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谁能真正获得救赎(十一集之七) 2020.07.29

2020-09-01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只要求他们悔改,改变原来的前进方向,往相反方向走,因为他们走错方向了,如此而已。我就像向导,告诉他们:「那条路错了,走这条路吧。」如果他们继续执迷不悟将自取灭亡,我爱莫能助。

 

比方说,如果那个办公室主管收贿,其他的下属也必须附和。不然,后果不妙。或者他们集体狼狈为奸,每个人都必须收贿,不然会被视为异己。(对。)所以,这个世界至今仍然百废待举,而且有千瘟万疫。(了解,师父。)不只是新冠病毒而已。社会中的病毒、政府体系中的病毒、社会体系中的病毒比新冠病毒更难医治。但是能怎么办?人类必须学习。(对,师父。)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有耐心。无论他们做过什么,如果他们不回头、不忏悔、不改变就必须自食其果。(对,师父。)我只要求大家悔改、回头,我没要他们当我的徒弟,我甚至不问他们的住址、姓名。我也不要他们的钱财,不要他们用影响力、地位、权力来帮助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求他们悔改,改变原来的前进方向,往相反方向走,因为他们走错方向了,如此而已。我就像向导,告诉他们:「那条路错了,走这条路吧。」如果他们继续执迷不悟将自取灭亡,我爱莫能助。(懂,师父。)

所以,别再问我,师父的加持会让一切都变好吧?是会让一些事变好,但不是样样都好。(懂,师父。)就算我能让这世代变好,也不代表下个世代或千秋万世都会好。就像耶稣牺牲,也许是为了他的门徒以及和门徒有关的人,而非为了整个世界。也不是为了他后面世代的每个人。(懂,师父。)当然,他的教理让一些人守持正轨。但是,重点仍在于要仁善、慈悲。他们多数人不懂。盲人为盲人引路,双双落坑。后果就是如此,没有人能改变。(是的,师父。)盲人引导盲人,终将一起跌倒,不是吗?(是的。)如果旁边正好有人,觉得他们可怜,就说:「不要,不要,不要去那里,不要往前,要左转或者回头找别的路。」但倘若他们不听,我们能怎么办?(是的。)给人家食物无妨,但最好是教人自食其力。(对,师父。)这样才长久,人人更能蒙受利益。他们凭什么安坐其位,对其他人,包括对动物做尽坏事,然后期待明师来施展神通,一切就没事了。对受害者而言岂能没事,对承受这些恶行的受害者和动物并不公平。现在你们知道了。我赞叹那些记者做了高贵的事,但我不知道这么做能否产生重大改变。也许可以,但是要更久以后。但愿能快点带来改变。我希望全世界的记者仿效法国布列塔尼记者,如此勇敢正直的典范。

 

喔!我电力不足,所以讲话舌头打结。因为有时我的灵魂不完全掌控我的身体。你们都看到了,我讲错很多字,有时音也发不出来。(对,师父。)不只这个字,很多。我头脑知道这个字,讲出来却不对。就像我拿着东西时,东西常常从手中滑落,虽然知道手上拿着东西,有时就是从手中掉了。东西已经拿在手上,还是掉了。也许是我没力气握紧,有时我电力极度不足。看情况而定。有时我还没回到身体,身体和灵魂更高的司令,两者之间尚未完全连结。(了解,师父。)尽管嘲笑我不识字吧。(不会的,师父。)我概括接受就是。我无论何时、何地,在任何方面都是全然的谦逊、谦卑。我要处理很多事情,即使突发事件亦然。总是有额外的工作要做,不只无上师电视台工作。(了解,师父。)也不只是跟你们的会议。

 

我很高兴有这场会议,因为要是没有你们那些问题,我不知道我的讯息会拖到什么时候才说。我本该在七月廿四日就要传达这个讯息。因为我也很懒得在脸上扑粉避免反光这些事,(是,了解。)为了镜头,要化妆修饰,还要集合你们。我还在想该怎么办,因为只是简短的讯息。不是很长的会议,所以我不想集合你们,只为了宣布这讯息。后来我想:「喔,也许透过电话讲,不要摄影。」我左思右想,四、五天就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我昨天才意识到,从我想要传达讯息给我们同修开始,已经过了五天。(对,师父。)至少传达给我们的同修,而不是外面的非同修,因为我不知道我说的话他们相信多少,或者会听进去多少,或者我说的话他们会照着做多少。所以,至少传达给我们世界各地的同修,叮咛他们要照顾自己。我只希望这样。(了解,师父。)如果世人也听进去,当然更好,但是照目前情势看来,我不敢奢望。死神已来到世人门前,肉品业者仍照样营业,大家依然吃肉喝酒,言不及义、为所欲为。(对,师父。)无数人的生命垂危。你们看新闻就知道,到处都在挖坑,(是。)却永远不够埋棺、造坟。任何地方有空地,就直接挖坑造坟,直接把棺材放下去埋,草草了事,毫无仪式。你们看过吗?(师父,看过。)「毫无尊严地。」我的讯息要尽快播出。(好,师父。)让大家照顾自己,为了安全、健康和生命。(好,师父。)这可以拯救许多性命。(好的,师父。)因为如果不断重复地讲,也许有些话会跑进一些人的耳朵。(对,但愿如此。)就像我们讲过的笑话。销售公司的老板跟员工说:「如果客人不买,你们就不断重复地讲,重复、重复,他们买的可能性就会提高。」员工说:「遵命。」然后老板说:「好,你来我办公室,原本为了什么事?」员工说:「加薪、加薪,加薪、加薪。」现买现卖。(对。)

 

还有问题吗?(带师父的狗去师父那里的人,如果靠近师父,为何师父会失去十四%,帮助达成使命的修行力量和拯救力量?)因为他们等级太低了。就算他们已上第四界,能量还是粗糙。第四界好多了,但有些人还没到那等级。有些人等级不高,在第三或第四界而已。那就不太好。(了解,师父。)对我的健康来说,那样的能量不够精细,特别是我在闭关时。(懂,师父。)闭关时应该要抛开世界的一切,不应该见任何人、任何狗、众生都不见。(了解,师父。)在古代的西藏,像密勒日巴的时代,会让闭关者待在小山洞,然后整个封闭,闭关者一直待在里面。只开一个小洞,让人把食物放进去。送食物的人,甚至还把手盖起来,让对方认不出是谁。他们是这样做。(哇。)连手都不露出来。我第一次在西湖闭关时,真正放下一切。我说:「我独自进去,没有狗、没有人、没有无上师电视台、没工作,无牵无挂。」我马上就心如止水。噢!法喜充满,如此圆满俱足。只有那一次而已。后来,因为我不在时,无上师电视台的工作错误百出,所以之后我无法放手。

所以,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在闭关。我尽力,但不太一样,懂吗?(懂,师父。)不是普通的闭关,只是或许比没有好。我跟你们说过不是百分之百有效。(是的,师父。)但我能怎么办?我只有一个人,必须做那么多事,我分身乏术。下个问题,如果你们对这个问题(是,师父。)已经满意了?(满意了,谢谢师父。)因为你们的能量太粗糙,你们的等级不够高,原因在此。所以我才会失去力量。有时在闭关期间,因为紧急事件,因为狗往生,我有时会看看狗,然后,马上就一团乱。马上。(哇。)

 

(有个相关的问题,距师父方圆九公尺内,徒弟都不应靠近,如果师父跟徒弟通话,会如何呢?)是啊,会如何?我当然会失去力量,因为你们会将内容在无上师电视台播出,给全世界看,不只你们而已,我必须牺牲。(了解,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不然怎么办?我知道,但我还是做。就连上帝、天神和究竟明师都警告我。我说:「我必须如此。」连我的狗都告诉我。我的几只狗甚至试图破坏我的工作系统,让我停止工作,他们甚至是故意的。我说:「别再这样了。我自愿的,必须如此,因为没有其他人会做得跟我一样。」我拜托所有狗停止破坏,所以他们罢手了。他们想要保护我,他们说:「人类不值得您牺牲,让您失去价值,变得无助无力。」我说:「别管我的事。」这样都明白了吧。(懂。)我必须如此,至少保护你们和你们的同修。(谢谢师父。)如果其他人不听,至少我警告过你们、我的徒弟们。因为我不说的话,他们不知道。(对,师父。)他们很多人甚至不看电视了,他们不知道新闻。(对,是的。)他们或许太疏忽。他们家人也认为,让他们出去没关系,粗心大意,毫无防护。(是的,师父。)所以我非叮咛不可,但自己得付出代价。已经几十年了,现在还有什么可说?天神一再叮咛,我却未必照祂们说的做。(懂,师父。)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