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Tim Qo Tu的爱会获胜(九集之九) 2020.06.10

2020-07-07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凡事都无所遁形。我们说出口的话都会留在空气中、在水中、树木里、草地上、土地里,无所不在。(哇!)也许有一天,科学家能抓住它。(哇。)我们就能听到耶稣亲自向我们传道。太神奇了。)或者我们能听见佛陀用他的语言开示,用我们不懂的语言。

 

(师父,您所做的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我们团队成员能帮什么,以减轻您的工作量?)你们现在帮很多了啊,比以前好了。我刚开始做时,忙乱无比。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见天日,整天整晚地工作。累到吃不下,睡不着。但经过两、三年的训练,你们已经进入情况了,节目风格优化。若你们回顾复播之初,我未参与的时候,(是。)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简直就像催眠电视台。我不禁想我们何不开设广播电台就好,因为节目水准做广播够好了。未必,未必。当时的新闻主播念稿就像拿奶瓶喂小婴儿似地,边念边喂,闭一只眼或两眼半开着。你们回头去看复播第一天的节目,我简直不敢相信!当时我没时间审查。我以为你们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们跟我说:“这位师姊以前在洛杉矶旧无上师电视台担任协调员,那位男众和这位…”他们用的都是自己的工作人员。“某某人在…做过某项工作…”因此,我想:“太好了,那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了。”直到我检视节目之后,噢,天啊!我差点晕倒。(噢。)天啊,这就是你们以我的名义做出来的电视台?无上师电视台如此枯燥乏味?因此我不得不投入工作,但起初真的很忙乱又缺乏组织,我不得不日夜工作,才有今天的水准。

之前,我事必躬亲:亲自挑选主播,钜细靡遗地批示,编写很多注意事项。如今你们有时也会补位,帮我写一些。(是的。)若我忘了,你们会写,偶尔啦。我很少忘记,但有时我里面、外面都太累或太忙,里面甚至比外面更忙。外面的工作比较简单。话虽如此,当然还是让我精疲力竭。

我不习惯用电脑工作。现在我视力没那么好了,我以前不必戴眼镜就能看清字幕,现在我必须戴眼镜了。(噢,师父。)以前我只有读纸稿才戴,因稿件的印刷字体较小。现在则必须戴上眼镜,才看得清楚电脑字幕,影像才看得比较清晰。有时会让我头痛。即使荧幕有保护措施,但是我太敏感了,尤其在闭关时。他们居然还让我工作,但我也不得不做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我不能放手全交给你们,我已看过很多次了,行不通。(是的,师父。)我意思是也许一天可以,我一天不做还行。一天还可以,两天就不行了。太多缺失和太多状况,节目风格和…就像最近,你们看到我修正了多少失误?(看到了,师父。)就连你们美国人都会写成那样子?文法错误,不合逻辑。有时我一眼就看出来。但我不怪你们,因为有时工作繁重,所以无法面面俱到。我知道你们尽力了,这是辛苦的工作。(谢谢师父。)这个工作真的很辛苦,就连在电脑上打字,有时手也会累。(对,师父。)如果打字一整天的话,手指也会不舒服。会不会痛?(手指习惯了就好。)哦,真的吗?为何我用电脑,手指会痛呢?

我现在必须用电脑了。以前我用手写方式校稿,但那样的效果很差,因为我送出手写稿给他们打字,但会打错,我还要复校一遍。(噢。)才能把稿子交出去,就像做两次。(是。)许多工作都这样重复做,谁能一人兼顾所有节目,又事事都要做两次?有些节目即使我没校稿,还是必须先看过。要读了才知道,我是否需要改稿。(是的,师父。)还是要花时间。校润要花好多时间,即使不校润,也一样。还有所有的颁奖函,我都得送稿件,都得读过并校稿。因为有时我已修正过,把稿子送回去,他们又打错别的字,我必须一再地更正。但现在这种情况变少了,因为你们多数进步多了。(是的,师父。)也已习惯这个运作系统,知道个中诀窍。现在,我用电脑来校稿。我以为我永远都办不到,因为我以前不知道如何操作滑鼠。移动游标,是吗?(是的,师父。)我不会移动游标,我移动滑鼠后,它就不见了。我说:“在哪?在哪?你到哪里去了?给我回来!”噢,有时过了好久,它都没回原位,我疯狂移动滑鼠,游标就是不回来。我说:“你,马上回来!”有时,它似乎会听我的,但电脑有它自己的想法,它不听我的吩咐。有时我只是喘口气,它就又变了,我无法再回到原位置,或游标就此失控。今天我又找人帮忙修理。感谢上帝,但我学会用电脑了,现在都用电脑工作。

以前我都用手写。手写需要很多人协助,而我不喜欢依赖别人。(了解,是的,师父。)因为我得先写在纸上,然后得有人过来拿,带给负责这份稿的人,接下来我还得等待。甲才刚走,乙又来了,整天都有人来来回回,像溜溜球似的。因为有些是急件,(了解,师父。)不断地再三修正。有时我也身心俱疲,因而漏掉某些地方。后来我再看一遍又修正或再补充一些内容,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多次。那些信差也会很累,信差徒弟。而且我不太喜欢一直有人在我的磁场内,上上下下、进进出出。这也会干扰我的专注力。有时使我工作做得不好,于是必须一改再改,你们都知道。(是的。)跟我密切工作的人,有几个都知道。

很久以前我问过几个人:“能教我用电脑吗?告诉我怎么做,我就不必再用手写了,你们也不必一直来来回回递送文件,或其他师兄姊就不必一直来回奔波。”他们说:“不,师父。这个很复杂的。”另一个人也说:“噢,这很难、很难。”还有一个说:“师父,您太忙了。您学不来的,学电脑对您太勉强了。”于是我也就那样想。我以为我永远不会用电脑工作了,除了你们先将资料存在USB,我只要插进电脑浏览,就像在看影片。否则我以前什么都不会。我会用电动打字机打字,仅此而已。所以一开始时,我说:“好,至少买一台电动打字机给我。”用打字机打字比手写的清楚,但我只用两根手指打字。甚至只用一根手指,一根半,也要打字打很久。所以后来我说:“噢,我要学会用电脑,一定要。”我就问你们另一位师兄,他告诉我怎么操作,他只写一些说明,按几个钮就行了。所以我现在就是这么做,我很满意。(谢天谢地,太好了。)速度仍然很慢,但总比我必须复校好。(是,师父。)再读一遍自己写的内容,有时会感到困惑,有些字明明手写很清楚。有些字可能较不清楚,但有些手写得很清楚,他们仍会打错字,因为他们想错方向,他们以为师父是那个意思。也可能刚好有美女帅哥或辣妹之类的来到面前,让他们分心了。谁知道?或是美眉?

现在比较进入状况了,我不需要有人在旁边跑来跑去、进进出出我房子的大门或房门。现在他们进不来了;我随时随地都锁门。但仍然会来我大门附近,很靠近我的门—这已经够糟了,我不喜欢。(是,师父。)尤其我闭关时更不喜欢。我闭关时还必须工作,对我而言已够糟了,还要这样消耗能量,我尽力而为。(谢谢师父。)只要我身体能正常运作,当我的灵魂还没…身体有时不会立即运作,我只得勉强自己工作,那时动作就比较难。我所拿的电话和笔不断从我手中掉下去,好像我没拿稳。我没事,很健康。(了解,感谢上帝。)上去的境界越高,有时就会那样。(了解,师父。)身体无法像灵魂在时,那样灵活自如地运作。(了解,师父。)

 

好,还有问题吗?(没问题了,师父。)很好!没问题就是好问题。(感谢您拨出时间。)(非常感谢师父。)感谢你们问聪明的问题,我很喜欢,这也可嘉惠其他师兄姊。(是的,师父。)也许能嘉惠一、两位外面的人,如果他们有时间看,如果他们在乎的话。这是好事。即使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没看,还是有能量。凡事都无所遁形。我们说出口的话都会留在空气中、在水中、树木里、草地上、土地里,无所不在。(哇!)也许有一天,科学家能抓住它。(哇。)我们就能听到耶稣亲自向我们传道。(太神奇了。)或者我们能听见佛陀用他的语言开示,用我们不懂的语言。(哇!)谁晓得呢?也许我们做得到。也许人类到那时候,已进化到能通晓一切,能了解明师们的教理,那我就永远自由了。(哇!)我就不必再回来了,也许这次我不再回来了,教人太困难了。(是的,师父。)而且他们对你做恶的话,会得到恶报。我到哪里都要隐藏自己,这点你们不会了解。我现在胆子比以前大。但和你们在一起时,我比较放松,讲话比较有灵感。以前,无论我去哪里,都像其他人一样,穿很普通的衣服,低调行事不张扬。(了解,师父。)我会聊男、女朋友,会聊电影。会聊:“通货膨胀真可怕!”还会聊超级市场:“他们为何卖这个?”

 

那就这样吧,很好,我的工作也完成了。今天要更正的不多,要写的也不多,昨天就很多。(谢谢您。)因为我必须写好给你们。(是,师父。)还要修改一些文稿。若有几天工作量较少,我就觉得很感恩。那表示你们大家智慧和灵性都进步了,你们思绪较清楚,干扰较少,头脑里的垃圾较少。(是,师父。)否定力量的阻碍变少,这让我很高兴。所以,谢谢大家让一切变得更好。(感谢师父,感谢师父的加持。)现在我们组织也较好,比方说由资深编辑校阅初级编辑的文稿。以前我是自己包办一切,那时工作多到喘不过气。那时我想这样下去,不知道我能活多久。那时候情况好惨,筋疲力竭、疲惫不堪。但现在我们组织得较好,大家彼此协助,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连字幕人员也会帮忙做一些编辑。(噢,对。)所以现在工作比较顺,每个人的压力也较少。当然我们少了一些人,有些人来了但是想家或因其他原因离开了。还有人说要回家念书,我说:“嗯,当然,你想要去念妇女解剖学。是吗?”他快四十岁。(喔,不。)有两个孩子,离婚了,比方说这样。他还想要念什么书?不,他说他必须回学校。我就想:“噢,对,当然。”(天啊。)

 

没别的事了吧。我祝福大家平安顺利。祝福每位聆听的师兄姊,祝福大家平安顺利。也祝福外面所有的好人,祝福聆听的人人都安好。(谢谢师父。我们祝师父安好。)愿你们内心时时刻刻感受到上帝的爱。愿上帝的指引永远都在你们的脑海里,使你们时时刻刻行善并利益他人。阿门。(阿门。)

 

你们都知道我讲过了,但我想把这些话录下来,我很感动并感谢你们,这群女孩的参与、奉献,愿意工作来帮助世界,当然还有帮助我个人的理想。我很钦佩你们的理想主义及精神,我非常感恩。我只想告诉你们,感谢你们来此与我同行。我的意思是与我们同行,在这星球危急的此刻。愿上帝永远保佑你们。我确信上帝会永远保佑你们,这是我给你们的祝福。当然,我也感谢与我们一起工作的男孩。是,都一样。只是今天刚好我与你们聊天,所以我只提到女孩子,但我也十分感谢男孩子,愿上帝永远保佑你们,保佑世界各地各方面的无上师电视台工作人员。我的爱永远与你们同在,愿上帝永远保佑你们。谢谢,谢谢,谢谢。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