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信心是万法功德之母 (七集之四) 2019.07.07

2020-09-09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当然知道他们得练习,但那部电影让我更深刻体认,他们纵有天赋才华,但是成名的背后,带给我们欢乐的背后,是呕心沥血的努力。对于各领域的艺术家,我真的满怀敬意并且惺惺相惜,不只对剧中女主角。

 

总之,我去了,这位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一定是亿万富翁,因为他的游艇最少就要五千万。任何一艘普通游艇都要三千万,五千万或一亿,取决于游艇大小、设备和内部装潢。我看到一辆「王者之剑」古董车停在他游艇的正前方,我说:「噢!你也有『王者之剑』?」但这辆车不是很好看­–是棕色,全车是棕色,或蓝色之类的颜色。不像我的那么典雅耀眼,那么令人喜爱。我说:「噢!你也有『王者之剑』?」他说:「是啊!」我问:「你开吗?」他「支支吾吾」然后说:「当然开。」他的女友听了就说:「你何时开的?」因为在那之前,我聊到我看的一部影片。我叙述剧情说:「哇!我看了一部影片,」西班牙片,不一定是讲西班牙文。内容是关于一位义大利或拉丁裔的歌剧演唱家。一位年轻貌美,极富盛名,拥有天籁嗓音的女士,她爱上一位年长男士。男士大约五十多岁,而女孩正值青春年华,约廿二、廿三、廿四岁那样的年纪。当然,歌剧演唱者通常从小就开始训练,所以可能年纪轻轻十几岁时就很出名。他们不会找像我这样,三十岁的。女孩很年轻又很有名气,男方则是富有的大亨。那是一段真恋情,女孩并非因为他富有而爱他,不是!因为她自己也很富有且出名,双方是真心相爱。剧中有醋意横生的情节,显示他们是真心相爱,不是一时迷恋或儿戏。我们当时在聊天,可能是在餐厅,我告诉他们,我刚看了这部影片,让我很感动,因为那是真爱。通常,年轻女子若爱上富有的年长男士,人们会诋毁她。多少会诋毁他们的关系,会闲言闲语:「噢,她喜欢他是因为他有钱。」但这部电影里是真爱,我看得出来。双方有爱的火花;虽然是演戏,却感觉得出来真情。她…那时,剧中有一幕是她在弹钢琴,在家练习要演出的角色。他们真的很有才华,他们必须在家,自己伴奏练习。只是顺便告诉你们我的感觉,你们知道我的日历。我看那部影片时很感动,因为我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歌手或是演员才华都是浑然天成,他们天生就是来唱歌的。但他们一天练习八小时,自己弹琴练唱,自己伴奏。她既美丽又有才华,还是得那么努力练习。我们不了解他们在幕后所下的工夫。我们只是去剧院看到,「喔啦啦啦…」然后说:「哇!看了一部很棒的电影」或是「我欣赏了一出很动人的歌剧。」我们不知道他们背后付出的心血。所以,那部影片也让我有所领略。我当然知道他们得练习,但那部电影让我更深刻体认,他们纵有天赋才华,但是成名的背后,带给我们欢乐的背后,是呕心沥血的努力。对于各领域的艺术家,我真的满怀敬意并且惺惺相惜,不只对剧中女主角。我不记得全片的剧情。我只是说一些重点,因此有感而发。我对他们说:「哇,我今天看了那部影片。」可能是在电视上看的。饭店也有电视,有很多免费的服务:免费的收音机、电视,我的套房里有免费厨房。他们提供煮水壶、锅碗瓢盆、餐具等等一应俱全。住客什么都不用准备,只要带行李就可以入住,而且价格实惠!在摩纳哥,每月只要付三千六或三千八百欧元,就可使用所有设备和客房服务。晚上饿了,随时有吃的。任何时候渴了,下楼就有饮料吧。他们有客制化综合果汁,贩售各式各样的果汁。即使在自己家里,也不会像在饭店吧台有那么多种果汁。所以很方便。但愿可以永远住在饭店,我就不需要任何人了。

 

我说:「哇,我今天看了那部影片。」因为没什么话题可聊。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大家都坐在那儿。你知道有钱的名人都正襟危坐,所以我得打开话题。我说:「我看了这部影片,很感人。」他们问:「什么影片?」我说:「我不知道片名。」因为我是从中间看的,并非从头到尾看。我只是下去某个地方,或是刚回家,我忘了。很久之前的事了,我从中间开始看。但全部剧情可想而之,看结局就知道故事内容。我认为男主角,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也许男主角已婚,所以没有娶她,大概是那样。故事有些曲折,不只是单纯的爱情故事。反正那不是重点,重点不在于他是否已婚,不重要。我很感动,我说:「哇,我不认为…」我们大多数人认为,年轻女孩和年长男士交往或谈恋爱,是为了他的钱。但这部影片恰恰相反。这是真实故事,我不记得主角的名字,但这是真实故事。男方很富有,但女方也既有钱又出名,年轻貌美,而且真心爱对方,男方也是真心爱女方。我之前告诉过他们,我认为我绝对不会爱上那么老的男人。我已经老了,但假装自己还年轻。「女主角深爱男主角,我想我了解原因。」我这样告诉他们。「男方虽然年纪大,但仍然气宇轩昂,很体贴、很热情,以他年纪来说还是很帅。虽然头发斑白,但是俊美、稳重。甚至还自己开车,开自己的车。男主角甚至不需要司机,总是自己开车去看她,带她去看电影或外出。我想也许我会重新审视自己的观念,或许我会和那样的男人谱出恋曲。」因为我以前说过,我对年长的男人有成见。我想:「哇,怎么会有年轻女孩爱上满脸皱纹的年长男人,但这个男人不同。」我说:「我有可能会爱上这样的男人。」当然,他是电影明星,即使外貌不好看,化妆师也会为他修饰,让他看起来英俊潇洒。演戏不一样,会有华美的服饰,还会教他走路仪态等等。身为电影明星,必须知道扮演的角色走路的模样。如果扮演老妇人,走路就得弯腰驼背。演有钱人,走路的气势就要像有钱人,剧中角色英俊倜傥,走起路来也要风度翩翩。因此我当时觉得:「不无可能,我现在改观了,不再认为自己不会爱上年长男士。」我必须融入他们的话题。我不能说:「嘿,吃素、环保,救地球!」我在外面不会说:「吃素,环保,救地球。」我单纯是个纯素者而已,我不会对任何人说教。我很庆幸,他们不知道我是谁,这样我就能融入人群,了解他们的心,知道他们如何生活,明白人类的想法,明白若要和他们聊天,该如何打开话题。如果我还要去外面弘法,对哪一类型的人,该说些什么。但事实上,有时根本没任何目的,只是纯粹和他们聊天。就像一般人那样聊天,聊电影、美食、好车,我最喜欢的车款等等。我没特别喜欢什么,就挑大家最喜欢的车款,他们会想要的那种,我会说:「哇,那款车当然是最顶级的,我会想要有那款车。」所以当我看到那辆「王者之剑,」我说:「哇!你有『王者之剑』,我也有一辆,是乳白色,你的是…」我认为是蓝色,蓝色或棕色,谁在乎?反正不是漂亮的颜色。抱歉,抱歉。如果你听到了,抱歉,我实话实说。我说:「哇,你还开吗?」他犹豫了一下说:「是的,我会开。」过了几天他就开那部车,一路开到义大利某处,然后再开回去,为了告诉我他还开车,他自己开的。因为我说:「那个男主角还会自己开车。」我讲到剧中那个有钱人,那天他说他也开车,结果,他的女朋友,我记得她说:「你开车?什么时候?」「呃…我可以开,我计划明后天要开。」他果然说到做到。

 

然后我们进他的游艇内,服务生端上饮料点心等。然后我们开始聊天,不知道我们聊了些什么。我想没什么重要的可说,肯定不是聊:「吃素、环保。」然后他说到他的腿,靠近脚踝的小腿处有点问题。我问:「你没按摩吗?」他说:「有,但没用。」他一直跟我说他腿部的问题,所以我弯腰看。结果我有东西掉出来,所以我弯更低,找我的东西。也许有东西,从我的包包掉出来。他的女友就说:「您已经下跪了吗?」我问:「什么意思?」她没继续说下去。过了一会儿,她说:「你们甚至拥有同款的车子,天意!」她这么说。我问:「什么天意?」我不懂她在说什么。我后来当然懂了。我想她是担心,我所说的爱情故事,跟五十几岁的男人相恋,她担心我在暗示。我的天!拜托不要啊!他跟我所看到的影星是天壤之别,我不是说他丑或什么,就是很不一样。我绝对没有那种念头,而且他女友就在他身边。或者我那时候并不知道那是他的女友,但是我脑中没这种想法,我只是利用那部电影,打开话题而已。也许顺便隐约安慰他,他没问题,不用担心,年纪还不算太老,我潜意识的想法。她竟然说:「天意。」我说:「什么?天意什么?」好,算了,不提了;就没再说下去。然后我们继续聊;下一次又一起吃饭,东聊西聊。

 

从那之后,他每天来我住的饭店,一天来好几回。他以前从不运动;现在他去那家饭店,因为那里有健身房、游泳池、按摩室、三温暖,应有尽有。他现在是会员了。那天之后,他去加入会员,一直往我住的饭店跑,坐在我常坐的吧台位子。通常我会独自坐在那里,看书或做别的事。从此,每次我坐那里,他们也来的话,我就有伴了。好吧,我不介意,随便。我独自一人,也没什么事要做。我们边聊边喝。他很尊敬我,虽然他们不知道我的身分。我都称他「先生」。我不会说:「嘿!你!有钱的名人。」我称他「先生」,所以他很高兴,他跟其他人说:「我喜欢她称呼我『先生』。」我猜很久没人称呼他「先生」,除了他游艇上的员工外。当然他也邀请我到他的公寓等等。他送给我一些礼物,来自他兄弟在伦敦的店。那是气派豪华的名店,只有顶级富豪才会去那里消费。我也不想讲店名,因为那跟皇室有些渊源。我也不想在背后议论人,也许他们不喜欢。不过你们知道那间店。现在我们回来讲,我那两位英俊的护法,肉身保镳。当然,他一直邀请我。有一天,他的女友因故回去英国,我不知道什么原因,然后他想看我住的房子。那时候,很久以后了,我买了间房子。那间房子,你们去那里共修过一天,我在附近有个山洞。在法国,好。然后他想来看我的房子;好,我邀请他来。那时候才刚买而已,里面没什么东西;有一台老式的电视,不是平面电视,是又大又重的那种。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非常厚实,像个箱子,我还留着。他说:「这东西…是你的?」我说:「是啊,我不知道怎么来的,但确实是我的。还可以用,你看!」还能看,还很好!然后我调了些无酒精饮品给他。我当时有几位助手,你们的师兄,欧洲人。当时,我还没有那两位英俊的护法,是其他人,来自英国和匈牙利或法国。但无酒精饮品是我亲手调的,类似饭店吧台调的无酒精饮品。尝起来像是这种薄荷调制的,蓝色。吧台好像称它为无酒精蓝柑橘香甜酒。我不确定,其他地方有没有。那些大型酒吧有,那些调鸡尾酒的地方。他们有各式各样的类似饮品,通常在其他酒吧找不到。我倒了一些,因为当时是夏天,那是很清凉的饮品。他又问:「你喝那东西?」我说:「是的,我喝。」然后我点上蜡烛,他问:「你喜欢这个?」我说:「对。」点蜡烛怎么了?他每样东西都看,「你有这个、那个?」我说:「是啊!这就是我的东西。」

 

有一次我受邀,参加一位王子的宴会,王子也出席。那时候他…不晓得,他是否已登基?我忘了。因为我来来去去,有时会忘记。我受邀参加晚宴,我单独前往。我周围的女士一直问:「你没有男伴吗?」我说:「没有。」「这里找得到,你可以找…」她们很替我担心,所有女士无论老少,每个人都替我担心,不知何故。与会者多数是年长者,也有一些年轻女士在场,那好像是一场感恩宴会,是一场表扬宴会。我在那里,大家都很照顾我,希望我当晚能找到男友!不过我不是只身前往,我与饭店的接待专员一同前往。她的男友是医生,是我的医生。有一次我生病了,那是另外一次。每次我生病,好像就会去那家饭店。总之,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受邀前去。我忘了,说来话长。于是我跟他们一起去。我收到邀请函,所以跟他们一起去,当然,我独坐一处。然后,那位医生,我下榻饭店的接待专员的男友…她去参加宴会,好像也是主办人,虽然她的工作是饭店礼宾部的接待专员。也许是因为她,我才受到邀请,因为我对饭店员工很好,给小费或送礼物,或匿名捐款给需要轮椅或交通车的一些长青俱乐部。我捐赠了一些东西,但没署名。也许因为那样,他们知道我是善心人士,所以邀请我去。不过,当然必须经过王子同意盖章。未经核可,不可能与会,也是为了安全因素。

 

后来,用餐过后,我的医生过来问了我一些话:「你好吗?觉得比较好了吗?」诸如此类。也许我答得慎重其事:「我很好,谢谢,你好吗?」如此「浪漫」的话。接着他说了几句话,不知何故,他挽着我,到会场的另一个角落,我不记得为什么了。也许是去那里见他女友,我不记得了。然后他又带我回来。当然,法国人、摩纳哥人和义大利人,他们很有绅士风度。他们挽着你的手,就好像你是女朋友,或是非常亲爱的朋友。他们不会说:「来,跟我走,」像有些我认识的人那样。他们很礼貌、很有风度。他带我回我的座位,为我拉开椅子,再悉心让我入座。他是医生,当然受过训练,要好好呵护病人。我周围的女士不知情,「你找到未婚夫了?这么快!」就算我交到朋友或可能的男朋友,但是:「你为自己找到未婚夫了!」我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说:「不是,不是,他是我的医生!」她们说:「你的狗?」我常听到美国人说:「嘿,达克!」所以我也说:「达克」,是「医生」的简称。我说:「不,他是我的私人『达克』。」「你的狗?!」摩纳哥的老太太讲法语:「你的狗?你的狗是什么意思?」我说:「不是,是医生、医生、医生。生病,医生,病人。」很努力说明。「喔!懂了。」她们本来好高兴,真心为我高兴,马上就找到未婚夫。才走了两步,回来就有未婚夫了!我的天!告诉你们!就算奇迹也没这么快!我生平的许多故事,你们不会相信的。如果她说:「你找到了新朋友或男朋友,甚至是未来的未婚夫,」那还好。「你找到未婚夫了!」用破英文直接对我这么说。告诉你们,若真是那样,我会邀你们全去摩纳哥,我们就不必再工作了,无上师电视台就能永久播出,永远不必担心财务问题。我们就有能力聘请世界所有顶尖专业人士,我们会有经费永久播出,我再也不用工作了。天啊!摩纳哥的那位医生,他也不是普通医生。我不知道,她们怎么不知道,他是摩纳哥议会前十位或十二位的议员。他们只有十位或十二位,这些议员轮流担任市长、政府高级官员。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