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和平为侍奉大众之本(十集之九) 2020.09.16

2020-10-12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他为和平祈祷。(是。)这是我从内边得知的。(哇!)天堂告诉我,他为和平祈祷。(哇!)(真不可思议!)谁都骗不了上帝。(对。)谁都蒙蔽不了天堂。因此,祂们都知道。(是的,师父。)总之,任何总统给国家和世界的至宝就是和平。

 

我没打算要竞选总统,所以不必担心我会从政。而且我这来自亚洲,微不足道的言论,会有什么影响?我们又不是美国人;我们可以自由发言,不必担心会不受欢迎或别人不投票给我们。你们还是会投票给我的。(是,师父。)对啊,我是你们的师父。别弹劾我,拜托。若被弹劾,我会很开心,这样我就有藉口离开,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是。)绘画,或写更多歌曲。如今,我没有任何娱乐消遣了。我请人把曼陀铃带过来,但到现在都还没拿来看,我根本没空去看。(了解,师父。)当然,我看到它一直挂在一个角落,但我现在才又想起它。我看到它挂在角落那里,但我一直都没时间。

 

我们进行远距会议很好,这样我就不必盛装打扮。我只有几套衣服,而这件是我认为看起来会比较体面的。最后一件体面的衣服,若要再举行一场会议,我就得再去找别的衣服。我不想都穿同一件衬衫,让你们看腻。幸好我大约有四件,所以到目前为止你们看到四种款式。我像样的衣服就那些。若我没回旧地方拿东西,或请人再多送几件过来,就只有这些了。那就轮流再穿这几件。我为何谈到这个?刚才讲什么?啊,所以我不担心没人投票给我。(对,师父。)或是报纸写我的坏话,我都不在乎。反正他们这些年都如是。(是的。)那只是对信众的考验,看谁有足够的智慧继续走在这条路上。也能考验谁有高等的灵性果位,能洞悉真假。(是的,师父。)而等级低的人,一考就倒,如同枯叶般落下。(是。)外面的人就更不用提了。(是的,师父。)都是命运、业障使然。我能怎么办呢?我尽量默默帮忙,我是指暗中帮忙。(是的,师父。)除了开示,我私下也帮助人类和动物。还有其他问题吗?这个问题我都回答了?

 

(您刚才提到有关中国的事?)噢,对。世上多数国家都怕中国,因为他们也有强大军力。而且他们人口众多。他们有武器。(是。)破坏性的武器,大规模破坏性的武器。他们有原子弹吗?(有,师父,他们有。)对,看到没?连印度也有。他们认为那只是用来自保的。因为别的国家有,所以自己也要有,他们是这样想的。因此朝鲜人也发展核弹头。他们发展核武,据报导是如此。我在闭关前,很久以前,有一次听到敬爱的金正恩同志宣布,他也是父亲,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背负核武的包袱,大概是这个意思。(是。)他应得到世人更多赞誉。至于那些偶发事件,有时是部属或其他家族成员或政府成员,也许想保护他的声誉,而擅自行事,像是炸毁办公室。但并非他授意。(是。)我们为何讲到这个?谈到川普总统。所以,他有功于韩半岛和平与非核世界。我很高兴,很高兴有这么一位总统。至于人们是否投票给他,是否支持他,总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即使你们提到许多关于他的书,或他的家人抨击他,那些都是个人的事。而且已经过去了。你们必须展望现在和未来。也许他犯了一些错误,在政治、环保或其他方面,然而,他是商人,他在商言商。所以,也许他会改变。也许他会成为第一位告知民众别再吃肉,并禁止吃肉的总统,谁能说得准?不是禁止,而是制定法规。(是。)或颁布纯素法规之类的。说不定喔?但愿如此。根据报导,若他再度当选总统,也许会彻底改变他以前决策不当的事。也许会,也许不会。至少他做了些好事。(是的,师父。)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不认同我何以颁赠他光耀世界和平领袖奖,但是我不后悔。(了解,师父。)我认为他在这方面做得可圈可点。(是。)我只颁给他和平奖,我没颁给他,比方「最佳兄弟奖」,「最佳叔父奖」。我对他们的家族纷争,一无所知。(是的,师父。)每个国家、家庭难免会有争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是的,师父。)由于个人利益,由于情况使然,由于种种棘手的因素。因为业障的关系。若以灵性的角度来说,那就是业障。我颁给他和平奖,希望你们感到开心。(是,我们很开心,师父。)很高兴藉由你们的问题厘清此事。(是,师父。)无论美国人选谁当下一任总统,我都希望他们得享福佑。(是,师父。)

 

只是我不知道,川普总统怎么受得了针对他的种种抨击,无论那些是否属实。我不知道,他怎么还能克尽己职。这些抨击毫不留情。若我是总统,我会逃走。抨击太多。(是,师父。)鼓励却很少。反正始终都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任何总统皆然。你们看所有总统,支持反对至少各占一半。(是的。)包括以前的欧巴马总统或卡特总统。他本就与世无争,很真诚的农夫,还是有人反对他。(对。)他干脆让自己的妻子出席各种活动,有何不可?若她有能力,而他又很忙,为何不能派自己的妻子去会晤其他领导人?有何不可?他们是一体的。有些女人很聪明。(是。)有人说:「伟大的男人背后,都有个伟人的女人。」但人们就是会找事批评。我觉得人们选总统,是为了可以讲闲话,为了想批评、拷问或折磨对方等等。我不想当那国家的总统,尤其是美国。(是的,师父。)我只是荣誉公民,所以关于那个国家我可以稍加评论。跟我有一点关系,对吧?(对,师父。)我有点权利抒发己见。(是的,师父。)我多次获颁荣誉公民。(是的,师父。)我比这里的美国人略胜一筹,你们只是一次公民,我是多次美国荣誉公民。你们要与有荣焉,有一位多次获颁荣誉公民的师父,荣誉而已。没有公民权、没有好处、没享福利,但有点特权可稍加谈论。(是的,师父。)现在我想到这点,我是美国荣誉公民,所以可以谈论美国吧?(是的,师父。)我可以谈论这位总统吧,(是的,师父。)是不是?(是,师父。)合法吗?(合法,师父。)合法。(是。)至少五十%合法。如果不是真正的公民,通常有五十%的谈论权,但我是多次荣誉公民!获颁多次公民奖!所以,我认为自己比部分美国人「多一点公民身分。」哇,我好骄傲,我跟你们开玩笑而已。好像有一些州颁给我荣誉公民身分,还有市钥、州钥等等,所以我想我讲是合法的。(非常合法合理。)只是谈论而已。你们问得好,谢谢。(谢谢师父。)

 

你们满意我的回答吗?(满意,师父。)心里不会不舒服吗?(不会,师父。)因为我的和平奖颁错对象?(没颁错,师父。)没颁错,他实至名归。我必须告诉你们,无论动机为何,(是,他值得。)他都受之无愧。(是的。)不只是与动机有关,而是成就如此的美事。他是政治人物,所做所为当然要利于自己的政治前途和政党。(对。)何错之有。但此举泽被无数人和几世代的人,使他们内心更安宁。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人民得以继续生活,心中没压迫感、不害怕,不会因为担心战争爆发,而无法成眠。(是。)此举值得感谢和赞扬,我们为此感谢上帝。对这点还有意见吗?(是,师父。据我所知,川普总统阁下很虔诚。他笃信耶稣基督,而且他烟酒不沾。)噢。(我觉得这点极难能可贵,因为他是商人,会与许多人应酬,虽然烟酒不沾,却仍事业有成,如今更贵为总统。因此,诚如您所言,也许他是特别的灵魂,上帝将他安置在位。)对,当然。但是要知道,重点是他内心也很虔诚。他为和平祈祷。(是。)这是我从内边得知的。(哇!)天堂告诉我,他为和平祈祷。(哇!)(真不可思议!)谁都骗不了上帝。(对。)谁都蒙蔽不了天堂。因此,祂们都知道。(是的,师父。)总之,任何总统给国家和世界的至宝就是和平。(对。)如果他促成以色列与阿拉伯和平,那也意味美国人的和平。他们应该高兴。(是的,师父。)因为阿拉伯国家和美国时有龃龉。(对,师父。)由于思想、地理、宗教种种因素。(对,师父。)所以此举对美国人利益良多,他们应该有所领悟。他们应该知道这点。他们应该高兴世界和平,阿拉伯与以色列和平,以色列也关系着美国。你们知道吧?(知道。)他们有商业往来;彼此有合作关系。如果以色列和平,就代表美国也和平。我因而对此感到欣慰。(是,师父。)祖国和平,我的荣誉祖国。

 

其实我也很感谢美国人,他们颁给我的奖比其他国家所颁的多。(是的,师父。)关键不在于奖,而是所赋予的荣耀。那是他们的诚心,是他们的敬意。(是。)他们在我没没无闻时,就颁奖给我。我当时是个小法师,我们那时没有电视台,什么都没有。没多少人知道我。他们却看得出来。那是我在这个世界得到的最好待遇—来自美国人。(哇。)所以,如果我赞扬你们的国家或关心你们的国家,那是理所当然。(对。)不是我爱管闲事,或有政治意图,为了选票或什么利益。你们知道我从不收受任何人的任何东西。(是的,师父。)顶多也许一盒茶,偶尔会收。大人物送我一盒茶,我会收,让他们高兴而已,但是我会回礼。(是的,师父。)所以,我谈论这些,没得到任何东西。我只是讲公道话而已。美国人应该很高兴,也很感谢川普总统阁下这些德政。他能力范围内的作为。至于他做不到的事,也许他会做到,如果他在更好的状态,或在更好的决策处境,有更多时间思考。(是。)身为总统,有时没时间。会直接依顾问建议决定,在那种情况很难思考。如果他有更多时间,如果他多打坐或闭关,也许会深入思考,选一个较佳地点。也许将椭圆办公室迁移到别的地方。(是的,师父。)如我说过的,较佳地点。

 

就像在欧洲,比方说,在英国。政府实施封锁,人人都居家隔离一阵子,情势也趋向好转。(是,师父。)而后民众与有政治倾向的团体或个人,开始对政府施压。政府屈服于压力,只好解除全国封锁。结果现在染疫人数飙升。(是。)速度之快、数量之多,更甚之前的高峰期,像是三、四月的时候。(是,师父。)比那时候更糟。法国也是类似的情况。在美国,很多地方曾一度封锁,民众同样上街抗议。因此解除封锁,结果导致染疫人数骤增。多数的孩童之前不必去学校,大家对这点也有意见,说封锁对孩子来说,比传染病还糟。于是学校再度开放,新闻接着就报导,孩子们去学校后都被感染了。所以我不知道,有谁会真的想当总统或担任国家元首,无论冠以什么尊称─总理、国王或皇后。幸好你们没当那些。(是,师父。)因为我也明瞭,身处领导地位的感受。众人捧你上台,也能随时拉你下台。幸好,修行好的徒弟内边有好体验,所以他们懂。那些修行不好的,还留在较低等级,不会进步,比较爱批评,比较容易做错事。(是,师父。)这世界自古以来即如此。

 

就算要求戴口罩,大家也不想戴。他们还上街抗议。(是的,师父。)只是外出时要戴口罩,时间不长。在家戴或不戴,可随意。戴口罩是为了保护自己。就算所戴的口罩比不上专业的口罩,多少还是有保护作用,要是身旁有染疫者,当你开口说话,或者你吸到他呼出的气,就比较少细菌、病毒会进入你口中。越少细菌、病毒进入身体,得病的机率越低。(是,师父。)或者细菌、病毒的量少,身体的免疫系统足以抵抗。如果细菌太多,你又没戴口罩,就会吸入很多飞沫,或带有飞沫的空气,那就会生病。成为重症患者,很难治愈。(是,师父。)如果是轻症,还有可能痊愈,医生还能帮你。若是因为没遮盖口鼻,而被无数细菌严重感染,就很难存活,可能因此丧命。(是,师父。)因为我们的身体无法抵抗细菌大举入侵。一样的道理。如果只是被喷到一点水,就不会太湿,不至于全身湿透。如果没撑雨伞或采取其他保护措施,在水管前毫无遮掩,当然会全身湿透,要过很久才干得了。如果一时没办法弄干,就得忍受湿答答的。然后可能会感冒,可能会感染肺炎等等,所以口罩确实有帮助。因为现在到处都充斥着疾病,世界上有各种疾病。说不定哪天染上什么病。(是,师父。)如果还想继续尽量过正常生活,那就好好保护自己。我不懂人们为何只为了不想戴口罩,就上街抗议政府!戴口罩到底有多难呢?为了平安就戴着吧。周围没人时,可以拿下来。感觉安全时,可以拿下来。只是和许多人共处时,就算他们没得新冠肺炎,也可能有其他传染病,一样有可能会传染给你。总之,我要说的是,当领导人并不容易。现在你们知道了。绝对别发愿要当领导人或是当明师,灵性导师或师父也是类似的情况。只要低调地默默享受生活。无论你做什么工作,就尽情工作,享受平静和隐私。好了,已经讲够多了。(谢谢师父。)你们满意吧?(非常非常满意。)

 

有什么我忘了讲吗?我看看。啊!对了。因为你们刚才告诉我川普总统阁下的事,我也有一些其他想法,像是他现在很富有,是吗?。(是的。)他之前失败过,但再度富有,是吗?(是的,师父。)亿万或百万富翁?(亿万富翁。)好。所以有件事你们不用担心他,他不会收贿。(对。)他不会贪腐。(喔,确实。)而且如果是不对的事,他会说:「不。」(是。)那就是我说的。大家都怕中国,为了要做生意等等,他不怕。看到了吗?(是。)他现在断然拒绝他们。我不是说那样好。(懂。)我不是说那样好或坏,我意思是他无所畏惧。(是的。)通常他跟中国友好。(是的。)但现在因为疫情,或其他因素,他切断关系。他切断很多跟中国的生意和良好合作关系。看到了吗?(是的。)所以他不会被收买。(是的。)也许是因为身为商人,他的信念,导致他做错一些事。但大家都不敢切断跟中国的关系,或做什么而冒犯中国。他则不然,你们都知道。所以可以信任他,他不会收贿,不会为了个人友谊,个人喜好、利益,而图谋私利。看到了吗?(是。)他很多家人也支持他,或许仅一、两位不支持。(是的。)他们是豪门世家,所以也不用担心他的儿女会收受贿赂,而行事不当。(是。)譬如中饱私囊那类。

 

然后…还有什么?所以也许在未来,若他还在位,若他认为肉对人民不好,若他了解吃肉的代价,若他做了这方面的研究,认为吃肉不好,他不会接受游说。他会断然拒绝。(是的。)因为他拒绝了很多其他,他知道不好的事。(是。)只是他不了解纯素。很多人不了解纯素。我以前也不知道非纯素的种种暴行。我知道肉食不好,杀生不好,但我不知道肉品工厂关起门来的背后是这么残酷不仁。(是。)包括蛋品生意也是!我本来想:「素食者吃蛋没关系。」但是生产的过程很残忍,令人不寒而栗。他们杀死小鸡的方式。就直接活生生绞碎。(是的。)我以前也不知道。我为何会研究这些?我之前不知道。(是的,师父。)我原以为牛奶没关系,因为母牛分泌大量乳汁,够小牛喝,也够人类取用一些。母牛如果乳汁太多会觉得不舒服,所以要挤一些出来。我却不知道,畜牧业者虐待乳牛,以致牛只毛皮脱落或是骨头碎裂,站都站不起来。就像挤柠檬一样,榨到一滴不剩。(懂。)还喂乳牛荷尔蒙等等,以便分泌更多乳汁。我以前不知道。我意思是,一般人不会知道那些事。会吗?(不会,师父。)不会!你们原也不知道,知道吗?(不知道。)不知道!还好现在我们制作无上师电视台节目,我们研究得更广泛,人们提供我们更多资讯,网路上也有。以前我不知道网路是什么。我没用那类的东西,我不需要。现在我们知道越来越多真相。我每天只要看到动物受虐、受折磨的照片或影像就会哭,而且久久难忘。在我淡忘之前,又看到别的照片和影像,因为我得每天审阅节目。为了这些动物,我的心每天都很沉痛。我愿意为他们舍命一万次、无数次,能帮他们就好,但不能。为动物舍命行不通,就是如此。

 

也许川普总统阁下讲话太直率,而得罪很多人。(是。)所以我以前才觉得,他不可能当选总统。我认为大家不会选他,他讲话太直截了当。也许太坦率,不像是总统的发言,没受过训练,未经修饰的讲法。(对。)但那只是个人的事。我说过了,世界缺少优秀的从政者,所以我们只能接受现状。(对,师父。)就算他有什么缺点,他并非圣人。总统并非圣人。(是。)他做自认为最好的事,或者幕僚建议他做的事。他的性格或个性也跟他所受的教育、背景和家庭有关,所以不能只怪他个人。(是,师父。)只要他做事大体上,能从大处着眼,利益世界和对美国,不拘泥于芝麻小事。(是,师父。)谁都无法在片刻间,巨细靡遗地为人服务。总统只能在他的时间、情况、能力范围内,尽其所能。人民仍推举他竞选连任。据说,美国总统只有在上任的一百天内,能真正为美国人服务。之后,差不多就要预备竞选连任了。(是。)必须开始准备,要召集人员、拟计画,准备各项竞选事宜,据说是这样。美国人对媒体说的。尽管如此,他还是为世界和美国人做到了这一切,那已经差强人意了。我意思是,当然还不够,但以他的条件,他的情况、团队、背景,国家和业障而言,这样已经不错了。(是,师父。)

 

你的问题是什么?启发了我…?我想是关于这个。还有一件事。我想,他有这样的家人!而他还能照常工作。面对突如其来的种种,他还能照常工作。但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家人不应该像那样散播不堪的过往,我认为。(是,师父。)但这是因果业障,他家人的竞争与冲突。没有人避免得了。依我的浅见,如果一位家庭成员成名或有权势,为国家或国际利益工作,那么整个家族,不仅仅是家人或亲近的家族成员,而是整个家族都应该引以为荣,应该协助他或她更致力于帮助国家或稳定世界,(是,师父。)而不是互相挑剔,让这位获选且坚定的家族名人分心,导致他或她无法,无法更有效地完成任务和工作。(是,师父。)我会为川普总统祷告。

 

但愿美国人民原谅他,他们认为他做错的事,如果他做错的话。我只希望他们选出的人对他们好,也对世界好。因为美国和世界是同一体的。(是。)你们的国家,美国,所发生的事也会在世界引起涟漪效应。(是,师父。)我只是希望美国人民在未来,无论做何选择都会更感到满意。(是,师父。)在上帝的恩典中,祝各候选人顺心如意,上帝所选,必将胜出。(是,师父。)人类无法真正选出总统,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这是全国的共业使然,或者上帝所选。(了解,师父。)当然,你们是美国人会担心自己的国家。我是「半个美国人,」我也一半担心我的国家。好,先讲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说。(是,师父,谢谢师父。)

 

你们对目前所拥有的还感到满意吗?(满意,师父。每一天都是,师父请多照顾自己。)我尽力而为,真的是这样。但我还是认为自己是女超人,每天能包办这一切。(是,您是。)有时我心里想:「天啊,我需要先生!」不是开玩笑的,因为先生是比较亲近的人,能帮忙做许多事,就在身边。不然没人能时时跟着你,帮你做各种事。(是的,师父。)只是有这个念头。我并不想要,因为他带来的麻烦,也许比帮忙的还多。大部分都是这样。大部分都是这样,因为人们说:「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男女大不同。事实上,我没空陪先生,因为先生也需要照顾。(是的。)即使我想要,我也不愿。很高兴我没有任何先生,谢谢。(谢谢师父。)好吧,所以你们也不希望有任何太太,因为你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情况。(对。)你们还是不相信我;想试试?(不,师父,不想试。)很好,很聪明,很聪明。太棒了!好了,上帝保佑大家。(上帝保佑师父。)上帝记录了你们为世界做的一切,还有帮忙我这个老妇人。非常感谢你们。(谢谢师父,我们爱您。师父,我们爱您。)谢谢。我也爱你们,为世界所做的一切,帮助我很多。我敢肯定,上帝爱你们。我感谢所有内部和外部人员,及世界上所有的人,全世界所有的帮手。包括那些不是我所谓的徒弟,但帮助世界推广纯素,实现和平的人。他们不必是我的徒弟;他们正在这样做,做得比我的徒弟更好。(是的,师父。)在我心中,他们不仅仅是徒弟。纯素生活,创造和平。能那样做的人,就是我的徒弟。我会加持他们,会尽全力帮助他们。(是,师父。)谢谢。(谢谢师父。)爱你们。(师父,我们爱您。)再见!(师父再见。)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