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保護孩童,創造更有良知的世界 2021.06.06

2021-06-09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〇二一年六月六日週日,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再度從她持續靜坐閉關中,親切撥空與無上師電視台成員通話,談論關於近日世界基督教神職人員鼓舞人心的進展,同時就神職人員虐待兒童事件繼續呼籲進一步追究問責。

我看到新聞。現在有一點進展了。我昨天和前天讀到英格蘭聖公會領袖,(是,師父。)韋爾比大主教向一些受到英格蘭聖公會虐待的受害者道歉。(噢,哇。)也許你們看到了,有嗎?你們看到了嗎?(是的,師父。)很好,很好。

然後還有德國天主教會的領袖寫信請求教宗,讓他辭職,(是的。)因為他說他太羞愧了,如果繼續保持沈默或什麼都不做,就意味著他縱容此事,他會感到內疚。而他意識到因為試圖保護教會的榮譽及聲譽,他忽視了這個問題,他覺得自己像是共犯或之類的。(是的,師父。)我想也許你們當中有些人已看過那篇報導。(是的。)

「(德國天主教領袖馬克思:『對我來說,理應要為教會中所發生的事擔負起共同責任,在教會的場地中,應該是一個療癒的地方,應該是一個充滿希望和充滿信心的所在。因此重點是,我們看到一件事,對於個別神職人員的個人過失。然而只關注神職人員本身是不夠的。這是必要且必然的,其他教區也是如此,我們的教區亦然,這也是機構的責任,機構本身的責任。我堅信基督教將迎來一個新時代,對我來說是毫無疑問的。但除非教會能自我更新並從這場危機中吸取教訓,才會有轉機或好的改變。我深信這個社會需要福音的聲音,但它也需要教會不斷自我更新和努力…』)」

事實上我們的工作確實取得了一些成果。雖然沒有我希望的那麼多,但確實引起了一些波瀾。確實激發了一些東西。(是的,師父。)

英格蘭聖公會很龐大。幾乎等同於梵蒂岡。(是的,師父。)它不屬於天主教或任何支派。它是獨立的,自成一格。

所以教會的兩大領袖都已經道歉了。還有樞機主教,他想辭職,因為這種可恥的不勝枚舉的虐待事件。(是的,師父。)只有幾個國家有報導。許多其他國家沒有報導,但並不表示沒有發生。(是的,師父。)這是在上帝殿堂裡的邪惡行徑,真的是如此。

他們正在採取行動,至少顯示他們有些羞恥心和品格,至少承認並盡其所能採取一些行動。但這太少了,為時已晚。他甚至還說,教會已經走到「死胡同」了,能相信嗎?(哇。)這就是德國人,他們不會拐彎抹角。當他們要說些什麼,都是認真的。所以他說,天主教會有共同的責任與罪疚,然後教會已經走入「死胡同」了,這是他寫給教宗的。我不知道這些內容怎麼會被公諸於世。也許他也把它放在社群媒體之類的地方,而不是只單獨寄給教宗。

他的名字是樞機主教萊因哈德馬克思,而英格蘭聖公會的領袖是大主教賈斯汀韋爾比。他向受虐待的受害者道歉。

光是道歉有什麼用?他們一直在助長它、無視它和縱容它,默不作聲或…保持沉默,幾乎就像是接受它一樣。(是的,師父。)只是因為如果他們少了些樞機主教或神職人員,就意味著他們少了些權力。所以他們緊緊抓住這一切,為了保護教會的聲譽,他們無視孩童的痛苦,那些孩童在那種情況下如此無助、驚恐,一次又一次。還不僅僅是一、兩次,而且不管多少次都很令人厭惡,(是的,師父。)那是邪惡的,那是邪惡的。

他們只是小孩子啊,有些甚至只有十三歲左右!天哪,怎麼會這麼邪惡!這幾十年來,教會依然繼續存在,並繼續在上帝的殿堂裡加劇這種邪惡。這是不可接受的!(是的,師父。)他們虐待孩童,因為孩童們更容易成為受害者。就像那些掠食者一樣,他們會騷擾弱小、溫順、毫無防備和無辜的對象。當孩子回到家,也許會說一些事情,父母甚至可能不相信,並責罵孩子或保持沉默。

或他們(神職人員)會威脅孩童,保持沉默,否則的話,(是的,師父。)然後甚至虐待孤兒院的男童。噢!天哪,多麼醜陋!我們稱之為上帝的教會,還有基督教會、天主教會等等這些所有聖名。這是什麼樣的低到不能再低的墮落!(是。)這很糟糕,而他們卻繼續存在,興旺發達,做大生意,享有各種優勢、特權和榮譽等等。真替他們感到羞愧!

與此同時,那些誠實的阻街女郎卻被騷擾、壓迫、辱罵,被人瞧不起。(是的,師父。)因為有些女孩她們不知該怎麼做才好。也許她們家很窮,然後她們必須出售她們唯一擁有的資產。我並不是說我縱容這一點。我不是說這是一件好事。但他們和這些在上帝殿堂裡作惡的人有什麼區別呢?為何要譴責這些誠實的所謂的性工作者?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要謀生,有人需要他們。(是的,師父。)但是教堂裡的神職人員,他們不需要這麼做。(絕不需要。)還有孩童們,他們也不需要他們這麼做。(是的。)了解嗎?(了解,師父。)那麼,如此一來,那些街頭工人、阻街女郎,甚至更值得尊敬,在我看來,依我的淺見。(是的,師父。)

何須試圖保護虛有其表的教會名聲,當它不能達到目的時?教會是為人民服務的,而非人民為教會服務。(是的,師父。)教會是為了保護人們的道德、美德和信仰。道德和美德是為了在社會中生存,與所有眾生和諧相處,信仰是為了要記得並敬拜上帝。而教會不能提供任何這些服務,如果他們持續這種惡行,傷害幼小、無辜的孩童,無助、手無寸鐵的孩童。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

教會的存在有何意義?若他們不履行其義務。只是每天那樣重複聖經、唱讚美歌或什麼的,那有什麼用?(是。)若是杯子髒了,你會把瓊漿美釀倒進裡面嗎?你能飲用它嗎?它還是髒的。(是的,師父。)

我非常尊重這兩位教會領袖;尊敬的英格蘭聖公教會領袖與尊敬的德國天主教領袖。我非常尊重他們。至少他們鄭重道歉。但那對我來說並不夠。不足以彌補所有的悲劇,不足以彌補所有這些成千上萬兒童所遭受的創傷、傷害及痛苦,還有更多未被發現的。永遠都不能彌補,永遠。(是的,師父。)

而且也太少,太晚了。但至少他們為自己良心,為他們自己做了點事。至少沒有縱容這一持續的惡行。至少沒有試圖去掩飾。如果癌症已經長到身體外邊,不論用多漂亮的衣服遮蓋,裡面仍然是癌症。(是。是的,師父。)它不只是在體內,它已經長到皮膚上了。而且味道很…怎麼說,很腐臭。(是,師父。)已經很讓人作嘔。卻還想用錦緞遮蓋,用美麗的銀絲、絲綢、緞布和雪紡,及任何可穿的最昂貴的衣服遮蓋。那有何用?(是的,師父。)任何一個普通人,即使稍微聰明點的人,稍有點智力的人也能明白這一點,這是無法接受的,是不可原諒的。(對。)是不可縱容繼續為之,以現在或過去,及如今和未來的其他孩童為代價!

我很憤怒。我告訴你們,我是個憤怒的師父,當談及動物和孩童,因為他們最無助且脆弱。(是的,師父。)我今天無法進行視訊會議。甚至用手機都幾乎無法,但我必須要做。我必須和你們談此事,這樣你們可以更明白我為何生氣。(是的,師父。)以及為何這些事情是社會的癌症,是世界的癌症,龐大的世界龐大的癌症,巨大、醜陋骯髒的癌症,它必須得切掉。不然,會感染整個世界。

若繼續如此,不會再有人相信耶穌的教理。其帶來的害處更甚。你們了解嗎?(是的,師父。)

否認癌症,就是不去尋求醫治,不去嘗試治療。所以他們要做一些比這更明確的舉動,更明確的事情,而不是這裡、那裡的,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只是承諾,然後這麼多年什麼行動都沒有,已經過去幾十年了。還要多少萬的兒童、小男孩、小女孩們被傷害,在他們開口拿出行動前?

看看他們在做什麼,關起門來強迫弱小的孩子,凌駕於他們之上,欺壓他們,甚至欺壓小孩子的尊嚴與安寧。這些小孩子一生都會有創傷症候群。若他們甚至變成罪犯也不足為奇,(對。)因為憎恨這一「神聖」體系,這背叛了他們的信仰和清白,毀了他們的一生。你們聽到了嗎?(聽到了,師父。)噢,我快喘不過氣來,我實在是太生氣了。這是一方獨大的壓迫和霸凌。一邊倒的。因為孩童們沒有發言權。(是的,確實如此。)他們甚至沒有徵求他們的許可或同意,沒有。這完全是,怎麼說…(虐待。)虐待,當然,當然,但這個詞對我來說還不夠。我找不到一個更好的詞。「虐待」、「猥褻」,這算什麼,這是邪惡。你們懂嗎?(懂,師父。)這是犯罪!

嗯,我感覺好一點了。所以至少有什麼在推動。這就是我想告訴你們的。(是,師父。)萬一你們沒有看到新聞。我很久不看新聞了,但偶爾也會看一點。只看手機上的頭條新聞。

此外,「愛爾蘭政府在調查發現後道歉了…」,就在那篇教會的文章裡,我沒時間讀完這些。

當然,很久以前,美國一些教會也道歉了,或做了些事。但太少了。(是,師父。)太微不足道。我想知道為何法律無所作為。

因為如果外面的人猥褻兒童,他們會把他們關進監獄。(是。)而在這裡,我們有教會,神職人員中的神職人員,所有聖人中的聖人,高高在上,誇誇其談,從中牟利,生活舒適─卻對孩子們做著這種事!法律卻沒採取任何行動!你們不覺得怪異嗎?奇怪吧?(是。)(不可接受,師父。)不可接受!

他們怎麼還能這麼趾高氣揚?昂首挺胸?還受到他人的尊敬?我不理解這個社會,你們呢?(不,師父。)政府在做什麼!?那裡的教會是幹什麼的?這麼糟糕、骯髒、污穢的例子!還在繼續!而沒有人做任何事!只是這裡那裡做一點,然後把它掃到地毯下面。(是的。)所以法律一點也不公正。難怪許多公民不遵守法律。因為它不為正義服務!

也難怪許多人離開教堂,因為他們不再相信教堂的代表。我希望他們不離開上帝。我希望他們只離開教堂,但別離開他們心中的主。(是,師父。)因為神職人員應該做好榜樣。

為什麼要這樣猥褻騷擾,或者壓迫和虐待並殺害無辜的小孩子?

我想我還在哪裡讀過他們在什麼地方發現了亂葬崗…(在加拿大,師父。)確實發生過,對嗎?(是的,師父。)天啊,所以,這意味著可能也有虐待和殺害。(是的。)有時孩子就這樣失蹤了,甚至沒人能找到他們。

所以這一切就發生在法律面前!而正義女神被蒙住了眼睛。正義的天秤只倒向一邊。對於弱小、溫順、無力、無助、無辜的孩子,沒有法律來保護他們。但對有權勢的教會,法律是為他們而設的!

這就是我所看到的,而這是不可接受的。永遠不!絕對不行!噢,我痛恨這一切!我有時會為此失眠,想著孩子們一定很害怕。必定會或者將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在角落裡,在某個黑暗之處,他們對孩子們為所欲為,根本沒有人在那裡為孩子設防,保護他們,為他們做些什麼。想像一下如果那是你。(是,師父。)想像一下如果那是你。

我可以一直講下去。但我想我說得夠多了。你們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師父,)嗯。(人們可以做什麼,因為…一直以來都在發生,偶爾有人道歉,但他們並無任何行動。我想知道,人們是否可以做些什麼來終止這類事件。)

他們必須,他們得訴諸法律。他們必須捍衛自己的孩子。或孩子們必須說出來。但這對他們是有風險的。孩子們害怕。(了解,師父。)因為孩子們了解這些人的勢力非常強大;他們可以殺掉孩子們。他們一定是威脅孩子們不許說出去。如果有孩子尖叫,或也許威脅要告訴父母,也許被滅口,殺掉孩子們。(了解,師父。)(哇。)

這麼多案件從沒曝光過。我敢肯定,還有數萬或數十萬案例發生在世界上,許多偏遠的角落。在世界的許多角落,到處都有教堂,到處都有神職人員。

神職人員對人們來說很重要,因為人們尊敬他們。尤其是孩子們,他們很脆弱、易受影響。很容易教導他們─是非善惡。

好,好了。至少在某些方面有進展。非常慢,但是至少在某些方面有進展。我喜歡那位德國主教。至少他是誠實的。(是的,師父。)他現在意識到了。他意識到試圖保護教會的名聲就是在參與此集體罪行,他意識到這是不對的。

現在有另一則新聞。這是一條,另一條新聞是關於紐約州州長古莫。古莫,記得嗎?(記得。)他被指控性騷擾,(是。)甚至掩蓋新冠肺炎疫情。(是的,師父。)但我向你們解釋過,情況並非像看起來那樣。我已向你們解釋過,(是的,師父。)一開始,人們都對新冠病毒肺炎一無所知。甚至像弗奇博士這樣的專家都說沒什麼,只是一種病菌,流感則令人更擔憂,不用戴口罩等等。甚至還公開說過。之後又說必須戴口罩,雙層口罩什麼的。所以許多人,許多議員,現在想讓他下台,他不再那麼受歡迎了,那是另一回事。(是的,師父。)所以古莫先生,甚至他自己政黨的黨員,許多民主黨人以前都在指責他,要他辭職。現在他們改變立場了,不再要求他辭職,反而在新聞發布會上支持他並讚揚他。

我猜他們現在變得頭腦更清晰了。或許他們看了插播新聞,上帝保佑。你知道,看了我的講話。也許這麼多人看我們節目,他們也許是觀眾之一。

我們的電視台很吸引人─很真實,豐富多彩,很好看。非常有用,很有助益。(是的,師父。)若任何人收看,對他們自身有很大的利益。(是。)除了獲取更多知識外,他們還獲得一些祝福,對他們有益處。(是的,師父。)所以你看古莫先生現在也獲得些益處。(是的。)他們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現在公開讚揚他,截然不同的立場。

你們有聽到加州州長紐森的消息嗎?他有任何新進展嗎?(沒有,師父。)人們還沒罷免他嗎?他們不應該那麼做。那將是有害的,不公平的、不公正的。我們沒有再聽到什麼有關他的消息了。希望他一切順利,就像紐約古莫先生一樣。(是的,師父。)

不管怎樣,只想告訴你們這一切。(謝謝師父。)這樣你們就知道你們的工作也許有了一些成果。(了解,師父。)如果沒有,也沒關係,至少我們盡最大努力了。(是的,師父。)

任何工作的功德都不是以成功來衡量。是以你的努力來衡量,你的誠心,真誠的願望,想要做好,為了高雅的目標。所以如果我們的工作沒獲得讚許,也沒關係。在我看來,這顯而易見。就像上次,我告訴你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事情。這是如此美好,世界也許正變得更有秩序、更開悟、更有良知。(是的,師父。)

(師父,看起來許多教會人士,甚或政治家們都在觀看無上師電視台,從您的開示中學習。)也許吧。(觀眾之中有更多人有力量改變自己的方式並改善情況嗎?)

其中有一些人。其中有些人會。其中有些人這麼做。我們希望有更多。(是的,師父。)

Host:我們誠摯感謝最慈悲勇敢的師父,總是為最弱小者道出不爭的事實。我們衷心期望人類,尤其是身處有影響力的領袖地位者,在上帝的支持下能面對並克服挑戰,保護無辜的孩童與動物。願摯愛師父永遠身體卓健,得享宇宙所有慈悲眾生的強大保護。

與清海無上師的這場會議,擇日將完整播出。請鎖定師徒之間節目。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