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相信人性與善意應互相幫助(七集之一)2022.04.23

2022-05-30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噢,天啊。我一直很驚奇,每次我使用某樣東西都會覺得驚奇。我對人類的聰明和我們生活所受的賜福感到驚奇—我們可以擁有這麼多東西,如此美妙的事物,營養豐富的食物。而它就像從天而降一般。

(哈囉,師父!)嗨,你們好嗎?(我們很好,師父。您好嗎,師父?)我很睏。(噢。)幸好你們動作加快一點。如果你們再耽擱一下,我想你們就找不到我了。我就會變成一個窩在沙發上的懶人了。昏昏欲睡。在我答應你們今天我們將進行談話之後,我立刻就後悔了。(噢。)因為當我和你們談話時,我馬上說:「好,我們可以進行。」但後來我意識到在那之前我已經很累了。(了解,師父。)

我們有這個系統很好,你們會比較自發性反應。比較自然。(是的,師父。)想想看,若我有提詞機,又有人幫我捉刀代筆,像多數大人物一樣。我假裝我不是大人物,這樣就不會覺得難過。我不會因為得自己解決一切而感到難過。(是。)而且還要看書,再將內容都翻譯給你們聽。

男孩們,我給你們的菜單,你們做了什麼嗎?你們全都在嗎?(是的,師父。)那兩個男孩也從樓下上來了嗎?(是的,師父。)聽著。我提供了一份像是正式的實際操作的菜單。後來我聽說你們將所有食材一起混合在一個三明治裡。真的嗎?(是的,師父。)

天啊,你們讓我想起我剛去台灣時,我炸了薯條給男女出家長住吃。我說:「開動,吃吧,因為我必須煮。必須有人負責煮,這樣你們才能趁熱吃。」當我出來時,我準備了一小份,最後的一份給我自己。每個人都已經吃了。又熱又酥脆的薯條。於是,我拿著一小份給自己的薯條說:「味道如何?好吃嗎?」「好吃,好吃。我們把它都泡進茶裡,味道好極了。我們(把它)泡茶了。」

你們做了新式的三明治,也許味道不錯。味道好嗎?(好,師父。)(真的很好,師父。)你們做哪種食物?有一種悠樂(越南)小吃,配飯一起吃。也可以搭配麵包吃。但不是加蘑菇醬和純素起司…那些東西一起,然後所有…任何我給的東西。天啊。不過味道好嗎?(好,師父。)(好極了,師父。)確定?(是,確定。)好吧,那給我那個食譜。假如我有機會,再做給你們。我就會知道你們的口味如何。不管那是誰做的,就把食譜寫下來,比如,加了多少薄荷葉。寫下精確的食譜。還有多少蘑菇醬。

噢,哇。你們真的喜歡嗎?老實告訴我。(是,師父。這是事實。很好吃。)(非常喜歡。)噢。有時一個錯誤,之後反而變成一份好的食譜。(是的,師父。)就像洋芋片。(是。)非常薄的格子洋芋片,薄洋芋片。(是。)洋芋片原本也是個錯誤。(噢。)作法弄錯,卻變得美味好吃,所以他們就繼續這麼做。所以也許你們的菜單會在網路上大受歡迎,誰知道呢?我們可以把它放在「今日小妙方」。不要標示我的名字,萬一它不好吃。

我給你們不同的東西來變換不同的口味。像純素起司,當然是搭配麵包。(是。)純素卡門貝爾起司很美味,所以我想送一些給你們。還有蘑菇醬也很好,自製的。(是。)所以,我想送一些給你們。我想如果有人不喜歡這種悠樂(越南)碎米飯,碎米飯配純素皮絲。他們就可以吃法式長棍麵包塗上蘑菇醬。(是。)如果有人不喜歡蘑菇醬,他們可以吃純素卡門貝爾起司和其他種類的起司。(是的,師父。)我是完全民主的,你們卻將它們全混在一起!

(我們不知道為何各種食材要搭在一起。)懂。我自己也奇怪。你們都吃完後,我才打電話給你們。我只是順便打給你們,然後你們給了我所有這些極佳的讚美。食物很棒,諸如此類。我很驚訝。所以,我問誰吃了什麼,哪一種食物很棒。然後祕密就全部洩漏出來了:「噢,我們將它們全都加在一份三明治裡,我們一起分享。」天啊。

我想你們也許不喜歡配碎米飯吃。在悠樂(越南),我們也和麵包一起吃,像三明治般。(是,師父。)所以,我也寄了米,但也許煮飯太麻煩了。所以,我想你們可以配三明治、配麵包吃。於是,我甚至寄了麵包,任何我那裡有的麵包,因為我想也許你們手邊沒有。所以,我就寄了。我說:「可以做三明治,搭配蘑菇醬和純素起司一起吃。」打電話後,才知道全部都成了大雜燴。噢,天啊。味道好嗎?(好,師父。非常好。)哇,我很高興,也很佩服你們。

「Host:一收到師父的美味佳餚,無上師電視台團隊的一些成員表達了如下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最親愛的師父,團隊深深感謝您的美味佳餚!謹列出他們所寫的謝詞表達他們的愛和感謝:

謝謝師父,感謝您的愛。悠樂(越南)法式長棍麵包很好吃,而且味道豐厚,因為加了各種美味的食材。

謝謝師父送給我們超級美味的三明治,包含了很多您的愛。

師兄們問我這個悠樂(越南)食物好不好吃?我說我是今天吃最多的人。然後我想您會知道答案的。感謝師父賜給我們如此美好的回憶。

我很喜歡這種三明治,夾了純素起司、蘑菇醬和其他各種食材。它觸動了我的味蕾。太好吃了!謝謝師父,感謝您的愛與加持。

我很喜愛這個食物,覺得這個三明治超棒的,美味極了!謝謝您想到我們,師父。

非常感謝師父的美味三明治和充滿愛的餡料(配料)。非常喜歡。

三明治十分可口,滿滿配料和愛。非常感謝您,師父。

這是我吃過最棒的三明治!我以前吃過別種三明治,但都沒有這個這麼好吃~謝謝師父充滿愛心的分享。

三明治真的很好吃。謝謝師父,感謝您的愛與加持!」

我不曉得是否只是你們吃什麼都好吃,還是食物真的好吃。好吧,下次我會嚐嚐看。給我食譜。(好的,師父。)也許我嚐嚐看是否真的好吃,然後我們可以建議人們。不過這些食材的製作過程比較複雜。我不曉得超市是否販賣。這些是悠樂(越南)的食材。但也許人們可以從悠樂(越南)餐廳訂購。(是的,師父。)

這種食物—碎米,起初我只是寄給和你們在一起的悠樂(越南)人。因為我認為反正其他人對這種食物一無所知。所以,我只是寄給悠樂(越南)人。(了解,師父。)那些碎米之類的東西。那是給悠樂(越南)人的,他們稱之為碎米。(是的,師父。)但後來我寄了別的東西給你們,給其他那些不懂悠樂(越南)食物的人,給他們品嚐。但我說這是給大家分享。一起分享。如果你們想嚐嚐看。我說只給他們一點,萬一他們不喜歡,那會造成浪費,浪費這種悠樂(越南)特別的米。特別料理過的。(是,師父。)情況就是這樣。因為這並非到處都買得到。明白嗎?(是,師父。明白。)我給你們的東西必須特別訂購,而且只有一些人知道如何製作。老一輩的人才會做。美國的悠樂(越南)人或英國的悠樂(越南)人,不要問他們,他們甚至不知道如何拼寫它的名字。他們可能從沒聽說過。

這種食物通常是給窮人吃的。我想之前某個時候我曾經提過。我不確定是否錄下來了。因為農民們種植水稻,他們會挑選那些圓潤完好的稻米賣給有錢人。(是的,師父。)剩下的,整個穀殼。他們仔細將它們篩出來,然後他們就吃那些。因為那些米是破碎的。像是幾乎是剩下的,不要的部分。(是。)而且他們沒有錢買肉,所以他們只吃皮的部分;買皮的部分比較便宜。(是。)然後他們就這樣把它切碎,連同一些香草和蔬菜一起配碎米飯吃。特別的蔬菜,並非樣樣都適合;像是小黃瓜絲,或是一些胡蘿蔔絲,以及香草,像薄荷和香菜,還有那種紫色的葉子,我們怎麼稱呼它?(紫蘇葉。)紫蘇。(是的,紫蘇。)我知道名字,只是忘了。好,很好。他們也用來製作美容油。

想想看,你如何能從那種葉子萃取油呢?你們看過紫蘇葉吧?(是。)它很薄,像紙一樣。它是紫色的,深紫色。也有綠色的。但是那種紫蘇,他們甚至用來製油。作為美容用途。想像得到嗎?(哇。)想想看我們人類,可以用各種東西榨出油。我們從它們榨出油來。甚至葵花籽之類,我們可以看到它們富含很多油脂。(是,師父。)或是橄欖。(是,師父。)像橄欖,我們可以用來榨油,因為我們可以稍微想像一下,若將它剖開,裡面會有一些油滲出。(是,師父。)

但這種紫蘇葉很薄,像紙巾一樣。你如何從中榨出油來?(是。)紫蘇油真的很油。我以前見過。(哇。令人驚訝。)婦女用來抹在皮膚上。也作為醫藥用途等等之類的。(噢。)你們能想像嗎?(哇。)可憐的小葉子。我不曉得,也許他們也用紫蘇種籽來榨油。我無法想像這些葉子能榨出什麼油。你們能嗎?(不能,師父。)大概是從那種植物的種籽而來。這不重要。

我認為人類不可思議。一直以來,他們變得越來越不可思議,展現出上帝賜給我們的各種奇蹟。但有些人是如此愚蠢和邪惡,他們甚至不想享受我們所擁有的一切。(是的,師父。)只是出去破壞東西和殺人。噢,天啊。這樣的白痴。他們是忘恩負義的野獸。(是的,師父。)我只能這麼說。

因為每次我吃什麼東西,都很感恩。(了解,師父。)我一直覺得驚奇:「噢,這些東西,他們怎能用來製油?(是。對。)他們怎麼能種出這樣的玉米,這麼大又這麼甜?還有馬鈴薯,甚至那些東西。(是。)番薯,還有,噢,看看小黃瓜—如此多汁。還有柳橙…」每次我吃什麼東西都嘖嘖稱奇,在驚奇中充滿感恩。(懂,師父。)為何大地、土壤看似如此堅硬、呈褐色,像是沒什麼,但它卻提供這麼多養分,讓果實長成那樣,又那麼鮮美多汁。(是的,師父。)而且甚至可以用它們其中一些來製油。連玉米也可以用來製油。玉米油。(是的,師父。確實。)還有許多其他的油,我很驚奇,甚至有米油。怎麼會呢?你看米還沒煮的時候,它那麼小、那麼乾燥、又白白的,看起來不像油或什麼的,但他們可以製作米油。(是的,師父。)

噢,天啊。我一直很驚奇,每次我使用某樣東西都會覺得驚奇。我對人類的聰明和我們生活所受的賜福感到驚奇—我們可以擁有這麼多東西,如此美妙的事物,營養豐富的食物。而它就像從天而降一般。(是。)像米油、玉米油。(是。)我不曉得,他們有沒有大麥油或小麥油?有嗎?也許有。(是。)也許他們還不需要它。否則,他們會用它們來榨油。然後用那種油來炸薯條。(是的,師父。)

我真的每天時時都感到驚奇。我不敢浪費任何東西。我只是取出一些來吃,這樣剩下的食物還是乾淨的,(是的,師父。)然後我會走很遠將食物給一些動物族人,讓他們與蛋白質、蔬菜和水果一起吃,還有麵包和香蕉。比方說,像這樣。我有什麼東西就會餵他們。但不是髒的。(懂,師父。)不是髒的。我把我要吃的先分出來,盛到我的盤子上再吃,如果我需要更多,就再多盛一些。然後有什麼東西剩下來,我就給動物族人,若分量太少,我會多加一些。(了解。)多熱一些米飯,或是多放一些水果,或多放一些麵包給他們。通常,我只是給麵包和香蕉—這樣比較簡單。只是有時候剩下一些食物,而他們喜歡。我告訴過你們。他們只有在別無選擇、沒有別的東西時才吃麵包。(是的,師父。)

他們等到後來就吃了你們昨天做的三明治。然後我想他們不會吃別的東西了。你們形容三明治的樣子,感激不已,喜愛極了。我可能會失去他們了。若他們吃了你的三明治,我會失去他們。他們會問你的地址在哪裡?他們會問你的名字,那個做三明治的人和電子郵件地址等等。這樣他們就會移民到你所在的地方等待。然後你就會忙不過來,因為你的餐廳將會賓客盈門,坐滿這種滿懷感激的客人。

觀看更多
劇集  1 / 7
1
2022-05-30
3804 次觀看
2
2022-05-31
2880 次觀看
3
2022-06-01
2627 次觀看
4
2022-06-02
2880 次觀看
5
2022-06-03
2640 次觀看
6
2022-06-04
2837 次觀看
7
2022-06-05
2710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