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信心是萬法功德之母(七集之三) 2019.07.07

2020-09-08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跑好快,以最快速度擺脫那群徒弟,帶著大行李,披頭散髮,逃離各方「人馬」。好,我衝出重圍了。噢,結果「卡蹦、卡嚓、卡蹦、卡砲!」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停了十萬次!

 

一,二,三,四。四,「五」在伊朗怎麼說?(五(潘趣。))五(潘趣。)喔!對啦!就是這樣!四個給美國人,五個給伊朗人。這個全部給師父。吃一些。(謝謝師父!)我去一家泰國餐廳吃飯,搭飯店的小巴士去。當時正好有節慶活動,所以我想討論…我已從小巴士下車,從小商旅車下車了。我想與司機討論,因為司機問我,是否需要來接我回去。飯店有提供接送服務,當然要給司機豐厚小費,不含在住房費,額外給。他們都喜歡載我四處逛,不管當天誰開車,他們都很主動熱心服務,「我,我,還有我。」所以,司機問我該什麼時候來接我。因為當天人潮擁擠,計程車無法開進去那裡。飯店的專車有標誌,所以可以開進去擁擠或特殊的區域。那裡的街道很狹窄。我回答:「不確定,大概兩小時左右,我就會吃完。」我們稍微談了一下,那個有錢人,他坐在桌子旁邊,在我說話的街道旁,他一直敲打塑膠布。那時正值夏天,還不算夏天,他們用塑膠布在室外搭建一個額外空間,因為那裡不允許增建,但裡頭是建築物,真正的餐廳,走廊外面用塑膠布遮蔽。他一直敲打塑膠布,因為車子引擎沒熄火,我認為他只是想說:「走開。」所以我告訴司機:「沒關係,我搭計程車。我叫車回去,別擔心。」於是,我讓司機回去,因為我不想繼續討論。總之,他設法給我電話號碼和人名。萬一他不在,我可以找誰等等,對方就會來接我。我付了小費讓他回飯店。接著我就進餐廳,點餐和用餐。

 

他們開始隔著桌子和我說話,他邀請我去我剛剛講的那種遊艇。他女朋友告訴我的,他們坐在一起。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得透過女朋友傳話,或許是男眾的禮節吧。否則也許會有麻煩,先和女友討論一下,是否可邀請我到遊艇上。於是,她說:「他邀請您去遊艇。」我說:「噢,真的!他開餐廳嗎?或遊艇上有餐廳?」她回答:「不是,是他私人的遊艇,他想邀您到他的遊艇。」我說:「太好了,好。」於是我們約了時間,我前往遊艇停泊處。遊艇的泊停港口很小,那在摩納哥已經是天價,他的遊艇竟可長期停泊。此外,他有一部車就停在遊艇正前方。港口和遊艇之間的街道,寸土寸金,他竟然能在那裡停車。由此可知他多有錢。沒關係,這不是我們的重點。我只想告訴你們,這件事很有趣。摩納哥,有錢有勢的人都在摩納哥,連他的女友都在一開始就馬上告訴我這點。因為他邀我去他的遊艇,當然不是她的遊艇;也許她只是女朋友或祕書,我不清楚。那時我不知道、不在乎。他們坐在一起,和許多朋友圍坐大桌子,所以我覺得很安全。我不懷疑任何人,特別是在摩納哥。所以我說:「噢,好啊,在哪裡?」他告訴我地點,然後我們就開始聊天。我問:「你是遊客嗎?」我傻乎乎的,一直都傻乎乎的。當時我還沒想到擁有遊艇的人,怎麼會是遊客?所以她告訴我:「不是,我們住在這裡,我們有錢有勢。」我說:「我想也是,我的問題真是冒昧了。」「所以他邀請您去遊艇。」我說:「好。」然後我們一直聊著,而且彼此分享食物,就這樣認識他們。

 

他也有一間大公寓,在摩納哥海邊的一棟公寓大樓。他們大部分都住海邊,有錢人只住海景第一排的房子。我住的也是海景飯店,只不過不是我的。我的房間是租用的。當然,我的穿著很得體。在摩納哥不能穿著邋遢,警察會過來盤查。他們會起疑:「你來這個樂園有何居心?」也許是小偷之流。摩納哥執法很嚴謹。如果騎摩托車入境,警察會攔下一萬次,走一步攔一次,不斷地攔下來。連醫生也以摩托車代步。我知道,因為我有位醫生…那次我病得很嚴重。有一次,也許不是那次,當時我病得很嚴重,所以才去那間濱海飯店。因為我之前生病,咳了兩個月之久,然後去了那裡。我每天持續喝果汁,居然很快就痊癒了,一星期或十天後,立即痊癒。咳了兩個月之久,已精疲力竭,才去那裡。我覺得,那裡的空氣對我有益。是另一次,不是那次。我不記得哪一次了;我來來去去。有時從法國過去。我不一定留在摩納哥時,才去那家泰國餐廳。不記得從聖馬丁小中心或從義大利過去。我基於種種原因,總是東奔西跑。他們說他們不是觀光客,他的車就停在那裡。所以我去他的遊艇那天,當然她也在那裡,也許還有幾位朋友或沒有,我忘了。但是那些遊艇,一艘接一艘擠在一起,反正很安全。一直置身在遊艇間和人群裡。那是個繁忙的港口。我看到他的車子,是古董車「王者之劍。」這款車已經停產。

 

我在美國時買過一輛,只在住處附近開。因為我很喜歡它的設計,而且價格很便宜。那是二手車,但哩程數才約一千英哩,因車主年紀大不常開車。哩程數還不到一千英哩,大概幾百英哩,售價非常便宜。我買來當代步車,但開起來很顛簸;就像騎馬一樣。噢,天啊!外觀很美,像雪芙蘭的科爾維特。這部車像跑車,坐起來不很舒服。即使是保時捷也不舒服,因為座位很低。我自己沒有保時捷,但我坐過朋友的保時捷,天啊!坐得屁股很痛,尤其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駛時。他們喜歡這部車,因為它像跑車。可以開很快,座位很低,車身也很低,所以能疾速行駛。不過座位好硬,根本不像有軟墊或內襯。為何他們喜歡這種車?

 

還有另外一款車,銷售員一直說服我買。不知是我衣著很好看,或我看起來很富有。我並未配戴任何珠寶,衣著和別人差不多。例如,這不過是普通衣服,毫無奢華可言。只是一件夏季長洋裝,但你們都說我好看。好,我了解,相信你們,但這衣服沒什麼特別。我在香港露天市場買的。跳蚤市場?而這只是一條圍巾,從天衣裁下來的,四邊縫起來就變成圍巾,沒什麼特別之處。我一般穿著而已,他們卻以為我很富有。不斷鼓吹我買這些大車,那些更名貴的車子…像什麼?我忘了車名,因為我不常用到。說說看吧,你們男眾應該知道。(勞斯萊斯。)勞斯萊斯是其中之一。(賓利。)賓利是另一種。義大利車(瑪莎拉蒂。)還有?(藍寶堅尼。)藍寶堅尼!對,天啊!我說:「我不要這輛車,我開車技術不怎麼好,我要一輛簡單的就好。」但我喜歡這個設計,因為以前在任何地方,我都沒看過。我沒看過這款車,所以覺得:「哇,真美。」觸動了我這設計師的心。我對它一見傾心。於是我想買這輛車,銷售員卻一直推銷別的,又強迫我試乘。「試坐看看嘛。坐坐看,感受看看,再告訴我您的感覺。」典型的推銷員。我說:「我不想試坐,我只想買這輛車,然後回家找我的狗。」「噢,您坐看看嘛。一分鐘、半分鐘就好,不花您一毛錢。」不斷遊說,我只好坐進一部車子裡,然後他們又推銷另一部,要我進去車裡試坐,藍寶堅尼什麼的!噢,車身好低。我已經很嬌小了,坐在那部車子裡什麼都看不到!你們不信的話,坐進藍寶堅尼就會感覺到。我說:「毫無感覺!什麼都看不到!要怎麼開這部車?」他們說:「您可以加個墊子。」噢,不,不!我說:「不,沒關係。拜託不用麻煩了,我不喜歡這輛車。」想從靜止的車子裡脫身,真的很困難。他們就讓我坐在車子裡,再把車門關上,自己則站在車外,透過半開的車窗一直對我疲勞轟炸。我根本逃不了!告訴你們,這些銷售員真的非等閒之輩。所以,我買了那輛二手「王者之劍」。那是限量版,我完全不懂「限量版」或「非限量版。」我對汽車毫無概念,我只是喜歡那輛車。便宜、可用、快速,所以我就買了。總之,後來我覺得開這輛車比買這輛車還難。

 

我第一次開回家時,它就停在高速公路中間。天啊,好嚇人。幸好當時路上沒車。我費盡千辛萬苦才慢慢把車移到草地,瘋狂地閃著警示燈。我很擔心卡車或任何開長卡車的人…美國有很長的大卡車,司機開車時橫衝直撞。車身到處都有燈。別人看得到車子,司機卻看不到別人。車身到處都有閃燈。你們知道吧?(知道。)車尾、車頭和兩側都有,所以大家都會留意它們。但我不知道司機是否看到任何人?這種卡車又高又大,是龐然大物。我很怕,因我獨自一人。沒有任何男孩子或壯漢在身邊幫我,完全沒有。或搖旗說:「停車!」或「注意故障車輛!」我不知道車子故障是因為油錶顯示滿格,油箱卻沒有油了,也許只剩四分之一左右。我開上高速公路,車子就不動了,在路中間停擺。天啊!好,我還在這裡,你們就知道沒事了,但我真的嚇壞了,尤其像我這種世界頂尖駕駛,很驚險!新車碰到技術差的駕駛,又在高速公路上停擺!能想像嗎?想像那是你。不,不用想也知道。

 

我生平另一次驚嚇,發生在斯洛維尼亞,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開手排車,租車人員只講解了兩秒鐘,因為他那時很忙。他可能必須回家了,他的女兒過生日,無法多講解。付錢取車,或者別租!當時只有那部車可租!而且所有徒弟已從四面八方湧向我。當時,我無法和任何人同行;必須獨自一人。所以我開車跑了。我想跑,車卻不太想跑。我費了好大工夫,車子終於發動了,每個人都大喊:「師父!我們為您準備了車子。來!跟我們來吧!」我就是不想那樣。大家都在喊。我跑好快,以最快速度擺脫那群徒弟,帶著大行李,披頭散髮,逃離各方「人馬」。好,我衝出重圍了。噢,結果「卡蹦、卡嚓、卡蹦、卡砲!」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停了十萬次!想停就停,每當我的腳踩錯踏板或遇到紅綠燈,必須停止前進時,車子就完全不動了。我只好想盡辦法讓它再次發動。天啊!果真發動了!我看到一家最近的飯店,居然勉強抵達了。我說:「到此為止!」我呼叫站在門口的男士,「拜託,過來!把我的車開進你們的…拜託,快點!」他說:「您開進來吧。」我說:「不,你開!」我在車道外,聲嘶力竭地喊著:「出來!開我的車!」他不知所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不明白為何必須出來到車道上。他是門房,理應待那裡開門就好,等待小費,那是他的工作。為何他必須出來開車?而我已坐在駕駛座上,為何還大聲叫他出來?我說:「拜託出來吧。」我像發瘋似地拼命揮手,最後他終於懂了或出於好奇,出來一探究竟:「這位女士怎麼了?」他出來後,我說:「拜託,我累壞了,我怕撞到你們四周的植物或美麗花朵。請幫忙開,我很累。」他說:「好,好,好,夫人。您進去,我帶您進去,我會幫您把車開進去。」他看著我劫後餘生的臉;無需更多解釋。因此他幫忙我,幾乎像抱著嬰兒般—他扶著我的雙手、雙臂,幾乎像抱著我,我像被拖著走一樣。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停擺十萬次,歷經這些令人崩潰的事,你們覺得我會是什麼樣子?我終於進到接待區後,直接癱坐在那裡,他就明白了。所以他出去,把我所有的行李拿進來,幫我填寫表格等等。他可能以為我快往生了。你在哭嗎?為什麼?(我太開心了。)很開心?(不,我…)我差點死在斯洛維尼亞,你卻很開心?我差點在美國高速公路上喪命,你卻很開心?謝謝啦!真是好徒弟啊?沒關係,我開玩笑而已,你儘量哭。我哭夠了;我現在不哭了。

 

我好多次冒著生命危險。歐洲巡迴講經時,我全程都獨來獨往。獨自提著沉重的行李走上階梯等等,做什麼都獨自一人。我本來可以帶著很多人,甚至在路上、機場遇到的人。沒辦法,我就是不想見任何人。所幸一切平安。我開啟了閃光警示燈、緊急信號燈、此路不通!一路開著緊急信號燈。(警示。)(警示燈。)兩側閃著警示燈,前燈、後燈能打開的燈我全都打開。經過的人都跟我說:「你好嗎?」我說:「好,你好!」「拜託,抱歉!抱歉。」我一直對經過的汽車說:「抱歉,抱歉!」車上的人都面露笑容,深表同情吧,不曉得。我沒機會仔細看,只說:「抱歉,抱歉。」就開過去了。

 

我為什麼講這個?好,「王者之劍」。所以那是我第一次或第二次冒險,駕駛那種「陌生車款。」我買的那部「王者之劍」,那是在美國的事。後來我賣了它。不過,它很美;是最美的「王者之劍。」因為「王者之劍」系列有許多車款,卻跟那輛不一樣。那輛車外表是乳白色,車內座椅是乳黃色,每一處都盡善盡美—車色很淡,不華麗,卻極引人注目。我對它愛不釋手。還有別款「王者之劍」,但有時他們會配色,比方前面是黑色,後面是棕色,中間是藍色或白色。看起來並不賞心悅目,我只喜歡那一輛。後來我看到很多—也沒那麼多,因為那款車,車廠也許只生產兩百輛,後來因故停產。我沒去研究。我的車是第卅輛限量版,意思是珍藏品,類似收藏家的古董,而不是一般的待售汽車。我以前見過其中幾輛,也是「王者之劍」汽車,樣式相同,但顏色搭得不好。外觀沒有藝術感,沒那麼雅緻、優美。噢,我好喜愛那輛車。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