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和平为侍奉大众之本(十集之十) 2020.10.3~4

2020-10-13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再加上,比方他的厨师,白宫的主厨,总统需要用餐时,他们立即备餐送上。这些人可能没染疫,但他们碰触冷冻鱼肉那些食材,那些都饱含病毒。科学家已经研究出来并发现病毒经过三周还能存活。要是他们继续深入研究,可能就会知道冷冻肉品和鱼类上的病毒能存活得更久。

 

二○二○年十月二日周五,美国总统唐纳‧川普阁下宣布他和第一夫人梅兰妮亚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七十四岁的川普总统阁下,当晚已飞抵华特里德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接受「抗体疗法」治疗。第一夫人梅兰妮亚在隔离中于推特发文,说她有「轻微症状,但整体感觉良好。」川普总统阁下于十月四日从医院发布推特影片,表示感谢医疗专业人员以及美国同胞和世界各国领袖,给予他的支持,他说:「各方捎来满满的爱,真是太美妙了,我永志难忘。」

 

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在十月三日和四日,周六和周日,从密集打坐闭关中拨空,与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数次通话,她深切关心此事,尤其是川普总统阁下的健康。师父除了要我们为川普总统伉俪祈祷,也吩咐我们让同修知道,如果愿意就一起祈祷。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川普总统阁下和他的妻子,第一夫人,双双确诊新冠肺炎。(师父,我们听说了。)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刚刚才知道。他什么时候感染的?(昨天新闻报导了。)噢,我昨天太忙了,我刚刚才看到。为他们祈祷一下吧。(是,师父。)为川普先生祈祷。目前大家态度都软化了,不再大力抨击他,那也是好事,但我担心…我希望他康复。他看起来身强体健,但世事难料。(是的,师父。)否定力量想扳倒他,原因在此。如果你们愿意,可以为他祷告。因为他是好人。他是真诚的人,是直来直往的人。(是,师父。)无论他做什么,人们有时只是夸大其词。(是,师父。)就算他们身居其位,也不见得能做得更好。(是,师父。)

 

美国幅员广大,边境很长。(是。)外人随时随地都能入境。是可以关闭部分边境,比方通往墨西哥的边境或美加边境,也许可以,但是到处都有漏洞。例如,美加边境之间。(了解。)你们可以想见有多辽阔。(是。)从前有个笑话,我想我讲过,也许是在旧无上师电视台时期。有一位导游,(是。)带一群人去观光,结果他们迷路了,找不到路。游客便向导游抱怨。他们说:「我以为你是加拿大最好的导游。」他说:「是的,我是,但我们现在是在缅因州。」边境很模糊。(是。)有一次,有个人,在森林中打猎且迷路了,警察也抓到他,以为他在暗中监视。但是加拿大人何必窥探美国人呢?你们懂我的意思吗?(了解。)加拿大人一向都能光明正大地入境美国。没必要走入森林,而且在那里迷路。有时他们的判决令人匪夷所思。(是,师父。)

 

我深为总统感到难过,因为他必须外出。适逢竞选期间。(是的。)被要求去和对手辩论,出席各种场合,他都要去医院就医了,大家还批评他,没停下来回答记者的问题。都已经病了,要去就医,竟然还有人怪他没停下来回答问题。我很庆幸你们不是总统。你们打坐时,替他祈祷一会儿。不是规定,但可这么做。(好,师父,我们会的。)

 

现在有很多人,包括他的多位助手,新冠病毒检测都呈阳性。(是的,师父。)还有很多人,包括名人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所以我跟你们说,这种大流行病非同小可。现在你们知道为何我如此慎重看待。(了解,师父。)现在你们知道为何我告诉大家要格外小心。这种病没那么简单,不能毫无顾虑,一再地外出到公共场所,在任何餐厅用餐,届时体内会累积足以发病的病毒。(是,师父。)染疫也可能会康复,因进入体内的病毒很少。(是,师父。)但如果体内有大量病毒,就会生重病。比方,若你只见一个人,而你戴了口罩做好防范。这样即使对方染疫了,你有所防范,而且只见他一个人,相处时间也不长,即使从他身上感染了一些病毒,你也可能会康复或不觉得有异样,或身体免疫系统能抵抗。所以你不会觉得自己生病或染疫。(是的,师父。)但若你继续,一再地见其他人,你跟其他患者或无症状感染者接触,就会使体内病毒倍增。(是的,师父。)我以前就讲过,许多人都看轻或嘲弄新冠肺炎,后来都染疫了。(是。)新闻报导过一些,你们都知道吧?

 

你怎会从新闻得知?你不是在工作吗?我以为你都在工作,不看电视的。我想你上次这么告诉我,很久以前,当时我说:「好,你偶尔也看看某某节目。」「我们没时间看节目。」你是那么告诉我的,记得吗?(记得,师父。)也许不是你,而是别人,你们其中一人。现在你们都知道了。你每天都看新闻吗?(没有。)你没工作吗?(我们都在工作。)(我必须搜寻新闻,所以每天都会看新闻。)喔,你负责搜寻新闻?(是的,师父。)对,但大家同时回答我,不是只有你回答。我问:「你们知道吗?」结果每个人都说:「是的,我们知道。」记得吗?刚刚而已。那表示,你们都在看,被我逮到了。什么?(我们是听说的,消息就传开来了。)真的吗?(是。)(我们没看新闻。)(师父,我们在搜寻辅助画面时,那些会弹出来。)(只有头条新闻。)(网路到处都会弹出头条。搜寻资料时,就会看到头条新闻不断弹出来。即使不点进去看也如此。重大新闻会自动弹出来,不必点进去看。)好藉口。我从不看新闻,不知有多久了,直到最近因为新冠肺炎,我才不得不看。我想是从三月或四月起,我才看新闻。我以前不看新闻。我请人下载应用程式,这样我就能看一些新闻。因为他们收集的新闻不够好,所以我到现在都还要看。但是昨天和前天,我太累而无法…没有足够的时间看新闻。我是指头条新闻。(是。)我现在才知道此事。刚好看到这则新闻。

 

甚至传染给高层人士,天啊,而且他被周全防护。据说白宫实施人员保持距离,相距六呎之类的。六呎不够远,不过他们没办法,因为他的秘书或助手有时必须靠近、交谈。像是保镳、守卫等等,他们无法在家中为总统工作。所以他们被感染了,然后又传染给他。(是。)再加上,比方他的厨师,白宫的主厨,总统需要用餐时,他们立即备餐送上。这些人可能没染疫,但他们碰触冷冻鱼肉那些食材,那些都饱含病毒。科学家已经研究出来并发现病毒经过三周还能存活。要是他们继续深入研究,可能就会知道冷冻肉品和鱼类上的病毒能存活得更久。那里头的病毒,其实能存活得更久。不会因为是冬天,病毒就会死亡,因此危险性很高。主厨或厨师虽没有染疫,但他们为总统烹煮时,碰触那些冷冻的鱼或肉,也在备餐时,碰触他的碗盘。而后他接过那些碗盘用餐,然后就…他可能就是因此染疫的。我们祈愿天堂大发慈悲,我们只能这么做。我希望他没事,因为平常他以为自己不会染疫。全世界其他的人都一直否认、嘲弄病毒,出门参加聚会,跟别人见面也不戴口罩,结果,就染疫了。然后说自己生不如死。被人传染了,所以你们要知道染疫是很可怕的。(是。)就好像快窒息般,像溺水了,无法呼吸,真的会要人命。天哪。所以若没必要,就别外出。(是,师父。)当然,如果有必要,比如牙痛而必须看医生,那就外出,只要告诉我,你外出了,然后回来就必须隔离。就这样,好吗?(好的,师父。)这不是禁止,只是为了你自己最好别外出,也是为了屋内其他人。因为若你们其中有人,生病回来,会把病毒散播各处。因为你们都同住在防护罩里。(是,师父。)所以最好别外出。(是。)如果外出,回来后就必须隔离。(是,师父。)至少要隔离三星期。(是,师父。)好,目前就这样。非常感谢你们。(谢谢师父。)

 

如果你们愿意,请为川普总统阁下祈祷。(是,师父。)我们需要他,他是世上的好工具之一。(是的,师父,明白。)不管表面上看起来如何,我无法一一解释。(了解。)但若我告诉你们,他是真诚的好人,你们就要相信我。我没有理由骗你们。(是的,师父。)你们了解吧?(了解,了解,我们相信。)我从未见过他;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的亲朋好友,我们毫无关系。我是为了世界着想。(懂,师父。)他和金正恩主席是少数致力于帮助世界的其中两位。(是,师父。)还有一位是前副总统,但现在没有执政。所以,他们是其中两位。(是,师父。)我们需要他们。(了解,师父。)我也替他感到难过,因为大家一直无情地抨击他。与此同时,他还要处理国务和国际关系。(是的,师父。)大家只会责怪他,毫不留情,丝毫不考虑他的感受,他必须日理万机!(是的,师父。)不只那些新闻所报导的工作,总统还有很多其他职务。就像我做了很多事情,不仅仅是星期天出去,穿得漂漂亮亮,开示一、两个小时,然后去吃饭,讲笑话,不是那样的。(是。)不只是在镜头前露面,不只是那样。(懂。)我突然觉得很冷,我在流汗却觉得冷。这是…我不能讲;没关系。愿意的话,就为他祈祷。(是,师父。)

 

想像你是总统;必须处理这么多事,身边有这么多我执。连你自己的人都背叛你;家人攻击你,从背后暗算你。而你还得照常工作。所以他的免疫力低落,现在染疫了。(是的,师父。)照理说,他不应该得病。但是免疫力低落,因为有太多压力,太多悲伤、痛楚。人不是铁打的,就算总统也不是。(是,师父。)他还有生意需要处理,也要照顾家庭,以及很多媒体没报导的事务。顺道一提,他们说症状轻微,只是预防措施;不是那样的。病情进展很迅速,来势汹汹。他的健康状况岌岌可危。所以我才再次打电话来,请转告他们要为他祈祷。我们需要他。(是,师父。)世界需要他。你们看有多少人能与我们有所共鸣?我意思是还在位的人。只有少数好的领导人是真心实意,诚挚要为世界服务,诚挚关心人民。其他领导者,就算讲了很多,却没有像他们那样认真、热诚地落实,我感觉是那样。(是,师父。)你们有空打坐时,就帮他祈祷一会儿。(好的,我们会。师父,我们会祈祷的。)我也是,我仍这么做。

 

我突然觉得很冷,现在却同时在流汗。(师父保重。)同时流汗和发冷,流鼻水。噢,天哪。我哪儿也没去。所以不能说,我是感染了什么,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了解,师父。)我一直待在房子里,甚至都没出门去哪里。我是说到门外去,也许几分钟,但没去过别的地方。我没见任何人。别担心,我会没事的。(是,师父。)好,你们也要保重。(是,师父。)(谢谢师父。)打坐。(师父,请保重。)你们也是,谢谢。(谢谢师父。)

 

噢,天啊,无法置信。这种疫病,起初只会出现轻微症状。但接下来,就会进入下一个阶段,而且发展迅速。几小时之内,健康状况就会急转直下。从看似轻症无恙,急转成重症,届时会被送到负压隔离的加护病房,病情就严重了。转为重症就很难康复。如果能康复。(是,师父。)有些人会处在那个阶段,长达几个月才能出院。即使出院,也不是完全康复。这是很可恶的邪恶力量。(是,师父。)但这也是因为他一直在吃肉所致。(是。)尽管如此,他仍深受蒙蔽而无法改变。所以业障才扑向他。再加上所有这些「美丽」、不忠的职员和家庭成员,导致他变得虚弱。想想看,如果换作是你。你还坚强得起来吗?(没办法,师父。)太多悲伤。(是,师父。)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令人痛苦不已。媒体也咄咄逼人,反对派也不饶人。(是。)抗议活动也越演越烈。(是,师父。)天啊,好,谢谢你们。(谢谢师父。)上帝保佑,上帝爱你们。(上帝保佑师父。)

 

哈啰,我刚翻阅到这则新闻,有人说他的病情在周五恶化了。我原本不知道那则新闻,我只是在内边查到此事。(是,师父。)现在新闻证实了!这消息来自福斯新闻,今天刊登的,「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证实川普病情在周五恶化。」你们看到了吗?(是。)即使总统说自己很健康,没什么问题,但你看,他的幕僚说他的病情恶化了。(是,师父。)我之前没看新闻,今天才看到。你们今天之前知道吗?(不知道,师父。)不知道。这表示,我说的没错。(是,师父。)你们大家也都一直在为他祈祷吧?(是的,师父。)任何人生了重病,我们都祈祷。(是,师父。)他是促进和平的好工具,所以我们必须为他祈祷。(是,师父。)世界需要他。这样做很好,我不介意为他祈祷。尽管他还没有吃纯素。所以,正如我讲的,即使他现身了,或者他拍了一段影片,或其他人说他情况良好,他感觉很好,但我说过不是那样的。并非一切安好无恙…记得吗?(是,师父。)大致我都说过了。(是。)所以,我为他祈祷,我们应该为他祈祷。如果你们愿意,就为他祈祷。(是,师父。)只是简短告诉你们我内边的讯息,现在已经被证实了。(是,师父。)我当初说的,噢,天哪。所以我们为他祈祷,也为第一夫人祈祷。(是,师父。)

 

虽然我们不认识他们,但他们若对世界有好处,就是我们的朋友。(了解,师父。)我不禁会为他掉泪,我想像我身为总统,却遭到各方抨击,我能感同身受。因为我以前,也曾被自己所谓的徒弟,还有外面其他人,以及报纸和流言攻击过。尽管那些都不是真的,但有时也让我受不了。而他还必须处理国务和当前的疫情,大家仍不放过他。他都入院就医了,还有人诅咒他。他的家族甚至因为金钱问题而控告他。这样做不好吧?这样不好。(是不好,师父。)他已经倒在地上了,他们还这样踢他?那不是绅士风度吧?(不是,师父。)不管是谁,对吧?(对。)即使像红十字会对友方和敌方都会照顾。即使是普通人,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也会一视同仁照顾。那么,身居高位的人怎会这么不友善呢?(是,师父。)所有这些文宣都让他的工作雪上加霜。我在想,美国是很自由的国家,这点我很喜欢,很民主的国家。有两个政党,互相监督。但有时他们会太过火,比如互相诽谤,给对方制造太多麻烦。(是,师父。)我想如果美国想更自由,他们应该有个第三政党,对两党双方会更公平。(是,师父。)以监督两党双方在宣传对方不好的消息和流言时,有没有太过度,尤其是针对总统候选人的抨击。在全国散播这种有毒能量,是很不好的。不管谁赢谁输。(是。)有竞争是好的,但竞争不一定非得如此不友善。(是,师父。)尤其对手已经受伤或负伤倒地,还继续从背后踢他,那样在背后中伤他。我觉得在世人眼中,这是有失厚道的行为。(是的,师父。)这对美国不好,一点都不好。言论自由,竞争的自由,不必像那样低劣,这是我个人的浅见。没关系,我们为他祈祷。要为他祈祷。(是,师父。)也为第一夫人祈祷。我们做仁慈之人该做的事。(是,师父。)无论如何。要是别的候选人染疫生病,我们也一样为他祈祷。(是的,师父。)不管他们做得好不好。为人不该那么苛薄又卑劣,满怀恶意。(是的,师父。)还好你们走在正道上。你们要让自己成为正直善良的人,这是我的希望。

 

我们不想要世界上的任何东西。(是,师父。)我们把一切抛诸脑后。我的意思是包括我自己,我是你们团队的一员。(是,师父。)我也像你们一样,日夜工作。好吧,也许做更多。比你们多一点。你们睡觉,我还在工作。我必须这么做,我睡在电脑旁边。(是。)即使我做好校订,仍会继续思考。当我打坐的时候,更多的问题变得更清晰,因为我有更多时间,深思熟虑。更多的主意随之浮现,因此有时会追加修正,你们不介意吧?(不介意,师父。)有时我会寄额外修正。你们知道。(是,师父。)因为有时我拼命工作,没有时间想得更详细。然后等我坐下来,打坐,我就会想起来,而且做得更好。(是。)好吧。只是让你们知道,我告诉你们的讯息,今天已经被证实了。我今天才看到这则新闻,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时间看新闻了,或两、三天看一点点,然后我就没办法看了。所以今天,我刚刚完成你们送给我的第一批文件,然后趁中间空档时间,我就查了一下,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件事。我只是想跟你们说,要是你们还没看到的话。(谢谢师父。)

 

人们聚集在华特里德医院前,他们守夜为他祈祷,这样很好。但有些人很恶毒,他们希望总统伉俪不适,即使已到了那个阶段。那很不人道。(是,师父。)所以你们看,当强国的总统不容易。当你没有保护力的时候,地位根本没有用。无论情况如何,我们就交给天堂,但我们祈祷。(是,师父。)谢谢。(谢谢师父。)当初谣传北方的领导人生病时,我也为他祈祷,只不过我没有告诉你们,因为并没有公开。(是。)我自己默默为他祈祷。英国首相确诊时,我也独自为他祈祷。(了解。)总之他们两位都没事了,无论他们是否曾病重,我一直都在为他们祈祷。现在这位总统也是,一位心地很善良的好人。尽管他不善于表达。不过他所做的和他想达成的,他的心地很善良,所以我们也为他祈祷。(是,师父。)好,亲爱的,谢谢你们,上帝保佑你们,上帝保护你们。(谢谢师父。)

 

好可怕,更多名人染疫了。当总统不容易。人们很靠近他,而且整天跟他工作。即使他们保持六呎距离,也不是很远吧?(不远,师父。)六呎大约两公尺。(是。)这距离根本不够。这个新冠病毒可透过呼吸、咳嗽或打喷嚏,喷到八公尺远。我是指飞沫微粒,可以飞到八公尺远。所以印心时,我叫他们至少要保持三公尺距离。(是。)而且我还吩咐你们,都要戴口罩。(是,师父。)如果你们戴口罩,至少能挡掉一些病毒,就不会被整群病毒攻击。如果吸入的病毒不多,身体可以抵御得了。但如果吸入太多病毒,那当然并非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免疫力来抵抗。(是,师父。)我们要更小心就对了,就这样。所以我一直跟你们说,除非真的必要,你们最好不要出门。现在你们知道原因了。(是。)因为当你们出门时,像是去购物和用餐是很难防护的。(是。)意思是,在餐厅用餐,吃饭时要如何遮住嘴?当你张嘴吃饭时,病毒会通过你的鼻腔,也会进到你的口腔。它会进到你的食物,因为食物盛放在桌子上。(是。)就算遮住了嘴,那要怎么吃饭?用吸管吗?像汤匙般的大吸管?不行,没办法。所以我才说别外出用餐。(是,师父。)现在你们知道,我不是要对你们严格。我只是担心而已;我只是要照顾你们。(是,师父,谢谢师父。)你们在我的庇护下,我必须保护你们。所以,我并不是严格。现在你们越来越清楚。(是,师父。)我吩咐你们什么事,都是为你们着想。(是,师父。)当然,也是讲给你们那群同住在防护罩里的人听。(是,师父。)

 

天哪!我们要跟这世界奋战到什么时候。我也想知道我为何还留在这世界,工作这么辛苦。为了对人类和动物的爱,以及对这星球众生的爱。我们为了这份爱而努力。我们竭尽所能…奋斗到底,谢谢你们。(谢谢师父。)上帝加持。还有问题吗?没有了?(没了,师父。)没有问题,好,散会。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可以贴到那个你们设置的地方。(是,师父。)如果哪天,我打电话来,你们就说:「我们有问题要问。」我就会回答你们。(好的,师父。)谢谢你们,亲爱的。再见,再见啦。(谢谢师父。)好,谢谢,再见!上帝保佑你们!(谢谢师父!爱您。)上帝爱你们!我也爱你们!(师父保重。)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