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使用世界共通语言表达自我(七集之五) 2006.09.30

2020-06-25
用语: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们内心很难真正谦卑,让灵魂能成长茁壮,脱离我执和头脑的控制,脱离这个陷阱。

 

任何潜意识觉得那是他应得的,他就会得到,潜意识作用。因为潜意识储存了我们此生所有好坏资讯,从前世带过来的资讯。所以我们此生注定的事,就必然会发生。观音法门也会清掉很多,帮助你一路平顺,但那并不表示你就能完全避免。若是小业障就容易清理;若是大的业障,非常巨大又沉重的业障,就会花较长的时间,那会非常困难。所以你得明白,如果你幻想,以为进了道场就能得到平静,不用做什么,想念师父,整天打坐。也许你能得到,但我并不确定对你的进步有多大帮助。

有两件事不容易克服:你前世留到今世的业障,此外,最后但最不易的就是你的我执。你过去的业障越多,“我执”越是难以承受。“我执”已被灌输他是医师,他是博士,他是教授,他是律师,他是个大人物。他知道要怎么做,他知道这个,知道那个。“我执”有很多朋友或理念相同的支持者,因此“我执”在那样的圈子里觉得很舒服。现在“我执”突然暴露在截然不同的环境里,在那里,“我执”或许成了无名小卒、小地瓜。所以他当然不喜欢,没人喜欢这种情形。很困难!越是不喜欢,他越反抗。越反抗,就越多冲突。越多冲突,就越反抗。叽哩叽哩,叽哩叽哩…是啊,呱拉呱拉!看到没?他习惯听我说“呱拉呱拉”,如果我说“叽哩叽哩”,他就听不懂是什么。我得跟他说“呱拉”,他才懂。只要一句“呱拉”,他就懂那些叽哩叽哩。“我执”就像这样。

我执不过是无明的轨迹,是由我们的人性、心智、头脑所造成。我们无明、心智的轨迹,那并不是我们,不是我们真正的本我。那不是我们的灵魂。但可怜的是我们却紧抓住这个我执。那是“我”!你伤了我的心。你责骂“我”!“我”呢!以前从来没有人像这样子跟我说话!我是史密斯高帝恩,我可是个重要人物!但是你不知道自己并非史密斯高帝恩。你比那还伟大得多!你很伟大!你是上帝有始以来最宏伟的创作。所以就算全世界都痛骂史密斯高帝恩,那也跟你毫无关系!即使世人杀害你,也跟你毫无关系。让你的肉体死亡,这样你便能得到生命。放下你的我执,你便会自由!你们到底懂不懂?(懂。)好,好,我知道你们懂。因我讲英语,你们就懂。

讲到理论你们绝对什么都了解,我根本不用开口。但等你们实际做了再说,等你们实践了再说。有多少次打禅时,你们听到有人公开向我抱怨,说她自从一抵达就受到恶劣的待遇!说有人叫他从车上卸下行李,然后放回车上,后来又再拿出来,都是因为长住搞不清楚状况!怎会有这么笨的长住!还有多少次你们听到,有人甚至抱怨有关卫浴设备的事,这些我都听到了!既然来打禅,你们就该把我执留在家,稍后你会跟它团圆的。相信我,没人想要你的我执。即使你免费赠送!没人要买!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通常他们的比你的还大。如果鼓掌声太大,你等他们静下来以后,你再翻译。不然,你讲西班牙话的同胞很可怜,都听不懂。那一句你再翻译一次。对,好。

我们内心很难真正谦卑,让灵魂能成长茁壮,脱离我执和头脑的控制,脱离这个陷阱。想像你会多自在,假若全世界的人站在你面前,向你丢泥巴、丢脏东西,对着你吼叫,用世上种种最糟的称号侮辱你,而你内心依然感到喜乐。想像一下!想像一下那样的人。穆斯林的灵修史上有一位明师,我告诉你们他有多自在。时光倒回到好几百年前,那时穆斯林仍被禁止,如同任何新兴事物、新兴宗派,或对于古老教义所作的新诠释。任何事、新兴运动在任何地方总是被禁止,尤其是历史上那时期的穆斯林活动。因此那时所有穆斯林的明师对他们所说的话都非常谨慎,以免得罪那些对旧教义诠释不同的信徒。那时的穆斯林明师被称为“苏菲教派”,他们那时不教导教义以外的东西;他们只是比较开悟,真实地解释教义。

然而有一位明师他不怕,因为他懂得太多了,他明白一切,所以他决定宣扬真理。他去市场对大众宣称:“我是真理,那是我。”他也知道耶稣为世人的罪受死,他明白那一点。所以他也乐意为罪人受死,不只为了那时的苏菲信徒,也尽可能为了所有人。他知道若他宣扬真理,必死无疑,他会上绞刑台。所有当时的苏菲派明师都警告他,他自己也很清楚。有一位明师跟他说:“如果您像那样讲道,很快就会血染绞刑台。”但他依然故我,他说:“你们尽管都来杀我啊,你们会因而受到加持,其他人也会得到加持。我不怕为你们而死。”他们后来果然杀了他。很多人并不想那么做,许多政府人员拒绝将他处死,但有一位新上任的首相急于证明自己的权势,他决定将这位明师处死。我忘了他的名字,那是伊斯兰名字,不太好记。他所有的徒弟、好友和所谓的以前的老师都来跟他说:“拜托!您能改变您的说词吗?只要讲些别的您就不会死了,拜托!就说您不是这个意思,您误解了,您弄错了,说错话,您不是那个意思。那么我们就能保护您。”

但他却更大声对外宣称:“我是真理!听着!我是唯一的真理!”所以那位首相囚禁他,然后杀了他。但死法很恐怖。他们先砍掉他的手,他还是讲个不停,继续歌颂上帝的荣耀和真理。他用被砍后的手臂残肢涂抹整张脸,有人问他:“为什么?为何您在脸上涂血?”他说:“因我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我担心有人以为我害怕,所以涂上一些血色。”接着,他们砍断他的脚。他说:“我有某样东西不用手,不用脚,却哪里都能去。试试砍掉那个吧!”他是这么说的。然后他们挖掉他的双眼,每个人都尖声惊叫。然而他说:“我有个身体不需双眼,却无所不见,有本事就挖掉那个吧!”后来他们也想要割掉他的舌头。他们动手前,他说:“请先让我说几句话。”他歌颂上帝和真理的所有荣耀,之后他们割掉他的舌头。于是他再也不能说话了。但他自始至终都不害怕,也许很痛,但不害怕。他们把他吊在城墙上,直到三天后才杀了他,才把他的头砍掉。

这是很极端的做法。他那个时代就是会那样。总会有一、两个人或某群人,一小群人,违背真理,那就足以伤害或害死明师。耶稣时代,你们也知道。当时那个地区的行政首长,并不想杀他。但是有人抱怨,有些人图谋某些利益,求当时的政府杀死耶稣。那首长说:“让我洗净手上这无辜者的鲜血。”他让耶稣被处死,但他知道耶稣是无辜的。同样的,耶稣也像我所说过的这位穆斯林明师一样,耶稣也无所畏惧。甚至在他临终极为痛苦之时,他仍然加持、安慰身旁的罪犯。看看这些明师们,他们在那时代已名声显赫,受人爱戴。历代以来,仍继续受人爱戴,长驻人心,因为他们太伟大了。他们完全没有我执。他们虽死,但精神永存。我不要求你们效法这些伟大的圣人,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当一个伟大的人很难。必须真正舍弃一切才行,尤其是自己的我执。以前我想训练很多人当观音使者,但他们一个个都得离开。要战胜自己很难,很困难!只有当考验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我执有多大。

有一次有人问我,为何我以前比现在谦卑。你们错了!跟你们在一起,我不想表现谦卑,你们了解我。我不是来这里向你们展现我的谦卑,好让你们赞叹我,因为我是全世界最谦卑的人或师父。我来这里是要用尽方法使你们变得谦卑,这样你们才会伟大。如果你们跟我住在一起或是和我出去时,看到我如何对待别人,那你们就会知道我是不是谦卑。我和你们在一起时,你们是看不出来的。在外面,我尊敬最低阶的警察,我尊敬计程车司机,我尊敬服务生,我对他们像最好的朋友。我非常谦卑。

昨天我的司机在法国开车违规转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警察把我们拦下来。一开始他们很严厉,不过我的态度很谦卑,我说:“对不起,若是我们违规行驶的话。我的司机累了,我们从外地开车来法国,所以不认得路。我们可能没看到标志,真的很抱歉。我很愿意弥补过错,如果我们犯错的话。请原谅我们,我们会改过的。”他态度马上软下来,并说:“您们迷路了?您们要去哪里?”于是我告诉他我想去哪,接下来要去哪个城市,他说:“您们往这边转直走,就会看到路标。”没罚单、训斥,全没有。因此当我们犯错时,就说:“对不起!”不论我们是谁。当然那并不是我的错,开车的人不是我。不过我知道我的司机一定违规行驶,警察才会拦下我们。我说:“停车,摇下车窗,并等着出示你的驾照。”我们就这样做。然后他出示驾照,同时我跟车子外的那位警长谈话,我走下车跟他说:“对不起。我们是否哪里违规?”他说:“是!禁止这样,禁止这样开、这样开…”“Interdit”意思是“禁止”。我们那样开是被禁止的。我说:“噢,真抱歉!很抱歉我们违规了。真抱歉!我的司机累了而且…”我用他的语言跟他说,这一点很重要!但后来他知道我说英语,就用英语跟我交谈,还告诉我该怎么走等等。

若那时你们和我在一起,就会看到我真的很谦卑。因为我真的很谦卑,我不是假装的。因为我们做错事的话,就是做错了。即使犯错的是我的司机,我也有错。我们在同一部车子里,我不能说:“不关我的事,是他!你处罚他好了!跟我没关系!我是乘客,是无辜的。”不能那样,我们一起的。所以我说“我们”,“我们十分抱歉!我们不是故意的。”于是他口气软化,微笑还指示我该怎么走。谦卑要以不同的方式,在适当的情况下用,你不必一直谦卑!何必呢?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