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重要訊息(六集之二) 2022.01.26

2022-10-12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然後我逼問他:「你能否告訴我何時新冠肺炎會結束,世界會恢復正常?」因為上一次他不想告訴我。(是。)這次他告訴我,是因為我有些難過。(是,師父。)等一下。但無論如何,我必須告訴人類。他們不必相信我。如果結果相反,那反而更好。所以,我會告訴你們。(好,師父。謝謝師父。)為了讓這世界多注意,多小心。(是,師父。)新冠肺炎首領告訴我:「二○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噢,那很遙遠。很漫長。)

現在我在這裡備註:「接續一月份」,一月另外的部分,因為你們買給我的這本日誌很有趣。一月、二月分成許多區塊,用於不同的目的,所以我必須翻到一月中比較大的區塊。我就有比較大的頁面,就能寫得更長。(是。)

現在,我找到這一頁,最上方寫著…我會當成你們在這裡那樣讀。(是的,師父。)「繼續交談」,意思是談話,「與新冠病毒首領」。那是寫在最上方。好像我不知道一樣。我只是必須這樣寫。(是。)只是寫下來,這是我的習慣。如果可以,我就寫清楚。(是的,師父。)這是一月份的一大頁。

我繼續質問他。我很不高興,所以我說:「是什麼把他們(我的所謂徒弟)歸類為不值得呢?」所以新冠病毒首領…CV或CD—都是指新冠病毒。(是的,師父。)我用盡可能快的方式寫下,因為必須要寫得快,否則,花費時間太長。

於是他說:「不認真修行。」(噢!)於是,我問他:「比如說哪種方式?」新冠病毒首領說:「不勤奮打坐,不尊重您的教理,與您值得的徒弟不和諧相處。」(噢!)也許他們會和一些年長的、資深、更好的徒弟們爭吵,這類徒弟們比較明白,可能會指出他們的一些缺點,或告訴他們要改進,他們可能對他們發脾氣。(對。)總是這樣。當你教人們任何東西,他們都不感激,因為他們的我執受傷。(是的。)幾天前我們談到這個問題。(是的,師父。)人們甚至寧可害死自己,也不屈從於明智的建議。

所以我問:「還有什麼嗎?」但我沒說:「還有什麼嗎?」我在這裡快速地問,我說:「其他呢?」「問號。」新冠病毒首領說:「沒有了。」我說:「謝謝你的訊息。我會試著向他們傳達這點。(噢。)總之,很悲傷。」(噢,是,師父。)

然後停了一下,然後我說:「噢,那位護士後來怎麼樣了?」新冠病毒首領說:「死了。」(噢。)我並不是想問他是否死了。我知道他已經過世了。(是。)但是,天堂回答我的時候,他們不以我想要的方式回答。(噢。)他們總是以他們想要的方式回答。(噢。)

比方,我說:「這支筆是黑色或白色?直接告訴我就好。」他們不會說白色或黑色。他們會說:「你手中的筆是黑色的。」噢,有時,這讓我非常挫折。我說:「你能快速又簡單嗎?我問你時,我明白筆就在我手裡。」這只是一個例子。當然,我不會問這種無聊的問題。(是,師父,是的。)

所以我問:「噢,那位護士後來怎麼樣了?」我是說,他去了哪裡?(是。)他的靈魂怎麼樣了?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死了,他去了零疾病…」但他說得已經非常簡短了。有時他們會對我說:「喔,您問的那位護士,他已經過世了。」(是的。)他們會說這麼冗長的一句話。但我不能怪他們。

但是對我來說,要花更多的時間寫下來。(是,師父。)還需要一些時間弄清楚他們用話語來表達的內容,因為他們有時說得太快。這是用「心靈感應」,有時很難快速寫下來。(是的,師父。)而且有時他們會使用我不常用的詞語。(是。)而我是努力的那一方,要弄清楚他們說的是什麼。我多少了解,但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比方說像這個例子。所以這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他說:「死了,去了『零疾病阿修羅世界』。」你們知道那是什麼嗎?(不知道,師父。)意思是他去了一個完全沒有疾病的世界。(噢,噢,對。)也許因為他的善業。(是,師父。)然後他死在那裡,因為他被感染了。所以,他得到獎賞…

我邊讀邊為你們解釋。(是的,師父。)否則,也許你們不懂。所以,他死了,去了「零疾病阿修羅世界」。在我們的世界裡,我不會像這樣說「零疾病」。(是,是的,師父。)我們的英語說法是:「他去了沒有疾病的世界。」而我之前已經警告過他:「要簡短,要簡單。不要管逗號,不合語法我也能理解。」所以他為了我,把它說成「去了零疾病阿修羅世界」。這很簡單。(是的。)我也很驚訝。

然後,師父問:「他有機會永遠住在那裡嗎?或提昇到其他的境界?」意思是,其他地方。我快速寫下只是給自己看的。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很快會回來。」他就是這麼說的。(了解,師父。)「很快會回來,在二○九四年。」(噢。)七十二年之後,對嗎?(對。)這與之後的其他事情有關。你們很快就會了解。(噢。)這和後面的其他答案有關聯。(啊。)

噢,天啊!我知道為什麼—因為他也很善良。這就是為何能夠轉世回來,在七十二年後—二○九四年。現在是二○二二年,對吧?(是的,師父。)(正確。)現在我知道他為何會在那年轉世回來。你們以後會知道。(好的。)

於是,我說:「非常感謝你抽出時間,首領。你真好。」意思是,你非常仁慈。(是,師父。)「拜託,我們能再談談嗎?」我現在比較柔和一點了。我的語氣比較柔和了。於是我說:「請問,我們能多談一點嗎?」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好。」

我問:「那轉為純素食的人呢,他們也能免於新冠肺炎之苦嗎?」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僅限於徒弟。」(喔,噢。)我有點不高興,於是我對他說,用有點高亢的語調說:「但是許多人都不是徒弟,他們也不會成為徒弟。(是,師父。)許多人都不是我的徒弟,但為何他們沒被感染?」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因為他們時候未到。」(噢。)

順帶一提,新消息是,我問他關於釋一行禪師的事。「他在高壽之年平靜地去世,他不是我的徒弟。你對此有何說明呢?」我有點在質問首領。我當時心情不好。(是,師父。)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因為他曾是一位值得的聖人。」意思是,當他在世時,他是位值得的聖人。(是,師父。)這就是他的意思。但這是他的原話。因為他是一位「曾經的值得的聖人」。(對,噢。)

而我想:「曾經。噢,是的,他已經走了。他往生了。」(是。)那當然,他現在是「曾經」。(是,師父。)值得的聖人。你看,沒有什麼能逃過宇宙中任何人的眼睛。(對,是。是的,師父。)你無法做假。(是的,哇。)

我問他:「所以值得的聖人會免於新冠病毒?」新冠病毒首領說:「對。」(哇。)

我還問了一些關於世界上的戰爭問題。這個我不知道是否應該告訴你們。稍等一下。這甚至不是他的領域。(啊。)讓我想想。不,不,我已經知道這一切。所以,我只是問一下看看他是否知道。他確實知道戰爭和所有將發生的那類的事。(噢,是的。)人們很擔心關於烏克蘭、中國和台灣(福爾摩沙)。(是的,師父。是,是。)但是我不應該告訴你們。(好的,師父。)因為我擔心如果我告訴你,它的結果會反轉,並且變成相反的結果。就是這原因。(噢。)(我們了解,師父。)不是因為我想對你們隱瞞什麼。(是的,師父。)所以我感謝他,感謝上帝。

然後我逼問他:「你能否告訴我何時新冠肺炎會結束,世界會恢復正常?」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對我說…天啊,我該說嗎?無所謂。我只是擔心如果我說了,就不會是這樣。如此而已。讓我再查一下。(好的,師父。)

因為上一次他不想告訴我。(是。)這次他告訴我,是因為我有些難過。(是,師父。)等一下。但無論如何,我必須告訴人類。他們不必相信我。如果結果相反,那反而更好。所以,我會告訴你們。(好,師父。謝謝師父。)為了讓這世界多注意,多小心。(是,師父。)新冠肺炎首領告訴我:「二○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噢,那很遙遠。很漫長。)所以我很感謝他告訴我細節。

我說:「謝謝你。非常感謝你,首領。」(噢,那是漫漫長路。噢,天啊。)上次他不想告訴我。這次他詳細地告訴了我。我說:「你一定要告訴我,因為一些世俗的人,他們什麼都不明白。(是。)也許我們必須告訴他們,也許他們會覺醒。」有些人是好人,他們只是不知道,而且被壞人影響。被為數眾多的惡魔所影響了。惡魔眾多,那些惡魔影響他們。(了解,師父。)

於是,我進一步問他:「到那時,有多少百分比留下來?」意思是,有百分之多少的人類。但我只是寫給自己看,所以我寫的語法不太好。那時,還剩下多少百分比?「我們能重新開始嗎?」七十七年之後。想像一下。「在這之前,將是死亡、疾病、毀滅,新的且更致命的危險變種,對嗎?」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是。(喔,噢。)剩百分之九。」(百分之九。喔,噢。)(噢。)他說:「到那時,僅剩百分之九。」(喔,噢。)像是七十七年之後。[…]只剩下百分之九的人類存活。(噢,天啊。)

於是,我問他:「疫苗沒有幫助嗎?」新冠病毒首領說:「沒有。絲毫都沒有。」天啊。(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可以向世人顯露這部分,因為人們可能認為我倡議反疫苗。(噢,是的,師父。)但是你可以看得很清楚,很多人打了疫苗,還有增強劑,甚至四次,也會得新冠肺炎。甚至死亡。(對,是的,師父。)甚至還再度感染新冠肺炎—不只感染一次。(對,是的。)所以,你真的無法逃離太陽。(是的,師父。)這就是悠樂(越南)人說的,「逃離太陽」。(是的,師父。)

觀看更多
所有分集  (2/6)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