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祈求台灣(福爾摩沙)和平 2022.08.02

2022-08-05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師父說師父會給人們六個月時間改持純素並懺悔,這樣師父可以帶他們上天堂。為何只有六個月,師父?)「只有六個月?」原本只有一個月。我和天堂討價還價。然後我得到了六個月。在六個月內,如果他們真正懺悔,不管他們做過什麼壞事,不再做,並改持純素,那我就有藉口帶他們上天堂。在六個月內(做出改變),這是我最後能提供的方案。

(那麼,為什麼不超過六個月呢,師父?)因為這個世界的業力太沉重了。我說過,震撼天地。人類已經被給予了非常多次的警告,很多很多的寬大處理,和一而再,再而三的寬恕。而他們不改變。人類不改變。天堂無法接受這種行為。殘忍而無情的行為方式。沒有愛,沒有善良。殺害任何生命就為了填飽自己的肚子,或只是到處濫殺無辜,就為了竊取他們的土地、他們的食物、他們的財產或他們的國家,無論如何。那是最後一次呼籲。

關於裴洛西此行,真的是錯誤的時間、錯誤的決定和挑釁。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攫取名聲、尋求認可。所以,如果台灣因為她的行程而發生了什麼事,她將永遠無法離開地獄。不管她是誰。(噢。)她將全身上下都是血,從頭到腳,不只是雙手。

Host:二○二二年八月二日週二,我們最慈悲的清海無上師致電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關切台灣(福爾摩沙)局勢和國際緊張局勢可能升級的情況。師父在分享她對美國眾議院議長訪問台北的見解時,也很親切地回答了有關她在上一通電話中提到天堂給予人類改持純素並真誠懺悔的期限的一些問題。

(師父,您好。)你好,你好。希望不會有什麼壞事,但是你們,當你們打坐時,你們要為台灣祈禱。(是,師父。)祈禱我們在台灣擁有和平。(是,師父。)因為根據網路消息,台灣禁止所有士兵休假及離營,因為他們現在正為戰爭做準備。(是的,師父。)而且美國在台灣附近也有一些軍事準備。(是的,師父。)而中國也在準備實戰訓練,在他們離台灣最近的邊境地區已經在做實戰演練。(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CNBC Television - Aug. 4, 2022 Shepherd(m):中國正準備進行一系列實彈軍事演習,就在台灣海岸幾哩外。據台灣國防官員稱,這些演習本質上是一種封鎖。這被視為一種報復性行動,如眾議院議長南茜·裴洛西該島之行所承諾的。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官方媒體報導稱演習將於明天開始。正如你在地圖上看到的,軍事區圍繞著台灣,有些還進入了該島的領海。看看這個。台灣國防部報告稱,如果北京繼續進行演習,這將是對台灣主權的直接挑戰。

Reporter1(f):『那些冒犯中國的人將受到懲罰』,他們警告說,因為他們發誓從今晚開始,在台灣周圍水域開展實彈軍事演習。

Reporter2(f):明天,中國將在台灣周圍各地開始實彈演習,有些距離海岸只有十哩。」

所以,三方:兩個大國,和台灣,一個小國,都在為戰爭做準備。這都是因為裴洛西要去台灣。這一切都只是我執想要得到認可。(是,師父。)很難說台灣是否會戰勝龐大的中國。所以,現在因為中國已經警告了台灣,已經非常大聲警告,如果裴洛西去台灣,他們也會攻擊台灣。(是的,師父。)他們為中國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藉口。也許中國並不是真的想要攻擊台灣,不是那樣的,因為已經一百多年了,幾十年了,他們什麼都沒做。(是的,師父。)而現在他們甚至起心動念,但裴洛西仍然堅持要去。

(師父,裴洛西有必要去台灣嗎?)

甚至拜登也叫她不要去。(噢。)是啊!新冠病毒很厚愛他。反正他再度被感染。(是的,師父。)連拜登都說目前這麼做不太好。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因為即使美國想幫忙,他們也離得很遠。(是的,師父。)不是那麼方便。需要一些時間。(是的。)同時,如果中國真的攻擊台灣,美國不可能來得那麼快。(是的。)(對,是的,師父。)而且,他們已經分散在烏克蘭及其他許多國家之間了。(是,對。)但是我執總是製造麻煩。你們可以看到這一點。(是的,師父。)

我看到他們有很大的我執。我查了一下。所以,這些都是說大話。因為台灣這幾十年來,不管怎樣,一直都很平順。和平的人民都安好。而且這個國家足夠富裕,可以照顧所有人。況且他們有很多準備金。(對,是的,師父。)所以應該都還好。

他們為什麼必須和中國競爭?無論美國能否及時幫忙,台灣人還是會受苦。(是的,師父。)普通台灣人和台灣的年輕士兵將會先受苦。(是的。)當然,中國也會。他們的士兵也會受苦。然後經濟及一切都會走下坡。

即使最後,也許台灣贏了,那又怎樣?中國在十年後可以再打一次。(對,是的,師父。)或任何時候只要有藉口。現在,他們為他們找了一個好藉口,即使中國不想打。但如果他們丟了面子,他們會想打。(是的,師父。)但中國人一直壓制台灣,所以他們把台灣推到了美國的懷裡。

但是美國現在已經有很多問題了。通貨膨脹和各種事情。已經受到大流行病的打擊。現在還有新冠病毒和猴痘及各種痘。(是的,師父。)所以,即使他們想幫助台灣(福爾摩沙),也只剩一半的力量。(是的,師父,對。)他們已經有大麻煩了。他們即將迎來經濟衰退。衰退也許已經來了,只是沒人願意承認。政府不想承認。但是,當然,成千上萬的人失去工作,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因為大流行病失去工作。那麼他們如何在經濟和其他方面保持穩定呢?(沒錯。)而且他們還必須幫忙提供數十億美元給烏克蘭。其他國家也有一些美國士兵駐紮在那裡。(是的,對,是,師父。)這就像個平常的部署。到處駐軍,只是為了在各大洲抵禦入侵者。(是的,師父。)所以不只台灣(福爾摩沙)。

但裴洛西堅持要去。如果沒有奇蹟發生,那麼我看不到任何出路。(噢。)她今晚已經要去了。應該是的。(噢。)已經是這樣報導了。堅持要去。因此美國不得不準備備戰。(是的,師父。)而且自從裴洛西宣布她可能去台灣(福爾摩沙)之後,中國人就開始軍事演練了。他們已經證實她今晚要去。他們幾天前就已經確認她要去。儘管他們確認了,但她沒有提及此事。參議院確認或政府確認了。台灣(福爾摩沙)也確認了。他們都為此感到驕傲。

噢,天啊。所以你們,當你們打坐時,當你們有時間的時候,你們必須祈禱。(是,師父。)天啊,這就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師父。)

兩個大國現在都正在轉向戰爭。台灣(福爾摩沙)也已經做好戰爭的準備。他們已經準備好幾個月了。但現在情況更嚴重,因為裴洛西要去了。中國威脅要擊落她的專機,因為她將啟程,並有數架軍用飛機陪同。戰鬥機。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Aug. 2, 2022 Palki(f):你剛才看到的照片,據信是來自福建。這是一個中國的省份。它是離台灣最近的中國省份。這裡出現了大量的軍用車輛和軍隊。現在看看這些照片。這些是中國軍隊開著坦克穿過海灘。中國軍隊在做什麼?他們已準備一系列選項,並且他們似乎正在操作所有選項。解放軍正在逐漸加強台灣周邊的軍事活動。它用戰機邁出了第一步。今天上午,中國派出了幾架戰機。他們飛向台灣海峽。作為回應,台北派出了自己的戰機。中國戰機返回,但它們留下了一則訊息。他們展示了中國飛機可以多麼迅速地抵達台灣。不僅如此,解放軍南部戰區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那裡的軍事單位正在待命。台灣(福爾摩沙)正在準備應對中國的另一次攻擊。它已經建造了防空洞。台灣公民正在接受躲避導彈的訓練。官員們正在審查現有的基礎設施。地下停車場、地下購物中心和部分捷運系統也可用作掩蔽所。台北的官員正在將他們的情況與烏克蘭戰爭進行比較。

Abercrombie Yang(m):當你看烏克蘭戰爭,當俄羅斯人發動襲擊時,一開始他們會打擊軍事目標,但很難想像他們不會傷害無辜的公眾。普通建築物、組織機構或學校也可能受到襲擊的影響。同樣,台灣也可能面臨同樣的情況。」

誰贏誰輸不重要,台灣(福爾摩沙)人民將首先受苦。(對。)而且這些英俊、年輕、可憐的無辜男孩們都必須先送死。(是的,師父。)而且,當然,中國士兵也會死。而領導人不在乎。他們總是已經為自己準備好地堡之類的。(是的,師父。)地下通道可以出去,如果在絕望的情況下,他們的空軍一號和空軍二號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帶他們走。

但台灣(福爾摩沙)人民將被困住。(是的,師父。)而且戰爭結束後,他們將被追捕以查看之前支持哪位總統,或來自哪個黨派。(是的,師父。)所有的士兵及所有的人民都會被審問,或被拷打,或被殺害,誰知道呢?(是的,師父。)整個台灣(福爾摩沙)將不會只是那樣。不是說在贏得戰爭之後,中國就會放過他們,不是那樣。(了解,師父,確實。)將繼續使出間諜招數,他們會挨家挨戶盤查人們。(是,師父。)

現在,台灣(福爾摩沙)人,他們不能就那麼輕易地去任何地方。以前,他們甚至哪裡也去不了。我到台灣(福爾摩沙)一陣子後,很久以前,他們就可以去美國了,有五年以下的簽證。(是的,師父。)隨時出入自如。而且他們甚至可以去歐洲六個月。連美國人都沒有這種待遇。美國人只能去三個月。(是的,師父。)一切都那麼和平、美好。

他們(領導者們)不了解後果。或者也許他們不在乎。因為領導人始終可以隨時跳開,去任何地方。他們有預留好的飛機,他們有軍隊來保護他們。(是的,師父。)可是普通公民沒這種運氣。他們沒有這種奢侈。(是,對。)即使他們有錢,可以說走就走,不過他們只有三個月或是六個月的簽證。(是。)而且在如此匆忙中,有多少人可以那麼快拿到簽證離開?(對,是的,師父。)

噢,天啊,我只希望奇蹟真的發生。台灣已經和平很久了。也許它沒有其他國家好,不過他們還好。他們有足夠的錢和黃金儲備。每個人都還好。(是的,師父。)從整個國家的角度看,台灣足夠富裕,一切都好。

台灣(福爾摩沙)擁有一切。甚至沒有必要要求一個正式名稱。我支持和平的一切以及不傷害台灣(福爾摩沙)人民的生命和他們的國家。在這個世界上,反正一切都大多是暫時的和幻象。只要人們安居樂業,能夠照顧好自己,沒有任何傷害、任何短缺、任何種類的需要,那麼這個國家就已經很有福報了。[…]

台灣(福爾摩沙)在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受到尊重和喜愛。當我到處旅行時,我聽到了這一點。有時你可以在新聞上看到台灣(福爾摩沙)有很友好的純素城市,比如台灣(福爾摩沙)之前非常擅長對抗大流行病。(對,師父。)台灣(福爾摩沙)有很高的外匯存底,台灣有很好的生活水平,台灣的自由度很高,民主程度很高。這一切都非常重要。

台灣擁有和平非常重要。誰在乎人們是否正式承認你的國家。許多國家雖然被正式承認,但並不和平,他們有很多麻煩—很多經濟問題、生活水平問題、戰爭和各種其他災難,如饑荒。各種各樣的事情。台灣(福爾摩沙)已經是非常有福報了。(是的,對。)所以,沒有必要為了出名和獲得更多掌聲、所有這些空虛的名利,而讓什麼人闖進來。

這就是我所想的。我認為台灣(福爾摩沙)一直享有來自天堂很美好的祝福。台灣(福爾摩沙)民眾享受許多福利,政府也照顧所有的窮人。這是我所知道的。並且沒有任何形式的壓制宗教自由。你想相信什麼都可以。好吧,當然,只要它不傷害公眾。(是,師父。)但在台灣(福爾摩沙)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沒有人像我知道的其他一些國家那樣公開崇拜撒旦。人們只是明智地選擇,所以這應該是非常好的。

我們應該滿足於我們所擁有的,而不應該總是要求得到更多。事情將按照我們應得的價值及時地給予我們。我認為台灣(福爾摩沙)已經是世界上最幸運、最幸福的國家之一。因此,我認為任何人都不應該插手,為台灣(福爾摩沙)這些愛好和平與善良人民製造麻煩。沒有人應該以任何形式鼓勵它。任何人都不應該直接製造麻煩,破壞台灣(福爾摩沙)的和平等等,藉由他們自己的低劣議程或可能的邪惡意圖來行事。(是,師父。)這就是我所想的。在自由世界裡,我想怎麼想就怎麼想。所以台灣到處都贏得尊重,到處都受到歡迎,我們應該為此感到高興。(對,是的,師父。)

每個國家都有一些問題,不同性質的問題.(是。)台灣可能會認為中國給他們國家帶來問題。但其他每個國家也都有問題。甚至更多,或可能更少。或只是性質不同。(是的。)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對。)對一個如此小的國家而言,台灣現今的狀態已經非常非常幸運了。(是。)

因此,最好盡可能與所有鄰國保持和平。和平對所有公民都非常重要。因為沒有和平,他們就無法生活,他們就無法繁榮,他們就無法改善任何東西。(是的。)而且如果戰爭來臨,那麼大多數事物都會被摧毀,很多人會死去。公民將逃離這個國家。那麼,這對任何人,無論是贏家還是輸家,有什麼好處呢?(對。)

(師父,台灣[福爾摩沙]會被中國入侵嗎?)

如果中國對台灣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度,甚至以任何理由入侵台灣,那麼,他們只會有一個壞名聲,就像一個恃強凌弱的兄弟或嗜血成性的侵略者。這對世界和人類歷史有什麼好處?(是,師父。)此外,他們相信佛教,他們知道若他們發動戰爭,殺人,地獄在等著他們。所以,我認為他們不會想發動任何戰爭。

我認為中國不會想要給台灣製造更多的困難。在我看來,不應該。天堂也更喜歡這樣。如果中國與周圍所有的人和平相處,展現中國人民的慷慨大方、善良及愛好和平的本性,這對中國是有好處的。中國人也愛好和平,所有台灣人也都愛好和平。世界上每個公民都熱愛和平。(是的。)因此,任何想要長期領導或得到本國公民支持的領導人都應該熱愛和平,展現和平,並為自己和本國公民的安康盡一切可能來維護和平。

(師父,為什麼台灣[福爾摩沙]要偏向美國?)

說句公道話,台灣(福爾摩沙)是被中國推向西方、推向美國的,因為,實話實說吧,他們似乎沒有任何官方盟友。許多國家甚至沒有在台灣(福爾摩沙)的官方大使館。(是的。)他們只有一個某某國的代表。

他們經常因為他們所做的任何事而受到中國、巨大中國的威脅。他們只是想證明自己長大了,他們想要獨立,想要像其他國家一樣。就只是這樣。而他們一直受到威脅,台灣人(福爾摩沙人)一直受到威脅,看似他們無法動彈,他們感到窒息、孤單和害怕。(是的。)感到恐懼!所以,當然,如果有人似乎有力量保護他們,或願意成為他們的朋友,他們會很高興能依靠那位朋友。(是的,師父。)這是人的本性。

一想到台灣(福爾摩沙)的這種處境,我又再哭了。倘若中國,大中國,轉換立場,若中國是台灣(福爾摩沙),中國會怎麼做?(是的,師父,明白。)只要想到對方的處境,你就知道對方的感受,然後你就知道如何反應了。(明白,師父。)

如果中國對台灣(福爾摩沙)是保護,而不是壓迫,透過幫助他們在世上有尊嚴、有保障、安全、和平地站起來,那麼他們就永遠不需要與美國或任何人在一起。你不覺得嗎?(的確,師父。)(如果他們很強大,又有中國大哥或中國大姊的支持,那他們就不需要所有人的幫助,而是和中國一起成為世界的一部分。)是的,與中國作為朋友,作為兄弟。(是的。)

現在,許多曾經屬於某某殖民地或聯邦或英聯邦的國家,他們正在出走,正在走出去。(是的。)而舊的殖民者就讓他們出去了。我不記得他們全部,但是最近曾經屬於丹麥的冰島,他們讓他們獨立了。(是的,師父。)沒什麼大不了的。

而現在,有幾個曾經屬於英聯邦的國家都表達了他們想獨立的願望,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似乎也很支持。(是的,師父。)他們把訊息帶了回來。然後查爾斯王子似乎也不反對。(是的,師父。)

比如說印度,以前是被殖民的,也獨立了。不會難過,完全沒有。(是。)他們曾經處於英國人的殖民統治下。(是。)他們想要獨立,所以他們成功了。(是的。)他們甚至沒有很多鬥爭,在聖雄甘地的領導下,他們沒有使用任何武器。(是的,師父。)

另外,比如新加坡,曾經和馬來西亞在一起。後來他們各自分開了。而雙方仍然是朋友。沒有什麼問題。他們經由邊境互相進出,沒什麼大不了的。什麼都沒有,沒有威脅,沒有恐嚇及可怕的警告,什麼都沒有。(是的,師父。)

我想這就是君子之道。(是的,師父。)將會贏得全世界的尊重。(是的,師父。)就像新加坡變得強大健全,比在一起時更好。馬來西亞也是一樣。(是的。)他們也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尊重。沒耿耿於懷,什麼都沒有。(彼此都受益。)雙方都受益。

有時候一個家庭成員,長大後想要有所不同,只要不傷害任何人,有何不可呢?(是的,師父。)我是這麼想的。(比方說,如果香港能夠從中國獨立出來,也會是如此,對雙方都有好處。不過因為中國現在接管了香港,對香港來說就沒有那麼好。所以如果中國試圖對台灣[福爾摩沙]這樣做,那也不好。)世界變得更加黑暗。(是的,師父。)感覺就是這樣。更加黑暗和昏暗。不是愉快地發展。(是的,師父。)不繁榮興旺,不單純,不和平。(是的。)不是從容無憂的。(是的,師父。)

總之,我們不是政客,但我們可以自由地表達我們的意見,如果有人能聽到,那就太好了。(是的,師父。)我們不造成傷害。我只是發表我的自由意見。(是的,師父。)

我不反對中國,我也不反對台灣(福爾摩沙)。(是的,師父。)我心裡什麼都沒有。我只希望雙方都能彼此和平相處,並互相幫助或共同成長,以幫助世界成為一個更幸福之地,一個更豐饒、更和平的地方。為了世界上所有人、眾生皆能生活。這就是我所希望的。(是的,師父。)戰爭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雙贏。絕不是。(不。)

噢,天啊!你們知道那是什麼樣子。政客。(是的,師父。)「投票給我,我要把他們痛揍一頓。」都是這類的事。而且因為習近平正在等待第三屆任期,好讓他繼續當主席。(啊,是的,師父。)所以他覺得自己不能示弱。這就是為何他們對裴洛西或是任何美國人來訪台灣而大做文章。(是的,師父。)而且為什麼裴洛西非得要現在去?(對,是的,師父。)我們在烏克蘭的問題還不夠多嗎?(是。)或是阿富汗、葉門、伊拉克和伊朗?(是的,師父,對,是。)

伊朗已經在用核彈威脅了。他們以前從沒那樣威脅過。他們說擁有核武器是違背他們的宗教,現在他們也像那樣威脅了。而且北韓也用核彈威脅。(是的。)而烏克蘭戰爭還那樣繼續。即使全世界都幫烏克蘭,可是戰爭仍然沒有停止。(是的,師父。)

我們應該已經受夠了這樣的情況,裴洛西堅持她必須去台灣(福爾摩沙)。反正她在亞洲轉了一圈,日本等國,然後會順道走訪台灣(福爾摩沙)。已經宣布了,她今晚會啟程。我看到了,禮拜二晚上。

這真的是錯誤的時間,錯誤的決定和挑釁。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攫取名聲、尋求認可。但是,如果因為她的行程,哪怕是一個台灣人(福爾摩沙人)出了什麼事,如果他們受到任何傷害,她的雙手就沾了鮮血。(是的,師父。)只為了她自己沽名釣譽的欲望與野心。沒有別的。但代價是,在台灣(福爾摩沙)的近兩千四百萬人。(是的。)而且許多中國的年輕人,或指揮官將被捲入,將受到傷害,如果戰爭爆發的話。(是的,師父。)

不僅如此,整個西方國家都會做出反應,其規模將變成像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樣。(是的,師父。)所以,她在錯誤的時間去台灣(福爾摩沙)一趟,整個世界都面臨危險。世界局勢已經非常緊張了。(是的,對。)

而且在烏克蘭的戰爭,我已經告訴你們了。即使全世界都支持烏克蘭,戰爭仍然在拖延。而烏克蘭人民仍在死去及受苦。(對,是的,師父。)數以百萬計的人離開國家,以避免他們的孩子、老人和婦女遭遇不幸,而他們成了乞丐。(是的,師父。)他們並不總是立刻就被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接受。而且作為難民,他們遭受了很多、很多極大的各種痛苦。(對。)但至少烏克蘭人可以走,因為烏克蘭護照在任何地方都被承認。而且烏克蘭在歐洲有很多鄰國,所以他們可以很容易就進入所有鄰國,不管怎樣。(是的。)

但台灣(福爾摩沙)是個小島。人們能去哪裡?這麼倉促他們能去哪裡?不是每個人都有錢去國外。(是的,是,師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這樣大規模地出走。而且他們也不會那麼容易被任何地方接受為難民。我不確定這一點。即使他們的簽證甚至允許他們在任何地方長期逗留。(是,明白,師父。)然後,如果他們不被接受,他們將怎麼辦?回到台灣,面對懲罰嗎?面臨中國共產黨的懲罰?他們對任何所謂的背叛他們理想和政策的人都不容忍。(是的。)

迄今為止,自由、民主和共產黨的專制主義仍是對立的。(是,師父。)所以若台灣人為躲避戰爭或在戰爭期間出國,那麼如果他們在任何地方都不被接受,回來後,他們將因控制慾強的中國而陷入非常非常大的麻煩。如果中國贏了。(是,師父。)即使台灣(福爾摩沙)贏了,也會有流血事件發生。台灣(福爾摩沙)一般民眾將會遭受太多的痛苦。(是的,師父。)然後基礎設施和農業被破壞,以及戰爭中自然會發生的各種破壞性事件。

所以,如果台灣因為她的行程而發生了什麼事,她將永遠無法離開地獄。不管她是誰。(噢。)她將全身上下都是血,從頭到腳,不只是雙手。因為她在美國很安全。戰爭不會發生在美國。那裡離她的家鄉很遠,所以她不在乎有多少中國人或台灣人死去。(是的,師父。)她去台灣只是為了讓人們覺得「噢,大人物」、「女強人」之類的廢話,

到底為了什麼?為什麼?正如我已經說過的,現在是錯誤的時機,錯誤的動機。(是。)如果因為戰爭,哪怕是一個中國人或台灣(福爾摩沙)人民發生什麼事,因為戰爭,地獄是她唯一的歸屬。而且她身上染了血。(對,是,師父。)

我只希望中國領導人和政府真的足夠聰明和冷靜,把裴洛西的行程視為一趟自我膨脹的旅行。(是,師父。)因為如果有人代表惡魔,那麼,我們無話可說。所以,他們應該對其我執的行程持保留態度,而非進一步升級,讓她無端成了更像一個非常重要的大人物,毫無意義。只是一個女人的自我膨脹。(是,了解。)當他們手握重權時,當然,他們的我執也會更膨脹。這是正常的。

我希望中國政府繼續保持與台灣(福爾摩沙)、世界和美國的和平關係。而非因為這個邪惡女人自大的行程而歸咎於他人。(是的,師父。)她只是想要更出名、更被認可,就是這樣。我希望中國政府不要輕易上當。沒必要大驚小怪,讓她看起來更重要。她不是唯一的一位,她也不是第一位來台灣訪問的眾議院議長。(正是如此。)之前有過一位,紐特·金瑞契。那麼,有什麼問題呢?(對,是,師父。)她只是一個老婦人,厭倦了她的被控入罪的丈夫,厭倦了家庭生活,厭倦了老觀眾。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 Aug. 1, 2022 Jessie(m):她的時機非常完美,能想到比這更好的方法嗎,藉由飛入亞洲的馬蜂窩,並擾亂美國海軍,來轉移人們對你丈夫的週三酒駕聽證會的注意力?」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 Aug. 3, 2022 Martha(f):眾議院議長南茜·裴洛西結束了她頗有爭議的台灣之行,但她的丈夫卻在千里之外面臨一些法律問題。據說保羅·裴洛西今天上午因五月份的車禍導致酒駕指控被傳訊。

Claudia(f):就在保羅·裴洛西被傳訊前一個小時,我們正在了解關於他在酒駕被捕當晚的行為,以及他如何試圖討好抵達的警官的新細節。」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 Aug. 2, 2022 Jessie(m):涉及一系列受傷,重傷,兩輛車都徹底毀壞了。涉及毒品,而不只是酒精。保羅確實將一些別的東西交給了警察,而不是他的駕駛執照。而就在今天,就在聽證會前夕,法官被換了,一個公然腐敗的舉動。法庭文件現在顯示丈夫保利‧P酩酊大醉,而且『他的眼睛看起來又紅又腫。他的腳步不穩。他講話含糊不清。他的呼吸中散發出濃烈的酒精味。』報告繼續說,裴洛西受到酒精飲料和藥物的影響,他的幾次現場清醒測試都可悲地沒有通過。

這份報告也揭示了受害者的受傷情況。這些傷害比我們被告知的要嚴重得多。最初,他們說沒有人受傷。然後是,噢,不,你知道,這些傷害並沒有那麼嚴重。好吧,受害者在被撞後的第二天報告說:『他的右上臂、右肩和頸部都有疼痛…他的右臂也很難舉起東西,他還感到頭痛和疲勞。並且正在接受醫生的治療。』還記得地方檢察官艾莉森‧黑利嗎?嘿,艾莉。她指控保利輕罪而不是重罪的全部理由是傷勢,她說,並不嚴重。現在我們知道傷勢嚴重。

當被要求交出他的駕駛執照時,丈夫保利‧P摸索了一下,然後遞給他們一張捐贈卡,專門用於加州公路巡邏隊的捐贈卡。換句話說,暗示,嘿,伙計們,我是捐贈者。你知道,如果我們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我可以成為一個更大的捐助者。今天還發生了什麼事,開庭前一晚,審判長已經神秘下台,很快就換上了新的法官。那麼這位新法官是誰呢?令人無法置信。她名叫莫妮克‧蘭霍恩,是一名註冊的民主黨人。她的上一份工作…您準備好了嗎?她曾經在納帕縣地方檢察官辦公室工作。

蘭霍恩法官是否有任何刑事案件經驗?不,這將是她的第一次。會變得更好的。猜猜誰為這位法官的競選活動捐款?是明天要起訴這個案子的助理檢察官。您能說被操縱嗎?看,我們明白了—保羅和加州的一位大人物結了婚,他和南希都是金州的特權人物。但他們不應該逍遙法外。」

所以,她只是在國外尋求新的掌聲。僅此而已。(是的,師父。)你唯一應該反應的只是嗤之以鼻。(是的,師父。)因為她根本不在乎有多少人因為她的自我膨脹而受苦或死亡。(對,師父。)所以,所有的中國人和政府應該做出的反應只是蔑視。她不值得他們把她當回事,還要大費周章地對付她。(是的,師父,就把她當成無關緊要的人吧。)她不重要。她已經老了。就像一支蠟燭試圖在自己熄滅之前,迴光返照一下。或者她的精力快耗盡了,這就是原因。(正是如此。)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Aug. 2, 2022 Hem Kaur(f):來自中國的可怕警告。美國眾議院議長南茜·裴洛西目前在台灣(福爾摩沙)。現在,她的到來引起了中國的憤怒反應。當她的飛機在週二著陸時,廿多架中國軍用飛機進入台灣的防空區。在她降落後的一個小時內,北京宣布其軍隊將從週四到週日在台灣周圍的空中和海上進行一系列實彈軍事演習。它警告船隻和飛機不要進入受影響地區。北京還召見美國大使,譴責裴洛西此行。

Susan Tehrani(f):隨著南茜·裴洛西會見台灣總統和其他高級官員,此行的許多方面都受到詳細審查。一方面是長遠影響的問題。由於南茜·裴洛西預計將在明年某個時候以眾議院議長身份退休,此行可能留下特殊成就。」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Aug. 2, 2022 Siobhan(f):當裴洛西抵達台北旅館時,她受到搖滾明星般的歡迎,人群追逐著她的隨行人員,想一睹這位美國眾議院議長的風采,正是這種公開示好的行為會激怒北京。拜登總統、白宮和美國軍方都認為這不是恰當的時機。鑒於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以及習主席本人對她『玩火』的警告,她現在前往台灣(福爾摩沙)是個壞主意。」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Aug. 2, 2022 Raymond(m):台灣正處於一個非常敏感和困難的地方。如此小的一個地區,只有兩千三百萬人口,對抗十四億人口,是不可持續的。」

「Media Report from France 24 – Aug. 2, 2022 Dheepthika(f):在今天的《紐約時報》上,專欄作家湯瑪斯·佛里曼稱這次台灣之行『無比魯莽』。他寫道,我引用如下:『這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中國的軍事反應可能導致美國與擁有核武器的中國和擁有核武器的俄羅斯陷入間接衝突。此時此刻,歐洲的注意力正集中在烏克蘭戰爭上,因此它不會得到歐洲盟友的幫助,』他說。」

她只想狂歡一場,被認可,並以某身分載入史冊。(對,是的,以顯示她仍然有權力。)所有這一切,這只是即將熄滅的蠟燭。就這樣。

所以,我認為中國政府的反應頂多是一笑置之和嗤之以鼻。(我希望如此,師父。)我也希望如此。因為中國人並非是不聰明的。(對,是的,對。)不管是不是共產黨,中國人都是聰明人。(是的,他們是。)看看台灣(福爾摩沙)。他們只是一個小國,但他們卻是世界上第八強民主國家。(啊,是的,正是如此。)排名第八,有多少國家可以如此聲稱?他們為公民整體上做得很好。(對,是的。)

所以,其實,台灣政府也應該冷靜下來。就繼續保持平常心。他們為什麼必須與中國競爭?或給他們藉口?即使你可以與敵人或對手作戰,你也不必總是選擇戰鬥。(沒錯。)

之前在中國有一個故事,這個人的名字叫韓信。在悠樂(越南)翻譯成韓信。當他還是個無名小卒時,他被市場上一個大惡霸挑釁,要求他跟他打架。韓信個子較小。(是的。)而那個挑釁者身材魁梧,身強力壯,以欺淩聞名,他把所有人都打倒了。(是。)於是,他挑戰韓信與他一戰。若不打,那他就得彎下腰從他張開雙腿的胯下爬過去。(啊,好吧。)而韓信就這麼做了,大家都嘲笑他。嘲諷他。(是,師父。)但是他知道當時自己贏不了,所以,何苦呢?(是的,師父。)為何要為此冒生命危險,只是為了得到掌聲。(是的,對。)但後來,他成為中國戰爭中非常有名的領袖。(是的。)

他成為了勝利者,在戰爭中勝利的領袖。(是。)他是軍隊中著名的領袖。有時人們仍然告訴他,當他已經成名、強大和勝利時,人們會說:「噢,是你?那個曾受胯下之辱的人?」他只是聳聳肩,他根本不在乎。(是的,師父。)

你必須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是的,知道什麼時候選擇你的戰鬥。)時機也很重要。(是,師父。)你為什麼還要在這個世界上獲得一些膚淺的名聲,然後讓雙手沾滿鮮血?為了什麼?(是,師父。)然後下地獄,在那裡被惡魔折磨得鮮血直流。或永遠在油鍋中或地獄之火中受全身燒灼之苦。(是的,師父。)這有什麼價值呢?

她不配受其俸祿。這就是我要說的。(對。)一點都不值得受中國或台灣的敬重。只是一個我執大的婦女,想在死前博取更多的名聲。如此而已。(是的,師父。)太老了,太無聊了。(是。)尋找新的觀眾。這些人醉心於權力之中。如果他們掌權太久,他們就會變得更加沉醉,對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都變得麻木不仁。(是的。)這是為何他們冒任何風險,他們拿數百萬人的生命或不管什麼損害冒險,只是為了他們自己。(是的,師父。)

在很多其他文明的星球,他們甚至沒有領導人。他們只有長老議會。(噢。)他們會坐下來,有時候聚在一起,報告事情:他們做了什麼,任何關係到他們星球的事。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發明了什麼,他們是否還需要做些什麼。只是為了樂趣,只是相聚,不過沒有領導人。(對,是,師父。)任何有美德和高開悟等級的人都能提昇為領導人。這個世界,是人間地獄。

台灣(福爾摩沙),當然,是個好國家、好島嶼,不過很多人仍然吃肉,每天殺戮很多,豬、雞族人等等。你們能看到。(是。)[…]

不過,更多徒弟來了以後,雞、豬族人更多了。因為他們認為人多了,他們就能賣得更多。(噢。)所以,他們在那裡養了更多豬、雞族人。而且,因為因果業力,因為中國人到處吃很多豬、雞族人。(噢。)在悠樂(越南),我們說悠樂(越南)人用筷子是為了夾食物,而中國人用筷子是為了夾米飯。意思是說跟米飯比起來,他們吃的配菜更多。悠樂(越南人)他們吃米飯比配菜多。(是的,師父。)中國人很能吃。你幾乎看不到任何肥胖的悠樂(越南)人,卻能看到很多圓潤的中國人。(是。)也許不是肥胖,而是圓潤。

所以我只是告訴你們這些。你們隨時祈禱。(是,師父。)然後我們要看我們是不是會有任何奇蹟來臨。(是,師父。)但我不確定是否會有奇蹟,由於世界的業力。

我們有很多台灣(福爾摩沙)徒弟,但並非所有二千多萬人都是徒弟。(了解,師父。)而且即使他們是佛教徒,他們仍然吃蛋和魚,以及任何他們的行為。而且道教徒不吃素之類的。(是的,師父。)即使我們有很多人,這很好,這是個好的部分,但仍然不是多數。(對,師父。)所以每天都有很多業障。

以前,很久以前,我住在新店,每天出門,都看到整條河是紅色的。(噢。)一條很大的溪流,不是真正的河,不過也可以稱其「小河」。它全是紅色的,一直都是。(噢。)以前我不知道,後來他們告訴我說,這是因為他們養了一些豬族人,每天在上游宰殺。然後血水就那樣自溪流沖洗而下。(噢,喔,天啊。)得知這件事後,我很高興能離開。[…]

有任何問題嗎?(師父說師父會給人們六個月時間改持純素並懺悔,這樣師父可以帶他們上天堂。為何只有六個月,師父?)

「只有六個月?」原本只有一個月。我和天堂討價還價。然後我得到了六個月。在六個月內,如果他們真正懺悔,比如,因為殺死或食用動物族人而傷害他們,或以任何方式傷害他們,或發動戰爭,以戰爭傷害人類,以及許多其他類似的罪行。(是的,師父。)若他們為這所有罪行懺悔,不管他們做過什麼壞事,不再做,並改持純素,那我就有藉口帶他們上天堂。在六個月內(做出改變),這是我最後能提供的方案。為什麼從現在起六個月?因為目前,沒有其他可用的解決方案。(噢。)

(六個月後,如果他們不改持純素並懺悔,師父,人們會怎麼樣?)

會怎麼樣?我也問過這個問題。他們將必須更加努力地成為純素者,而且更加努力地悔改,他們必須自我保護。他們必須自己保護自己。在那之後,沒有人會再幫助他們。(噢。)即使他們在其他地方得到印心,也不一樣。(了解,師父。)

而那些和我印心的人,當然會去天堂,去到低等天堂或高等天堂,按照個別情況。但是,當然,他們也必須誠心想要它,並且也要繼續持純素。(是的,師父。)不然,也不行。(是,明白。)這不只是因為你印心了,然後就得到保證。而是如果你按照指示修行,就可以得到保證。(是的,師父。)但無論如何這很容易。你們每天都這樣做,你知道的。(是的,師父。)就像休息一樣。然後,你走得更遠,去更高等的天堂。這很簡單。

但是,印心,了解指示並繼續修行,每天打坐,無論如何對你都有好處。(是,師父,對,師父。)即使是較低等天堂或較高等天堂,是有保證的。除非那個人進來,只是別有所圖。不是想回「家」。(是的,明白。)人們有時候不誠心。所以即使你印心了,但你不誠心,不繼續按照指示修行,也會被趕出這個拯救計畫。(喔,噢。)

所以就是這樣。可是有多少人相信所有這些?我提供方案,讓大家知道。他們無需付出任何代價。(我們感謝師父。)不客氣。歡迎所有人。我只是很難過,僅此而已。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我很難過。(了解,師父。)

現在到處都是壞消息,到處都是。(是,是這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到處。自然或不自然地,到處都是破壞和死亡、苦難、疾病、悲傷和痛苦。(是。)所以,六個月是天堂與我談判的結果。原本只有一個月的期限。(明白,師父。)就是這樣,這就是人生。就是這樣,就是這麼回事。(了解,師父。)

(那麼,為什麼不超過六個月呢,師父?)

因為這個世界的業力太沉重了。我說過,震撼天地。人類已經被給予了非常多次的警告,很多很多的寬大處理,和一而再,再而三的寬恕。而他們不改變。人類不改變。所以,任何不改變的人都必須走自己的路。(是的,師父。)不是天堂之路。天堂無法接受這種行為。殘忍而無情的行為方式。

沒有愛,沒有善良。殺害任何生命就為了填飽自己的肚子,或只是到處濫殺無辜,就為了竊取他們的土地、他們的食物、他們的財產或他們的國家,無論如何。(是,明白,師父。)就因為他們有強權,他們有殺人機器。(是的,師父。)所以,如果上天繼續寬容,那人類就繼續這種野蠻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懂,師父。)那是最後一次呼籲。我甚至一直在討價還價才獲得那六個月。不然,他們告訴我只有一個月。所以,現在就看人類了。我已經盡力了。(了解,師父。)

(嗯,我們只是想知道在這六個月後,這世界是否會加速更大毀滅?

是的,看起來是這樣。(是的,師父。)到處都有災難和謀殺。不是只有戰爭。孩子們之間,甚至父母與孩子之間,到處都是。這就像一個瘋狂的世界。(是這樣,師父。)有時任何人出去,就像是路怒症。然後去殺害任何人,孩子、嬰兒、任何生靈。

甚至在現今,動物也比以前更常攻擊人類。甚至在日本或印度,猴子也在搶奪嬰兒並殺害他們。而且還無緣無故地殺害或傷害成年人。(噢。)甚至還有水牛或乳牛,整個牛群都在追逐一個人。比如說像這樣,但幸運的是他逃脫了。但這是不尋常的行為。通常乳牛不會攻擊人類。(對,師父。)網路上有這麼多實例。我不想都記得。

你們可以看看,到處都是突發的火災、突發的洪水、突然的山崩、突然的冰雪融化,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在歐洲有一些冰雪融化甚至改變了義大利和瑞士的邊界。(喔,噢。)是的,到處都有事發生。而且到處都有旱澇。人們飢餓,到處都在挨餓。我是說,在不同的國家,在正常情況下。而且,仍然要發動戰爭或威脅要發動戰爭。不給人們和平以及常態讓他們繼續生活。

世界因為大流行病已經要破產了。(是的。)這種大流行病不僅使人們的健康受影響。它使經濟和人類生活的許多其他方面受影響。然而除此之外,農作物收成也泡湯了。(是的,師父。)還有飢荒、戰爭,甚至許多奇怪的疾病也出現。(是的。)現在你知道了。

天堂不想再寬容了。上帝不再想要這種類型的人類。明白嗎?(是的,師父,明白。)可能他們將必須去地獄,永遠被洗淨、清洗、修理或其他什麼,直到他們真正處理完畢。直到他們真正明白受苦是什麼滋味。要經歷那樣無盡的苦痛。但是,如果他們這次能再次重生,我不確定他們是否還會記得。他們會被強迫忘記。(是。)然後,他們會再做壞事,這就像一種習慣。這習慣將隨他們輪迴,跟著他們的每次輪迴。

我只是希望每個人都聽從天堂的旨意。只要轉為純素並實現和平,僅此而已。(是的,師父。)轉變吃純素也就如同創造和平。為你自己,為你的良心,也為動物族人創造和平。而且停止戰爭,這也是在創造和平。(是的。)兩者都是在創造和平,但為了語言的清楚明瞭,我們說:「持純素,創造和平,」好像這是兩件分別的事情。但實際上它們是同一件事。創造和平。(是的,師父。)

與上帝建立和平,透過不殺害上帝的創造物,透過不發動戰爭和殺害上帝的孩子。動物族人也是上帝的孩子,因為祂創造了他們。祂創造了人類,祂也創造了動物族人,兩者都是祂的創造物,祂的孩子。所以與上帝建立和平。不要再殺害上帝創造的任何眾生。與動物族人和平相處,成為純素者,轉成純素。與人類和平相處,不再有戰爭。這兩個創造和平的行動,總之,就是與上帝締造和平。(是。)

如果不與上帝締造和平,我們就沒什麼能依附的,我們就沒有什麼能保護自己。所以,我們只能下地獄,去看地獄是否能洗掉任何罪行的所有痕跡以及對上帝任何不和平的行為。(是的,師父。)所以,這就是那些沒有轉變以及懺悔並與上帝和平相處的靈魂之下場,要透過不製造戰爭,不殺戮或吃動物族人。這樣說清楚了嗎?(是的,非常清楚,感謝您,師父。)

(師父,到底有沒有其他辦法來拯救世界?)

這是我所希望的。但我被告知,有一個世界叫「懲罰者世界」,天堂指定它根據我們世界所有這些可怕的、殘酷的業障進行審判。而他們想毀滅整個地球,甚至是立即毀滅。(哇!)他們可以做到這一點,因為那是他們的工作。他們有工具,他們有力量,他們具備了為進行懲罰所需的一切。這就是為什麼那個境界被稱為「懲罰者世界」。就好比,我們稱地獄世界或物質世界一樣。(是。)那個世界被稱做「懲罰者世界」。而那個世界是非常嚴格的,精確到毫米或奈米級。沒什麼能逃過他們的眼睛,他們對一切零容忍。(天啊。)所以別問我為何是六個月。(是,師父。)通常是一個月,包含了討價還價,交換和談判。(是,師父。)

我甚至被告知我應該關掉無上師電視台,讓世界沉淪。(喔,噢!天啊。)很多事情我不能告訴你們。(是,師父。)但這個我可以,因為,嗯,沒有比這更糟的了。(是的,師父。)無論我說不說,情況都不會更糟了。(理解。)

我非常難過,這些天我感覺不安寧。我甚至打坐不好。我必須站起來,或是行走打坐。在房間內外小步地走動。(是,師父。)所以,現在你們明白了。(是的,師父。)我吃不好,也睡不好。而世界上所有這些領導人仍想互相殘殺、殺害人類,增加更多的麻煩,像是幫助天堂毀滅世界、毀滅人類,為了他們自己的地位,為了他們自己的觀點,或為了他們自己的名利。(是的,師父。)

我的感覺比悲哀更甚。(感覺如此絕望。)是啊。所以當我被告知我應該完全關閉無上師電視台,讓世界沉淪時,我說:「不,不,不,不,還不行,還不行。好吧,至少不是這個。」我還在奮鬥著,希望著。(謝謝師父。)我只是希望我可以。(我們希望如此。)

在我們世界的這個時期,所有的科學家已經警告了我們…我剛看了網路上的新聞。他們說:「科學家警告說氣候變遷會造成毀滅性的大規模滅絕事件。」(噢。)他們說是人類要做好滅絕準備的時候了。(噢。)因為氣候變遷讓世界不斷升溫。(是的,師父。)

而現在甚至地球都在加速自轉。(噢。)想像一下,如果地球的自轉失控。(噢。)就像沒有更多的力量來穩固支撐它。(是。)那麼它就會像一個旋轉的陀螺。(是。)那甚至也就不需要製造戰爭了。我們全都會死。

為什麼他們不冷靜下來想想他們的未來?(是的,師父。)他們應該更專注於天堂,專注於上帝,並祈求寬恕,懺悔,而且停止殺害動物族人和人類。甚至停止殺的念頭。(是。)那麼也許上帝會恩賜一些寬恕。這是我所祈禱的。(了解。)但我一個人,能做什麼?還有你們中的一些人。(是。)

我所謂的徒弟和我們的團隊,跟整個世界和整個地球人類的業力相比,根本不算什麼。(了解。)這種暴行永遠無法跟其他地方的相比,除了地獄。所以,我希望所有這些領導人都能優先考慮他們自己的靈魂與解脫,在他們離開世界以後或是在世界轉動失控的情況下。因為氣候變遷讓大氣層不斷升溫。(是的,師父。)而如果它被加熱到超過預測值,那我們就全完了。那麼,我們將一無所有。(確實,師父。)

不必製造戰爭,天啊。天啊,你應該感激你還活著,地球仍在這裡,這個世界仍在這裡。更別提試圖毀滅任何或是殺害任何眾生,包括動物族人。(是,師父。)必須持純素,創造和平。這就是他們必須做的一切。並且幫助彼此。純素生活,創造和平,做善事。意思是說停止殺戮和吃動物族人,停止製造戰爭,並且幫助彼此,哪裡需要就幫哪裡。(是。)這就是他們要做的一切。這並不難。上帝對我們的要求並不高,是嗎?(是,祂要求不高。)這是很合理、很簡單的事,甚至是為了我們自己好!(是的,師父。)上帝甚至沒有要求:「你必須崇拜我、敬畏我,不然等著瞧。」沒有!

只是持純素以使地球降溫,以恢復有益、和平的能量。並且停止製造戰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這就夠了,並且彼此幫助,幫助需要的人。(是,師父。)這就是全部。都是為了人類的利益。沒什麼是為上帝的。有嗎?(不,沒有。)現在,上帝也做不了什麼。不想做,因為所有其他造物包括人類和動物族人的悲歎、哭泣和痛苦,讓天地眾生無比痛心。(了解,師父,天啊。)

而懲罰者世界不會讓任何人逃脫。這是他們的工作。而且這一次,他們得到更多力量來行使工作。(噢。)他們可以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整個世界都消滅掉。(天啊。)就是這樣。(了解,師父。)不過他們仍在那裡等待,是因為聖賢和修行者們仍在祈求更多的寬恕、更多時間,不過我不知道會再給我們多少時間。能再寬限人類多久。

我在祈禱。(是,師父。)我不再確定了。我不能再說什麼了。此刻眼前我看不到這些天來能有絲毫的幫助。(噢,天啊。)

所以我只希望他們都覺醒,拯救他們自己,而不是殺害其他眾生。他們必須救他們自己。(是。)每個人死時都兩手空空。這就是亞歷山大大帝給我們全人類、世上所有好戰者的訊息。(是。)我只希望他們能記得這點。

你們一有時間就祈禱,每當你打坐時也要祈禱。不僅為純素,也是為了台灣(福爾摩沙)的和平。不只是為了烏克蘭。(了解,師父。)我只是告訴你們要祈求和平,就是這樣。(了解,師父。)該發生的就會發生。(是的,師父。)

上帝保佑。(上帝福佑師父,謝謝您,師父。)上帝保護。

Host:懷著深深的感激之情,我們感謝慈悲的師父對於世界各地挑戰性事件的增加,包括這些影響台灣(福爾摩沙)未來事件的慈悲關懷與智慧。我們深切祈禱島上的和平能持續維持下去。願我們始終秉持神聖的律法行事,包括對動物族人和對人類的非暴力行為,從而確保我們的世界在未來多年裡的自由、仁慈及繁榮。祈願摯愛的師父,在所有天堂保護者的護佑下,享有寧靜安詳,身體健康。

想了解清海無上師分享的與這些話題相關的其他內容,包括她過去的相關故事,請於日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會議的完整內容。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重要訊息

發射中的能量正射向地球

只有和平創造者能上天堂

在天堂的審判時刻,請立刻醒悟並持純素吧

等等…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2-08-15
1 次觀看
2022-08-14
1146 次觀看
35:46

焦點新聞

2022-08-13   55 次觀看
2022-08-13
55 次觀看
2022-08-13
642 次觀看
2022-08-13
33 次觀看
14:40
2022-08-13
64 次觀看
2022-08-13
1479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