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信心是万法功德之母(七集之二) 2019.07.07

2020-09-07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非常喜欢印度这点。无论有多少宗教根植于印度,印度人的内边始终如一。他们只爱上帝,无论别人如何称呼上帝。他们虔诚笃信上帝,别人信什么教都无妨。

 

摩纳哥也很重视忠诚度,当时我住的饭店…因为我刚到欧洲时,在欧洲各地找住处。当时没有圣马丁小中心,我们还没有房子。我只好到摩纳哥去,因为那时我们也有无上师电视台。我必须待在一个能久住,又有高速网路的饭店,这样才能传送资料、文件或用USB,以及影片等等档案,因为那时我也必须检查无上师电视台的节目。起初人们也批评我,住五星级或四星级的大饭店。但我住的饭店,只是隶属那家饭店的一间公寓,租金便宜!月付三千欧元左右,但住的时间要比较久,不是只住一个月而已。要签合约,大概是签半年、一年。月租仅三千、三千五百或三千多欧元,甚至不到四千欧元。而且有免费的网路,真的!一切免费,食物、饮料和客房服务当然要付费。但有客房女服务员的免费服务,他们每十天来更换一次床单。如果住饭店的房间,当然会每天更换床单。但若住较便宜的客房,每十天换一次,对我来说够好了。我在自己的房子,不会每天换床单,也许大约十周才换一次。但我都保持床单干净,如果身上不干净,绝不会躺在床上,所以不会有异味或脏污。因此,有时住优质饭店不表示奢侈,也不代表浪费。事实上,甚至更便宜,因为有些饭店很大,却没有足够的顾客,所以他们就隔出一部分作为公寓。如此一来就全年客满,而且还赚钱。人事开销也比较少。如果房客稳定住下来也很好,饭店就不必多方照顾;房客会照顾自己。饭店本身也会贩售食品和饮料,顺便赚取不同的收入。因为饭店里设有餐厅,有法式小馆、咖啡厅,还有酒吧。所以经常高朋满座,使饭店显得人气鼎盛且生意兴隆,那也是很好的广告。很有生意头脑,好聪明。所以有时我住豪华饭店却花费不多。我吃纯素,食量又不大,只吃一点纯素披萨,喝纯素汤、吃纯素沙拉,但有优质高速网路可用。

 

其实那时我有两位助手,一位来自墨西哥,另一位来自芬兰。他们目前仍在做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他们两人长得都很帅,每次我和他们出去时,摩纳哥妇女都会说:「哇!他们是谁?」我说:「我的兄弟。」他们说:「他们跟您长得不像。」我说:「是我收养的。」他们都格格大笑。天啊,能和帅哥出去,我也很骄傲。关于两位帅哥,有些有趣的故事,相信你们会很想听。告诉你们,我得做四、五个人的工作。今天,指甲有些地方没涂到指甲油,因为我时间不够。我很久没涂指甲油了,涂上指甲油看起来还不错,手部看起来比较年轻。我需要一位美发师,发型师、染发师,以及服装师、女裁缝师。现成裁制的衣服有时太大、太小;我全都要自己修改!还需要一位化妆师。我包办四、五人的工作。我需要吃东西,不给我食物,我就罢工。

 

你们都开心吗?(开心,师父。)抱歉,没早点邀请你们。之前我太忙了,而且要整理东西。之前完全没办法。我们必须修理很多东西,尤其卫浴设备。而且有些地方没有冷气,各方面我都要照顾。西湖最好,我喜欢。我喜欢西湖,环境天然。有许多「天然的」蚊子,「天然的」蚂蚁。你们需要的都有了吧?(有,师父,谢谢您。)要提醒我讲那个故事。不,这个很开胃。你们没有吗?混在这里面,有点辣辣的,像印度菜。给你一些,你才不会太想家。如果有饭,试着配饭吃。有饭吗?没有吗?这里、这里、这里。看起来像印度香米,看起来像印度炒饭。你们什么都可以吃。她不一样,别嫉妒。印度人吃得很辣。我相信她每天一定很想念家乡味,对吗?(对。)(不会,师父。我吃东西会加点辣酱。)对,对,好,很好。知道吗?纯素炸蔬菜。你知道吗?你可以订香料。告诉采买人员,你需要什么香料,他们会替你买,你可以在角落独享。外包装写上你的名字,每天不管是什么普通饭,如果加上咖哩、综合香料等,吃起来也会差不多。类似,不是一模一样。要我订购一些印度食物空运过来给你吗?(不用,不用。师父,不用了。我喜欢台湾(福尔摩沙)和韩国香料。是的,师父。)很好,太棒了。是什么让你想来台湾(福尔摩沙)?(这是我唯一想待的地方,这是最舒适的地方。)真的?(是的,师父。)太好了。但我喜爱印度,人们也喜爱印度。印度食物多数很洁净,人民也多数很单纯。当然,到处都有富有贫。但印度人民极为单纯,非常爱上帝、信奉上帝。你可以远离城市,前往任何田间角落;当你走进任何农舍,人们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上帝的圣名,比如:罗摩罗摩,或奎师那等等。他们会那样问侯你。他们只记得上帝,我非常喜欢那样。

 

有一次,我到各地朝圣;我徒步四处云游,我走进一处农场。那里有位健壮的农妇,她看到我进来,并没有像多数人那样问:「你来自哪里?」我不喜欢人家那样问。我到亚洲以外的地区时,常被问:「你来自哪里?」我一回答,对方马上张大眼睛、嘴巴和…彷佛我来自月球之类的。这种情形司空见惯;在美国、欧洲常有人问:「你来自哪里?」他们把头凑近,彷佛要黏上来一样。但印度人不在乎那些。也许之后会问。她立刻跟我打招呼:「哈瑞哈瑞罗摩罗摩!」中气十足的声音。她觉得我在那里很平常,而且觉得我知道并接受她的上帝,我必须知道那是她的上帝,而且我该知道也已知道这件事,就像她的亲朋好友。「哈瑞哈瑞罗摩罗摩!」她说得铿锵有力,带着阳刚味的嗓音。她身形健壮结实,那时我以为她可能是男众,但不是。她有一群孩子,她丈夫也一样壮硕英俊。我疑惑着谁是男的,谁是女的,谁比较英俊,因为她说话的方式;很有权威。比我平时说话更有力。「哈瑞哈瑞罗摩罗摩!」真的像那样,但是还更有力,更自然。彷佛她已说了一辈子;再自然不过的样子,哇,令人欣赏。一位偏乡的农妇而已。

 

我非常喜欢印度这点。无论有多少宗教根植于印度,印度人的内边始终如一。他们只爱上帝,无论别人如何称呼上帝。他们虔诚笃信上帝,别人信什么教都无妨。或许他们就喜爱修行人,喜爱瑜伽行者、僧侣,并热爱大自然。他们爱动物,爱自己的环境、树木;他们崇拜并热爱这一切,我喜欢那种气氛。我喜爱印度,印度人民看似贫穷,其实不然。他们内心不太看重物质。所以,他们不会为自己精心打造小屋,他们有时不在意那些,直接睡在街头的帐篷里。他们在街头叫卖东西,也住在街头。他们不回家,在印度某些地方是如此。也许他们负担不起,也许他们根本不在乎。但即使是印度的穷人,房子也很整洁。比起我不想提起的某地,他们的房子非常整洁。比方,在他们的屋外找不到垃圾、废弃物,或用剩的木板等等。他们善用一切资源。不然就是整理干净。看无上师电视台可看到,他们有些村庄很整洁。即使在迫切需要水时,他们也会照顾动物,会把水和食物分享给有需要的人。

 

我想你们大部分的人,都希望独自工作,而不是在团体里工作,也许你们因此才喜欢来西湖工作。否则,你们会留在纽约、洛杉矶,或市中心之类的地方。所以,如果觉得办公室太拥挤,请选一个地方,委托工作人员装修一番。如果觉得那里比较好,也可以去那里工作。你们也可以在自己休憩的地方工作,只不过会存留太多工作能量或气氛,因此可以有工作的地方和休憩的地方。如果想要,就试着安排。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喜欢那样,有自己办公的地方,因为可以随时睡觉。我说的对吗?(对。)若是坐在办公室,就必须左顾右盼,「噢,我能不能睡?」(也许他们不会搬,因为他们知道若搬了,也许就会睡着。)他们会睡整天吗?(他们会睡整天。)好惊讶喔!我连这点都知道。若在工作时睡着没关系。我知道,我不会说什么,因我知道你们都很尽责。所以你们在办公室睡觉,或在自己的地方睡觉,对我来说都一样。是不是?嘿,师父无所不知。天啊!你们能躲到哪里去?即使在深邃的地方,她还是看得到,并知道你们在做什么。要避开这位师父。总之,我们有许多地方仍是空的,有些甚至可以马上工作。如果我要去你们的地方,我会先通知某人。「老板来了!快装忙!」所以我不会去那里,因为,有什么用?我永远「突袭」不了谁。你们把自己的地方全锁住了,隐晦又神神秘秘。我不知道你们的门锁号码,而且号码还一直更改。他们甚至更改我大门的门锁号码,却没告诉我。所以每次我回来,他们都知道:「师父来了。」我只能站在大门前,一点都不神秘。还得问这个人、那个人门锁号码是几号。总之,我不会去那里,不用担心。我觉得去也没用。你们都知道且通风报信,我们都有对讲机。「嘿,师父要去你们那区,醒醒,老兄,醒醒!你在做什么?」对方可能还在「入定。」「你说什么?我在工作,为什么打扰我?」

 

故事,摩纳哥的故事。在摩纳哥,我刚好认识一个人,他可能是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我不讲他的名字,因为他很出名,他出身显赫的家族,甚至与王室有点关联。总之,我不是四处寻找有钱人或富翁;我知道他们都很有钱。很多时候,他们只是过来和我随意聊聊。有位来自英国的名作家,甚至想娶我!天啊!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在摩纳哥。我们已有圣马丁小中心,所以大概是近六年的事。我现在看来不那么年轻,但是我…六年了,你们不知道我当时看起来多年轻?我当时的一位助手,比我更常用饭店的那个房间。因为他们必须去那里准备摄影机,并帮我把文件列印出来,之后再离开,让我独自工作,然后他们再回来取文件。人们说我住豪华饭店,并不公平。是他们住豪华饭店,该上报纸的是他们。他们比我更常住那里,所以我跟他们说:「住豪华饭店的事该受批评的是你们两人。你们两人一天到晚都去,什么事都做…」—挂我的衣服、烧水等等,列印电脑里的文件,因为我对机器一无所知,幸好有他们。由此可见我真的是女人,只有男人才喜欢机器。

我认识这位有钱人。当然,他不年轻了。当时他身边也有女朋友,很高大的金发加拿大人。我认识他们两人,因为有一次,我去一家泰国餐厅用餐。我爱吃辣,跟你们一样。无论到哪里,只要有泰国餐厅,我一定至少会去一次。所以我去了那家餐厅,那位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当然有游艇。知道游艇是什么吧?有很多房间的大船,直升机甚至能停在上面。当时我独自用餐。我经常独自出门,我经常独自一人。我不常邀那两位帅哥,因为他们住得很远,每次我想吃饭时,都不想等他们,还要说:「好,过来。地址是某某地方,如果迷路就算了,我自己吃。」我通常不喜欢等人。我想吃饭就去吃。否则就没心情吃了,而且之后会做别的事,或去别的地方。所以我向来都是独自去用餐。每次我邀请他们或其中一人,餐厅里所有女孩子都惊艳声四起。「怎么那么帅?他是谁?好帅喔!他来自哪里?」我说:「你去确认我的食物来自哪里,现在就去,而非确认他来自哪里。我饿了。」我跟她开玩笑,不像是在点菜。但她知道我在开玩笑。因为那间餐厅我很熟,他们也认识我;我对他们很和善。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