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和平為侍奉大眾之本(十集之十) 2020.10.3~4

2020-10-13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再加上,比方他的廚師,白宮的主廚,總統需要用餐時,他們立即備餐送上。這些人可能沒染疫,但他們碰觸冷凍魚肉那些食材,那些都飽含病毒。科學家已經研究出來並發現病毒經過三週還能存活。要是他們繼續深入研究,可能就會知道冷凍肉品和魚類上的病毒能存活得更久。

 

二○二○年十月二日週五,美國總統唐納‧川普閣下宣布他和第一夫人梅蘭妮亞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七十四歲的川普總統閣下,當晚已飛抵華特里德國家軍事醫學中心,接受「抗體療法」治療。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在隔離中於推特發文,說她有「輕微症狀,但整體感覺良好。」川普總統閣下於十月四日從醫院發布推特影片,表示感謝醫療專業人員以及美國同胞和世界各國領袖,給予他的支持,他說:「各方捎來滿滿的愛,真是太美妙了,我永誌難忘。」

 

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在十月三日和四日,週六和週日,從密集打坐閉關中撥空,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數次通話,她深切關心此事,尤其是川普總統閣下的健康。師父除了要我們為川普總統伉儷祈禱,也吩咐我們讓同修知道,如果願意就一起祈禱。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川普總統閣下和他的妻子,第一夫人,雙雙確診新冠肺炎。(師父,我們聽說了。)你們怎麼知道的?我剛剛才知道。他什麼時候感染的?(昨天新聞報導了。)噢,我昨天太忙了,我剛剛才看到。為他們祈禱一下吧。(是,師父。)為川普先生祈禱。目前大家態度都軟化了,不再大力抨擊他,那也是好事,但我擔心…我希望他康復。他看起來身強體健,但世事難料。(是的,師父。)否定力量想扳倒他,原因在此。如果你們願意,可以為他禱告。因為他是好人。他是真誠的人,是直來直往的人。(是,師父。)無論他做什麼,人們有時只是誇大其詞。(是,師父。)就算他們身居其位,也不見得能做得更好。(是,師父。)

 

美國幅員廣大,邊境很長。(是。)外人隨時隨地都能入境。是可以關閉部分邊境,比方通往墨西哥的邊境或美加邊境,也許可以,但是到處都有漏洞。例如,美加邊境之間。(了解。)你們可以想見有多遼闊。(是。)從前有個笑話,我想我講過,也許是在舊無上師電視台時期。有一位導遊,(是。)帶一群人去觀光,結果他們迷路了,找不到路。遊客便向導遊抱怨。他們說:「我以為你是加拿大最好的導遊。」他說:「是的,我是,但我們現在是在緬因州。」邊境很模糊。(是。)有一次,有個人,在森林中打獵且迷路了,警察也抓到他,以為他在暗中監視。但是加拿大人何必窺探美國人呢?你們懂我的意思嗎?(了解。)加拿大人一向都能光明正大地入境美國。沒必要走入森林,而且在那裡迷路。有時他們的判決令人匪夷所思。(是,師父。)

 

我深為總統感到難過,因為他必須外出。適逢競選期間。(是的。)被要求去和對手辯論,出席各種場合,他都要去醫院就醫了,大家還批評他,沒停下來回答記者的問題。都已經病了,要去就醫,竟然還有人怪他沒停下來回答問題。我很慶幸你們不是總統。你們打坐時,替他祈禱一會兒。不是規定,但可這麼做。(好,師父,我們會的。)

 

現在有很多人,包括他的多位助手,新冠病毒檢測都呈陽性。(是的,師父。)還有很多人,包括名人也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所以我跟你們說,這種大流行病非同小可。現在你們知道為何我如此慎重看待。(了解,師父。)現在你們知道為何我告訴大家要格外小心。這種病沒那麼簡單,不能毫無顧慮,一再地外出到公共場所,在任何餐廳用餐,屆時體內會累積足以發病的病毒。(是,師父。)染疫也可能會康復,因進入體內的病毒很少。(是,師父。)但如果體內有大量病毒,就會生重病。比方,若你只見一個人,而你戴了口罩做好防範。這樣即使對方染疫了,你有所防範,而且只見他一個人,相處時間也不長,即使從他身上感染了一些病毒,你也可能會康復或不覺得有異樣,或身體免疫系統能抵抗。所以你不會覺得自己生病或染疫。(是的,師父。)但若你繼續,一再地見其他人,你跟其他患者或無症狀感染者接觸,就會使體內病毒倍增。(是的,師父。)我以前就講過,許多人都看輕或嘲弄新冠肺炎,後來都染疫了。(是。)新聞報導過一些,你們都知道吧?

 

你怎會從新聞得知?你不是在工作嗎?我以為你都在工作,不看電視的。我想你上次這麼告訴我,很久以前,當時我說:「好,你偶爾也看看某某節目。」「我們沒時間看節目。」你是那麼告訴我的,記得嗎?(記得,師父。)也許不是你,而是別人,你們其中一人。現在你們都知道了。你每天都看新聞嗎?(沒有。)你沒工作嗎?(我們都在工作。)(我必須搜尋新聞,所以每天都會看新聞。)喔,你負責搜尋新聞?(是的,師父。)對,但大家同時回答我,不是只有你回答。我問:「你們知道嗎?」結果每個人都說:「是的,我們知道。」記得嗎?剛剛而已。那表示,你們都在看,被我逮到了。什麼?(我們是聽說的,消息就傳開來了。)真的嗎?(是。)(我們沒看新聞。)(師父,我們在搜尋輔助畫面時,那些會彈出來。)(只有頭條新聞。)(網路到處都會彈出頭條。搜尋資料時,就會看到頭條新聞不斷彈出來。即使不點進去看也如此。重大新聞會自動彈出來,不必點進去看。)好藉口。我從不看新聞,不知有多久了,直到最近因為新冠肺炎,我才不得不看。我想是從三月或四月起,我才看新聞。我以前不看新聞。我請人下載應用程式,這樣我就能看一些新聞。因為他們收集的新聞不夠好,所以我到現在都還要看。但是昨天和前天,我太累而無法…沒有足夠的時間看新聞。我是指頭條新聞。(是。)我現在才知道此事。剛好看到這則新聞。

 

甚至傳染給高層人士,天啊,而且他被周全防護。據說白宮實施人員保持距離,相距六呎之類的。六呎不夠遠,不過他們沒辦法,因為他的秘書或助手有時必須靠近、交談。像是保鑣、守衛等等,他們無法在家中為總統工作。所以他們被感染了,然後又傳染給他。(是。)再加上,比方他的廚師,白宮的主廚,總統需要用餐時,他們立即備餐送上。這些人可能沒染疫,但他們碰觸冷凍魚肉那些食材,那些都飽含病毒。科學家已經研究出來並發現病毒經過三週還能存活。要是他們繼續深入研究,可能就會知道冷凍肉品和魚類上的病毒能存活得更久。那裡頭的病毒,其實能存活得更久。不會因為是冬天,病毒就會死亡,因此危險性很高。主廚或廚師雖沒有染疫,但他們為總統烹煮時,碰觸那些冷凍的魚或肉,也在備餐時,碰觸他的碗盤。而後他接過那些碗盤用餐,然後就…他可能就是因此染疫的。我們祈願天堂大發慈悲,我們只能這麼做。我希望他沒事,因為平常他以為自己不會染疫。全世界其他的人都一直否認、嘲弄病毒,出門參加聚會,跟別人見面也不戴口罩,結果,就染疫了。然後說自己生不如死。被人傳染了,所以你們要知道染疫是很可怕的。(是。)就好像快窒息般,像溺水了,無法呼吸,真的會要人命。天哪。所以若沒必要,就別外出。(是,師父。)當然,如果有必要,比如牙痛而必須看醫生,那就外出,只要告訴我,你外出了,然後回來就必須隔離。就這樣,好嗎?(好的,師父。)這不是禁止,只是為了你自己最好別外出,也是為了屋內其他人。因為若你們其中有人,生病回來,會把病毒散播各處。因為你們都同住在防護罩裡。(是,師父。)所以最好別外出。(是。)如果外出,回來後就必須隔離。(是,師父。)至少要隔離三星期。(是,師父。)好,目前就這樣。非常感謝你們。(謝謝師父。)

 

如果你們願意,請為川普總統閣下祈禱。(是,師父。)我們需要他,他是世上的好工具之一。(是的,師父,明白。)不管表面上看起來如何,我無法一一解釋。(了解。)但若我告訴你們,他是真誠的好人,你們就要相信我。我沒有理由騙你們。(是的,師父。)你們了解吧?(了解,了解,我們相信。)我從未見過他;我不認識他。他不是我的親朋好友,我們毫無關係。我是為了世界著想。(懂,師父。)他和金正恩主席是少數致力於幫助世界的其中兩位。(是,師父。)還有一位是前副總統,但現在沒有執政。所以,他們是其中兩位。(是,師父。)我們需要他們。(了解,師父。)我也替他感到難過,因為大家一直無情地抨擊他。與此同時,他還要處理國務和國際關係。(是的,師父。)大家只會責怪他,毫不留情,絲毫不考慮他的感受,他必須日理萬機!(是的,師父。)不只那些新聞所報導的工作,總統還有很多其他職務。就像我做了很多事情,不僅僅是星期天出去,穿得漂漂亮亮,開示一、兩個小時,然後去吃飯,講笑話,不是那樣的。(是。)不只是在鏡頭前露面,不只是那樣。(懂。)我突然覺得很冷,我在流汗卻覺得冷。這是…我不能講;沒關係。願意的話,就為他祈禱。(是,師父。)

 

想像你是總統;必須處理這麼多事,身邊有這麼多我執。連你自己的人都背叛你;家人攻擊你,從背後暗算你。而你還得照常工作。所以他的免疫力低落,現在染疫了。(是的,師父。)照理說,他不應該得病。但是免疫力低落,因為有太多壓力,太多悲傷、痛楚。人不是鐵打的,就算總統也不是。(是,師父。)他還有生意需要處理,也要照顧家庭,以及很多媒體沒報導的事務。順道一提,他們說症狀輕微,只是預防措施;不是那樣的。病情進展很迅速,來勢洶洶。他的健康狀況岌岌可危。所以我才再次打電話來,請轉告他們要為他祈禱。我們需要他。(是,師父。)世界需要他。你們看有多少人能與我們有所共鳴?我意思是還在位的人。只有少數好的領導人是真心實意,誠摯要為世界服務,誠摯關心人民。其他領導者,就算講了很多,卻沒有像他們那樣認真、熱誠地落實,我感覺是那樣。(是,師父。)你們有空打坐時,就幫他祈禱一會兒。(好的,我們會。師父,我們會祈禱的。)我也是,我仍這麼做。

 

我突然覺得很冷,現在卻同時在流汗。(師父保重。)同時流汗和發冷,流鼻水。噢,天哪。我哪兒也沒去。所以不能說,我是感染了什麼,明白我在說什麼嗎?(了解,師父。)我一直待在房子裡,甚至都沒出門去哪裡。我是說到門外去,也許幾分鐘,但沒去過別的地方。我沒見任何人。別擔心,我會沒事的。(是,師父。)好,你們也要保重。(是,師父。)(謝謝師父。)打坐。(師父,請保重。)你們也是,謝謝。(謝謝師父。)

 

噢,天啊,無法置信。這種疫病,起初只會出現輕微症狀。但接下來,就會進入下一個階段,而且發展迅速。幾小時之內,健康狀況就會急轉直下。從看似輕症無恙,急轉成重症,屆時會被送到負壓隔離的加護病房,病情就嚴重了。轉為重症就很難康復。如果能康復。(是,師父。)有些人會處在那個階段,長達幾個月才能出院。即使出院,也不是完全康復。這是很可惡的邪惡力量。(是,師父。)但這也是因為他一直在吃肉所致。(是。)儘管如此,他仍深受蒙蔽而無法改變。所以業障才撲向他。再加上所有這些「美麗」、不忠的職員和家庭成員,導致他變得虛弱。想想看,如果換作是你。你還堅強得起來嗎?(沒辦法,師父。)太多悲傷。(是,師父。)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令人痛苦不已。媒體也咄咄逼人,反對派也不饒人。(是。)抗議活動也越演越烈。(是,師父。)天啊,好,謝謝你們。(謝謝師父。)上帝保佑,上帝愛你們。(上帝保佑師父。)

 

哈囉,我剛翻閱到這則新聞,有人說他的病情在週五惡化了。我原本不知道那則新聞,我只是在內邊查到此事。(是,師父。)現在新聞證實了!這消息來自福斯新聞,今天刊登的,「白宮幕僚長馬克‧梅多斯證實川普病情在週五惡化。」你們看到了嗎?(是。)即使總統說自己很健康,沒什麼問題,但你看,他的幕僚說他的病情惡化了。(是,師父。)我之前沒看新聞,今天才看到。你們今天之前知道嗎?(不知道,師父。)不知道。這表示,我說的沒錯。(是,師父。)你們大家也都一直在為他祈禱吧?(是的,師父。)任何人生了重病,我們都祈禱。(是,師父。)他是促進和平的好工具,所以我們必須為他祈禱。(是,師父。)世界需要他。這樣做很好,我不介意為他祈禱。儘管他還沒有吃純素。所以,正如我講的,即使他現身了,或者他拍了一段影片,或其他人說他情況良好,他感覺很好,但我說過不是那樣的。並非一切安好無恙…記得嗎?(是,師父。)大致我都說過了。(是。)所以,我為他祈禱,我們應該為他祈禱。如果你們願意,就為他祈禱。(是,師父。)只是簡短告訴你們我內邊的訊息,現在已經被證實了。(是,師父。)我當初說的,噢,天哪。所以我們為他祈禱,也為第一夫人祈禱。(是,師父。)

 

雖然我們不認識他們,但他們若對世界有好處,就是我們的朋友。(了解,師父。)我不禁會為他掉淚,我想像我身為總統,卻遭到各方抨擊,我能感同身受。因為我以前,也曾被自己所謂的徒弟,還有外面其他人,以及報紙和流言攻擊過。儘管那些都不是真的,但有時也讓我受不了。而他還必須處理國務和當前的疫情,大家仍不放過他。他都入院就醫了,還有人詛咒他。他的家族甚至因為金錢問題而控告他。這樣做不好吧?這樣不好。(是不好,師父。)他已經倒在地上了,他們還這樣踢他?那不是紳士風度吧?(不是,師父。)不管是誰,對吧?(對。)即使像紅十字會對友方和敵方都會照顧。即使是普通人,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也會一視同仁照顧。那麼,身居高位的人怎會這麼不友善呢?(是,師父。)所有這些文宣都讓他的工作雪上加霜。我在想,美國是很自由的國家,這點我很喜歡,很民主的國家。有兩個政黨,互相監督。但有時他們會太過火,比如互相誹謗,給對方製造太多麻煩。(是,師父。)我想如果美國想更自由,他們應該有個第三政黨,對兩黨雙方會更公平。(是,師父。)以監督兩黨雙方在宣傳對方不好的消息和流言時,有沒有太過度,尤其是針對總統候選人的抨擊。在全國散播這種有毒能量,是很不好的。不管誰贏誰輸。(是。)有競爭是好的,但競爭不一定非得如此不友善。(是,師父。)尤其對手已經受傷或負傷倒地,還繼續從背後踢他,那樣在背後中傷他。我覺得在世人眼中,這是有失厚道的行為。(是的,師父。)這對美國不好,一點都不好。言論自由,競爭的自由,不必像那樣低劣,這是我個人的淺見。沒關係,我們為他祈禱。要為他祈禱。(是,師父。)也為第一夫人祈禱。我們做仁慈之人該做的事。(是,師父。)無論如何。要是別的候選人染疫生病,我們也一樣為他祈禱。(是的,師父。)不管他們做得好不好。為人不該那麼苛薄又卑劣,滿懷惡意。(是的,師父。)還好你們走在正道上。你們要讓自己成為正直善良的人,這是我的希望。

 

我們不想要世界上的任何東西。(是,師父。)我們把一切拋諸腦後。我的意思是包括我自己,我是你們團隊的一員。(是,師父。)我也像你們一樣,日夜工作。好吧,也許做更多。比你們多一點。你們睡覺,我還在工作。我必須這麼做,我睡在電腦旁邊。(是。)即使我做好校訂,仍會繼續思考。當我打坐的時候,更多的問題變得更清晰,因為我有更多時間,深思熟慮。更多的主意隨之浮現,因此有時會追加修正,你們不介意吧?(不介意,師父。)有時我會寄額外修正。你們知道。(是,師父。)因為有時我拼命工作,沒有時間想得更詳細。然後等我坐下來,打坐,我就會想起來,而且做得更好。(是。)好吧。只是讓你們知道,我告訴你們的訊息,今天已經被證實了。我今天才看到這則新聞,因為我已經好幾天沒時間看新聞了,或兩、三天看一點點,然後我就沒辦法看了。所以今天,我剛剛完成你們送給我的第一批文件,然後趁中間空檔時間,我就查了一下,這是我看到的第一件事。我只是想跟你們說,要是你們還沒看到的話。(謝謝師父。)

 

人們聚集在華特里德醫院前,他們守夜為他祈禱,這樣很好。但有些人很惡毒,他們希望總統伉儷不適,即使已到了那個階段。那很不人道。(是,師父。)所以你們看,當強國的總統不容易。當你沒有保護力的時候,地位根本沒有用。無論情況如何,我們就交給天堂,但我們祈禱。(是,師父。)謝謝。(謝謝師父。)當初謠傳北方的領導人生病時,我也為他祈禱,只不過我沒有告訴你們,因為並沒有公開。(是。)我自己默默為他祈禱。英國首相確診時,我也獨自為他祈禱。(了解。)總之他們兩位都沒事了,無論他們是否曾病重,我一直都在為他們祈禱。現在這位總統也是,一位心地很善良的好人。儘管他不善於表達。不過他所做的和他想達成的,他的心地很善良,所以我們也為他祈禱。(是,師父。)好,親愛的,謝謝你們,上帝保佑你們,上帝保護你們。(謝謝師父。)

 

好可怕,更多名人染疫了。當總統不容易。人們很靠近他,而且整天跟他工作。即使他們保持六呎距離,也不是很遠吧?(不遠,師父。)六呎大約兩公尺。(是。)這距離根本不夠。這個新冠病毒可透過呼吸、咳嗽或打噴嚏,噴到八公尺遠。我是指飛沫微粒,可以飛到八公尺遠。所以印心時,我叫他們至少要保持三公尺距離。(是。)而且我還吩咐你們,都要戴口罩。(是,師父。)如果你們戴口罩,至少能擋掉一些病毒,就不會被整群病毒攻擊。如果吸入的病毒不多,身體可以抵禦得了。但如果吸入太多病毒,那當然並非每個人都有足夠的免疫力來抵抗。(是,師父。)我們要更小心就對了,就這樣。所以我一直跟你們說,除非真的必要,你們最好不要出門。現在你們知道原因了。(是。)因為當你們出門時,像是去購物和用餐是很難防護的。(是。)意思是,在餐廳用餐,吃飯時要如何遮住嘴?當你張嘴吃飯時,病毒會通過你的鼻腔,也會進到你的口腔。它會進到你的食物,因為食物盛放在桌子上。(是。)就算遮住了嘴,那要怎麼吃飯?用吸管嗎?像湯匙般的大吸管?不行,沒辦法。所以我才說別外出用餐。(是,師父。)現在你們知道,我不是要對你們嚴格。我只是擔心而已;我只是要照顧你們。(是,師父,謝謝師父。)你們在我的庇護下,我必須保護你們。所以,我並不是嚴格。現在你們越來越清楚。(是,師父。)我吩咐你們什麼事,都是為你們著想。(是,師父。)當然,也是講給你們那群同住在防護罩裡的人聽。(是,師父。)

 

天哪!我們要跟這世界奮戰到什麼時候。我也想知道我為何還留在這世界,工作這麼辛苦。為了對人類和動物的愛,以及對這星球眾生的愛。我們為了這份愛而努力。我們竭盡所能…奮鬥到底,謝謝你們。(謝謝師父。)上帝加持。還有問題嗎?沒有了?(沒了,師父。)沒有問題,好,散會。如果你們有任何問題,可以貼到那個你們設置的地方。(是,師父。)如果哪天,我打電話來,你們就說:「我們有問題要問。」我就會回答你們。(好的,師父。)謝謝你們,親愛的。再見,再見啦。(謝謝師父。)好,謝謝,再見!上帝保佑你們!(謝謝師父!愛您。)上帝愛你們!我也愛你們!(師父保重。)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