來運送燃料。」

「Media Report from ABC15 Arizona Oct. 19, 2021:司機短缺,那些實際運輸燃料的人。」

「Media Report from CBS Philly Sept. 25, 2021:在費城學區食品服務部門,昨天從未為學生提供早餐和午餐。」

「Media Report from ABC Action News Sept. 15, 2021:全國獸醫短缺,現今對萊克蘭動物醫院造成了影響。」

「FOX News Interview Oct. 12, 2021:與疫情大流行前相比,現今的工作人數減少了五百萬人。」

這就是為何很多國家缺少電力,缺少天然氣,(是的。)甚至缺少很多必需品,(是,沒錯。)和食物。[…]

繼續殺害胎兒。哦,這是教宗說的。我不知道他每天吃些什麼種類的食物,以至於他不得不吐露這種殺人的言論。(是,師父。)[…]

我在拿自己冒險,但我不在乎。我在乎,我希望能長壽,這樣我就能盡己所能幫忙更多。只是總得有人說些什麼。(是。)對兇手和支持者都保持沈默,因為他們是教宗,他們是牧師,他們是總統,他們是眾議院議長,他們是參議員,(是。)或州長,或其他什麼人。這個星球上最有權勢之人正在把所有人引向地獄。[…]

我真的希望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好。上帝啊!請幫助我們,否則所有無辜的人都會這樣被謀殺,現在就像地獄一樣。[…]

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不是人類。(不是,師父。)他們是惡魔(肯定是。)或是被惡魔附體的生物,因為他們如此貪戀權力,惡魔可以做到這一點。他們沒有受到道德及上帝福佑的保護,所以他們可以被惡魔附身並控制。[…]

這類人高高在上並誤導世界。[…]破壞耶穌的教義,(是。)和上帝的誡命。[…]

我譴責所有這些人。他們對世界無益。(沒錯,師父。)如果他們不懺悔,他們就該被譴責。[…]他們應該反其道而行之,那麼也許我會有憐憫之心。也許我會為他們禱告。但現在,他們是魔鬼。我不為魔鬼的興旺而禱告。我不為魔鬼禱告,以免他們繼續傷害無辜的人類和胎兒。[…]

我只是向上帝祈禱他們都能聽。(我們也是。)我祈求上帝賜予他們力量來理解我所說的。相信我所說的,並按上帝的旨意而行,因為上帝在所有的宗教中都說:「不可殺生。」[…]

Host:我們衷心感謝慈悲的師父勇敢地擁護未出生胎兒,上帝心愛的子女,這些胎兒非常需要所有人的保護和愛心接納。願我們幫助下一代成長為我們社會寶貴的成員,因我們同樣珍視最年輕與最年長的人。祈禱仁慈的師父,在所有天堂保護者護佑下獲得永久平安與健康。

欲了解更多關於創建孤兒院的益處,請於十一月九日週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此次電話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