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祈祷世人解脱 2023.01.24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只是希望许多人类能向狗狗族人学习—做个好人,能够更顺应天堂的旨意。[…]我的狗狗们与天堂的加持力很契合,而且他们很保护我,尽他们所能地护持我,非常非常顺从。不能说是顺从,就是很配合,很尊重。[…]狗狗族人真的非常非常通灵。多数动物族人都很通灵。[…]我们人类也有这种心电感应的力量。只是我们太忙了。我们不使用它,它就处于休眠状态。[…]人类是最高的、最顶级的。他们具有各种能力来保护自己,即使没有食物和水也能生存(噢,是的。)并能认识上帝。还能看到天使,看到圣人,看到月亮上、太阳上和星星上的所有众生,以及其他帮助他们或试图伤害他们的无形众生。人类有能力活很长的时间,很长很长,数百年的时间,甚至几千年或甚至可能是永远在物质界中。[…]

(关于二○二七年,之前有人拍照并且事实上进行了录影,录到空荡荡的街道、城镇。)是的。(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师父。)是的,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不管有没有人看到,都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噢,天哪。)[…]诸天堂、所有圣人和贤哲,以及卑微的我自己,都在非常努力工作,尽力试图保护所有的人类。[…]

但我们能改变它,如果人类转变—更多人成为纯素者。(是的,师父。)越多人成为纯素者,更多的和平就会到来,也会更快到来。(是的,师父。)如果人类改变得不够,未达到临界量,那么二○二七年预景将会如期发生。[…]因为会有人类使用某种生化炸弹使人类凭空消失。(噢,天哪。)完全消失—甚至骨头和指甲,一切消失。你什么都看不到。(噢。)一切都将成为空气。(噢。)甚至连灰尘都没有。[…]而这将影响到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如果有人碰巧还活着,走进那个区域,他们也会消失。(噢。)[…]

我甚至不知道我能被允许给予印心多久。[…]所以,任何有幸得到天堂加持与恩典的人,都可以来印心。我甚至无法确定是否永远都能像这样做得到。[…]

二○二三年一月廿四日周二,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纯素者)于她仍在密集闭关打坐之际,在一场与一位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成员的工作相关谈话中,亲切地分享了关于她狗狗族人的可爱故事。师父也回答了与二○二七年时空旅行者拍摄的影片的相关问题,以及人类忏悔和持纯素的最后期限。

你好吗?(我很好,谢谢师父。师父好吗?)农历新年快乐。(噢,非常感谢您,师父。也祝您农历新年快乐!)祝福你和大家。(谢谢师父。)希望这个地球上的人们能得到更多的保护,继续生存下去。(是的。)[…](师父,您好吗?)我很好,我很好。过年也没有什么,对我一个人来说。(噢,是的。)不过这样挺好的,我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事情。就只是很忙、很忙,就这样。(是的,了解。)非常忙碌。我会寄一张我刚拍的照片给你们,我是说自拍,然后你们可以把它秀给你们师兄师姊看,(好的。)这样他们就知道我现在如何。[…]

有什么比较振奋人心的吗?(是的,我们有几件事情。师父,您能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您狗狗族人的事吗?)我的什么?(师父的狗狗族人。您能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您的狗狗族人的事?)喔,他们只是很可爱的人们,只是很可爱的众生—而且非常忠诚,非常保护我。(噢,是的。)在很多方面都很尊重我。我只是希望许多人类能向狗狗族人学习—做个好人,能够更顺应天堂的旨意。他们真的…也许其他的狗狗族人不太一样。我的狗狗们与天堂的加持力很契合,而且他们很保护我,尽他们所能地护持我,非常非常顺从。不能说是顺从,就是很配合,很尊重。

例如,如果我说:「好啦,现在轻抚狗狗时间结束啦。我必须继续做我的工作了。」例如像这样,然后他们就会躺下,完全没有声音,就连丢一根针到地上都听得到。(噢。)或者他们会到自己床上去,他们马上就知道了。如果我说上床睡觉,他们就知道是就寝时间—就去睡。即使那里也许是新的环境、新家,他们也会知道自己的床在哪里,他们会去那里躺下—至少躺一会儿。(噢,是的。)然后也许又偷偷地溜回我的地方。但是如果我还在忙,如果我正集中注意力,比方说可能在打坐,或可能专注于我外部的工作,(是的。)在电脑或在电话上,他们就安安静静地躺下。(噢。)非常非常安静。没有任何要求。天啊,安静到让你觉得屋子里连空气都没有。(噢。)是。[…]

所有的动物族人都非常保护人类。我希望所有人类都能知道这一点并心存感激。就连周围所有的鸟族人也是,无论我走到哪里,他们总是在我周围。有时我工作到深夜凌晨三、四点,整个天空都是黑暗的,因为我住的地方周围没有灯,我不开灯以节省电力,尽我所能省电。(噢。)我打开门走出去,也许走到院子或其他地方,只是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是的。)稍微运动一下,他们不知为什么都醒了,(噢。)然后告诉我一些事情或唱一些歌。我感到很震惊。我说:「你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唱歌。」然后我听着,听着,他们总是给我一些鼓励、一些建议、一些安慰的话,或一些爱的讯息。(真好。)很令人感动,一直都是如此。即使他们离我的地方很远,(了解。)他们躲藏在很远的森林边缘,他们仍然会唱歌、说话,并告诉我一些事情。我可以隐约听到。(噢!)有时我必须用内边的耳朵来听,因为距离太远了。(了解。)

无论我走到哪里,我总是很感激周围所有众生。(了解,师父。)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如此美好的众生,是如此有爱心、如此善良。他们总是非常保护人类,即使我从未见过他们。这就是为什么多数狗狗族人不喜欢人摸他们的头,因为那是他们与天堂,与天堂力量相连的地方。(噢。)我的狗狗族人不喜欢被摸头。(噢,真有趣。)好吧,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触摸他们的第三眼,提醒他们,他们来自上帝。(噢。)他们不应该总是忘了上帝。我都会尽量提醒他们。[…]

噢,他们好尊敬。好尊敬。(真不可思议。)是的,很不可思议。在现在的狗群当中,有一只狗狗在我轻抚她之前,她绝对不吃任何东西,甚至她最喜欢的纯素洁牙骨。(噢。)直到我摸摸她并告诉她,她很棒,她很好,她是我的朋友,我永远爱她。然后她才吃。(噢,噢。)以前我不知道。我以为她怎么了?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生病了或什么的?然后当我轻抚她时,我说:「你还好吗?我依然爱你,不用担心。总是那么好。这只是爱的点心而已。」然后她就吃了。从那次以后我就知道了。然后下一次也一样,总是一样的情况。然后我就知道,在她吃东西之前,需要向她展示我的爱。因为他们喜欢这样的东西,就像我给他们一些海苔片。类似这样的零食。然后再给一些纯素洁牙骨,让他们吃完后清洁牙齿。(噢,了解。)她很喜欢吃,但除非她先得到些爱的滋润,否则她不吃东西。类似这样的情况。(那是她的开胃菜)也许是这样。那些爱的滋润比她喜欢的食物更重要,比最喜欢的食物重要。[…]狗狗,狗狗们。他们太可爱了。

如果有时狗狗族人无缘无故地吠叫—是因为如果你没有看到外面有什么东西,或者有人进入你的房子,或外面有什么可疑讯号,(是。)而狗狗族人仍然在叫,那是因为有坏人在附近出现。(噢。)或者一些躁进鬼魅或一些鬼魂想对人类做些什么。(喔,噢。)当然,他们会对我示警,不过对大多数人类,他们也会这么做—他们也会警告人类。但是人类听不懂。这就是问题所在。(噢。)多数人类听不懂,除非他们是通灵者或动物族人沟通师,或者与他们的狗狗族人心灵非常契合。(是。)

我以前在英国达人秀或美国达人秀中看到他们播出了一些与照顾者心灵相通的狗族人,狗狗可以告诉照顾者在那个「达人秀」节目之前,很久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事。(噢,了解。)结果证明全都是正确的。(噢。)[…]而且有数百万人观看—包括那些靠近舞台的观众都在观看。就在现场。(是的。)

狗狗族人真的非常非常通灵。多数动物族人都很通灵。(噢。)即使他们是因为业力而生。不单是因为他们的使命是出生在某个家庭或某个角落,以某种方式帮助人类。即使他们是因业力而生,他们仍然具有这种神通—都还与这种力量相连结。

「Sharon Loy, Telepathic Animal-people Communicator:首先,她说她真的非常感恩能来到这里。她真的非常感恩能来此家庭和艾普丽尔及麦可在一起。她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很开心,也很感恩。她说她得到了一份好工作。

波基塔,多告诉我一些。她说她不确定这个世界是否想听,那个摄影机是否想听她的故事。她给我看了一些闪现的画面,她给我看动物们在畜栏里并紧密地挤在一起。实际上我看到他们在一个拥挤的货柜里,感觉就像一个金属盒子。也许是卡车后面的车厢之类的地方?他们认为他们会死。她说来到这里真的很美好。在那个环境里,她感觉自己身处黑暗中,就像是必死无疑,甚至也许是临死前的折磨,不知道她要去哪里或要做什么,何种命运将降临在她身上。然后,来到这里真是令她惊喜。这就像是一份惊喜的礼物。她想回报。好比她是如此感激,因此她想透过教导来这里的访客爱的真谛,以此来回报。

波基塔告诉我那里附近有土狼。那里附近有蛇。她告诉他们土狼和蛇在哪里。她知道。她能感觉到土狼和蛇在哪里。她说,如果我们不聪明行事,土狼可能会认为我们之中有人是唾手可得的猎物。她说:『我很聪明。我熟悉那边的路。』」

「Excerpt from “Dans la peau des animaux”(2014), Laila del Monte, Telepathic Animal-people Communicator and Author:有一次,有位女士从瑞士打电话给我,对我说:『我的狗快死了。我不得不帮她安乐死。』她让我和她的狗狗交流。而我告诉她:『不,她真的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似乎缺少了些什么。尽管让她离世可能是一种慈悲,但她确实想多待几天—大约三天。』几个月后,她打电话给我说:『您记得您和我的狗狗沟通的那一天吗?嗯,我们最终决定就等三天,然后我儿子回家了。事实上,他在军队服役,他原本不应该回来,但他回来了。他回来了,进了屋子,我的狗狗直接朝他走去。于是,我儿子蹲下来把狗狗抱在怀里,她死在他的怀里。』」

因为幻境的力量并没有从他们身上夺走那种心电感应的力量。(啊。)他们了解这没有用、没必要,因为狗族人或动物族人已经很无助或毫无防御能力,多数是如此。[…]他们已经处于不幸或很弱小的境地。除了那些掠食者以外,他们生来就是为了尽其本职调节其他动物族人的数量。(了解。)这就是为什么多数动物族人,甚至是凶恶的动物族人,根本不攻击人类。他们会避开人类。但是偶尔你们会听到动物攻击人类的消息。就连一些小动物,甚至像松鼠,也会攻击人类。(噢。)或者是蛇,即使他们大多会避开人类。只是有些人不是真正的人,尽管他们看起来像人。但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思想被魔鬼或其他东西附身了。(是的。)或者他们具有的业力是如此庞大,以至于在动物族人眼中,他们看起来不再像是人类。所以动物们被允许吃他们或攻击他们。(喔,噢,噢。)

但很少有动物族人因此而攻击人类,因为人类是造物之冠,(是的,师父。)并且人类身上有上帝的火光。(是。)所以我们人类是非常宝贵的。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发展他们的宝贵和他们高贵的灵性,他们的王权,灵性的王权—他们在上帝之侧,他们仅次于上帝。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是。)每当我想到这点,我就很苛责自己。我说:「天啊,我能为他们做什么?我怎样才能告诉他们更多,让他们记得这一点?否则,他们将会受苦—不是在人间,就是可能又生在动物族人的世界,或者堕入畜生道或堕入地狱,被焚烧与被折磨。」噢,天啊。

「Courtesy of Gerald Johnson – Dec. 9, 2002, Reporter:那么你真的看到地狱了吗?

Reverend Gerald Johnson, Pastor of Faith Culture Church:噢,是的,绝对是的。我看到真的地狱,我在那里,而我不希望我最大的敌人遭受这种待遇。我不在乎一个人对我做了什么,我绝对不会希望他们下地狱。但对我来说,事情的发展是我以为我心脏病发作了,我的灵体离开了我的身体,我以为我会上天堂。因为我曾以为我在一生中做了很多好事,帮助了很多人,做了很多崇敬上帝的决定。但我并未上天堂,相反地,我下了地狱。

我看到的其中一件事让我大吃一惊,有一个人四肢着地像狗一样。他从头顶到脚底都被烧伤,眼睛都凸出来了。更糟糕的是他的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炼子。所以他就像地狱里的狗一样,更糟糕的是,拿着炼子的人—拿着炼子的是个恶魔。我很明白,因为有些事情不是…没说出来,但知道得很清楚。你只是…这就像心电感应的交流。我知道这个恶魔被派到这个人的生命中,从他的童年一直威逼他直到他死去,因为恶魔知道如果我能在他的生命中,在地球停留够长的时间,如果我能够一直让他不侍奉上帝,并在地球上做出错误的决定,那我在地狱就有权力控制他,他将成为我的奴隶。所以这就像双重的奴隶。就好像你在地球上是那种魔鬼的东西的奴隶,然后在地狱里,你真的就像一个受折磨的狗奴隶。

然后,我的另一部分体验让我震惊不已。直到今天,它仍然令我吃惊。地狱中有一个区域在播放音乐。这和我们在地球上听到的音乐是一样的,但不是艺人在唱,而是音乐恶魔在唱。某些歌词和我们在这里听到的是一样的。我知道在地球上很多歌词、音乐和歌曲的灵感来自恶魔。所以,很多音乐都是这样,人们吸毒实际上是为了亢奋,为了获得歌词和旋律,为了夺人目光、给人新鲜感,为了获得那种魅力。不过当他们向虚假的高处敞开心扉时,就像非法进入灵性的领域。他们实际上接触了恶魔,恶魔给他们歌词,目的是为了控制地球上的人们。在那里,每首歌的每一句歌词都在折磨你,因为你在地球上时,没有藉由音乐来敬拜上帝。所以就好像你有机会在教堂敬拜祂,在家里敬拜祂,藉由音乐敬拜祂,但你选择复诵那些因受撒旦启发而来到地球的歌词来敬拜撒旦。有人为了那种目的而存在,因为音乐非常有控制力。

我曾经对上帝很生气,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好事,但实际上我却在地狱里?好吧,我从地狱里升上来回到地球上,上帝开始对我说话。我实际上看到了真正的耶稣。我看见了他,他开始对我说话,他说:『你一直对伤害你的人暗自感到生气。你一直希望我会惩罚伤害你的人。』他说:『这些不是你的人,这些是我的人。』他说:『我只希望你专注于我给你的任务…』所以,它的根源是,虽然我做了好事,我布施了很多东西,我做了很多好事,但在我心里却无法原谅那些伤害我的人。因为若一个人不能原谅他人,他就忘记了他如何一直被他人原谅。这就是我对地狱的体验。地狱真实存在。上帝不会把人送进地狱。人们将自己送入地狱。上帝一直试图从你身上去掉的那些品质,在你濒死之时,无论你的内心还剩下多少,它们将决定你去哪里。上帝会想知道:你学会真正去爱了吗?你学会原谅了吗?你好好侍奉我了吗?你做过比你的生命更伟大的事吗?你有没有做过任何具有永恒意义的事情,或一切都是自私的?所以我感谢上帝赐予的光。那正是耶稣…因为那道光,我不会再看到在地狱里的日子。」

就像你家里有宝物,而你因为不知道你有宝物,所以每天都过着乞丐般的生活。(是。)[…]我们人类也有这种心电感应的力量。只是我们太忙了。我们不使用它,它就处于休眠状态。(对,是的。)它仍在那里,没有生锈。只是如果人们少为物质而工作,多些时间为他们的灵性,往内冥想,那么即使他们开悟不多,至少他们会恢复心电感应的能力,然后他们会在事业上、在工作上做得更好,因为他们会了解他们老板想要什么(对。)或他们周围其他人会做什么来使工作做得更好。比如说这样。(是的,师父。)他们还可以看到是否有人有意透过这种心电感应的能量,以某种方式伤害他们。(对,是,师父。)真的很可惜。

人类是最高的、最顶级的。他们具有各种能力来保护自己,即使没有食物和水也能生存(噢,是的。)并能认识上帝。还能看到天使,看到圣人,看到月亮上、太阳上和星星上的所有众生,以及其他帮助他们或试图伤害他们的无形众生。人类有能力活很长的时间,很长很长,数百年的时间,甚至几千年或甚至可能是永远在物质界中。(噢。)更不用说在天堂了。(是的,师父,噢。)但是我们失去了它。我们之所以失去这一切,是因为我们太忙于物质利益,担心明天的衣食,始终觉得不足,这就是原因。

即使我们已经有了房子,我们还想要拥有更大、更好的房子。已经有车子可以旅行了,我们仍然想要一辆比邻居的车更贵、更豪华或更好的车。甚至有土地、有国家并已统治此国家,却还想要另一个国家,想要更多的土地、财富,更多的名望、更多的权力和更多控制权。(是,师父。)我们的生意已很兴旺,却想要接更多的生意,而且更忙碌。因而我们失去其他的一切,这些东西比全世界的宝藏总合还要重要。(是的,噢。)我永远为人类感到遗憾。想到他们的命运,我从不感到高兴。想到他们的命运,我永远不会真正快乐。(对,师父。)事实就是这样。

师父,关于另一个话题,关于二○二七年,之前有人拍照并且事实上进行了录影,录到空荡荡的街道、城镇。)是的。(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师父。)是的,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不管有没有人看到都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噢,天哪。)而且我正为此努力工作。(是的,师父。)我还在为此努力工作,但我不能保证什么。(谢谢您,师父。)因为,是这样的—那是人类毁灭人类。(噢,天哪。)不仅仅是诸天堂。诸天堂、所有圣人和贤哲,以及卑微的我自己,都在非常努力工作,尽力试图保护所有的人类。(是的,师父。)但现今,你可以看到一个新的病毒变种,甚至比之前的其他变种更致命。(对。)

「Media Report from PBS NewsHour – Jan. 3, 2023, Amna Nawaz:这场大流行病发生三年以来,又有另一个新的冠状病毒亚变种出现。正如威廉·布兰汉姆解说的,它正在迅速传播蔓延并导致新感染病例增加。

William Brangham:这种新的奥密克戎亚变体被称为XBB1·5,在美国,现在于新冠肺炎的新病例中占了四成以上,而在东北部约占病例的七成五。」

「Media Report from ABC News – Jan. 11, 2023, Diane Macedo:美国东北部因感染新冠肺炎而住院的人数正在上升。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此新的奥密克戎亚变体是迄今为止最具传染性的。」

「Media Report from WUSA 9 – Jan. 19, 2023, Abby Llorico:尽管网路上已经将其称为『克拉肯』。不过要想知道怎么称呼这个菌株,可能比了解奥密克戎菌株亚变体还更困难。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称,XBB1·5已经变异,比以前的变体更能逃避免疫系统。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这意味着即使你曾感染前一波的奥密克戎毒株,但你感染这种变体的风险也比较大。范德堡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威廉·沙夫纳博士说,它的传染性也极度强大。科学期刊《自然》上的一篇文章解释说,它更擅长进入呼吸系统。看一看这个。我们已看到XBB1·5占总病例约五十%。看看它每周的增长速度有多么快。」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Jan. 19, 2023, Molly Gambhir:六·七二亿的病例,六百七十万人死亡,遍及一百九十三个国家。这就是中国武汉病毒给我们带来的浩劫。问题是:这个武汉杀手会不会永远不死?我今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武汉杀手的浪潮以盛怒之姿再次扑向它的祖国—中国和世界越来越多的地方。中国的情况比其政府承认和专家估计的情况更糟糕。根据一项新的预测,中国将会看到更大规模和延续更长时间的爆发,感染人数将达到更高的峰值,死亡人数将突破可怕的纪录。

以下是该预测的内容。这里有三件重要的事情。一:中国的病例可能达到每天四百八十万例高峰。一天四百八十万例。第二:中国的死亡人数在一月廿六日可能达到峰值三万六千人。这将只是在几天后的事。第三:在这波浪潮结束时,可能会有超过五十万的中国公民死亡。我知道数字和统计数据让我们的一些人感到麻木,似乎是重复的,但请醒悟,嗅一嗅危险的气息。他们正在告诉我们另一个令人恐惧的故事。以前的预测和现在的预测之间有天壤之别。请看一下这些数字。这些数据是来自世界卫生组织。显示了哪些国家正在报告新的感染情况。让我提醒你们,这些是过去七天的数字。

让我开始从美国说起。在过去七天里,据称有四十一万五千多个病例和三千九百二十二人死亡。接下来,我们看日本,据称有超过九○·二万病例和二千八百零五人死亡。然后我们看韩国,据称逾二十六万一千四百八十七例,三百四十五人死亡。紧随其后的是澳洲,据称有超过十九万一千例和超过七百四十二人死亡。然后我们看法国,据称有超过四万二千个病例和超过四百六十九人死亡。如果我说到巴西,据称有超过十万七千八百八十五例。德国报告了大约七万三千个新病例。义大利报告了四万三千多个病例。」

然后你可以看到俄罗斯人正去杀害乌克兰人(佑兰任人)并杀死他们自己的公民、士兵,(是的。)甚至比被杀死的乌克兰人(佑兰任人)还多。(噢,天哪。)乌克兰(佑兰任)人也有死亡,但没有俄方那么多。(是的,师父。)然后俄罗斯人用各种炸弹来威胁恐吓。(是的。)而这个二○二七年预景,我被告知…但我们能改变它,如果人类转变—更多人成为纯素者。(是的,师父。)越多人成为纯素者,更多的和平就会到来,也会更快到来。(是的,师父。)如果人类改变得不够,未达到临界量,那么二○二七年预景将会如期发生。至少发生在许多城市,也许不是整个地球。(噢,不。)因为我们正在努力,来防止它。从内边拯救。(是,师父。)[…]

因为会有人类使用某种生化炸弹使人类凭空消失。(噢,天哪。)完全消失—甚至骨头和指甲,一切消失。你什么都看不到。(噢。)一切都将成为空气。(噢。)甚至连灰尘都没有。这就是为什么甚至其他一切都依然存在,但人们消失了。(噢,这很可怕。)你将看不到任何人。任何有血、会呼吸的生命都会消失。(噢,天哪。)任何有情众生。(噢。)任何会动的生灵—甚至活在泥土里面的蠕虫也会消失。(噢。)蚊子、小昆虫。(是的。)甚至看不见的,几乎看不见的昆虫,像他们称之为沙蝇的或类似的昆虫。(是的,的确。)[…]任何细菌,任何东西。空气中所有的病毒也会消失。所有这些东西都消失了是件好事,但人类也必须消失。所有动物族人都将消失。鱼、鸟,任何在那个炸弹周遭的生物或那个装置所能触及的,都会消失在空气中—全都消失。(噢。)

而这将影响到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如果有人碰巧还活着,走进那个区域,他们也会消失。(噢。)如果过一段时间后它减弱了,他们可能消失一半—半身消失。或者比如说,只是肌肉不见了,骨头残存,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不知道多长时间。我不能告诉你们。我只是太忙了,没有时间去研究所有这些可怕、邪恶人类的发明和意图。(是的,师父,天哪。)我们仍在为此努力工作,但无法保证。(是,师父。)没有承诺。(谢谢您。)也许可以阻止,保存一些地区、城市。但是,我不确定是否可以完全防护人类和动物族人。(噢。)我不确定是否可以完全被阻止。非常抱歉。(是的,师父。)

我说过这是为何我这么伤心。圣诞节、新年,不管是什么节日,我都不能去想它。(是。)新年时,我吃剩下的沙拉。(噢,是的,师父。)我记得的是,这两个新年节日都是这样。(噢。)我没有时间煮饭,所以我只吃任何方便吃的生食。

现在,还有什么吗?(是的,师父,还有一个。师父的最后一次警告,让人们忏悔和改持纯素,期限快到了。师父对此还有什么更进一步的讯息吗?没有,还是一样。(噢。)人类的业力太重。他们必须自己努力改变。但我们仍继续为任何有资格的人提供印心。(好的。)但从现在、截止日期开始,可能会有更严的筛选。不像以前那样,任何人都可以被接受。(喔,噢。)这将是严格的筛选。而你可以看到已经有障碍了。就像上次在澳门的印心,警察前来阻止。(是的。)[…]

如果世界共业相互影响,人们的业力在相互影响,那就很难做什么了。(对。)许多国家的业力很大。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查看这个国家的业力百分比。噢,有时候好吓人啊(噢。)但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比较少的。(太好了。)少并不代表都没有。(了解,是的。)不到十%,我很欣慰。(是的,好。)这已经非常小了,非常小。(是,感谢上帝。)不到十%。与其他地方相比,这已经是非常少了,(噢,是的。)与其他许多国家相比。我没有时间去查看所有的国家。(对。)而我以前去过的许多国家至少有四十%和四十%以上或五十%以上。

噢,天啊!没有人能够化解所有业力。(噢。)他们必须帮助自己。他们必须成为纯素者,变得仁慈,真正向上帝忏悔。请求上帝宽恕,否则,不然,真的。(对。)没有圣人、没有贤哲来到这个世界能够化解世界的共业—所有国家业力的总和。(是的,师父。)佛陀说,人类,如果你能看到他们的业障,你就看不到天空了。业障满满虚空。(对。)如果你有神通能看到无形的东西,就会看到业力的无形能量布满了整个天空。这就是他所说的。(噢,噢,天哪。)

只有当人们是真正诚心的,又持纯素至少三个月,那么我会考虑给予印心。但是,从那个时刻起,会更严格。(是。)而其他人则必须成为纯素者、向上帝忏悔,然后看他们是否能被拯救。我只能帮助那些印心的徒弟。(噢。)因为他们忏悔,而且他们继续忏悔,继续与自己内在的上帝力量沟通。(是。)而这就是他们能够记住并保持自己做一个好人的方式。[…]所以,心智不会告诉大脑或支配身体再做任何坏事,他们只做良善的事。(是的,师父,对。)所以,我们现在担心的是头脑,即使在印心之后。(是。)不谈那些还没印心的人。他们的头脑被各种各样的事物所影响。不管是坏、是好,他们总是跟着自己的喜好走,有时,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对他们来说并不全是好事。(是的,的确,师父。)在这种物质世界里,头脑是非常强大的。[…]

所以,任何修观音法门的人都在与上帝沟通。如果他们真正地、诚心地、谦卑地修行这个法门,他们就能与这个上帝的力量连线,然后这将改变他们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你的师兄、师姊们他们一直在体验奇迹,[…]亲身印证—(是的,的确。)比如他们的车都被撞毁了,但他们只是脚趾稍微擦伤。(是,噢。)或乌克兰(佑兰任)—为什么俄罗斯…因为天堂在帮忙。(对,是,确实。)为什么俄罗斯装备甚至朝他们自己开火—杀死了自己的军队。(是。)如果不是失误或失算或别的什么。(是。)他们是入侵者,但他们比本土乌克兰(佑兰任)人死得更多。(对。)而且很多致命武器都起不了作用,或在错误的地方发挥作用,或就飞到了乌克兰(佑兰任)军队以外的任何地方,比方这样。(是。)当然,无庸置疑,是有一些业力。有些人得遭受如此多的苦难。建筑物等全都倒塌、被轰炸和摧毁,即使在冬天没有电。但世界甚至仍在帮助他们。(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Euronews – Dec. 14, 2022, Reporter:自战争开始以来,巴赫姆特战役前的七万名人口中的大部分已经逃离。

Irina, Bakhmut Redident:有人答应给我一个新的供暖用的燃烧炉。但我从未得到它。当房子变得寒冷冰冻时,我们要怎么生存?

Reporter:泽伦斯基总统在巴黎的一次会议上说明了当前的严峻情势。

Zelenskyy:目前,几乎所有地区和首都约有一千二百万人都被切断了供应。不幸的是,这对我们来说是典型的情况。我们预计俄罗斯每天都会发动新的攻击,这会急剧地增加停电的次数。

Reporter:数十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承诺提供十亿欧元的援助,以在冬季来临之际为乌克兰人提供电力、食物、取暖和迁徙。」

我不记得有哪一场战争是全世界在他们真正需要的时候,如此全心全意、热诚地且持续地帮助一个国家。(是,师父,确实如此。)所以确实天堂正在大力帮助乌克兰(佑兰任)。人们甚至不需要相信我—只要看看结果,看看效果,他们就会相信。(是的,的确如此。)我为何要说这些谎?为了什么理由?它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确实如此。)甚至有可能相反,因为我无法证明。(是,师父。)但我必须永远说实话,一直随时都如此。[…]

但我甚至不知道我能被允许给予印心多久。(噢。)我忙于所有各方面,保护整个星球,而不只是保护徒弟。不只是保护准同修。所以,任何有幸得到天堂加持与恩典的人,都可以来印心。我甚至无法确定是否永远都能像这样做得到。(噢。)他们要不就是在印心前已往生,不然就是世界在一段时间后,将不复存在了。(噢,天啊。)或者我会离开。(噢,天啊。)我的生命也是按自然规律的。你了解吗?(了解,师父。)如果我的肉身不在那里,那我就不在那里。那我就不能给任何印心许可,无论是我亲自,或透过我的出家人—长住。[…]

有很多障碍和身体上的痛苦。(噢,师父。)当然还有精神和心理上的痛苦,(噢,天哪。)为所有众生。(是的,师父。)每天看着动物族人们受苦,我觉得已经快要死了。(啊。)我一直祈祷,我一直哭泣,每当我看到这景象时。而且我与上帝交谈,我说:「他们还要受苦多久?我还要向祢祷告多少天?我还要谦卑地求祢多少?向祢哭泣?」(啊。)甚至只是,只是有时候…很久很久以前,我问过,我是否可以就离开了…甚至我问我是否可以成为普丁的奴隶,(噢,天哪。)那样他才能阻止在乌克兰(佑兰任)的战争。我愿意做任何事来换取乌克兰(佑兰任)的苦难,并停止战争。但是天堂告诉我:「那样行不通。(噢。)即使他接受那个提议,也行不通。」(喔,为何如此?)业力必须清除,并且不论何地。(噢,是的。)它不一定是乌克兰(佑兰任)人的业力。这是世界的共业。它不是发生在这里,就是发生在那里。(噢,是,是的)就像,在家庭中有一些脆弱的人。(是的,师父。)如果家里出了什么事,脆弱的人会先死。(是。)跑不了。(是,的确。)[…]

所以,乌克兰(佑兰任)已经放弃了其所有的核弹。被怂恿放弃他们所有的核武器。(对。)而现在他们一无所有。他们很脆弱,他们紧邻一个巨大的掠夺者—俄罗斯。(的确如此。)所以,更容易攻击他们。(对,师父,噢。)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我为乌克兰人(佑兰任)人哭泣的原因,我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我们的电视台也继续播放以支持他们。(是的,师父。)这有帮助,即使没有人看到它。(是,我确定是如此。)这在政治领域上有所帮助,(是的,师父。)帮助乌克兰(佑兰任)。(谢谢。)事实就是这样。(的确如此,师父。)所以,你可以看到,有时候,意见马上就变了,或帮助改变,以及发生的各种事情。(确实如此。)不只是俄罗斯的炸弹炸不中目标。(对,是的。)许多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写一长篇关于它的,但我没有时间做任何事情。谁在乎呢?谁在乎?只要有帮助,谁在乎人们知不知道。(是。)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吗?(是的,师父,谢谢您。谢谢师父。)我只是问你一些事,而现在我们聊了这么久。好吧,这很好。上帝保佑你,上帝保护你。(谢谢师父,谢谢您。)上帝爱你,我也爱你。(谢谢师父。)顺带一提,送上我所有的爱、赞美和感激给你们全世界所有师兄师姊,无论是在总部,还是在远端。(谢谢师父。)任何能做些什么的人—一点点或者祈祷世界和平、世人解脱。世人解脱当然比世界和平更重要,但我不敢要求更多。

我在心里自己祈祷,愿世界和平与解脱。解脱—意思是开悟且他们的灵魂能得到解脱。(是,师父。)即使他们的肉体因业力而必须受苦。但我努力祈求天堂和上帝让我尽力帮助他们的灵魂,这样他们在失去肉身之后能够得到解脱。(是的,师父,谢谢您。)当然还有其他的事情,但那是最重要的—他们的灵魂将得到解脱。这就是我的心愿。(是的,师父。谢谢您做这些。)[…]祈祷世人解脱。(是,师父,好。)似乎无法保证肉体安康。所以,我们祈祷他们的灵魂解脱。(是,师父,好。)纯素世界,然后我们将拥有世界和平,然后世人解脱,如上,谢谢。(谢谢师父。)再见,亲爱的。(师父,再见。)

最慈悲的师父,我们向您深深鞠躬致敬,因为整个世界都因您的伟大慈悲、无私和无与伦比的牺牲而蒙受福佑。我们全心全意地为所有灵魂的解脱祈祷,人类能够悔改并遵循纯素的生活方式,以拯救我们奇迹星球上的所有生命。愿我们都能扩大我们对众生的爱与感恩,从而证明我们作为造物之冠的地位。愿珍爱的师父在所有光荣诸天堂的慈爱护佑下,身体健康,永远平安祥和。

欲聆听关于清海无上师(纯素者)狗狗族人的更多精彩故事,以及了解师父如何透过食物与世界连系,及更多关于印心的好处,请于二○二三年二月五日周日,锁定《师徒之间》节目,收看这次通话的完整内容,收看这次通话的完整内容。

此外,请参阅先前相关的师徒之间会议,如:

最后呼吁:改持纯素并诚心忏悔

感激上帝的宽容并听从祂的诫命

上帝的恩典与世人的祈祷,迎来全球性的彻底改变

天堂帮助那些行仁慈纯素之道者

天堂在善恶之战中帮助乌克兰

等等…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6-19
59 次观看
2024-06-18
1250 次观看
2024-06-18
775 次观看
30:37

焦点新闻

2024-06-17   55 次观看
2024-06-17
55 次观看
2024-06-17
83 次观看
2024-06-17
1162 次观看
2024-06-16
5789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