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谁能真正获得救赎(十一集之九) 2020.07.29

2020-09-03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所以,当你们上去灵性新乐土,不会想到什么。你们会忙着享受、创造,生活充满喜乐。无忧无虑,字典里没有悲伤或痛苦的字眼。

 

(灵魂上去师父新造的灵性乐土后,还会记得在地球的前世吗?如果他们看到地球还有苦难,有可能发愿就可以再回来吗?也许可以拥护师父的任务,如果师父还在地球?)他们不会记得在地球上的前世。我告诉你们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和第十界以下的世界都是幻相。就好像看电影,按个按钮,一切就都洗掉了。想要的话还是可以看,就像看水晶球一样,但是上面的人根本无法跟这个世界沟通。我的狗Niro,最近往生的那只。噢,我哭了好久,我很想她,因为我想要至少抱抱她。我很难过,因为当时我在别的地方闭关,才会比较安静。然后她就那样独自往生了,我无法原谅自己。(懂,师父。)虽然我必须做我该做的事。我知道一切都是幻相,但我很爱她,因为她那么爱我,关键在此。是种情感反映。(是。)我爱他们的程度,不如他们爱我的多。这世上没有其他人比我的狗更爱我,所以我爱他们。他们的爱是全然纯净,无条件的,随时能为我而死。他们整天、每天、每分钟都爱我,一无所求,只想好好爱我。就算我没见他们,他们还是爱我,他们理解并等候着能见到我的那一天。他们别无他想,别无所求。不求世俗之物,不求天堂,一无所求,他们甚至不在乎天堂。我的狗,她去了灵性新乐土。因为我很想她,哭了很多,在闭关期间也是。所以她离开肉体的隔天,又回到较低的等级。她请求下来,到较低的等级,以便给我一个短讯。之前,她无法回来。如果到太低等的境界,就没办法回到上面。后来她给我一个讯息,她说:「Niro的爱。」(噢!)就这样,「Niro的爱,」三个字。她只能这样,然后就「咻!」他们把她拉回去;他们催她回去上面。如果想回到这个世界,当然会有条件。你必须受苦,就像耶稣或是其他明师,被活活剥皮、绞死、活埋等等。你得受苦。他们不会原谅你的,最好是永远不要回来。我跟所有到上面的我的狗和我的人说:「留在上面,待着。」我不允许任何人下来。

你们上去后,就不会再记得这里的任何事。(懂,师父。)因为你会很清楚,世界本无物!我每天都挣扎着把我的领悟压下来,不去想世界本是空。只是真实世界的影子,是真正的幻相。有时候我说:「为何我要这么辛苦,只为了幻相?」因为我不想要这样,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大可抛开一切的。(懂,师父。)反正都是幻相。但是我无法忘记,我之前也受苦过。我必须受苦,才能了解在这个幻想的世界,人们、动物受苦,所有众生受苦,就像真的一样,苦难是真的。(懂,师父。)所以我试着记得过去世和这辈子所受的种种苦难,才能继续我的工作,帮助他人。(了解,谢谢师父。)对我来说很难;有时候我很挣扎。我竭力保有所有这些受苦的记忆,我才能理解我必须继续工作。我压抑自己对于世界本是空的领悟,一切都是幻相。(是的,师父。)

所以,当你们上去灵性新乐土,不会想到什么。你们会忙着享受、创造,生活充满喜乐。无忧无虑,字典里没有悲伤或痛苦的字眼。(哇。)你们根本不用交谈,你们会知晓一切,永远都很快乐。没有任何事会让你们想起下面这里的世界,凭着在上面拥有的智慧会知道这里本是空,什么都没有,这里就好像空旷空间。(懂,师父。)就像是偶戏。(懂,师父,哇。)你会坐在偶戏剧院,想继续留在那里或拯救戏偶吗?当然不会。已在灵性新乐土的人不会想要回到这世界。很罕见,除了地位崇高的明师,或全然慈悲且很有力量的明师。否则,多数普通灵魂不会想要回来这里,因为能离开化粪池的人,没人会想要再回去。这是一个比喻。另一个比喻是,就像去电影院看电影,看的时候也许会随着片中的角色或哭、或笑、或生气,所有情绪或注意力都融入影片中,像真的,彷佛身历其境。但是看完电影后,灯亮起,影片结束,你会知道的!就算几秒钟或几分钟前,你还在生气、跺脚甚至怒吼,因为片中某些场景激起你的情绪和反应。但是电影散场后,你就回家了。无论如何,你知道这只是电影。虽然你观看时如此投入。但是影片结束后,你就回家了,如果是在电脑上看,看完就关机了。如果是在电视上看,就关掉电视,你知道这只是一场戏。你不会坚持坐在戏院里,想方设法拯救影片中的角色。就像是那样。所以只有真正高等的圣人和明师,他们真正牺牲,下来这世界帮助所有众生。(懂,师父)好。

 

(师父,第三界教主的因果律法所掌控的轮回和星际控制机器,有什么不同?)星际控制机器不是来自第三界。第三界教主创造了这个物质世界。(是的,师父。)所以他想占有这里,他不希望任何灵魂离开这里。他们因此跟我作对这么厉害。他们甚至跟我道歉:「我们不想障碍您,我们不想给您麻烦,但我们必须如此。看看这影子世界,您把所有灵魂带上去,那我们怎么办?」真的。他们很恭敬地跟我道歉,我说:「你必须这样。这都是幻相,而你让众生为了你所创造的幻相受苦受难,我不再允许如此。你必须跟我离开,上去灵性新乐土,或者不要再伤害众生,我就让你继续统治。愿意跟你留在此的灵魂,我让他们留。但是哪个灵魂想要回家,或是到我的新乐土去永远享受,你必须让他们走。」我说:「我不强迫谁,都是自由意志。」「如果他们向我祈祷,我就帮助他们。如果他们想留在这,我也让他们留。只是你让他们受苦这么多,这么不公平,很多次,一次又一次。你和你那些较低等境界的天神以及属下创造出那么多麻烦、陷阱,那么多诡计,让灵魂困在身体里,犯下错事。然后你处罚他们,让他们哪里也去不了,只能一再来去,从这辈子到下辈子,永远轮回在苦难中。这让我无法忍受!」我这样告诉他们。

然而控制机器不一样。那是另一个星球所造,科技比我们高的星球。他们不喜欢谁,就丢到我们的地球。并创造那些控制机器,所以这些灵魂、这些众生无法回家,回到他们那边,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制造麻烦。这些众生也许是比较聪明,或是某种革命类型的人,所以他们不喜欢。他们希望一切非黑即白,他们不喜欢新的意见、新的系统、新的一切。其实跟我们地球很像,不是吗?(是的,师父。)所以他们才杀了耶稣,因为他们认为那是新的教理。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懂,也杀害所有明师。跟现有的宗教比起来,看起来像是新的教理,所以他们杀害明师们。这跟这些星球的系统很类似。他们科技发达,但他们没有灵性知识,他们不渴望更好的灵修生活。(懂,师父。)他们没有高道德标准,他们只是科技厉害,如此而已。所以,这些机器是要控制他们丢到这星球上的人,像犯人一样。如果这些人死了,他们会让他们生到另一具身体里,因为他们也能创造身体。或者他们可以借用其他新生儿的身体,诸如此类。然后慢慢地,这些人也变成人类,忘记一切,忘记自己从哪里来。但是他们有些人还保有一半的记忆,所以能够为地球发明更好的东西,因为他们有些人还保有高科技的知识。(懂,师父。)但是他们永远不能离开这个地球,有那些控制机器,还有来自高等星球,他们所部署的科技专家、守卫他们的警察。他们轮流下来控制,所以人们出不去。但因果律法是三界的系统。他们用因果律法,比方,「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来控制灵魂,让他们永远被困在此,看他们做过什么,而过着开心或悲伤,富有或贫穷的生活。(懂,师父。)

 

我读了几本佛教的大藏经,讲述很多其他的佛陀故事。等我有空,我们可以的时候,我有时间的时候,会念给你们听。我答应过你们的师兄们,但我还没这样做,不知道会不会有空。我已经看完大藏经的其中一本了,其他本也看了,还有其他宗教的故事,但我不晓得有没有时间,因为我们这么忙。不过至少你们一直都待在这里,在办公区域受到保护,而且总是准备好,所以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召开会议。(是的,师父,谢谢师父。)但我没办法跟你们外面的师兄姊举办会议,因为现在他们都在封锁防疫。或者因为疫情的关系,他们也不会在任何小中心聚会。所以就算我想跟他们谈话或者他们想问我问题,也没有办法。所以你们替他们发声,很好。(谢谢您。)很好。

 

我很惊讶,你们今天所有的问题都很好,很新,不同于以往,非常新也非常好。问得好。关于控制机器和业障之间的差别,我解释够了吗?(应该够了,师父。)好,很好。不过我已经换掉第三界教主了。你们知道吧?(知道。)这样我带灵魂上去比较容易,如果他还在那里,就算人们忏悔也离不开。(哇。)不行!他不放行,因为他会给我看因果簿。(是。)而且如果是他的辖域和他的造物,他能讨价还价、控制。(了解。)但是因为他很贪心。如果他让我顺利工作…而且我很公平,听从我、想上去的人,我才带上去。但他很贪心;他不想这样。所以现在他失去一切,他也失去他的地位了。可怜的家伙,我很抱歉,但必须如此。我不想要跟这些不配合的众生工作,他们障碍我太多。我不想要人们一直来来去去,在这幻想的梦中受苦。就好像他们总是在做恶梦,有时是恶梦,有时有一点好梦,但这世界就是一场梦。(是的,师父。)但他们受苦,就像你们做恶梦时,受苦感觉也很真实,是吗?(是的。)有些人做了可怕恶梦,醒来甚至满身大汗,过了几天、几周、几月还觉得心有余悸。他们因为做了令人精神创伤的恶梦,睡不好、吃不好。这世界也是一样。只是梦境更繁复高明、更高科技,所以看起来好逼真。而且人们受苦,感觉更真实、更久,整个辈子。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