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Tim Qo Tu的爱会获胜(九集之二) 2020.06.10

2020-06-30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应许在影子世界中,比方在第五界等等的我认识的所有圣者,如果祂们愿意,可以去我造的新乐土。有些婉拒了。祂们婉拒是因为祂们要留在第五界,帮助自己的徒弟或别人。因为祂们从第五界无法随意进入Tim Qo Tu所造的新乐土。

 

刚才讲到哪里?对了,我现在要讲这个,趁我还记得。或是你们要先问什么?(请师父先讲。)好,因为我刚才问天堂,祂们说这个可以讲。(好棒,谢谢您,哇!)我应许在影子世界中,比方在第五界等等的我认识的所有圣者,如果祂们愿意,可以去我造的新乐土。有些婉拒了。祂们婉拒是因为祂们要留在第五界,帮助自己的徒弟或别人。因为祂们从第五界无法随意进入Tim Qo Tu所造的新乐土。因此如果祂们愿意,我能带祂们上去。但是祂们比较喜欢留在第五界,帮助他人、多帮助世界。我写着:“大英雄!”加上惊叹号和一颗爱心,谢谢和好多“+”号。这里是有人说了什么…内容加了引号,但我不晓得是谁讲的,我忘了记下来。一定是OU(原本宇宙)的天神。“M”意指师父,我-“不能有所挂念,即使对往日恩师的敬爱也会阻碍您的和平使命。”有位天神如此告诉我,我忘记是哪一位。没关系,一定是高等天堂的天神。我说:“谢谢。”

 

这则内容不能讲,这是预言。另一行写着:“这是最后的审判期。有些染疫而亡的人长期以来也是。”其中一些是。新冠肺炎或其他疫病的部分染疫者,长期都是魔鬼的爪牙。(噢,天啊!)“他们折磨无辜者。”(了解,师父。)他们并非全都被魔附身。以下继续写着:“这些被占用的肉体死于灾难或疾病后,躁进鬼魅被拖去地狱。”经过这次最后审判期后,躁进鬼魅不被允许占用别的肉体苟延残喘。我写着:“躁进鬼魅会被拖去地狱,因为真正的躁进鬼魅由低等物质和能量所造,因此无可救赎。那些被威吓者,”被逼迫或威胁与躁进鬼魅同流合污,被迫成为其中一分子,但他们是被逼的,而且悔改,“就会安然无恙由Tim Qo Tu救到新乐土。”(谢谢师父。) 喔!天神说:“您可公开此讯息,人们会很开心。”(对!)对,还有另外一则,这则还不能讲。

 

下一则,我要解释躁进鬼魅如何占用人体。(好的,师父。)我以前讲过了。“他们使用神通。”这是很强大的神通,不是世界“呼拉吽”那种普通神通。(了解。)“他们使用特殊神通将人类灵魂逼出人体,或控制对方的心智,将对方变成躁进鬼魅,将活人变成僵尸!!”无数个惊叹号。“躁进鬼魅将人的灵魂强拉出人体,留下空的肉体当傀儡任由他们操控,去为所欲为!!!!”许多个惊叹号。下一段:“不只人类被利用,动物也被以同样伎俩利用。”(天啊。)“他们的灵魂失去意识,离开肉体,而且…”这是OU(原本宇宙)讲的。一样的伎俩。(了解。)天神接着向我解释。祂们继续说:“那些灵魂被躁进鬼魅推离肉体后,您慈爱地让灵魂苏醒,救度并引领至您固若金汤的境界。”括号:“(指新乐土,在第十一界)。”括号结束。这是大致内容。(哇,感谢师父。)我讲过了,阿兹海默症就是僵尸附身的例子。(对,师父讲过。)那是很明显的例证。因此患者虽然还活着,身体健康,却不认得任何亲友或旧识。因为并非本人在活动。

 

魔王有一天要求我:“您不为那些人难过吗?世界处于水深火热,有水灾罹难者等等。您怎么不捐给他们许多灵性功德?”我说:“我自有定夺,你休想千方百计惹祸。”OU(原本宇宙)的天神告诉我:“魔就是希望您付出许多宝贵的功德点数…其实是给他的子民,不是给您的子民。”因为这些是伪装的人。他们并非真人。(哇。)许多“人”因灾难丧生,却并非真人。(哇。)以下仍是OU(原本宇宙)所讲:“藉以博取师父的爱。”我说:“呵呵!他们该走了。到地狱深处去吧!别再烦我了。”

 

我有一次,累得那天打坐不怎么好。我说:“抱歉,我觉得自己好糟糕、好懒惰,但我的身体真的好累,不晓得为什么。”天神告诉我:“您不懒惰,您不糟糕,是世界的业障常常拖累您身心俱疲。不是您的错,天堂众生知道您的心,知道您在做什么。”我说:“谢谢好言安慰。”我未必写得合文法。(没关系,了解,师父。)我就照所写的念。因为我只写给自己知道,为了要记住而已。我不在乎是否合文法,我没时间推敲琢磨。我说:“谢谢好言安慰,我总觉得做得不够。”祂们说:“别担心,您会获胜。”(万岁!太好了。)我说:“获胜什么?”祂们说:“您的徒弟爱您。”(对,对,师父。)我说:“好惊讶喔。”其余的是一些正面的鼓励和预言,但是我想这部分不能讲。(好的,师父)好。

 

“要时时向万能上帝祈祷,将自己一切好坏成败全奉献给万能上帝,请求祂恕罪并恩赐解脱。新、旧徒弟都应这么说。”(好的,师父。)OU(原本宇宙)建议。印心前、后和随时都应这么说。(好的,师父。)工作成果也要奉献给万能上帝,而非自己。不是我们做的,如此就能避免业障。(好的,师父。)无论善业或恶业,我们都不要。

 

然后,魔王问我关于…要我怜悯那些灾难的罹难者等等。上面的部分还有更多。我只念了底下的部分,现在来念其余的。(好的,师父。)最上面的部分。因为有时我想,我可以先写在底下。留着上面的空间写别的,但接下来都是老调重弹。魔王原本是这样问的:“您爱您世上的子民吗?”这个魔王还伪装身分,向我谎称他是OU(原本宇宙)的守护天神。我说:“嘿,得了吧。少来这套!”“要我消灭你吗?你很清楚我的原则。谁冒充任何神圣天神,对我撒谎,我就消灭谁。所以说实话吧。”魔王说:“以后再说。”我问他:“为何要问我是否爱我的子民?你明知我爱他们,何必问?”他说:“因为危险逼近。”指的是未来。我问:“哪种危险?”他说:“台风来袭,更多人死于大流行病、疾病,世界饱受疾病、风暴、激进的战争、暴风雪、各式各样的问题、社会压力和暴动,及世界末日,导致人心惶惶。”我说:“谢谢你的坏消息。你说的这些我早已知道,但说这些有何用?我还能做什么呢?他们根本充耳不闻。他们不关心同胞及弱小众生的痛苦。他们继续吃肉喝酒,互相打仗。我就像是在对牛弹琴。即使我能帮助他们或为他们的健康祈祷,让他们得以存活下来,过得快乐健康,他们照样恶性不改,会谋杀他人与动物,折磨弱者和无力反抗的众生,像是动物和那些孤苦无依的人等等。然后再度造下另一个恶果,灾难会再次降临,因人类不听我的劝告。”于是我说:“你问这些用意何在?我知道你是魔王。话说回来,你又何必替我的子民烦恼?就算他们是我的子民,但我知道其实他们不是。你的手下伪装成这些人,制造很多麻烦,所以他们才死于灾害。”罹难者当中,许多并非我的子民。有些是,但那是因为他们的业力和他们的时间到了。只不过那些罹难者中,藏有许多躁进鬼魅。天堂现在想要清除他们,并非只有我而已。(了解,师父。)并非只有我在清除这些邪灵和恶魔,现在天堂也在这么做。此外,还有一些人,他们的业障太重必须这样死去。(哇。)反正他们也不会听劝,因此我说:“你为何要问?你又不在乎。无数劫以来,你都在折磨我的子民,现在却说得好像你很仁慈一样!”OU(原本宇宙)后来告诉我:“魔王只想藉此博取师父的爱,让您为他的子民付出庞大宝贵的功德点数。”然后我说:“哈!”“他们该走了,到地狱深处去受禁锢。”这是五月廿日的笔记。而我之前念的那则,是五月廿一日。

 

五月十九日,天神安慰我。“告诉我:‘别难过’,我却常常泪流满面,我不由自主。天堂的系统很容易。在这里努力多年,却似乎毫无进展。就让我偶尔放声大哭,洗去这一身人间尘埃。人们深深迷失于追求短暂的世俗逸乐。他们不在乎其他的忠言逆耳,冥顽不灵。我要怎么感化他们?从何感化?用什么感化?”意思是我能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从哪里使力比较有效。“问题是,若批评他们,情况可能更糟。他们就像铜墙铁壁,而我又算什么。根本无法对抗:他们这些主流与权势。泪水也无法融化他们,我只能独自落泪。”天神再次告诉我,不要难过。“但我怎么可能快乐?”我回答祂们:“眼看世界一片混乱,不负责任创造的烂摊子。这里到底有什么好?我无法摆脱这些认知上的幻觉。”关于这一切混乱。“另一方面,我为人们感到痛苦,也被他们折磨,业障不断堆积在我身上,让我的身心四分五裂。而其改变却微乎其微。看看某些所谓的领导人。身居高位只为了阻碍别人行正道,立下很糟的榜样。大众却听从、崇拜、跟随他们误入歧途,迈向地狱。”我告诉天神,我因此而伤心。(了解,师父。)再来就接到之前念过的。我不想感到悲伤,却依旧潸然泪下。(了解,师父。)

 

天神一直告诉我,逆境不会太久。我说:“好,请持续承诺、安慰我,但这真的过于漫长。众生无止尽地受苦,我的泪水不断流淌。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愚蠢的世界,愚昧的人类。只会不停屠杀、自相残杀、伤害。我真的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他们真的太愚蠢了。”原谅我的用词。我是写给自己的,当时我太伤心了。“中毒太深,太傲慢,太愚蠢。充耳不闻、麻木不仁、视而不见,对一切都无动于衷。在每天的工作压力下,我是否能撑到所有众生,尤其是动物享有安宁的那天?”例如像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压力,还有…(了解,师父。)我得思考,不能只说:“嗯,很好。”我必须先想过,才能给评语。(是的,师父。)还要写眉批给你们等等。“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虽然是很好的工作,内在仍有障碍与难处。我能撑到目睹那天来临吗?”所谓的应许之日。“感觉就像白费工夫,进展太少、太慢。有些人既盲且聋又哑,对他们说话有用吗?要在这里创造天堂,进展实在太少、太慢了。世人浑浑噩噩茫然而昏庸。有些宗教领袖、政治人物、环保人士,甚至保护动物人士等,只是不停地高谈阔论。他们很多就仅止于不停地高谈阔论。我也讲啊,对象是耳聋目盲的人类,地球上昏昧的种族?!”问号加惊叹号。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