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修行体验增强信心(五集之一) 2019.12.29

2020-07-08
用语: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凡事都要看时间;上班时间、起床时间、上学时间、吃饭时间、吃药时间、接待父母或家人时间等。噢,总是如此。随时都绕着时间转,这是这个幻境的诡计,让人随时紧张不安。

 

大家好,好棒的一天!好漂亮啊。哈啰,美好的一天吧?(对。) (师父好漂亮!)不冷吗?(不冷。)漂亮啊?(是啊,好漂亮。)是悠乐(越南)服漂亮。哈啰。 (是师父漂亮。) 谢谢,谢谢。漂亮啊?(对,漂亮。)悠乐阿嬷漂亮啊?他们以前说悠乐母亲,现在变成阿嬷了。

 

我没自己想的那么坚强,我的身体太脆弱了。有时候因为这个世界,种种激激动动的能量和强取豪夺的气氛。我还好,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健康。非亚裔的同修,你们都还好吗?(我们还好。)没有人哪里不舒服吗?(没有。)那就好。我今天真的好累,我的身体比我想的脆弱。我出来看你们,当然不能说:「我的拐杖呢?」但是我真的很累,因为必须赶很多工作,今天甚至赶不完。最急件完成了,剩下的还在这里。也许还会有更多工作,看当天的情况。每天都像这样,没假日、没假期、没藉口。就连我在闭关期间,也要处理一些重要急件,只能尽量减少。如果真的不那么重要,也许能冒险让他们处理。但是重要的文件,我还是要处理。我想你们可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因为我出来看你们时,看起来很健康,又打扮得漂漂亮亮,但是你们不晓得,我独自一人在家里时,在我的山洞或房间里,一直跑来跑去赶工作。这个星球有时间的问题,在这个世界就是要跟着时间跑。凡事都要看时间;上班时间、起床时间、上学时间、吃饭时间、吃药时间、接待父母或家人时间等。噢,总是如此。随时都绕着时间转,这是这个幻境的诡计,让人随时紧张不安。能怎么办?有这个身体,就是要入境随俗。

 

我以前认为只要出家,就能从容安详侍奉世界。很理想,坐着就好。坐在某个地方并找一位像释迦牟尼佛那样的佛,然后跟随那位佛。去托钵、回来、洗碗,然后打坐、睡觉。就像你们现在做的那样。释迦牟尼佛和他的徒众就是过着这种生活。但是你们的生活更好,你们一天吃两餐,他们一天只吃一餐。你们去「托钵,」只走几公尺远,饭菜总是准备好又干净。佛陀在世时,出去托钵,饭菜未必都是干净的。有位和尚请示佛陀:「饭里有肉怎么办…」不明就里的人会供养肉,佛陀说:「把肉挑出来,再吃剩下的饭菜。」我不确定我是否做得到。如今我是现代和尚,现代和尚托钵比较简单。如果饭菜里有肉,我不确定拿掉肉之后,还吃得下剩余的饭菜,我不确定是否吞得下去。也许肚子饿了,当然就不会在乎。有时他们煮汤送来,结果有一只小昆虫掉进汤里死掉。我必须为那只虫做仪式,让他入土为安,但那碗汤我就无法入口。苹果如果有一小部分长虫或烂掉,其余部分我也无法入口。我太敏感了,不只现在,从小就这样。如果汤里或沙拉里有虫,其他的我就无法入口。释迦牟尼佛在世时,生活并不怎么舒适。也许他比较出名以后,人们才…比方在雨季,僧众不出去托钵,在家徒弟会来道场为他们煮饭,这在当时算好多了。每逢雨季,佛陀和他的僧众们会结夏安居三个月,民众会来供养食物。那样比较好,比他们出去托钵好多了;但是只有雨季如此。其他时间会出去托钵,这样他们才有机会把功德送给在家人,跟他们谈话并教化他们,提醒他们要善良有道德。

 

昨天有悠乐(越南)人写信来,我还没有时间看信。真的如是,许多国家或人们邀请我去参加各种盛会,但我真的没有时间。我直到昨天,才看我的狗一次而已,其他的都还要等。我有一只狗身体不舒服,年纪较大又有点过敏。我没机会去看他,只看了一次而已。幸好我有一些帮手,但是他们必须牺牲时间,因为这些是…只有一位尼师,她没别的工作,其他两个照顾的男孩子是无上师电视台的团队成员。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还必须帮忙照顾狗,因为尼师一个人照顾太多狗了。而且有一只狗生病,必须施以特殊的光疗法,而非只用药物治疗,光疗法似乎有效。对人类也有效。能怎么办?我真的很爱你们,真的很想长时间陪你们。只是我的身体不如我所想的硬朗。我借用这个身体,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身体日渐耗损,就像小车载许多乘客,载许多搭便车的人,所以有时会故障。还有业障所致。但我现在没事了,看到你们就好了。只是今天觉得情绪低落,而且胃有点不舒服。于是我问天堂:「我病了吗?怎么会胃痛?」天堂告诉我:「是您担心所致。」所以不是病,担心而已。紧张和担心,工作太多做不完,还有许多事要做。一个人,不仅是一个人,更是老人。我们是吧?我们这里两、三个人。派翠西亚,不是你,你看起来不老,这两个白头发的。你今年几岁?(我五十五岁。)五十五岁。(五十五岁。她六十岁。)六十岁。你们比我年轻多了,不过别告诉别人喔。

 

医生本来给我许多药,现在减到只有三种。其实不是药;是保健品。但我有时会忘记服用。我起初放在出入口的柜台上,但是我在室外用餐。这种补品要跟饭一起吃,还有一种是饭后吃,我却常常忘记。我认为放在出入口,常常经过,一定会记得,其实不然!我想:「这样不行。」于是移到别的角落,心里想:「这样就不会没看到,就会记得吃。」我还是没看到!于是我移置室外,我用餐的地方。我用餐后却直接离开,没看到眼前的保健品。因为心有旁骛的关系。

 

昨天我到室外拍一些漂亮的圣诞灯饰照片。我看到一些漂亮的灯饰在其中一道大门内。我心想,进去里面多拍一些照片吧,这些大门我以前进去过。那是我外出的大门。我以为我去了另一道门,其实不是。我还告诉司机:「如果从这道门进去,要绕一圈才能回到这里,而且要从另一个方向,另一个连接点上去。」司机说:「师父,不用。我们已经到了,我们刚才右转了。」我说:「啊?果然如此。看起来很眼熟,真的吗?所以我去的是第一道门,而非第二道门?」他们说:「对,是去第一道门。」我说:「怎么会呢?我以为进去第二道门。」我真的那么认为。我说:「我怎么会这么混淆呢?」他们说:「师父,没关系,没事。」真是位好司机。我以为从第二道门进去,我以为里面会有更多圣诞灯饰,我想留下纪念。结果却是在出去的路上,我每天进出的那条路,至少这星期和以前会每天进出,我却没认出来。大门也许看起来很相似,却没那么相似。一道门很大,很多装饰。另一道门,只装饰一区,别无其他。我怎么会混淆呢?我明明是看到第二道门,却是从第一道门进去,而我仍然以为,那是第二道门。我说:「这里怎么都没有圣诞灯饰了?我刚才看到了啊。」他们说:「这里就这样,以前和现在都这样。」我说:「那另一道门呢?如果我们走错门了,就回去另一道门。」司机说:「师父,一样,里面没多少灯饰。」我想,以前我住贵宾房顶楼时,他们装饰比较多。现在我没住那里了,装饰就不多。总之就是这样。真的会忙得晕头转向,不过还好,我还没忙到那么错乱。我还很正常,而且每天工作。如果看到无上师电视台,一切节目都顺利进行,表示你们的师父还好。我指的不只是我的开示,而是指所有的节目。如果一切都进行顺利,合文法、合逻辑,就是你们的师父在幕后,那表示她「这里」还好,才能帮忙检查和改正。如果你们没有节目也没问题了,我们要做什么?

 

(能和师父分享体验吗?)请说。(约十年前,我在阿布达比打坐时。)阿布达比!你从阿布达比来的?(对,我以前在那里。)你不住那里了?(对,过去四年我在印度。)你目前住哪里?印度?(印度。)你回家了。(对。)好。(我打坐时感到身体失控,便从打坐椅移到床上去,我一到床上就有一股明亮的回旋力量朝我房里扑来。)一股力量。(对,力量。)力量(对,力量。)某种力量,一股旋转中的力量冲进你的房间。(对,回旋的力量。有点幽暗。我的灵魂出去了,奔向那股明亮的力量。接着我听到一个声音:「你要去哪里?」那是我太太的声音。但她远在四千公里外。我心想:「是谁呢?」在我转身的剎那,灵魂就再度进入身体,明亮的力量也随之消失。我不明白这一切现象,恳请师父解释好吗?)我也不知道。你看到的,现在却问我,而且还是好久以前的事,在「阿布达比」。我没去过阿布达比,这对一位老妇人来说,真的要求太过度了。我没去过「阿布达比」,你们谁去过吗?嗯,那可能是不很纯净的东西想找麻烦给你,但你因听到一个声音,就清醒而回到身体,所以没关系。何必管它去哪里?我不晓得。我从不追东西去哪里了,它消失了就好,没关系。有时在陌生的地方,可能会有些异状,别担心。你谢过你太太了吗?(谢过了。)好,很好。(她说她不要失去我。)当然不要,她爱你。要高兴,即使相隔遥远,她仍然惦念着你,或是你惦念着她。你们很亲密,这样很好,你们可以互相帮忙。(谢谢师父。)不客气。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