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经集:牧牛者陀尼耶(九集之三) 2019.12.30

2021-03-04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确信很多吃肉喝奶之类的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否则,他们也不会愿意。所以我们有责任传播这些讯息。让他们看《奶牛阴谋》、《地球上的生灵》、《天使圣战》这类电影,唤醒他们的慈悲心,告诉他们真相。因此他们才知道真相,这样他们就会停止的。

这篇是有关佛陀与牧牛者,也就是牧场主的对比。这里没有解释这对比从何而来,或许只是随机的,有些和尚只是想问:「你为何必须出家?」或是「佛陀与凡夫有何不同?」然后他们选一位牧牛者,此人有一群母牛或公牛,他照料这群牛,靠牛群犁田,当然是靠他们自食其力。所以这里有几首诗比较这两者:开悟的佛陀、世尊与牧牛者。

先是牧牛人…就像他们在彼此交谈,就像是对话一样。比如牧牛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佛陀说了些其他的,像是反对的话。你们有多少人知道这经集:牧牛者和佛陀?你们这些僧尼们有多少人知道?你们有空读这个吗?没有吗?有或没有?没有,没时间。噢,是很多,好吧。没时间?好吧,我也没时间,我是第一次读这经。我读了很多其他佛经,那些简单的经典:法华经、阿弥陀经、药师经、金刚经等等,但不是这个。在悠乐(越南),我们不总是有机会拿到很多佛经。可能他们这间寺庙里有一些,那间寺庙里有一些,而在西方世界甚至更少。但有些圣人,像是这位坦尼沙罗比丘以其他众生的利益为重,他们花时间翻译,有时会在一些地方解释一点含意。所以,我们非常感谢这位伟大的比丘。

其实,最近我请他们帮我多收集一些大藏经。所以他们从我不知道的地方寄来,从不同国家,放在一个盒子里。我也不一定有时间读,多亏有你们,我才有机会读。我只是在我的…很糟糕…当阅读经典时,你必须在佛像前或安静地坐下来。但有时我得在吃纯素三明治时阅读,不然我何时会有空呢?我一边喝纯素汤,一边继续阅读,只为你们节选一些。

所以现在第一个参与对话的是牧牛者陀尼耶,他可以随便叫一个名字,都无所谓。也许叫约翰尼史密斯,来自德州或苏格兰,或其他地方。但也许碰巧在印度,所以名字就叫陀尼耶。「牧牛者」是他的职务,他有很多牛。他养牛是为了取得牛奶,为了放牧、耕地。以前,我们只有这些。我们有牛,有牛耕田,耕地以播撒种子,生产粮食、蔬菜和谷物。现在陀尼耶谈到他引以为傲的职务。当然,他很自豪。他是独立自主的,他拥有所需的一切,很多牛。这些牛会生更多的牛,他们因此变得越来越兴盛繁荣。

人们有时养动物只是为了繁殖他们,像是羊之类的。是的,他们是这么做的。但在那个时代,无论你养多少,也不可能超过一百或两百头。他们会去田野吃草。不像我们现代的文明时代,他们被关在小圈舍里,甚至都不能走动。强迫她们产奶或生幼崽,直到她们再也无法站立,甚至骨头都断了,胃都掉了出来。噢,天啊!我确信很多吃肉喝奶之类的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否则,他们也不会愿意。所以我们有责任传播这些讯息。让他们看《奶牛阴谋》、《地球上的生灵》、《天使圣战》这类电影,唤醒他们的慈悲心,告诉他们真相。因此他们才知道真相,这样他们就会停止的。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人改采纯素,因为他们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真相。他们真的是很可怜的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魔王的工作:让人们一无所知,然后他们犯罪,然后折磨他们。就像昨天,你们的师姐说她去地狱,看到一些地狱里的惩罚。像是吃肉的人群或跟肉食有关的,他们都会被绞碎,就像在我们的地界,牛肉被绞碎一样,用一个巨大的,不知从哪里来的机器。你们还记得昨天吗?这些都是真实的事,其实不只是她知道地狱的事。你们很高兴自己是纯素者吧?(是的。)感谢你的师父,是吧?不,感谢所有告诉你们这些的明师,你们之前都不听,直到我出现才听进去。我也说同样的事,我没有说新的东西,但是你们改变了。你们没有听佛陀的话。佛陀也教持纯素,缔造和平,不是吗?耶稣教的也一样,所有明师都教同样。为什么你们一定要等我来填鸭式教育你们?你们才说:「噢,对,师父,我们是纯素者,现在就吃纯素。」抱歉,题外话自己跳出来,不然,我又可以读很快。都读完了,然后我就可以走了。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必须来和你们说话。以前我很少说话,很害羞,话很少。有一次,当我还是个国小的小女孩时…因为我是好学生,优秀的学生,在班级里名列前茅。所以有一个美国人或英国人,我不记得了,反正他说的是英语,来我们学校访视。有时教育部门的主管也来访视我们,他们访视不同的学校,他们会这么做。然后那天,教育部门的一位主管来访视我们,还带了一位讲英语的西方人。他过来问我:「你好吗?」我当然什么也听不懂。

但后来主管帮我翻译,我无以应答,我太震惊了。「这个人是谁?」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人。在我住的地区,看到只是牛、牧人、农民、我父母和姊妹。我以前从没见过西方人,所以我太震惊了。只是站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完全没有回应。他不停地重复,我完全没回答。我就是这么害羞,好害羞、好害羞。但我总是被挖出来介绍,甚至被借去另一所学校,为那所学校唱歌!就像世上再也没其他人会唱歌!太可怕。我唱得并不太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来借我。我唱歌还行,但如果你问我什么,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太害羞了。而且结婚之后,我也不怎么说话。我已经告诉过你们,我坐在那里,听我前夫和其他人谈话,我希望自己能像那样说一些话。也许不是整个交谈,但至少聊一小部分。我就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时候当我被冤枉,我也不知道如何为自己澄清,我就接受了。甚至我在印度一个道场的时候,而且我已经获得些微的开悟。有一次我们坐着吃早餐,很难得,我能吃到一些。因为有时他们食量很大,他们吃光了所有的食物。当我来时,都吃光了!只剩一些他们不喜欢的,也许是一点沙拉或一些生面包什么的,半熟的印度烤饼什么的。当时我们在用餐,不知何故那天我很幸运,厨师在那里,有两个西方人和我一起用餐。一个是和我一起在道场帮师父做事的,当然,还有一位是来访的徒弟。我们坐在那里吃一些印度烤饼。噢,很美味!总是很好吃!我总是很饿。当你没有责任,只是个徒弟时,吃什么都很美味。而现在,即使他们为我做印度烤饼,味道也不一样了。也许是面粉的原因,也许是做饼的人,也许是我脑中装了太多其他的东西,也跑到了我的胃里,所以感觉没那么好吃了。于是,我们坐在一起,吃着印度烤饼,刚好还有些马铃薯馅的印度烤饼,非常美味。噢,真好!那时候。现在你们做饭给我吃,别担心,我不在意味道。

然后那时我只吃了一片,另一个同事,灵修同事吃了一片。还剩两片,那位来访者自己动手吃光了所有的食物,帮我们清空盘子。然后,我不知道我的同事是否看到了,他是否想从来访者那里得到坦白供认。他指责我说:「哼,你个子这么小,却吃很多啊?你吃了最后一片啊?」我却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我原本可以说:「不!没有!我没有。」但我什么也没说。我心里想着:「我不想让访客难堪。」所以我保持沈默,闭嘴。那是另一次在印度的事。

在纽约时,我曾住在一个寺庙里。我不知道是否以前告诉过你们这些,也许我说过,你们假装没听过。我忘了,请原谅这位老妇人的记忆力。所以有一次,当时在那座寺庙里,还住着另一位女士。她以前是另一座寺庙的尼姑,然后她褪下僧服,来到这个寺庙,和我住一起,当然也和法师一起。然后,有时候她会帮我们做饭等等。有一次,她做错了事,是很严重的错误,法师以为是我做的,因为本来应该是我要做那份工作。我不记得是什么,但他为此责怪我。他还告诫了我,我什么也没说。我知道是她做的,她就坐在我旁边,但我什么也没说。

我总是担心对方会感觉太难堪。因为我知道不是我做的,所以我已经感觉舒坦,何必让对方感觉不好呢?我也不会觉得更好过。我已经知道我没有做,所以我心里很清楚也无罣碍,所以也就无所谓了。我为什么要让另一个人感觉不好呢,因为那不会让我感觉比现在更好。就是这原由;在我的意识里,我就是这么想。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还有很多次像这样,我乐意承担指责,我真的不在意。

因为在你心里,你知道不是你做的,这又不是什么生死攸关之类的事。但如果有关他人,我就很直言不讳。就像在寺院里,他们有一块这样的平板,他们涂抹上一些黏稠的化学药剂,于是所有的蟑螂就会悬挂在那里,黏住背或腿,无法移动。噢,我觉得很糟!所以我训斥了整个寺院,包括方丈,也就是所谓的大师。他们也说不出话来。他们先是说:「只是少许,这不是杀生。」我说:「是吗?说到少许,那性行为呢?你们僧侣可以有少许性爱吗?」然后,他们当然就说不出话来。好快啊!我那么敏捷和敏锐。可能那天吃太多辣椒,太尖锐了!所以后来,方丈大师说:「她是对的,她是对的,我们不再这么做。」

我说:「想像那是你,把自己黏在什么东西上,而你什么都做不了。」噢!我很生气,很生气,因为看到那样我感觉很痛苦。只要想像一下那是你,你就知道是什么感觉!凡事只要设身处地想想,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不需要任何人教你什么。即使是小昆虫、小蟑螂,他们也有感觉!他们困在那里,很无助。

噢!当为了别人或其他众生发声时,我就会直截了当,直言不讳,无所畏惧。但如果是为了我自己,我就只是坐在那里。我有时也在想为什么,为何我在某些情况下如此勇敢,而在其他很多场合却如此温顺,我自己也想了解。天啊,我的题外话。

现在我们真的必须回到印度了。那位牧牛者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和财产,以及独立的能力,照顾自己和家人的能力,感到非常自豪。当然,本着男人的骄傲。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