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使用世界共通语言表达自我(七集之六) 2006.09.30

2020-06-26
用语: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谦卑并非总是低头哈腰,而是你的心态。内在的体悟,并尊敬别人。发自内在!如果内边了解,外在就容易表现出来,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来。

 

你们不了解我的谦卑,因为我把它藏起来了。我把它藏起来了。和你们在一起时,我把它藏起来。因为我想给你们看,你自己所有伟大的品质。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展示我的谦卑,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们关于你自己更重要的事。我的谦卑在此有何用?我的谦卑能为你做什么?假如它对你们有用,我会给你们。如果它会使你们更快乐或更开悟,就算跪下来拜你们都行。我会那样做,我可以做,那样做也无妨。你们要我做给你们看吗?(不,师父请不要!)我可以。(不!不!不!)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不!)只是身体而已。就算你们打我,也只是我的身体而已。谦卑并非总是低头哈腰,而是你的心态。内在的体悟,并尊敬别人。发自内在!如果内边了解,外在就容易表现出来,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来。不然你们认为呢?难道要我跟那位警察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去看看无上师电视台,你就知道我是何方神圣。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我会那样说吗?所以呢?(不行。)不行吧?当然不行! 那才是谦卑,懂了吗?

因你们想知道,我才讲,不然我并不在乎。而且这也不是最后一次或最糟的一次,不是!为了你们,我在无数的场合和时候遭受羞辱。甚至为了难民,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徒弟,我必须去求人,即使对方是无名小卒。我得在烈日下坐在肮脏的地上数小时,希望能获准进入难民营去探望悠乐(越南)难民。为了帮助他们。为了那些难民,有一个普通士兵他用枪指着我的头,命令我离开那个难民营。你们不了解我的谦卑,懂吗?因此不要质疑、批评我,照顾你自己的谦卑就好。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好。

我不会跟那个人对抗然后说:“有胆就对我开枪啊!我是鼎鼎有名的无上师,我满怀爱心才来这里!我很慈悲,所以我才来这里!你别那样跟我说话!”我没那样做,我只是走出去。而且不只那样,有个男的还动手打我,因为我坚持要见总统,想跟他谈谈收留悠乐(越南)难民的事。因那个人是密探之类的,他打我是为了保护总统。那我该怎么做呢?我该起身还手打他耳光,因为我很伟大吗?不!那样只会使难民的处境更加艰难,所以我忍受一切。后来他们比较善待那些难民。别人都去指责他们,他们那样对待我;他们感到不好意思,于是他们在某些地方比以前更善待那些难民。那个国家甚至收留了五千位难民,都是因为那件事。那次事件并没被录下来,但有些记者全程目睹。他们知道我一直都在帮忙那个国家,所以他们后来禀告总统,因此政府当局后来改变政策,他们收留了五千位难民,比方说这样。

有用,谦卑确实有帮助。相信我!人们喜欢谦卑的人,大多数人都如此。真心谦卑,不是装出来的谦卑。你们可别出去设法激怒别人揍你,然后在那里说:“噢,我很谦卑。”请别那样做!不要刻意制造情况来证明自己的谦卑。不,谦卑是自然而来的。我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们彼此知道就好,免得你们还怀疑我不谦卑,而无法模仿我,请务必模仿!务必要谦卑!那对你们自己和世界都很好。大多数的战争和冲突都是由于缺乏谦卑,每个人都想要更强大,以更大权势压过另一方。

我到哪里都会有邻居,有时他们对我大吼大叫,然而我只说:“好的,好的,没问题。我们马上照办。”就这样。如果能做,你就照办。如果一直站在那里跟邻居吵来吵去,又如何?能得到什么?我有一个邻居很难相处。即使当我们只是想在几处草地稍微喷点东西,知道土地的界线在哪里才好做事,他就过来叫嚣怒骂:“我会去叫警察!”但他自己能做,没关系。后来他自己那样做。我们住在一个小农庄,隔壁的前任农场主人经常四处在地上烧东西。烧东西,在地上烧垃圾。他烧那些像是树枝或是果园里的废弃物,我四处都看到。而那位邻居也会烧东西,有很多次烟全都飘过来我的房子。我只好关上窗户,从未说过什么。然而我才烧一次而已,这些年来我只烧了一次,他就过来说:“噢!我要立刻报警!你马上停下来!别烧了,否则我会立刻报警!”骂个不停,我说:“噢,那好吧。我用水浇熄,火熄啦。”结果他很惊讶,他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只好默默站在那里,好像那些水泼到他的脸——他惊讶得只能愣在原地。前一位邻居,在我之前住在那里的人,以前整天都跟他吵架,天天如此。我来之前,他还警告我:“那个邻居很恶劣,您要当心他。”所以他没心理准备会看到一个娇小妇女说:“噢,抱歉,若打扰您,我会将火灭掉。”他不习惯这样,所以他呆站在那里,好像被麻醉了一样。他看着我,我说:“可以吗?高兴了?”“再见。”然后他就走了。就这样而已!拿水浇熄火很简单嘛,这样是唯一能“灭火”的方式。只要你不予回应,不暴力相向。一个巴掌拍不响。好,懂了吗?

想想看,要是我回应那个警察,要是我回应那个用枪指着我的头的人,那么我的助手可能也会跟着激动起来,因为想保护师父而介入,最后每个人都打起来,那会演变成怎样?你们能想像吗?有人会因此受伤。我走出去,之后就哭了。我为了难民而哭,因为他们在围栏内、大门里面哭喊着,当时我却帮不上一点忙。他们说,基于安全理由,因为总统大选等等,所以他们不准我进去。我说:“好,我了解,但是我从那么远来,我想您能否…我不知道有总统大选,我以为我…因为上次我能来,所以这次我应该也能来。我并不想违反难民营的任何规定。”于是我就离开了。那位军人并非对我有恶意,我知道这点——他只是依命令行事。所以我离开,回旅馆了。然后,因为那一天我想给难民一些东西,但是我进不去。我想给他们一些钱可以买些糕饼。那一天,我不太记得了,好像中秋节或什么节日。我想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给小孩和自己买一些东西,但是他们不准我进去。我就说:“好吧!我只是想送他们些东西,但假若你们不让我进去,我会离开。”我就回旅馆。

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事吗?我的旅馆离难民营很远。我住在城市,距离难民营很远。我必须另搭私人飞机才能抵达该区,因没有…不然就得搭船或其他交通工具。你们知道当晚我回旅馆,发生什么事吗?猜猜看!猜猜发生什么事!谁有通灵的能力?今天我准许你们用。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了!你的水晶球看到什么了,现在告诉我!谁夸口自己有灵通力的,赶快上来!没有?没有吗?你说什么?(总统打电话来吗?)亲爱的,什么?(一通电话)电话!你不是通灵的人喔。也许总统打电话给他的部属,但他并没打电话给我。好,我就告诉你们吧。既然没灵通力就明讲嘛,我也没有。当晚用枪抵着我的头命令我离开的那位军人,他亲自带了一些难民,带他们到我住的旅馆要求见我,跟我助手说他们想见我。那位军人带了一些难民到我住的旅馆客房,他对我说,他很抱歉,他这么做也是情非得已,他只是依照上级指示做事。但是他知道我人很好,希望我能谅解,我说:“是,我能理解。没问题,没问题!”然后我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你为什么来这里呢?”接着他说:“因我听说,您想给难民们一些钱,去买一些糖果饼干。您可以在这里给他们。”他说:“这位是全营的难民代表;您可以把钱给他,他回去后会买给大家。”我说:“喔,太好了!”我就把钱给了他。

最后,我默默、和平地达成我的目标,仍然能让难民们知道我爱他们,仍能收到我想给他们的东西。没人知道这件事,除了已离开或往生的一、两位助手。这是十五年前或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自己都忘了。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刚好话题谈到谦卑,就顺便告诉你们。你们看,假如当时我站起来跟那个人争吵,或争论什么的,他们可能会把我关起来,而难民们也可能受到波及,反而什么都得不到。要输才会赢!看到没?我做到了!因为我不是要去那里,向一位我根本不认识、也不在乎我是谁的军人证明我是对的,我慈悲,我去那里是为了…我不需要去证明这些!我去那里只是为了安慰那些难民,给他们一些欢度节日的东西。让他们知道我爱他们,并给他们些物质的东西。结果我做到了,看吧!虽然我去那里,他们不准我待太久,但难民们知道我爱他们。那是其中一个目的。即使我们无法相聚几个小时或几天,重点是他们知道我尽力了。重点是他们知道我因为爱他们,而甘冒一切风险,这样就足够安慰他们了。我想安慰他们,我想送他们一些钱。看!这两样我都做到了。所以那才是重点,达成我们想要的目标,不需争执,是不是?无论如何达成我们想要的才重要,这样才好。何必向那个人证明什么?反正他也知道了,后来他知道了,他才跑来道歉。这是其中一个故事。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