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标题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最后呼吁:改持纯素并诚心忏悔(六集之一) 2022.07.29

2022-10-28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如果任何外面的团体,就说像黑帮之类的做这种事情,在一些小的、偏远地区,一个村庄或什么地方,进去用武器杀人,偷他们的粮食,然后卖到别的地方。然后这些团体就会被贴上黑帮分子、恐怖分子或什么的标签,然后被追捕,直到他们被抓住,并被关进监狱一百年之类的。(是的,师父。)但这就是俄罗斯的总统和政府,一开始却没人敢说什么,(是的。)而现在他们还是那么沉默,有些人还是默不作声。(是的,师父。)

(哈啰,师父。)嘿!你们有多少人?有一半吗?(我们有七个人。)噢,还不错。还不错。几乎有之前人数的三分之一。没关系。听着,我知道已经很晚了,但别告诉我现在是几点。你们还好吗?(是的,师父。是,我们都安好,师父。)我说:「想来的人就来。在忙或已经上床睡觉的人就不用了。」(噢,我们都想来。)他们用蛮力把你们所有人都拖出来了?(大家都想来,师父,是。)好,那么这样很好,这样很好。

我跟你们师兄说,顺带一提,那位我打电话给他的师兄,他跟我说:「有一些好消息。」于是我想:「好吧,所有人都可以起来,若他们想要。」(是的,师父。)我说:「如果只有一个人,那我就跟一个人说话。若有两个,就跟两个人说。」有时,我只跟一个人说话,或跟两、三个人说话。(是的,师父。)或四个人—要看你们有多忙。(是的,是,师父。)或者时间有多晚。是不是时间太晚了?(不,师父,一点也不会。)你们不敢说:现在「是的」。你们的师父没有睡觉,你们为什么要睡觉?你们为什么要睡?(我们还醒着,师父。)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些人还在工作。

上一次,我想交代某个女孩做些什么,然后另一个女孩说:「她在睡觉。」当时才十一点多。(噢。)而且并非每天都这样。甚至不是每周或每个月。只是有时会发生一些事情。(是的,师父。)我需要有人起来做这件事。只是给一些指示,这样其他师兄们才能正确无误地完成工作。在我想把东西寄出去,想在一大早给予一些指示的时候。(了解,师父。)因为,不这样的话,在一大早,那些师兄还有其他事要做。他们可能不在家之类的。(是的,师父,对,师父。)然后,我们并非总是有人等在外面或某个地方,为了递送东西。所以每当有必要的时候,我们都得这么做。(是的,师父,确实如此。)

我们都还在工作。而那个女孩在睡觉,在十一点左右。而且她不像你们这样,整天整夜地工作。一天工作三次。比方说,带狗族人出去。而在那个时候,她也没有做太多事,因为她的手臂需要复原,不管什么原因。所以就好比整天都在休息了。了解吗?(了解,师父。)这样真的不好,是吗?(是的,师父。)别说我太严格了。

就连今天,我也说:「可以起来的人,就出来。」没有关系。因为无论如何,你以后都会听到的。(是的,师父。)即使你今天没有听到。我告诉他们:「如果只有几个人,就去小一点的摄影棚。(是的。)如果很多人,就去大的摄影棚。」我先打电话去小摄影棚。没有人接听。我预期你们其中一些人会在那里。但后来我打电话来这里,因为我想:「好吧,也许人太多了,不能去小的那间。」现在还不算太晚。(不,不晚,师父。)现在才凌晨两点而已。

昨天…其实是今天早上……噢,我不记得了。确实如此。我几乎整天整夜都在工作—有时我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了。(噢。)我想是今天早上,我打电话给你们一位师兄,谈论一些事情。询问一些事情,他帮我处理了一些电脑方面的事情。(是的,师父。)有些事情我不知道,所以我问他。他当时还在那里。当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大约是三点多。我希望他在办公室里,但是他不在。所以我把他从宿舍里叫起来。

他接听了我的电话,就像他未曾睡过觉一样。好像充分休息过一样。所以,我猜他就是还坐在那里,想着明天早上要做些什么等等之类的。总之,我需要帮忙,我需要有人帮我的忙。因为这是我必须马上处理的事。否则,我就无法用电脑工作了。(是的,师父。)然后,我完成工作之后…没有很久,也许十分钟左右,在一切都完成之后。我说:「谢谢你。」然后他说:「不客气,师父,晚安。」我说:「什么?现在是凌晨四点了。」

对你们来说,现在不算很晚,是吗?(不晚,师父。)就算很晚,我也不会每天都这样打电话。(是的,师父。)只有每个礼拜一次。也还好。即使有时你必须醒来,但有何不可呢?我一直都是这么做。(是的,师父。)如果你累了,可以在早上或在下午小睡一会,如果你们时间允许的话。

好,现在告诉我吧,有什么好消息?(师父,第一则消息是:乌克兰和俄罗斯已经签署一项协议,允许从三个被封锁的黑海港口出口数百万吨粮食。)哇!这样对他们很好。(这可能有助于避免全球粮食危机的威胁。)是。(所以说,土耳其和联合国在支持谈判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协议通过了,我希望他们信守承诺。因为他们确实轰炸了一些海港,其中的两个海港。(是的,他们炸了。)两个海港。就在一两天之后,又炸了另一个。(是,师父。)

我看到了。这是为何我没有将这个当成是好消息告诉你们。我厌倦所有这些邪恶的谈话。(是,师父。)突然间,他们现在必须与俄罗斯签约来出口他们自己的粮食。你们能相信吗?而我们甚至称之为好消息。(是。)我的意思是,与其他消息相比,这当然是。(是,师父。)但这是他们的粮食,通常他们会出口这些粮食,向来都是如此。(是的,师父。)然后就这样轰炸他们,随便找个藉口。(是,师父。)就像他们说他们开启了一条走廊时,却轰炸难民。我不知道俄罗斯政府现在是怎么回事。在我看来他们都很邪恶。或深受邪恶影响。(是的,师父。)

甚至所谓的「核弹」丁,据说派了一个替身去伊朗,为了在伊朗的会谈。(噢,是,没错。)反正他们现在只有替身了。(是的,师父。)甚至双重替身或三重替身。普丁已经不在了。现在甚至由更糟的人管理。我还想这个替身看起来比普丁要和气一些,不那么严肃,也没那么憔悴。他的脸又胖又圆。

胖的人比较容易相处,因为他们只关心吃的方面,而且他们人很好。一旦他们开心了,一切都好。当他们有食物时,他们就心满意足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多数胖的人,很容易和别人相处。大多这样。

而且他看起来没那么咄咄逼人。因此,我以为这个替身替代他还不错。这是一份好工作,你知道吗?(是。)你们为何不看看哪个总统,看起来像你们其中任何一个,然后就去当替身。这种生活很好,天啊。不用做什么。(对,师父。)只要吃和睡,还有待命,直到何时必须去何处,然后就去。而且时间也不长,因为他们担心被人发现。所以只是去开个简短的会议或其他什么的。

(我们可以让替身为我们做我们的工作,师父。)是啊,是,是,你希望。我曾想过,我何不去找一些替身?或者我就去当某人的替身。但没有人看起来像我,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任何替身。否则,我就更轻松了。然后我们可以一直开会。我指的是,这些视讯会议。(是的,师父。)我会让那个人化妆什么的。总之,也有一则关于拜登有一段时间都没眨眼的报导。他在说话时,都没有眨眼。所以他们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药物或也许是特效。(噢!)就像你们用动物族人做的画面一样?(是的。)

有一天,我对你们的一位师兄说,我说:「你为什么不干脆,不管我说什么,如果我说错了,你只要用电脑技术让我的嘴张开,再闭上—张开、闭上,这样就可以了。我甚至不用说话。我把稿子给你,你让我的照片说话就好。」他说:「噢,不,师父,这样会让您看起来很丑。我不确定,我没有把握。」它并没有让动物族人看起来很难看,在我看来,他们看起来还不错。你们知道,「每日小妙方?」(是的,师父。)然后你让这些照片动起来,嘴巴也要动。我觉得这看起来很自然。(是的,师父。)我们何不这么做呢?

因为他们认为拜登已经做了那样的事。他们怀疑,他若不是因为药物,就是用了这些画面特效。(是的,师父。)也许是这样,我并没有看。我只看了新闻和照片,我没看影片。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天啊。

还有什么好消息吗?(是。另一则新闻:由于黑海港口计划开放,印度可能从九月份开始再次从乌克兰获取葵花籽油。大约将运送五万至六万吨。

好吧,我希望如此。(是。)我确实希望他们真的让乌克兰和平地出口自己的粮食,为了全世界的利益。(是,师父。)因为许多国家仰赖这个。(是的,师父。)希望他们不要再继续轰炸,然后找藉口,只是把粮食当作一种箝制的手段。

我很久以前已经说过,他们想入侵乌克兰,占领乌克兰,这样就可以把粮食当作另一种扼杀欧洲和其他国家的手段。(是,是的,师父。)我一开始就说过,我想几乎就在战争开始时,关于为什么俄罗斯突然就闯入,并毫无来由地侵略他们的国家。(是的,师父。)以某程度来说那是被挑衅的。告诉p方济各,那是被挑衅的,就像他说的那样。是小麦、谷物挑衅了俄罗斯。田里的小麦和粮仓里的谷物挑衅了俄罗斯人,他们冲进来把作物偷走或掌控它,这样就能卖这些作物。就像强盗集团。(了解,是的,师父。)噢,天啊,太丑陋了。

天啊,哪个国家能够忍受这样的邻居?如果任何外面的团体,就说像黑帮之类的做这种事情,在一些小的、偏远地区,一个村庄或什么地方,进去用武器杀人,偷他们的粮食,然后卖到别的地方。然后这些团体就会被贴上黑帮分子、恐怖分子或什么的标签,然后被追捕,直到他们被抓住,并被关进监狱一百年之类的。(是的,师父。)但这就是俄罗斯的总统和政府,一开始却没人敢说什么。(是的。)而现在他们还是那么沉默,有些人还是默不作声。(是的,师父。)

噢,天啊,说到强盗村,还记得那则故事吗?(记得,师父。)强盗的村寨。所以,乌克兰的一些所谓的独立区在以前就是仰赖俄罗斯,然后向俄罗斯索要武器去反对自己的国家。(是的,师父。)很多这些人都在背叛自己的国家,做这种荒谬的事。然后俄罗斯拒绝给他们任何东西。(是的,师父。)俄罗斯在利用他们。(是的,师父。)就像顿巴斯,这些地区,藉着利用他们,这样他们就有藉口进来杀死他们的同胞。他们是如此愚蠢地相信那种幻想,于是跟着俄罗斯走。当他们需要一些帮助时,俄罗斯却对他们置之不理。你们在新闻里看到了吧?上一次。(是,看到了,师父。)噢,天啊。

观看更多
剧集  1 / 6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