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魔王消失了與主摩訶毗羅的生平:拯救旃檀(七集之二) 2019.11.24

2020-08-13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你們知道嗎?魔王消失了!忘了告訴你們。讓我欣慰不已。哇,工程浩大,但是我真的再也受不了那傢伙。我知道一切都是幻相,對我是;但對眾生而言,卻不是幻相。眾生確實飽受苦難,痛苦、悲傷、煎熬、無可言喻的悲慘。

 

小孩子可以來坐這裡,坐這裡。留那樣給我走就好,因為我個子不大,那樣就可以了。過來,小孩子。孩子們才看得到我,如果看不到,可以坐前面一點。找到位子就坐下。也可以坐前面這裡。我不需要這麼大的位子。其實護法佔的空間比我多。我只走這麼寬,而他們走在兩側。好,可以了嗎?比較看得到我了吧?新印心的同修也可以來這邊。過來吧。戴上耳機,才能聽我開示。如果不想聽也可以。你們有內在師父,我們內邊都有溝通。內邊溝通才是最好的。事實上,最好不用語言,因為有時與人交談很令人挫折,你會發現自己只是在自言自語。根本沒人聽。

你還好嗎?伯爵夫人。覺得不好意思?不會。你是我的伯爵夫人。我待你如伯爵夫人。你在那邊還好嗎?可以繼續講嗎?(是。)

好,終於。主摩訶毗羅等這個故事等很久了。我們把這故事拖很久了。我有很多事可告訴你們,可惜我們時間不夠。我在閉關時,尋回或發現好多事,但我未必能告訴你們。噢,一些有趣的事。其實可以永遠閉關,知道嗎?因為相較於外在世界,內在世界饒富興味。我們上次已講過這點。我太忙於照顧別人,所以匆忙間把新日記留在家裡了。我閉關時寫了很多東西,但不確定能否告訴你們。有些是關於人類、動物,關於許多事情。天啊。

以前你們有些人問,我每天經過多少個境界,如今我無法計數了。沒辦法,好多,數不盡。所以有時高等天堂傳來訊息,警示我或告訴我某件事,也必須被分成許多部分。因為我每兩、三秒就通過無數個境界,我在穿越境界時,無法說話。我無法在內邊或外在進行溝通。都不行。結果也許收到的訊息會變成這樣,例如:「今天別去新地,因為…」就斷訊了。我必須等自己飛往其他地區回來後,再繼續接收那則訊息。「因為…」我接著問,「因為什麼?」「因為這個、那個,以及其他的問題。」斷訊了。「什麼問題?」「還不知道。」斷訊。前往不同境界回來後,繼續接收。「告訴我。」「如此這般等等。」斷訊。有時祂們非常保護我。祂們會告訴我:「別去某處新地方,因為蛇會咬您。」蛇。我說我跟蛇沒結惡緣。我不怕蛇。我以前常救蛇,所以我認為我跟蛇沒結惡緣,祂們說:「這些蛇不同。是被驅使的…」知道吧。

對了,你們知道嗎?魔王消失了!忘了告訴你們。讓我欣慰不已。哇,工程浩大,但是我真的再也受不了那傢伙。我知道一切都是幻相,對我是;但對眾生而言,卻不是幻相。眾生確實飽受苦難,痛苦、悲傷、煎熬、無可言喻的悲慘。魔王也常干擾我的工作,他想拖慢我的速度,他利用狗,利用人類,他無所不用其極,就是要阻止我。某次,最後一次,我問他:「你為什麼那麼做?這次你為何那麼做?」他說:「為了殺掉您。」不是立刻殺了我,而是讓我耗損衰竭。藉由層出不窮的問題。還有,否定力量也消失了。再見!也許未來的世代會比我們這一代好。更輕鬆。容易理解真理,容易相信真理,容易實踐真理。還有一個,還沒完。業障的力量已經?(消失。)消失了!再見!我處理掉這三樣了。

但我忘了還有一個問題。現在起,你們所作所為,任何人的所作所為,這個星球任何眾生的所作所為,後果都要自行負責。再也沒有藉口了。問題就在這裡。那是一個問題。之前,是魔王在驅使,在惹事生非,在引君入甕,在蠱惑人心,他是萬惡之源,所以你們犯錯,還情有可原。現在則不然。因此,有好有壞,但我喜歡這個結果。我不喜歡這些傢伙。不過仍未被完全清除。

天堂般的能量自此展開。很久以前就該如此。但我太忙了,忘了那傢伙一直在我背後。他一直在干擾我的工作。他不僅拖累我,惹事生非、利用事端讓我疲累、生病,或千方百計想殺我,他也進行干預。比方他會像善、惡天使,分飾兩角,包藏禍心。若我說,「我喜歡那個人。我認為她會是幫我照顧狗的好助手。」他會立刻說「不,不。」他會告訴我關於那個人種種極為負面、糟糕的過去。每次都那樣,那當然會讓我猶豫。即使我想任用那個人,我也會猶豫,這是第一。第二,我必須查證他說的是否屬實,或哪些是真的,但那浪費我很多時間!我不喜歡那樣。所以我才跟你們說我不喜歡這傢伙。

現在,否定力量消失了,魔王消失了,永遠被拘禁在地獄,至少從此,長長久久,無限永久被拘禁。不過,別謝我。我不過是總司令而已。要感謝所有天神,所有宇宙高靈,祂們集中一切力量;不然不會奏效全靠原本宇宙以上的天神鼎力相助。

 

有一天我很生氣,因為我的狗病得很重。我甚至試著給他力量,傳我的元氣和力量給他,他沒痊癒而且哭著,令我心碎不已。有一天,我氣極了。我不曉得該如何重演當時的情景,不過我試試看。我坐在地板上陪我的狗。我的狗在哭,我也在哭,我突然怒從中來。我說:「嘿!」當時沒這麼大聲;因為沒有麥克風。我說:「嘿,你。我知道你不會收手,因此現在你必須被摧毀。很遺憾。我現在警告你,讓你在我出手前知道。」所以我下令全宇宙。我無法重演當時情景,因為我現在不生氣了。我當時大發雷霆,肝腸寸斷且心灰意冷,內心怒不可遏。我發怒時,是獨自陪著我的狗。我不知能否重演那情景。我有點不好意思,但我生氣時就不同了。我忘了自己當時說什麼,但我很大聲,憤怒至極。我忘了對天神所說的確切字句。有點類似下令。我說:「祢們全體聽令!」我當時憤怒至極,比這個更大聲和生氣。「祢們,集中所有力量,全體一起,馬上!把那個魔王給我摧毀。現在!」祂們當然照做了。沒花多久時間。噢,我好驚訝。而且我重複了三次,「祢們全體,集中所有力量,集中全力摧毀魔王。現在就去!」我說:「現在!現在!」同樣的話我重複了三次。講到第二次,他們就完成了。講到第三次,我只好…話已講出口,就像火車出站了。話已講出口,我無法中途止住。我的力量、怒氣、能量直接傾湧而出,我煞不住,所以我才會講三次。我問祂們,「完成了?」祂們說:「是。」祂們都雀躍不已,還有全宇宙。噢,一望無際的無數眾生。只能看到前面一部分,雀躍不已、喜極而泣:「魔王消失了,魔王沒了,魔王完蛋了!」他們歡欣鼓舞,喜極而泣。

與此同時,否定力量也被摧毀了。但不是同一天。我當時沒想到否定力量。還有一個惱人的惹禍精。前幾天,幾天之後,我就想起他了。他搞了鬼。那不僅是存在體而已。那是他所具備的力量。就像我站在這裡,那不是我,是我所具備的力量。因此,我們也能摧毀那個存在體和那個力量。譬如若我往生,走了,也許會有些剩餘能量,但僅此而已。我無法再做什麼了。所以這個身體很重要。而這傢伙,利用很多身體來打擾我。你們有所不知。如果我告訴你們他如何製造各種事端,噢,我會永遠不夠時間吃飯、睡覺、打坐或看你們。他惹出很多事。

否定力量也必須被消除,所以眾生現在自然會更為提昇,也更容易照顧。下個世代會更優秀。你們看,我們這個世代已有許多天賦異稟的小孩,他們天生具有心靈感應能力和許多特異能力。時下的小孩出類拔萃,有時我們會在自己的電視台播出介紹。但未來還有更多更好的。所以,也許南師古所言屬實:「地上仙國基礎地。」基礎地,不完全像天堂。因為我們還有這個頭腦。我們還有這個肉體,這個肉體被設定為有欲望、有貪欲、有怒氣、有哀傷、有憂愁、有種種欲求和情緒。等級比較低的人,會聽從自己的直覺、我執、否定傾向,和被設定的否定習性。

因此,還不是完全清除得一乾二淨。因為那些設定生來就有;已烙印在當代世人內邊,可能要延續一兩代以後,等到所有細胞、DNA、血型等一切都改變才算是完全清除、淨化、洗淨。但我還是很高興。我非常開心。情況當然會更好。即使內邊有這些否定習性,或被牢牢內建,或外面的人也有,但大多數人都會感到更輕鬆、更樂觀。更能發揮自我、更能自由思考、行動、安排自己的人生,並對周遭的人和家人表達自己的愛,而且比以前更積極,以悲天憫人的胸懷把愛付諸行動。你們拭目以待。需要再過幾個星期才能確實感覺到效果。就像上次我們摧毀「控制機器」,經過兩個月才顯現效果。這個可能會多花幾週,但會有結果的。你們會看到改變,更大、更好的改變,會感到自己內邊更輕鬆,打坐更容易、更平靜。一切都會漸入佳境。但是,從現在起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沒有魔王可怪罪了。他被拘禁了,動彈不得。其他的也一樣被拘禁了,那些操縱人類否定傾向、誘惑人類不由自主作惡的所有否定存在體和力量。他們甚至逼狗狗互鬥。即使同一家庭也如此。所以我很生氣。連狗狗母女也互鬥。女兒想咬母親,結果就弄傷她了。我因而更生氣。我的怒火持續中燒,最終爆發了!我在一週內摧毀了你我的三個最大敵人。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

確實如此。我以為不會跟你們說,結果還是告訴了你們。向來如此。你們的眼睛、耳朵、不斷從我這裡挖訊息,讓我來不及控制,就不知不覺脫口而出。真糟糕。沒關係。這些不是壞事。只是從現在起,我們必須自己負責。要控制自己的否定習性,這些仍殘存在人人內邊。我們有否定和肯定面向,從現在起要多用肯定面。凡是否定事物,必須知道那不是自己。如果有錯念,要馬上糾正自己:「不,這不是我!這不是我,這不是我。我不要那樣。」要擺脫否定事物。可以向天神祈求。祂們能夠幫助你。

我召喚原本宇宙所有天神,以及宇宙高靈。我說:「必要時借用我的部分力量。甚至可從萬能儲藏區取用部分力量,『萬能力量儲藏區。』儘管取用!需要什麼儘管取用。馬上摧毀那傢伙就對了!」噢,祂們行動迅速!那不像我們這裡的工作,需要花些時間。

我很後悔沒早點做。也許是時間到了。在某種程度上,我的狗受苦幫助了我。因為我問我的狗:「你這次為何咬你媽?你知道她是你媽媽。你不該那麼做的。為何那麼做呢?」我當時生她的氣。她說:「我也不願意。完全不願意。我只是受到否定力量的逼迫與包圍。」他們只是狗。他們當然有力量。他們有某種神通。他們有仁慈的力量。他們有狗的力量。但與否定力量相比,那不算什麼。相較之下微不足道。連我們人類都無法對抗否定力量,何況是我的小狗。我本來要懲罰她,比方不讓她見我,不給好吃的、不給零嘴。但她說明原委後,也感到很難過,心情跌入谷底,我就說:「好,別擔心。我會處理這傢伙。我會處理他。你只是受害者。我原諒你。我真的原諒你,我愛你。」於是我們就擁抱和好了。但後來我說:「我向你們保證,我真的會處理這個魔王和否定力量。」我做到了。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