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信心是万法功德之母(七集之三) 2019.07.07

2020-09-08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跑好快,以最快速度摆脱那群徒弟,带着大行李,披头散发,逃离各方「人马」。好,我冲出重围了。噢,结果「卡蹦、卡嚓、卡蹦、卡炮!」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停了十万次!

 

一,二,三,四。四,「五」在伊朗怎么说?(五(潘趣。))五(潘趣。)喔!对啦!就是这样!四个给美国人,五个给伊朗人。这个全部给师父。吃一些。(谢谢师父!)我去一家泰国餐厅吃饭,搭饭店的小巴士去。当时正好有节庆活动,所以我想讨论…我已从小巴士下车,从小商旅车下车了。我想与司机讨论,因为司机问我,是否需要来接我回去。饭店有提供接送服务,当然要给司机丰厚小费,不含在住房费,额外给。他们都喜欢载我四处逛,不管当天谁开车,他们都很主动热心服务,「我,我,还有我。」所以,司机问我该什么时候来接我。因为当天人潮拥挤,计程车无法开进去那里。饭店的专车有标志,所以可以开进去拥挤或特殊的区域。那里的街道很狭窄。我回答:「不确定,大概两小时左右,我就会吃完。」我们稍微谈了一下,那个有钱人,他坐在桌子旁边,在我说话的街道旁,他一直敲打塑胶布。那时正值夏天,还不算夏天,他们用塑胶布在室外搭建一个额外空间,因为那里不允许增建,但里头是建筑物,真正的餐厅,走廊外面用塑胶布遮蔽。他一直敲打塑胶布,因为车子引擎没熄火,我认为他只是想说:「走开。」所以我告诉司机:「没关系,我搭计程车。我叫车回去,别担心。」于是,我让司机回去,因为我不想继续讨论。总之,他设法给我电话号码和人名。万一他不在,我可以找谁等等,对方就会来接我。我付了小费让他回饭店。接着我就进餐厅,点餐和用餐。

 

他们开始隔着桌子和我说话,他邀请我去我刚刚讲的那种游艇。他女朋友告诉我的,他们坐在一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得透过女朋友传话,或许是男众的礼节吧。否则也许会有麻烦,先和女友讨论一下,是否可邀请我到游艇上。于是,她说:「他邀请您去游艇。」我说:「噢,真的!他开餐厅吗?或游艇上有餐厅?」她回答:「不是,是他私人的游艇,他想邀您到他的游艇。」我说:「太好了,好。」于是我们约了时间,我前往游艇停泊处。游艇的泊停港口很小,那在摩纳哥已经是天价,他的游艇竟可长期停泊。此外,他有一部车就停在游艇正前方。港口和游艇之间的街道,寸土寸金,他竟然能在那里停车。由此可知他多有钱。没关系,这不是我们的重点。我只想告诉你们,这件事很有趣。摩纳哥,有钱有势的人都在摩纳哥,连他的女友都在一开始就马上告诉我这点。因为他邀我去他的游艇,当然不是她的游艇;也许她只是女朋友或秘书,我不清楚。那时我不知道、不在乎。他们坐在一起,和许多朋友围坐大桌子,所以我觉得很安全。我不怀疑任何人,特别是在摩纳哥。所以我说:「噢,好啊,在哪里?」他告诉我地点,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天。我问:「你是游客吗?」我傻乎乎的,一直都傻乎乎的。当时我还没想到拥有游艇的人,怎么会是游客?所以她告诉我:「不是,我们住在这里,我们有钱有势。」我说:「我想也是,我的问题真是冒昧了。」「所以他邀请您去游艇。」我说:「好。」然后我们一直聊着,而且彼此分享食物,就这样认识他们。

 

他也有一间大公寓,在摩纳哥海边的一栋公寓大楼。他们大部分都住海边,有钱人只住海景第一排的房子。我住的也是海景饭店,只不过不是我的。我的房间是租用的。当然,我的穿着很得体。在摩纳哥不能穿着邋遢,警察会过来盘查。他们会起疑:「你来这个乐园有何居心?」也许是小偷之流。摩纳哥执法很严谨。如果骑摩托车入境,警察会拦下一万次,走一步拦一次,不断地拦下来。连医生也以摩托车代步。我知道,因为我有位医生…那次我病得很严重。有一次,也许不是那次,当时我病得很严重,所以才去那间滨海饭店。因为我之前生病,咳了两个月之久,然后去了那里。我每天持续喝果汁,居然很快就痊愈了,一星期或十天后,立即痊愈。咳了两个月之久,已精疲力竭,才去那里。我觉得,那里的空气对我有益。是另一次,不是那次。我不记得哪一次了;我来来去去。有时从法国过去。我不一定留在摩纳哥时,才去那家泰国餐厅。不记得从圣马丁小中心或从义大利过去。我基于种种原因,总是东奔西跑。他们说他们不是观光客,他的车就停在那里。所以我去他的游艇那天,当然她也在那里,也许还有几位朋友或没有,我忘了。但是那些游艇,一艘接一艘挤在一起,反正很安全。一直置身在游艇间和人群里。那是个繁忙的港口。我看到他的车子,是古董车「王者之剑。」这款车已经停产。

 

我在美国时买过一辆,只在住处附近开。因为我很喜欢它的设计,而且价格很便宜。那是二手车,但哩程数才约一千英哩,因车主年纪大不常开车。哩程数还不到一千英哩,大概几百英哩,售价非常便宜。我买来当代步车,但开起来很颠簸;就像骑马一样。噢,天啊!外观很美,像雪芙兰的科尔维特。这部车像跑车,坐起来不很舒服。即使是保时捷也不舒服,因为座位很低。我自己没有保时捷,但我坐过朋友的保时捷,天啊!坐得屁股很痛,尤其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驶时。他们喜欢这部车,因为它像跑车。可以开很快,座位很低,车身也很低,所以能疾速行驶。不过座位好硬,根本不像有软垫或内衬。为何他们喜欢这种车?

 

还有另外一款车,销售员一直说服我买。不知是我衣着很好看,或我看起来很富有。我并未配戴任何珠宝,衣着和别人差不多。例如,这不过是普通衣服,毫无奢华可言。只是一件夏季长洋装,但你们都说我好看。好,我了解,相信你们,但这衣服没什么特别。我在香港露天市场买的。跳蚤市场?而这只是一条围巾,从天衣裁下来的,四边缝起来就变成围巾,没什么特别之处。我一般穿着而已,他们却以为我很富有。不断鼓吹我买这些大车,那些更名贵的车子…像什么?我忘了车名,因为我不常用到。说说看吧,你们男众应该知道。(劳斯莱斯。)劳斯莱斯是其中之一。(宾利。)宾利是另一种。义大利车(玛莎拉蒂。)还有?(蓝宝坚尼。)蓝宝坚尼!对,天啊!我说:「我不要这辆车,我开车技术不怎么好,我要一辆简单的就好。」但我喜欢这个设计,因为以前在任何地方,我都没看过。我没看过这款车,所以觉得:「哇,真美。」触动了我这设计师的心。我对它一见倾心。于是我想买这辆车,销售员却一直推销别的,又强迫我试乘。「试坐看看嘛。坐坐看,感受看看,再告诉我您的感觉。」典型的推销员。我说:「我不想试坐,我只想买这辆车,然后回家找我的狗。」「噢,您坐看看嘛。一分钟、半分钟就好,不花您一毛钱。」不断游说,我只好坐进一部车子里,然后他们又推销另一部,要我进去车里试坐,蓝宝坚尼什么的!噢,车身好低。我已经很娇小了,坐在那部车子里什么都看不到!你们不信的话,坐进蓝宝坚尼就会感觉到。我说:「毫无感觉!什么都看不到!要怎么开这部车?」他们说:「您可以加个垫子。」噢,不,不!我说:「不,没关系。拜托不用麻烦了,我不喜欢这辆车。」想从静止的车子里脱身,真的很困难。他们就让我坐在车子里,再把车门关上,自己则站在车外,透过半开的车窗一直对我疲劳轰炸。我根本逃不了!告诉你们,这些销售员真的非等闲之辈。所以,我买了那辆二手「王者之剑」。那是限量版,我完全不懂「限量版」或「非限量版。」我对汽车毫无概念,我只是喜欢那辆车。便宜、可用、快速,所以我就买了。总之,后来我觉得开这辆车比买这辆车还难。

 

我第一次开回家时,它就停在高速公路中间。天啊,好吓人。幸好当时路上没车。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慢慢把车移到草地,疯狂地闪着警示灯。我很担心卡车或任何开长卡车的人…美国有很长的大卡车,司机开车时横冲直撞。车身到处都有灯。别人看得到车子,司机却看不到别人。车身到处都有闪灯。你们知道吧?(知道。)车尾、车头和两侧都有,所以大家都会留意它们。但我不知道司机是否看到任何人?这种卡车又高又大,是庞然大物。我很怕,因我独自一人。没有任何男孩子或壮汉在身边帮我,完全没有。或摇旗说:「停车!」或「注意故障车辆!」我不知道车子故障是因为油表显示满格,油箱却没有油了,也许只剩四分之一左右。我开上高速公路,车子就不动了,在路中间停摆。天啊!好,我还在这里,你们就知道没事了,但我真的吓坏了,尤其像我这种世界顶尖驾驶,很惊险!新车碰到技术差的驾驶,又在高速公路上停摆!能想像吗?想像那是你。不,不用想也知道。

 

我生平另一次惊吓,发生在斯洛维尼亚,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开手排车,租车人员只讲解了两秒钟,因为他那时很忙。他可能必须回家了,他的女儿过生日,无法多讲解。付钱取车,或者别租!当时只有那部车可租!而且所有徒弟已从四面八方涌向我。当时,我无法和任何人同行;必须独自一人。所以我开车跑了。我想跑,车却不太想跑。我费了好大工夫,车子终于发动了,每个人都大喊:「师父!我们为您准备了车子。来!跟我们来吧!」我就是不想那样。大家都在喊。我跑好快,以最快速度摆脱那群徒弟,带着大行李,披头散发,逃离各方「人马」。好,我冲出重围了。噢,结果「卡蹦、卡嚓、卡蹦、卡炮!」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停了十万次!想停就停,每当我的脚踩错踏板或遇到红绿灯,必须停止前进时,车子就完全不动了。我只好想尽办法让它再次发动。天啊!果真发动了!我看到一家最近的饭店,居然勉强抵达了。我说:「到此为止!」我呼叫站在门口的男士,「拜托,过来!把我的车开进你们的…拜托,快点!」他说:「您开进来吧。」我说:「不,你开!」我在车道外,声嘶力竭地喊着:「出来!开我的车!」他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明白为何必须出来到车道上。他是门房,理应待那里开门就好,等待小费,那是他的工作。为何他必须出来开车?而我已坐在驾驶座上,为何还大声叫他出来?我说:「拜托出来吧。」我像发疯似地拼命挥手,最后他终于懂了或出于好奇,出来一探究竟:「这位女士怎么了?」他出来后,我说:「拜托,我累坏了,我怕撞到你们四周的植物或美丽花朵。请帮忙开,我很累。」他说:「好,好,好,夫人。您进去,我带您进去,我会帮您把车开进去。」他看着我劫后余生的脸;无需更多解释。因此他帮忙我,几乎像抱着婴儿般—他扶着我的双手、双臂,几乎像抱着我,我像被拖着走一样。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停摆十万次,历经这些令人崩溃的事,你们觉得我会是什么样子?我终于进到接待区后,直接瘫坐在那里,他就明白了。所以他出去,把我所有的行李拿进来,帮我填写表格等等。他可能以为我快往生了。你在哭吗?为什么?(我太开心了。)很开心?(不,我…)我差点死在斯洛维尼亚,你却很开心?我差点在美国高速公路上丧命,你却很开心?谢谢啦!真是好徒弟啊?没关系,我开玩笑而已,你尽量哭。我哭够了;我现在不哭了。

 

我好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欧洲巡回讲经时,我全程都独来独往。独自提着沉重的行李走上阶梯等等,做什么都独自一人。我本来可以带着很多人,甚至在路上、机场遇到的人。没办法,我就是不想见任何人。所幸一切平安。我开启了闪光警示灯、紧急信号灯、此路不通!一路开着紧急信号灯。(警示。)(警示灯。)两侧闪着警示灯,前灯、后灯能打开的灯我全都打开。经过的人都跟我说:「你好吗?」我说:「好,你好!」「拜托,抱歉!抱歉。」我一直对经过的汽车说:「抱歉,抱歉!」车上的人都面露笑容,深表同情吧,不晓得。我没机会仔细看,只说:「抱歉,抱歉。」就开过去了。

 

我为什么讲这个?好,「王者之剑」。所以那是我第一次或第二次冒险,驾驶那种「陌生车款。」我买的那部「王者之剑」,那是在美国的事。后来我卖了它。不过,它很美;是最美的「王者之剑。」因为「王者之剑」系列有许多车款,却跟那辆不一样。那辆车外表是乳白色,车内座椅是乳黄色,每一处都尽善尽美—车色很淡,不华丽,却极引人注目。我对它爱不释手。还有别款「王者之剑」,但有时他们会配色,比方前面是黑色,后面是棕色,中间是蓝色或白色。看起来并不赏心悦目,我只喜欢那一辆。后来我看到很多—也没那么多,因为那款车,车厂也许只生产两百辆,后来因故停产。我没去研究。我的车是第卅辆限量版,意思是珍藏品,类似收藏家的古董,而不是一般的待售汽车。我以前见过其中几辆,也是「王者之剑」汽车,样式相同,但颜色搭得不好。外观没有艺术感,没那么雅致、优美。噢,我好喜爱那辆车。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