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魔王消失了與主摩訶毗羅的生平:拯救旃檀(七集之五) 2019.11.24

2020-08-16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每個人都和藹可親,警察也是。禮貌周到、溫文爾雅,彷彿古王國的英勇護衛。長相很俊美,對我彬彬有禮。不曉得你們或任何人,是否有其他經驗,但我的經驗是如沐春風。因此,我寫了詩送他們。

 

我講完故事了,對嗎?不對,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我想講的寓意。是,是,是,我記得。他在工作,然後我離開去別的地方學習更多直升機駕駛技巧。他留在原來的地方,因為他沒必要跟我走,他學得很快,連夢中也在飛行,睡覺時也在飛行。他在家雖然沒有直升機,但隨時都在練習。所以學得很快,甚至成為新手駕駛員的檢查員。對吧?之前,對吧?是,是。現在他在別的地區工作。希望你們不要太關注他,讓他自在!順便一提,他已婚。是一個好男孩,很忠誠的先生,所以你們想都別想。我了解你們,你們喜歡機師,我也是。但不是所有的機師都如想像中那麼帥,只有我是最好看的,但只能算半個機師。

我無法繼續飛行。我很想繼續,但是為了內邊的飛行,必須放棄外在的飛行,為了帶給大家更多利益。我喜愛飛行,在天際翱翔太美妙了,沒人打擾你,除了眼前之事,你無法多作他想。而你眼前所見,也是一片空曠。只是要小心電線。有時遇到濃霧的天氣,如果飛得太低又不專心,那就「再見」了。

有一次飛行我差點喪命,因為引擎故障,壞掉了。幸好還有另一部引擎。那架飛機有兩部引擎,所以我們靠單一引擎,緊急降落。那個山丘像這樣,不是平的,像這樣降落。噢!幸好我的教練坐在旁邊,所以他接手駕駛,但是他整個臉都綠了。真是千鈞一髮。教練還有小孩和太太,不能就這樣走掉,我可以。如果我當時「回去」,如今就無憂無慮了。好,事情就是這樣。看到他,幫我問候他,我相信他記得我。也許不記得,只要讓他看看無上師電視台,「就是她,記得嗎?現在看起來比較老。」

我遇見王子時年紀較輕,當時他邀請我去皇宮。但是我第一次去參觀時,只站在皇宮外面看,突然所有的照相機鏡頭全都轉向我,好幾百個!噢,我嚇壞了,我們就回家了。所以當王子說:「明天請蒞臨皇宮,」我想起第一次的情景,就嚇壞了,當時就不想再去了。

後來我住在泰國,王子問我的電話號碼。不知道他是否曾來電,因為我忘了把名字告訴王子,工作人員只知道我的名號是清海無上師,不知道我其他的名字。來電時講其他名字,接電話的人也許會說:「這裡沒有這個人,我家沒人叫這個名字。」我通常不會接電話。工作人員接到電話時,也許會回答:「主人不在家,」或「這裡沒這個人。」我不知道。

王子不久之後到泰國,拜訪泰國。也許他以為我是公主,所以他到泰國皇宮,但是只見到其他公主。我不在那裡。但他知道我的電話,我住在高爾夫球場,我給他那個電話號碼。沒關係,我忘了,怎麼樣都好。他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久遠以前的老朋友,他不記得了,但是我記得,這才是問題。

沒關係,我以前住過摩納哥,不是這一世,是其他的前世,當公主。但是別說了,我生氣了。但是那裡的人,待我像皇族一樣。不論我住在哪間旅館,他們對我都非常禮遇。所以我現在才對你們好,因為在摩納哥,有美好的回憶。我想回報摩納哥人民的親切與友善。他們都稱我「公主」!他們根本不認識我。我跟徒弟們去餐廳吃飯,餐廳的員工都公主長、公主短的。我說:「我不是公主。」然後她說:「沒關係。」餐廳老闆說:「沒關係,您就是我的公主。」我說:「那就謝謝了。」然後我叫計程車什麼的,司機往往以為我是公主。也是公主長、公主短的。我都會說:「我不是。」有位摩納哥計程車司機,他在摩納哥有房子,不是普通的計程車司機。我叫他的車,因為我在那裡沒開車,然後他來接我。他第一次來時,開普通計程車。第二次來時,開他最好的賓士,白色大禮車。我說:「噢!你另一部計程車在哪?」他說:「這是為公主您準備的。」大概是這個意思。

計程車司機都喜歡我,不知何故,我和計程車司機有善緣。這位司機有一輛豪華的白色賓士車,乾淨且又新又寬敞,他自己的車,他不是開計程車來。他是真正的摩納哥人,有特殊的外貌。他自稱是土生土長的摩納哥人。他跟我說法語,我說我講英文比較流利。我很久沒說法語,舌頭都打結了,所以他跟我改說英文。他們在摩納哥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我第一次去摩納哥時,我對旅館餐廳的工作人員說:「能不能告訴我你們誰是摩納哥人?我想見見真正的摩納哥人。」他們說:「在摩納哥,摩納哥人不工作。」他們全都像王子一樣,不必工作。只有外國人去那裡工作。是真的嗎?(真的。)這是真的。他什麼都不知道,男人知道的事情不多。所以我一直尋找摩納哥人,想看他們長什麼樣子。(我本來也不是摩納哥人。)你不是嗎?你是法國人?(是的。)但是住在摩納哥?(是的。)是嗎?(我住在摩納哥附近。)摩納哥附近。(我不是摩納哥人。)了解,了解。

我在摩納哥時,很難找到短租的公寓或住房,所以我住在附近。我有一次遇到一位在餐廳工作的摩納哥人,她甚至收養了一個悠樂(越南)裔的兒子。很善良,很親切。我看不出誰是摩納哥人,因為去摩納哥時,會以為都是摩納哥人。其實不然,住在那裡的都是有錢有名的外國人。有錢有勢的人住在那裡,擁有遊艇和直升機,停在遊艇上或停機坪。所以我在那裡時,他們也認為我有錢有勢,所以非常禮遇我。他們不是摩納哥人,很難得能遇見摩納哥人,都是外地來的外國人。

 

天啊!佛到哪裡去了?我們言歸…我唸主摩訶毗羅的故事給你們聽,快要…噢,快結束了?講苦難的部分快結束了,他苦修十二年期間,所受的苦難、因果耐受,但是後面還有他的教理。後面還有一些他成道以後的教理。好,開始吧,這是另一個故事,他拯救旃檀。標題是:「拯救旃檀。」

我以前等級比較低時,我在法國,住在法國山上的房子,當時正在為歐洲同修尋找一處道場。所以住在房子裡。在住進那棟房子之前,我在當地或你們附近,或我們現在的道場附近,完全人生地不熟,所以必須暫時住旅館。旅館員工一直很禮遇我,我需要什麼都隨傳隨到。我住在那裡,我當時病得不輕。我雖然生病,卻已約好要去法國看幾處房子。在法國,我沒看到任何濱海旅館。當時我對法國那個地帶所知不多。我很久前曾路過摩納哥,當時我們去各地舉辦天衣服裝秀。路經摩納哥時,我的司機向我推薦:「去吃北非小米飯,去王子開的迪斯可舞廳。」於是我們就去了,我發現那是很好的區域,很容易找到濱海旅館。

我當時生病了…但仍抱病去法國找道場和房子。我們訂了旅館,我住在面海的小房間。數週後我的咳嗽止住了。我每天都下樓去吧台,喝一些綜合果汁,無酒精的果汁潘趣,後來病情很快就好轉了,幾個星期而已。幾年後,我們有了道場和房子,但每當我生病,或因故感到窒息難耐,在那個地區有時…不是那個地區的緣故,是業障有時洶湧來襲,我會生病。咳嗽或種種極為不適,我就會回到那家旅館,設法住進那間房間,欣賞海景。每天吸入海洋的清新,然後下樓喝果汁。之後出去買純素披薩,回來再到吧台喝果汁,病情好得很快。

旅館員工好親切。每次我來,他們看到我又咳嗽了,就會說:「快點,拿某某東西給她。」替我拿行李到房間的幾位行李員會說:「拿某某東西給她,請醫生來。」他們自動那麼做,我什麼都還沒說。他們會吩咐:「去買馬鞭草。」這類的止咳茶,還說:「去請醫生來,端果汁來,她喜歡喝某某果汁。」他們甚至有一款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無酒精雞尾酒。別的名字,不是你們師父的稱號。他們告訴我:「這是您專屬的無酒精雞尾酒,是您的名字,我們要以此為它命名。」他們這麼告訴我,但我沒停留那麼久,所以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印在菜單上。或是已經印上去了,陳年往事,我忘了。他們就是這麼親切。當然,我對他們也很親切。我對泊車員、行李員,男、女服務生,都很尊重,而且懷著敬愛的心,給他們豐厚的小費。聖誕節則買禮物送他們。全旅館的工作人員,人人有份,一點小禮物,每人一盒純素巧克力,或純素糖果等等。

即使我不住那家旅館了,我們每次見到彼此,他們都非常高興。我們會談天說笑。他們會和我說說笑笑。他們對其他住客較拘謹,對我卻像老朋友般,有說有笑。他們有一次在聊天時,我從旅館出來,我說:「你們在聊什麼?在背後說我什麼?」我開玩笑而已。他們說:「沒有,沒有,我們在講這個傢伙。他有個刺青,您知道在哪裡。」我說:「我不知道,我怎麼知道在哪裡?」我開玩笑而已。我說:「我不知道哪裡,不過我有個東西。」他說:「在隱密處,您看不到。」我說:「當然啊,我才不要看他的刺青,管它是否隱密。我也有隱密的東西。」然後我稍微拉高褲腳,「在這裡!」開玩笑而已,沒東西,只是蚊子叮過留下的疤。我說:「在這裡!」他們全都笑成一團,經理就出來問:「這裡怎麼回事?」我說:「沒事,沒事,我們只是在比誰的刺青比較好,刺在身體哪個部位。」大家又全都笑成一團。真是美好的回憶。

 

我在摩納哥時,完全沒有不好的回憶。有一次,工作人員替我買了新車,我不知道怎麼開。我開過,但車速過快,超乎我的想像。結果我不曉得是刮到,或做了什麼,不知道是否刮到車子,我就停靠路邊等警察來。連警察都好親切,我事後買了純素糕點,去向他們表示歉意,因為讓他們白忙一場。

每個人都和藹可親,警察也是。禮貌周到、溫文爾雅,彷彿古王國的英勇護衛。長相很俊美,對我彬彬有禮。不曉得你們或任何人,是否有其他經驗,但我的經驗是如沐春風。因此,我寫了詩送他們。在聖誕節時,和純素巧克力一起送,記得嗎?(記得。)你載所有純素巧克力,去送他們。

警察還面有難色,因為以前沒人送過巧克力給警察。我想警察擔心,民眾也許想賄賂他們,所以沒人敢買東西送警察。我卻買了東西送警察,於是警察問他,警察以為我不會講法文,就問他:「哪裡偷來的巧克力?」因為數量很多,他告訴警察:「不是偷的,我們在家樂福買的,你現在可以打電話問。」他生氣了。警察怎麼可以認為他的師父偷巧克力?他有點忿忿不平,他口氣不太友善。「你現在可以打電話問。我們剛才在家樂福買的。」場面很好笑。警察往後退了一下,因為他看起來強壯兇悍,令人心生畏懼。他的氣勢逼人,也許他能量爆發,「汪!」的一聲。警察往後退,心想:「別惹這些人。」

哎呀!警察想必在開玩笑,因為怎麼會有人偷巧克力去送警察?如果偷了東西,遠離警察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拿到警察總局,當面送給警察!而且說:「聖誕快樂,新年快樂。」每人一盒,我算過約三百盒。警察則反問:「哪裡偷來的巧克力?」也許警察只是開玩笑,但是口氣沒那麼明顯。那個警察開玩笑時,一臉嚴肅。「哪裡偷來的巧克力?」也許他在心裡大笑,「哈,哈。」但是我們看不到,警察笑在心裡。所以這傢伙有點不高興。他說:「不是偷的,我們什麼都沒偷!我們在那個家樂福買的,你現在可以打電話問。」對吧?你當時這麼說。於是警察說:「好吧。」他覺得我們沒幽默感,所以不想跟這種人打交道。那位警察說:「好,拿進來放那裡。」

我問那位局長,我說明原委:「上次很麻煩你們,我只是貴國的旅客。請容我致贈一點純素巧克力給每位警察先生,因為你們整年為民服務,不曉得是否有人致謝,所以我們來道謝。」局長說:「好的。」別的警察知道我的名字,其中一位知道我的名字,處理車子事故時知道的。但是沒什麼事,因為我有保險,也許只是刮到而已。我甚至沒看到車子被刮。局長也已認識我,因為以前打過交道。當時車子有問題,我們把車開進裡面,他也問過我,因為當時車子尚未過戶到我名下。他問:「這車是你偷的,是不是?」我說:「先生,不是。」像他講得那麼大聲。所以他早就知道別惹我。後來他知道我真的沒偷,所以更尊重我。因此,我請求允許送純素巧克力時,他馬上應允,皆大歡喜。

我以前也買純素甜甜圈這類甜點送他們。我聽說警察喜歡甜甜圈這類的甜點,所以買了很多送他們。(只有在美國時才送。)只有在美國嗎?(在法國時沒送過。)在法國時沒送過?法國警察喜歡什麼?(起司。)起司!原來如此,我不曉得。(酒。)酒!對,我也買了一些無酒精香檳。我拿進警局時,警察說:「噢,我們開玩笑而已。」我說:「什麼!我不覺得是開玩笑啊,我以為你們是認真的,所以才買,現在不能退貨了。」於是我全部開瓶,大家看到開瓶了,就說:「好吧。」也許他們後來給小孩喝,我不曉得。我直接離開並說:「謝謝各位。感謝上帝,你們接受我的致歉。」所以他們有幾位認識我,後來,我送純素巧克力去賀聖誕時,局長就同意了。

另外一位,也許是督察或副局長,他問我:「請問大名?我們必須知道您的名字,是誰送的。」我說「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在這裡有紀錄。」另一位督察告訴他:「我知道她的名字。」他就講出我的名字。我說:「看吧,我在這裡很出名,我很守規矩,放心。」於是他們就讓我離開了。這些警察都非常友善,非常親民。那裡的警察,可能比別地方的警察更有壓力,因為摩納哥很小。豪華名車川流不息,上流名人聚集,所以警方小心翼翼。

如果騎腳踏車,或騎摩托車去那裡,警察會檢查身分證件,什麼都檢查。連醫生都騎腳踏車代步,因為那裡交通繁忙。騎腳踏車較易穿梭車陣,較快去病患那裡看診。即使如此,即使警察已認識醫生,也必須檢查身分證件,為了保護城市、國家。因此,據說那個國家,零犯罪、安寧無盜匪,人人在那裡都安全無虞。據說那裡以安全聞名。我在那裡時一直很平安,獨自一人到處走,不需要這麼多金剛護法。大家稱呼他們金剛護法,我不確定有多金剛。我有一天會考考看,也許只是金剛形狀的麵條。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