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信心是萬法功德之母 (七集之四) 2019.07.07

2020-09-09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當然知道他們得練習,但那部電影讓我更深刻體認,他們縱有天賦才華,但是成名的背後,帶給我們歡樂的背後,是嘔心瀝血的努力。對於各領域的藝術家,我真的滿懷敬意並且惺惺相惜,不只對劇中女主角。

 

總之,我去了,這位百萬富翁或億萬富翁…一定是億萬富翁,因為他的遊艇最少就要五千萬。任何一艘普通遊艇都要三千萬,五千萬或一億,取決於遊艇大小、設備和內部裝潢。我看到一輛「王者之劍」古董車停在他遊艇的正前方,我說:「噢!你也有『王者之劍』?」但這輛車不是很好看­–是棕色,全車是棕色,或藍色之類的顏色。不像我的那麼典雅耀眼,那麼令人喜愛。我說:「噢!你也有『王者之劍』?」他說:「是啊!」我問:「你開嗎?」他「支支吾吾」然後說:「當然開。」他的女友聽了就說:「你何時開的?」因為在那之前,我聊到我看的一部影片。我敘述劇情說:「哇!我看了一部影片,」西班牙片,不一定是講西班牙文。內容是關於一位義大利或拉丁裔的歌劇演唱家。一位年輕貌美,極富盛名,擁有天籟嗓音的女士,她愛上一位年長男士。男士大約五十多歲,而女孩正值青春年華,約廿二、廿三、廿四歲那樣的年紀。當然,歌劇演唱者通常從小就開始訓練,所以可能年紀輕輕十幾歲時就很出名。他們不會找像我這樣,三十歲的。女孩很年輕又很有名氣,男方則是富有的大亨。那是一段真戀情,女孩並非因為他富有而愛他,不是!因為她自己也很富有且出名,雙方是真心相愛。劇中有醋意橫生的情節,顯示他們是真心相愛,不是一時迷戀或兒戲。我們當時在聊天,可能是在餐廳,我告訴他們,我剛看了這部影片,讓我很感動,因為那是真愛。通常,年輕女子若愛上富有的年長男士,人們會詆毀她。多少會詆毀他們的關係,會閒言閒語:「噢,她喜歡他是因為他有錢。」但這部電影裡是真愛,我看得出來。雙方有愛的火花;雖然是演戲,卻感覺得出來真情。她…那時,劇中有一幕是她在彈鋼琴,在家練習要演出的角色。他們真的很有才華,他們必須在家,自己伴奏練習。只是順便告訴你們我的感覺,你們知道我的日曆。我看那部影片時很感動,因為我和大多數人一樣,認為歌手或是演員才華都是渾然天成,他們天生就是來唱歌的。但他們一天練習八小時,自己彈琴練唱,自己伴奏。她既美麗又有才華,還是得那麼努力練習。我們不了解他們在幕後所下的工夫。我們只是去劇院看到,「喔啦啦啦…」然後說:「哇!看了一部很棒的電影」或是「我欣賞了一齣很動人的歌劇。」我們不知道他們背後付出的心血。所以,那部影片也讓我有所領略。我當然知道他們得練習,但那部電影讓我更深刻體認,他們縱有天賦才華,但是成名的背後,帶給我們歡樂的背後,是嘔心瀝血的努力。對於各領域的藝術家,我真的滿懷敬意並且惺惺相惜,不只對劇中女主角。我不記得全片的劇情。我只是說一些重點,因此有感而發。我對他們說:「哇,我今天看了那部影片。」可能是在電視上看的。飯店也有電視,有很多免費的服務:免費的收音機、電視,我的套房裡有免費廚房。他們提供煮水壺、鍋碗瓢盆、餐具等等一應俱全。住客什麼都不用準備,只要帶行李就可以入住,而且價格實惠!在摩納哥,每月只要付三千六或三千八百歐元,就可使用所有設備和客房服務。晚上餓了,隨時有吃的。任何時候渴了,下樓就有飲料吧。他們有客製化綜合果汁,販售各式各樣的果汁。即使在自己家裡,也不會像在飯店吧檯有那麼多種果汁。所以很方便。但願可以永遠住在飯店,我就不需要任何人了。

 

我說:「哇,我今天看了那部影片。」因為沒什麼話題可聊。我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認識我,大家都坐在那兒。你知道有錢的名人都正襟危坐,所以我得打開話題。我說:「我看了這部影片,很感人。」他們問:「什麼影片?」我說:「我不知道片名。」因為我是從中間看的,並非從頭到尾看。我只是下去某個地方,或是剛回家,我忘了。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從中間開始看。但全部劇情可想而之,看結局就知道故事內容。我認為男主角,我不知道,我不記得了,也許男主角已婚,所以沒有娶她,大概是那樣。故事有些曲折,不只是單純的愛情故事。反正那不是重點,重點不在於他是否已婚,不重要。我很感動,我說:「哇,我不認為…」我們大多數人認為,年輕女孩和年長男士交往或談戀愛,是為了他的錢。但這部影片恰恰相反。這是真實故事,我不記得主角的名字,但這是真實故事。男方很富有,但女方也既有錢又出名,年輕貌美,而且真心愛對方,男方也是真心愛女方。我之前告訴過他們,我認為我絕對不會愛上那麼老的男人。我已經老了,但假裝自己還年輕。「女主角深愛男主角,我想我了解原因。」我這樣告訴他們。「男方雖然年紀大,但仍然氣宇軒昂,很體貼、很熱情,以他年紀來說還是很帥。雖然頭髮斑白,但是俊美、穩重。甚至還自己開車,開自己的車。男主角甚至不需要司機,總是自己開車去看她,帶她去看電影或外出。我想也許我會重新審視自己的觀念,或許我會和那樣的男人譜出戀曲。」因為我以前說過,我對年長的男人有成見。我想:「哇,怎麼會有年輕女孩愛上滿臉皺紋的年長男人,但這個男人不同。」我說:「我有可能會愛上這樣的男人。」當然,他是電影明星,即使外貌不好看,化妝師也會為他修飾,讓他看起來英俊瀟灑。演戲不一樣,會有華美的服飾,還會教他走路儀態等等。身為電影明星,必須知道扮演的角色走路的模樣。如果扮演老婦人,走路就得彎腰駝背。演有錢人,走路的氣勢就要像有錢人,劇中角色英俊倜儻,走起路來也要風度翩翩。因此我當時覺得:「不無可能,我現在改觀了,不再認為自己不會愛上年長男士。」我必須融入他們的話題。我不能說:「嘿,吃素、環保,救地球!」我在外面不會說:「吃素,環保,救地球。」我單純是個純素者而已,我不會對任何人說教。我很慶幸,他們不知道我是誰,這樣我就能融入人群,了解他們的心,知道他們如何生活,明白人類的想法,明白若要和他們聊天,該如何打開話題。如果我還要去外面弘法,對哪一類型的人,該說些什麼。但事實上,有時根本沒任何目的,只是純粹和他們聊天。就像一般人那樣聊天,聊電影、美食、好車,我最喜歡的車款等等。我沒特別喜歡什麼,就挑大家最喜歡的車款,他們會想要的那種,我會說:「哇,那款車當然是最頂級的,我會想要有那款車。」所以當我看到那輛「王者之劍,」我說:「哇!你有『王者之劍』,我也有一輛,是乳白色,你的是…」我認為是藍色,藍色或棕色,誰在乎?反正不是漂亮的顏色。抱歉,抱歉。如果你聽到了,抱歉,我實話實說。我說:「哇,你還開嗎?」他猶豫了一下說:「是的,我會開。」過了幾天他就開那部車,一路開到義大利某處,然後再開回去,為了告訴我他還開車,他自己開的。因為我說:「那個男主角還會自己開車。」我講到劇中那個有錢人,那天他說他也開車,結果,他的女朋友,我記得她說:「你開車?什麼時候?」「呃…我可以開,我計劃明後天要開。」他果然說到做到。

 

然後我們進他的遊艇內,服務生端上飲料點心等。然後我們開始聊天,不知道我們聊了些什麼。我想沒什麼重要的可說,肯定不是聊:「吃素、環保。」然後他說到他的腿,靠近腳踝的小腿處有點問題。我問:「你沒按摩嗎?」他說:「有,但沒用。」他一直跟我說他腿部的問題,所以我彎腰看。結果我有東西掉出來,所以我彎更低,找我的東西。也許有東西,從我的包包掉出來。他的女友就說:「您已經下跪了嗎?」我問:「什麼意思?」她沒繼續說下去。過了一會兒,她說:「你們甚至擁有同款的車子,天意!」她這麼說。我問:「什麼天意?」我不懂她在說什麼。我後來當然懂了。我想她是擔心,我所說的愛情故事,跟五十幾歲的男人相戀,她擔心我在暗示。我的天!拜託不要啊!他跟我所看到的影星是天壤之別,我不是說他醜或什麼,就是很不一樣。我絕對沒有那種念頭,而且他女友就在他身邊。或者我那時候並不知道那是他的女友,但是我腦中沒這種想法,我只是利用那部電影,打開話題而已。也許順便隱約安慰他,他沒問題,不用擔心,年紀還不算太老,我潛意識的想法。她竟然說:「天意。」我說:「什麼?天意什麼?」好,算了,不提了;就沒再說下去。然後我們繼續聊;下一次又一起吃飯,東聊西聊。

 

從那之後,他每天來我住的飯店,一天來好幾回。他以前從不運動;現在他去那家飯店,因為那裡有健身房、游泳池、按摩室、三溫暖,應有盡有。他現在是會員了。那天之後,他去加入會員,一直往我住的飯店跑,坐在我常坐的吧檯位子。通常我會獨自坐在那裡,看書或做別的事。從此,每次我坐那裡,他們也來的話,我就有伴了。好吧,我不介意,隨便。我獨自一人,也沒什麼事要做。我們邊聊邊喝。他很尊敬我,雖然他們不知道我的身分。我都稱他「先生」。我不會說:「嘿!你!有錢的名人。」我稱他「先生」,所以他很高興,他跟其他人說:「我喜歡她稱呼我『先生』。」我猜很久沒人稱呼他「先生」,除了他遊艇上的員工外。當然他也邀請我到他的公寓等等。他送給我一些禮物,來自他兄弟在倫敦的店。那是氣派豪華的名店,只有頂級富豪才會去那裡消費。我也不想講店名,因為那跟皇室有些淵源。我也不想在背後議論人,也許他們不喜歡。不過你們知道那間店。現在我們回來講,我那兩位英俊的護法,肉身保鑣。當然,他一直邀請我。有一天,他的女友因故回去英國,我不知道什麼原因,然後他想看我住的房子。那時候,很久以後了,我買了間房子。那間房子,你們去那裡共修過一天,我在附近有個山洞。在法國,好。然後他想來看我的房子;好,我邀請他來。那時候才剛買而已,裡面沒什麼東西;有一台老式的電視,不是平面電視,是又大又重的那種。我不知道哪裡來的,非常厚實,像個箱子,我還留著。他說:「這東西…是你的?」我說:「是啊,我不知道怎麼來的,但確實是我的。還可以用,你看!」還能看,還很好!然後我調了些無酒精飲品給他。我當時有幾位助手,你們的師兄,歐洲人。當時,我還沒有那兩位英俊的護法,是其他人,來自英國和匈牙利或法國。但無酒精飲品是我親手調的,類似飯店吧檯調的無酒精飲品。嚐起來像是這種薄荷調製的,藍色。吧檯好像稱它為無酒精藍柑橘香甜酒。我不確定,其他地方有沒有。那些大型酒吧有,那些調雞尾酒的地方。他們有各式各樣的類似飲品,通常在其他酒吧找不到。我倒了一些,因為當時是夏天,那是很清涼的飲品。他又問:「你喝那東西?」我說:「是的,我喝。」然後我點上蠟燭,他問:「你喜歡這個?」我說:「對。」點蠟燭怎麼了?他每樣東西都看,「你有這個、那個?」我說:「是啊!這就是我的東西。」

 

有一次我受邀,參加一位王子的宴會,王子也出席。那時候他…不曉得,他是否已登基?我忘了。因為我來來去去,有時會忘記。我受邀參加晚宴,我單獨前往。我周圍的女士一直問:「你沒有男伴嗎?」我說:「沒有。」「這裡找得到,你可以找…」她們很替我擔心,所有女士無論老少,每個人都替我擔心,不知何故。與會者多數是年長者,也有一些年輕女士在場,那好像是一場感恩宴會,是一場表揚宴會。我在那裡,大家都很照顧我,希望我當晚能找到男友!不過我不是隻身前往,我與飯店的接待專員一同前往。她的男友是醫生,是我的醫生。有一次我生病了,那是另外一次。每次我生病,好像就會去那家飯店。總之,我不知道我怎麼會受邀前去。我忘了,說來話長。於是我跟他們一起去。我收到邀請函,所以跟他們一起去,當然,我獨坐一處。然後,那位醫生,我下榻飯店的接待專員的男友…她去參加宴會,好像也是主辦人,雖然她的工作是飯店禮賓部的接待專員。也許是因為她,我才受到邀請,因為我對飯店員工很好,給小費或送禮物,或匿名捐款給需要輪椅或交通車的一些長青俱樂部。我捐贈了一些東西,但沒署名。也許因為那樣,他們知道我是善心人士,所以邀請我去。不過,當然必須經過王子同意蓋章。未經核可,不可能與會,也是為了安全因素。

 

後來,用餐過後,我的醫生過來問了我一些話:「你好嗎?覺得比較好了嗎?」諸如此類。也許我答得慎重其事:「我很好,謝謝,你好嗎?」如此「浪漫」的話。接著他說了幾句話,不知何故,他挽著我,到會場的另一個角落,我不記得為什麼了。也許是去那裡見他女友,我不記得了。然後他又帶我回來。當然,法國人、摩納哥人和義大利人,他們很有紳士風度。他們挽著你的手,就好像你是女朋友,或是非常親愛的朋友。他們不會說:「來,跟我走,」像有些我認識的人那樣。他們很禮貌、很有風度。他帶我回我的座位,為我拉開椅子,再悉心讓我入座。他是醫生,當然受過訓練,要好好呵護病人。我周圍的女士不知情,「你找到未婚夫了?這麼快!」就算我交到朋友或可能的男朋友,但是:「你為自己找到未婚夫了!」我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我說:「不是,不是,他是我的醫生!」她們說:「你的狗?」我常聽到美國人說:「嘿,達克!」所以我也說:「達克」,是「醫生」的簡稱。我說:「不,他是我的私人『達克』。」「你的狗?!」摩納哥的老太太講法語:「你的狗?你的狗是什麼意思?」我說:「不是,是醫生、醫生、醫生。生病,醫生,病人。」很努力說明。「喔!懂了。」她們本來好高興,真心為我高興,馬上就找到未婚夫。才走了兩步,回來就有未婚夫了!我的天!告訴你們!就算奇蹟也沒這麼快!我生平的許多故事,你們不會相信的。如果她說:「你找到了新朋友或男朋友,甚至是未來的未婚夫,」那還好。「你找到未婚夫了!」用破英文直接對我這麼說。告訴你們,若真是那樣,我會邀你們全去摩納哥,我們就不必再工作了,無上師電視台就能永久播出,永遠不必擔心財務問題。我們就有能力聘請世界所有頂尖專業人士,我們會有經費永久播出,我再也不用工作了。天啊!摩納哥的那位醫生,他也不是普通醫生。我不知道,她們怎麼不知道,他是摩納哥議會前十位或十二位的議員。他們只有十位或十二位,這些議員輪流擔任市長、政府高級官員。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