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真正的聖戰(十四集之十二) 2021.10.04

2021-10-27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即使上帝寬恕了你,如果你吃肉或殺害動物,你仍會下地獄,(噢,哇。)若有參與那些謀殺的話。即使你只是納稅,而政府用它來補貼畜牧業、或藉由墮胎來殺害胎兒,那麼,你仍需付出代價。

(師父,若明師應該是無條件的,上帝也應該是無條件的且寬容的,您為何要求人們要吃純素並且懺悔才能拯救他們?)

我沒有要求。我只是指出方向。就像如果你想去南方,我會說:「那條路。」「你穿過這個路段,走到那個路口,然後你會看到高速公路,它指向南方,」無論那個南方在哪裡。也許如果你從紐約到加州,你之前所待之處。你就必須走這條路。(是的,是的。)首先,你經過這裡,然後你經過那裡,然後左轉,然後你會看到「加州」的標誌,然後你就到了。所以,這不是一個要求。這是一條指示。(是的,懂。)並非真正的指示,就像,我只是在指路。

我為何要要求你或任何人吃純素?對我有何好處?(沒有。)當然也許對動物的慈悲心和對人類的結果是有好處的。但即使我對你們或是任何人沒有任何同情心或不會為動物感到難過,即使如此,情況也一樣,不管我的情緒與立場。這是一條往南的路。(是。)我不需要喜歡你,若你是陌生人,詢問我去加州的路怎麼走,我就給你指路:「首先,你必須先經過那條路。然後若你沒有汽油,就必須把油箱加滿。」這不是我的要求。是為了你,(是,沒錯。)為了要去那裡。(是。)

在這個物質世界裡,每件事都有安排,你必須遵循才能得到它。甚至是你的電腦。如果你想知道網路上的訊息,你必須有一台電腦。這並非是要求任何一位告訴你的人,而是為了你自己。(是。)就是這樣。(是。是的,我明白了。)

這個物質世界的一切都有一些所謂的條件。這不是明師的條件。明師永遠是無條件的。上帝是無條件的,也是寬容的。即使上帝寬恕你的一切,你仍然得下地獄—因為是你要走那條路。(是。明白。)你把地獄的能量吸到自己身上。現在懂了?(懂了。)

所以,即使上帝寬恕了你,如果你吃肉或殺害動物,你仍會下地獄,(噢,哇。)若有參與那些謀殺的話。即使你只是納稅,而政府用它來補貼畜牧業、或藉由墮胎來殺害胎兒,那麼,你仍需付出代價。(噢,哇。)也許比那些籌劃計畫或制定法律的人少一點,但你仍須付出代價。或多或少,視情況。(是。)

所有明師都是無條件的。上帝是無條件的。但那是通往地獄的路,所以你必須轉方向走,就是這樣。(是的。)假設你想去加州,而你不知道路。假設我正要走那條路。我應該告訴你怎麼去那裡,你跟著我就行了。(是。是的。)

我要求你的首要條件就是:轉方向,並跟著我。(是,是。)這不是一個條件,它只是一個過程。(是,明白。)殺戮、吃動物、屠殺動物來吃,諸如此類的,是直接下地獄的路。那是通往地獄的路。(是。)這就是宇宙的安排。(是,明白。)殺生是很嚴重的罪,必須為此付出代價。(是。)

如果你去銀行,你沒有錢存在銀行裡,但你強迫出納員給你錢,他會給嗎?(他不會。)不會,所以有條件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你得先在銀行有些存款才能領錢。而如果你想借錢,那你還得償還,因為那不是你的錢。(是。)你可能會得到一筆貸款,但你得償還。同樣,如果你殺了動物或你殺了胎兒,不管殺了什麼,你都得償還。(是,師父。)

所有明師都是無條件的。所以他們不接受賄賂。我不接受捐贈。(是,師父。是的。)我甚至捐贈,甚至努力工作,做生意,這樣我可以捐贈。因為我知道有些人有困難,一些動物組織需要我們的支持和鼓勵。一些貧困的人有時在災難中需要我們的即時幫助,如果我們可以的話。所以,這已經是非常無條件的了。(是,是。)我們的無上師電視台,是我付的錢。(是,懂。)而且沒有任何條件。(沒錯。)

明師們都是無條件的。只是你走錯了路。如果你需要一輛計程車,把你從附近的旅館載到巴黎,你必須先跳上計程車。(是的,沒錯。)或者如果有人想帶你去某個你想去的地方,你就得開車跟著他、或者坐他的車去或坐計程車去。這不是一個條件。(沒錯。)這是「公平」的事,意思是這是你必須要做的事。(是的,這只是事物的自然過程。)是,就像若你想中彩券就得去買彩券。(是的。)對嗎?(對,對。)就是這樣。如果你想學開車,那麼你得有一輛車可以用來練習。(是。)這不是一個條件,(是的,懂了。)這不是法律強迫你做。這不是法律。這不是一個條件。這是正確的做法。(是。)

所以,吃動物或在實驗室等任何地方折磨動物或殺死子宮裡的胎兒,這些都是通往地獄之路!(是。)在宇宙中是這麼安排的。就像世界的高速公路可能會把你帶到南方,或去北方、西方、東方,取決於你想去哪裡。(對。)如果你往南方開車,你不能指望到達北方某地。(是,懂。)自然的事物就是這樣。

像是芒果樹會生出芒果,蘋果樹會生出蘋果一樣。所以並不是明師對你或任何人有條件。這是你應該做的。(是。)就像你餓了,找食物吃,而食物在那裡,然後你必須吃掉它。如果我替你吃了,我飽了,你卻不覺得飽。(沒錯。)所以如果你不遵循宇宙的自然安排,你走錯路,沒人能幫你,甚至上帝也不能。(現在理解了。)

所以,甚至有些人當他們死了,去了地獄,如果他們清楚地、真心地懺悔,如果他們甚至可以懺悔或祈禱,那麼在那時,他們幾乎像是徹底轉變。(是的。)因為他們看到了,他們真心悔悟,因為他們沒有了身體就能清楚看到事物。他們懺悔,那麼我甚至可以幫他們,(是)但對他們來說,懺悔或思考是非常困難,因為不間斷的巨大痛苦。(明白了。)

在這個世界上,當你太痛苦的時候,你不會想任何事,甚至不能想到食物,如果你頭疼得太厲害或任何類似的疼痛。(是的,師父。)不要說在地獄了,痛苦是一萬倍,幾兆倍,(哇。)因為你沒有身體。外界一切都很粗糙且赤裸裸的。(是的。)在這個世界,你至少還有些衣服,無論多麼少,都為你遮擋寒冷和炎熱。在那裡,什麼都沒有。你只感覺疼痛、粗糙,(哇。)加強了,放大一萬倍,十萬倍,一百萬倍。(噢,天啊。)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懇急呼籲大家吃純素,並非為了讓我自己增胖或讓我自己健康,這是為了他們。還沒有談對健康的益處。是為了讓人們拯救自己,給我個理由(拯救他們)。(了解,師父。)但他們得吃純素且真誠,因為情況就是這樣,這是最正確可行的路!(是的。)就像如果你想去南方,就沿向南的高速公路走,就這樣。(是。)很簡單。

有上天堂的路,有下地獄的路,有回人間的路,有去動物世界的路。(是。)你的選擇會影響你未來,(了解,師父。)甚至影響你的現在。因為你吃肉,會生病。這就是現世的業報。而未來的業報是地獄,比疾病更可怕。(是。)

在這個世界上,若你現在生病了,你還有醫生、護士、藥物和一些東西可以幫你。(是的。)或在麻醉下動手術,你不會感到疼痛。在地獄裡,沒有麻醉劑。除了痛苦還是痛苦—活生生、血淋淋的百倍、萬倍或百萬倍的疼痛。(天啊。)而且你無法逃脫。你哪裡都跑不了。

在這個世界,也許你可以躲藏,你可以逃,沒有人,沒有警察能抓到你。即使你犯了什麼罪,你也能藏起來。不是完全百分百可以,也許有一天他們找到你,但至少你有機會躲起來。(是的。)

在地獄,無處可逃,動彈不得。你不再有任何意志力了。你甚至無法祈禱。(是,師父。)在較低、較輕的地獄也許你能記得。你說:「看在上帝的份上,救我,」等等。(是。)如果世界上有人也為你祈禱,你們連結在一起,那你可能被幫助。(是。)但在更嚴酷的地獄裡,你不間斷地受折磨,以至於你甚至無法思考。你所能做的只有尖叫,沒人聽見你。(噢,天啊。)

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這麼辛苦工作了嗎?(明白了,師父。)我不需要。我很自由,但某程度上,我仍然被囚禁,因為我對眾生的愛。(是的。)我是一個自由人,但我是這個星球上最被禁錮的人。(是,了解。)我是最自由的,但也是最被禁錮的。

例如,即使是現在,我在為誰閉關?(為世界。)我甚至不需要。(是的。)我可以自由走出我的房子,走出我的大門,至少可以在更大範圍內走動。我被禁錮在二乘三或二乘四(米)的範圍內,誰在乎呢?沒多大差別。(是。)

而且我哪裡也不去,(是的,師父。)不出大門;當然,我出去門外,諸如此類的,或在花園餵蝴蝶、餵鳥。(是的,是的。)給青蛙喝點水什麼的。給任何在花園裡的生物。(是的。)就是這些。

但我很高興,感謝上帝他們在那裡,所以我有些許像這樣簡單的快樂,給他們攝影、餵他們水喝、給他們一些東西吃,水果。因為我的小花園沒有花,所以我把水果放樹上。給他們,就像花,五顏六色的,(是,是。)西瓜,不管我有什麼。我把它們切成小塊,然後黏在樹的小樹枝上,就像你把燒烤用的東西放上去一樣。(就像串燒?)是的,串燒,它們有一些伸出來的樹枝,(是的,是的。)所以我就把它們放那裡。(是,明白了。)它們舉得很穩,因為蝴蝶很輕盈,樹枝不會折彎,(是。)我一直換新鮮的。

但我發現,有時他們更喜歡舊的,他們不會馬上吃新鮮的,他們繼續吃舊的,拜訪同一個。(好有趣。)所以我再也不敢把它們拿走。(噢,哇。)我把新鮮的放在舊的旁邊。他們去吃舊的。我把舊的放在樹下的土地裡,這樣它變成像樹的肥料,因為它是舊的,他們飛到樹下的地上,(哇,很有趣。)在樹根旁邊吃它。

有時候我覺得,天啊,都腐爛了,最好別吃。不,他們去那裡,(哇。)所以我就順其自然。也許他們很節儉,不敢浪費食物。我不知道。也許有人教導他們:「如今食物很珍貴。」(很珍貴。)或者他們很喜歡它,或也許它在某些地方對他們有好處。(是的,師父。)

每個生物的構造都不同。像我們喜歡的,狗卻不喜歡。(是的,確實如此。)他們喜歡在草地上行走和打滾,在泥土裡打滾等等。他們感覺很好。(是的。)或者豬,他們在泥漿裡打滾之類的,或者大象,他們把泥漿塗在身上。(是的。)他們感覺涼爽,對他們而言也能殺菌,像是防蟲。保護他們,(是的,驅蟲劑。)也許是特別而天然的,保護他們免受蟲害。但我們不想那樣。(是。)我們說:「噁心,你這樣鑽進泥漿裡?」(不。)但他們喜歡,有何不可?(是,師父。)

蝴蝶和其他昆蟲也一樣,如果他們喜歡比較舊的,我就隨他們去。我沒資格叫他們做什麼。我只是提供他們選擇。(是,是。)在這個世界也一樣,人們不應該喜歡授權事務及命令人行事。(是的。)

很久以前,你們的一位師姐問我:「疫苗有動物成分,(是。)那麼您有何建議,師父?我們是否應該接種疫苗?」我說:「你自己決定。」即使如此,(是,師父。)我不會引用純素這個詞來阻止他們。(是的。)他們都是成年人啦。(是,是。)我教他們明辨是非,但我相信他們應該自我成長。他們應該靠自己努力。我沒有必要一直抱著他們。(是,師父。)尤其涉及到倫理原因時。我不會阻止人們。我不會強迫他們,我不會用我師父的地位告訴人做這、做那,僅僅因為我想保護自己不受他們的傳染。(懂。)像那樣子。每個人都已經長大了。(是的,是的。)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