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佛教故事:賢妻巧媳(四集之二) 2015.08.12

2020-09-14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能者多勞,越受信任,工作越辛苦。並不是說,好,你有才華,人品又好,就會得到很好的待遇。不,賢能者多勞。才能越多,被寄望越高。

有一天宰相召集所有家人齊聚,當眾宣告:「兒子們和諸位家人,我現在年事已高,無法再親理大小家務。家中所有金銀財寶以及寶庫鑰匙,你們有誰願意掌管,我會全權交由你處理。」當家掌管所有家務,六位大兒媳都不想當家扛責,她們怕無法勝任。於是最後一位老七,七兒媳起身說道:「父親大人,長嫂們都推辭,那就由我來為您分勞。」因此他很欣喜地將鑰匙及家中一切全交由她打理。在中國,全家族都住在一起,並由一個人來當家,就像一位經理那樣,全家族住在同一屋簷下。結婚後,仍與家人同住。從那時起,她勤勉持家,早起晚睡,管理家中所有僕役及大大小小的事務。到了用餐時間,她總招呼公公婆婆先吃,

然後請大伯及嫂嫂們吃,再招呼侄子、侄女用餐,甚至讓僕人們全都先吃。所有人都吃過了,她打理好一切之後,再交待好後續的工作,最後她才用餐,最後一個吃。日復一日,總是如此。宰相見她如此忠誠勤勉,與眾人極為不同。怎麼會這樣?為何她沒遵從她母親給的建議?因為出嫁前,她的母親說過:「要睡好、吃好、穿好,每天奉行不渝。」為何她沒聽母親囑咐?要好好吃飯。於是他前來垂問:「嫁入我們家之前,令堂曾叮嚀你,每天要穿好看的衣裳,吃最好的美食、佳餚,每天也都要照鏡子。為何你沒聽母親囑咐?我沒看到你如實照做。」她當著公公的面前跪下,回話答道:「父親大人,我母親說穿華美新衣的意思是,所穿的衣裳隨時隨地看起來都要整齊清潔,這樣每當家裡有訪客看起來才整潔,人們才不會認為您家裡有位壞媳婦。我的母親教導我必須吃美味的好食物。我母親意思是要最後吃,因為那時會很餓很餓,吃什麼都會覺得很好吃。意思是讓別人先吃,你最後吃的時候,就會胃口大開。食物吃起來會非常可口,這樣消化吸收會很好。母親叮嚀要吃得好,吃美味食物是那個意思。我母親教我要照鏡子,不是指照銅鏡或是化粧用的鏡子。她是指我要早起,打掃每件傢俱物品,讓它看起來一塵不染。所有床舖及每樣物品都要逐一打理潔淨,一如鏡子閃閃發亮。我母親是那個意思。」天啊,了不起的母親!真是聰慧的女兒!母親沒多做解釋,但她什麼都懂。哇,宰相聽了便說:「哇!了不起,了不起。親家母是可敬的智者,我十分敬重她。」知道擁有一位很漂亮、能幹、有美德,又非常謙卑有禮的兒媳,他的內心極為欣喜。自此,他對她另眼相待,凡事全權託付予她,不再操心家事,現在他已安心無憂了。

有一天,國王和群臣在朝廷議論國政。突然,他看到許多特殊稻米從天而降,飛落到王宮裡。他便抬頭張望,看到群鳥携此種稻米往下撒放。國王看到這批珍貴稻米,就分給每位大臣一些,讓他們種在自家田裡。宰相也拿了一些帶回家,並交給兒媳婦,老么那位七兒媳,跟她說:「這稻米是國王所賜,要給我們栽種的,請幫我處理。」天啊,她要操持家務,現在還得當農夫,他真的很信任她。但這就是問題所在,能者多勞,越受信任,工作越辛苦。並不是說,好,你有才華,人品又好,就會得到很好的待遇。不,賢能者多勞。才能越多,被寄望越高。後來,皇后病了。來幫皇后診斷的醫生們齊聲說道:「陛下,皇后這個病症得吃那種特殊的米,即可痊癒。」這種米來自海邊,可能是一種稀有的野米。於是國王就召集所有大臣,詢問他們:「前些日子,朕分給每人一些稻米,讓你們栽種的特別稻米,現在稻米可否收成?」眾人答道:「不,那種稻子很特別,不適應這裡的氣候土壤。我們種了,但沒成功。沒有發芽,長不出來。」因此宰相回家後,詢問七兒媳:「你幫我種稻了嗎?長得如何了?」因為國王現在要這個米來治皇后的病。七兒媳回答說:「父親,我已種稻,稻子長得又好又多。我還種了第兩期,已收成很多,並存放在我們的米倉。即使國王要做成藥品,也夠全國人民使用。」不只夠皇后用。哇,這兒媳婦太好了!天哪,真希望我有個這樣的兒媳婦。但我沒有兒子;問題在此。有人想當我的兒媳婦,也沒辦法,我沒有兒子。「好,請拿一些給我,我要進獻給國王。」「當然,當然。」她說:「但我得請人先碾米,先處理乾淨。」哇,她好細心!而不是說:「米在這裡。」她先把米挑好、碾好,好讓她公公隔天拿到的不是帶有稻殼的米,而是已經挑好洗過,可以立即烹煮的米。噢,她是不是很賢慧?宰相就去稟告國王:「陛下,謹遵您的旨意,我家種了很多這種稻子,我們已收成很多稻米。今日敬獻給您,這些米已可直接烹煮。」「噢,真好!太棒了!你真是善於栽種啊。」國王並不曉得細節。後來稻米烹煮成飯後,皇后吃了果然痊癒。

當時舍衛國與其鄰國呾叉始羅國之間,常有商業貿易衝突,兩國紛爭不斷。而這個鄰國呾叉始羅國的國王心有不甘,懷著敵意,他擔憂舍衛國人才濟濟。因此,他想到一個謀略,要試探對方的國力,看是否真的那麼強大,是否真有許多賢能之士。第一次,他派一位使者帶兩匹馬送給舍衛國,兩匹都是雌馬。哈哈,你喜歡那個。兩匹馬,都是雌馬。他想借此測試舍衛國是否有能人賢士,能夠辨識這兩匹馬何者是母親,何者女兒。都是雌馬,又很相似,從舍衛國王到眾群臣無人能夠辨別。所以宰相回家後,看起來愁眉苦臉,臉像馬臉一樣長。你們知道人難過時,或不開心時,我們會說:「為何你臉這麼長?」他的臉和馬臉一樣長。常在身邊侍奉他的七兒媳看在眼裡,便問道:「父親大人,為何您今日從朝廷回來,看起來心情如此沉重,發生了什麼事嗎?」宰相於是告訴她:「鄰國送給我們兩匹馬要求我們辨認,看誰是母親,誰是女兒,但我們不知如何分辨。不知該怎麼做,我們無法判別。他們說若我們分不出來,就要來攻打我們。這只是試探,你知道的。他們要攻打我們,所以我們十分憂心。我當然開心不起來。」七兒媳便說:「父親大人,這並不難。您帶些鮮嫩多汁的草料,將草料堆放到王宮。只需看哪匹馬慢慢吃,好像要把草料留給另一匹馬,那匹就是母親。另一匹馬若吃得快,像等不及似地不停地吃,那就是幼馬,可以嗎?」宰相心想:「哇,這很合邏輯!好,就這麼辦。」他前往宮裡稟告國王。於是他們依計行事,以草料來測試,果然就分辨出來了。然後他召鄰國大使進宮,指著吃得很慢、不急不徐的馬兒說:「這匹是母親,然後那匹吃得很快,像在爭奪搶食的,則是女兒。」大家都看得出來了,鄰國大使不得不承認答案正確。使臣離開之後,國王賜給宰相許多珠寶、絲綢等寶物,並提高他的俸祿。我們現代的做法,就好比加薪。

那位使者回國之後,向國王稟告事情的經過,但那鄰國仍不服輸,不願承認自己是輸家。他們的使者帶著兩條蛇,兩條粗細長短都一樣。再度來到舍衛國,詢問他們是否知道,哪條是公蛇,哪條是母蛇。若不知道,他們便會派兵與他們開戰。他們將蛇帶來舍衛國,然而舍衛國王和群臣仍舊不知該怎麼辦,不知如何分辨雌雄。所以宰相回家後,他的臉又像蛇尾那麼長,垂頭喪氣。他說道:「媳婦啊,今天鄰國又來找麻煩。他們帶了兩條蛇,要求我們分辨公母,但我們難辨雌雄啊,你知道如何分辨嗎?」她答道:「父親大人,這也不難。」多麼聰明的媳婦!「您只需在竹盤上鋪上平整光滑且柔軟的絲綢。」好,先鋪上絲布。「再將兩條蛇置於其上,看哪條靜止不動,哪條會跑來跑去。因為母蛇屬陰;陰陽,知道吧?當母蛇感到涼爽柔軟,便會待在那裡隨遇而安。但是公蛇屬陽,當他看到那麼多人,便會慌張四竄,試圖逃脫。」那種竹盤不是平的,周圍有高起的邊框。古人用來放東西的淺籃,好像淺平的大型籃子。「公蛇則會四竄逃脫。」宰相心想:「哇,這很合邏輯!我來試試看。」於是他進宮稟告國王,國王依此方法測試。噢!果然不出她所料。國王便召見鄰國使者,以此方法展示給他們看。接著說道:「那條是公蛇,那條則是母蛇。」連信使也心服口服,大讚:「了不得!」便返國稟告他的國王。事後,舍衛國王當然再度提高宰相的俸祿,獎賞他許多珍貴禮物。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