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二集之二) 2022.03.10

2022-03-17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對所謂的自由世界感到非常厭惡。這些大塊頭什麼都不做,我感到很厭惡。這是他們的工作。(是的,的確,師父。)因此他們也會下地獄,因為他們不盡自己職責。就好比是同夥一樣。(是的,師父。)如果你看到鄰居被毆打,孩子在你面前被殺害或是被毆打,而你卻什麼都不做;讓強盜繼續毆打和傷害他們;那你也算是幫凶。

還有其他問題嗎?(是,師父。有撤離通道或人道主義綠色走廊為平民開放,但烏克蘭人似乎並不想離開,為什麼他們不想離開,師父?

因為我已經講過了,他們對平民進行轟炸,(噢,是,的確。)在平民逃跑的時候。(是。)因為那太容易了。整個隊伍、整個車隊都在行進,他們必須在鄰國的邊境進行檢查。(是,對,師父。)那需要一些時間,而轟炸他們太容易了。(是,確實。)射殺他們。他們都集中在高速公路或他們正在使用的任何國道上,要殺他們不是更容易嗎?(是,師父。)(是,更容易。)懦夫。(噢。)醜陋,邪惡,天啊。

殺害那些已經在逃跑的人。(是的。)還說他是個柔道黑帶。難怪他們取消了他的頭銜,(噢,是,對。)他的許多寡頭政治同夥也被拿掉頭銜,因為那不是武術的精神。(不是,的確,不是的。)人們已經在逃了,人們已經跌落在地,你不該再打他們了。(不,不該,師父。)如果你的對手已經倒地,你就不打他們了。如果人們已經從你身邊跑開,你就不要去追趕他們。

那時你不能利用他們的弱勢殺死他們。(是的,師父。)那是柔道,那是跆拳道,那是空手道,無論什麼武術門派,他們都教這個原則。(的確,是的,師父。)

但不幸的是,就像以前,很多武術學校和老師,有史以來,他們就這樣教導,但總有一兩個徒弟已經有邪惡傾向了。所以他們去學武術只是為了殺戮,(是。)只是為了霸凌,就像現在的普丁一樣。所以他們取消他的頭銜,是件好事。(是,是的,師父。)

噢,天啊。人們很害怕。如果他們出去外面,無論如何都會被轟炸。(是的,的確。)所以他們認為待在家裡可能更安全。希望,祈禱他們不會轟炸他們的房子。(是的。)(是的,師父。)或者他們也許可以到地下室去,這樣對他們來說更安全。(是的,的確。)至少他們在自己家裡,他們有食物等等。若在路上的話,像那樣沒有掩蔽物,他們可以隨時隨地轟炸他們、殺死他們。(是的,的確。)

如此醜陋、邪惡。而西方卻什麼都不做。我對所謂的自由世界感到非常厭惡。這些大塊頭什麼都不做,我感到很厭惡。這是他們的工作。(是的,的確,師父。)因此他們也會下地獄,因為他們不盡自己職責。就好比是同夥一樣。(是的,師父。)如果你看到鄰居被毆打,孩子在你面前被殺害或是被毆打,而你卻什麼都不做;讓強盜繼續毆打和傷害他們;那你也算是幫凶。(是的,師父。)幫凶。(是的,師父,的確。)至少有幫一半。(是的,師父。)沒關係。他們都會下地獄。

所有這些大塊頭們,握有權力卻不運用它來幫助鄰居,他們全部都會下地獄。因為物質宇宙的法則就是這樣。你處於某種地位,就必須履行你的職責。(噢,是。)(是的,師父。)若你是一名軍人,有人去和你的國家開戰,那麼你就必須戰鬥。(是,對,師父,是,師父。)因為你在軍隊裡,你應該保護自己的國家。(是的,師父。)(的確,師父。)你沒有出去打仗和騷擾其他國家,而是保護你的國家人民,(是的,師父。)必要時也保護你的鄰居。(是的,師父。)

所以烏克蘭士兵做的是正確的事。他們會上天堂。即使他們必須殺死俄羅斯人。(噢,對。)他們在保護自己的人民。(是的,師父。)他們在盡忠職守。(是的,師父。)在這個物質世界中,你必須做好自己的工作。因此,我跟你們說過,所有這些戀童癖神父(牧師)也會下地獄。因為他們沒有善盡自己的職責。他們本該是神父(牧師)。(對,師父,的確。)他們要保護他們的信徒,在身體、情感、道德、精神和心理上。(是的,師父。)但是他們騷擾了這一切,違反了這一切。因此,無論如何,他們都得下地獄。即使上帝寬恕他們,他們也必須下地獄。(是的,師父。)

還有什麼問題嗎?(沒了,師父。)你們提了多少問題?(三個。)已經三個了。(是的。)已經夠了。(是的,師父。)夠了。今天我們沒有多少時間。還有問題嗎,我是說,根據我的回答,有何疑問或不清楚的?

(普丁在撤離通道上所做的事似乎確實很邪惡,紅十字會說他甚至在路線上布雷。)

還有,是,道路上藏有許多地雷。(是的。)所以去那裡的人,無論如何都會死。(是的,噢。)連紅十字會也知道這點。試想看看。(是的。)

他們也會殺害前來幫助烏克蘭的紅十字會人員或醫務人員,他們還轟炸了一家醫院及兒童、幼兒園和其他兒童病房之類的地方。(那是一間婦產科病房。)居然連那種病房也轟炸。(是的。)產科病房,你說對了。我聽說了,我看到了。所以他們沒有給人們留下一處安全的地方,即使他們只是平民。(是的,師父。)所以這真的很邪惡。

我不懂北約和自由世界讓這種事情發生在他們眼前。並不是他們不知道。(是的,師父。)就連紅十字會也不得不這麼說。而紅十字會是中立的。他們只是來幫助,甚至不論是否是敵人。他們不在乎誰是敵人,誰不是敵人。他們也必須報告這件事。能夠想像嗎?想像他們視而不見,說他們並不知道?(是。)北約不知道這些?歐盟不知道這些?美國不知道這些嗎?我的天啊。

(我想他們正試圖啟動刑事法庭並調查這個部分,關於轟炸產科病房和類似事件。)他們只從小處著手。(是。)

在難民撤離路線上埋藏地雷,然後說:「噢,可以走那條路。我們為你開放它,這是讓你逃跑的走廊。」如何呢?(是的,師父。)然後現在人們甚至不敢移民出去了。(是。)連跑都不敢跑了。這樣讓他們到處轟炸,(是,對,師父。)這樣他們就可以屠殺整個國家。

「CBS Evening News Mar.8, 2022, CBS Evening News Anchor Norah O’Donnell(f):今晚,烏克蘭的戰爭進入了殘酷的新階段,因為俄羅斯似乎正在瞄準試圖逃離烏克蘭的平民。對人們正在撤離地區的空前炮擊引發了恐懼和憤怒。雙方正在進行談判,但進展甚微。同時,隨著數百萬人逃離家園,希望逃離暴力,人道主義危機日益加劇,每小時逐步增加。

Senior Foreign Correspondent Charlie D'Agata(m):像馬立波這樣的城市被圍困,那裡的居民在兩次停火協議被打破後無法逃離。一名男子抱著他十八個月大的兒子衝進急診室,但醫生無法挽救他。他的母親親吻她的寶貝兒子與之告別。《紐約時報》捕捉到了對試圖逃離首都外的伊爾平城市民眾的野蠻襲擊。一位母親和她的孩子陳屍街頭。故意以平民為目標或向他們開火,完全無視人命。這一事件激怒了烏克蘭總統弗拉迪米爾·澤倫斯基。『我們不會原諒,』他說:『我們不會忘記。』」

這個普丁,他很邪惡,是邪惡中最邪惡的。而這個世界卻讓他逍遙法外。

而如果共產主義政治就像普丁現在向世界展示的那樣,人們也會譴責共產主義。如果共產主義有任何好的聲譽,烏克蘭的戰爭毀了它。共產主義國家應審查他們與俄羅斯的關係,而不是支持烏克蘭的邪惡戰爭。

我在等待。我在等他們真正做點什麼,否則沒有人能把他們從地獄救出來。他們也會和普丁一起永遠待在那裡。當然可能在不同的牢房,但地獄永遠不會寬貸。(是的,師父。)因他們只是盡職。(是。)就像若你已在監獄裡了,監獄長會把門鎖上,做所有他們該做的。(是。)沒有人可以進去幫助他們,沒有人可以進入監獄,就好比在地獄裡一樣。就像那樣。

噢,我的天。這讓我很噁心,讓我完全吃不下飯。(噢,不。)我無法安睡,無法好好打坐。什麼都受影響。不只是烏克蘭的戰爭,而是它影響一切。甚至是國際太空站,(噢,是的。)它們也關閉了。(是。)他們甚至還互相爭吵,那些國際太空人們。他們在吵架,彼此惡言相向。(是。)一個說:「你可以去麥當勞工作,」另一個說,(噢,是的,的確。)說什麼,我忘記了。我從沒想過我會活著看到這一天。(我們也是。)

真的,怎麼能進去搶劫別人的房子,然後要求其他所有一切。(太可怕了。)你這是強盜。(是,這真難以想像。)然後你變得像屋子裡的老大一樣。他們怎能毫無羞恥心?俄羅斯人怎麼能忍受這種邪惡的獨裁者?俄羅斯人民如何能容忍呢?他們怎麼能原諒他呢?(是,確實。)

我真的希望俄羅斯人民不必在整個宇宙的眼中遭受這種壞名聲。然後甚至他們也要和他一起受共業的懲罰。(是,師父。)因為俄羅斯人民是無辜的。(是。)

他對他們隱瞞了真相,不告訴他們任何事。只是「一次特別行動」。(是,確實。)(是。)我的天哪!如果這是一個好的理念,他會自豪告訴所有同胞。(是,師父,當然。)如果一個無自豪感的人,對他本國公民隱瞞真相,你一定知道這不是好事。(是。)你一定知道這是某種邪惡的意圖。(一定的。)(是。)某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犯罪活動。(是,師父。)如果師出有名,他就會在電視、收音機和報紙上到處自豪地宣告。(是,師父。)讓他的整個國家支持他,支持他的崇高事業。可是他卻隱瞞了。這說明他是恐怖的人!(是,對。)邪惡。

我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世界都不說這一點。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必須像這樣解釋。我希望我的解釋有幫助,我是說,不是幫助普丁,而是幫助那些肌肉男們收起他們的懦弱,有一些羞恥心。然後做些什麼去幫助他們的鄰居,並且幫助俄羅斯人民洗刷他們的名聲,(是,師父,我們也希望。)找回他們作為一個偉大國家的公民的榮耀。普丁是個威脅、作惡者、一個麻煩製造者、玷污他國家公民榮譽的人。(是,師父。)沒人有足夠的勇氣來對付這種惡行。(是,看起來是這樣。)整個世界。(是,師父。)每人都只是做一點而已。(是,師父。)

甚至一位愛爾蘭卡車司機,我在新聞裡看到他開著一輛卡車穿過俄羅斯大使館的大門。(噢,哇。)當然警方逮捕了他。整個國家都做不了什麼。只有那位卡車司機嘗試去做了。(是,確實,師父。)只為至少表達一些東西。(是。)為了表示抗議,(是。)不滿。而他們逮捕了他。他說:「我盡力了。」意思是他做了他能做的。(是,師父。)只是一丁點。

即使只是一名卡車司機都如此勇敢,(是。)如此有正義感。可是所有國家,那些大人物都是懦夫。(是。)而許多國家領袖們也全都是懦夫。我再三這樣說。懦夫!懦夫!懦夫!這些人都擁有龐大的軍隊和權力,卻沒做任何事來幫助烏克蘭。

噢,你問我什麼?(撤離路線?)不,不,不是撤離。是波蘭想要給的噴射機。你問過我了,是嗎?(是,我們問了,師父。)我沒有回答。也許我回答了,但不夠。

我認為也許美國…我已經告訴過你們,這個政權、這個幫派、白宮幫,也是邪惡的。無論是誰支持拜登,同意他的觀點。而他們只是試圖阻撓。他們不僅不幫忙,還阻礙其他試著去幫助烏克蘭的國家。(確實,師父。)而美國應該是北約的領袖,(是。)也是聯合國安理會的領袖。卻只是什麼都不做,還甚至阻止其他人幫忙。(是,師父。)你不僅不幫你的鄰居,還讓強盜和壞人毆打你的鄰居,你鄰居的孩子們和太太,以及所有等等,你甚至阻止所有的鄰居來幫助那位受害者。(是,師父。)你不僅是個懦夫—邪惡到不去幫助—還阻止所有鄰居幫忙!你們看出這一點了嗎?(是,看出了。)你們看出魔鬼們在一起工作了嗎?(是,師父。)現在你們相不相信我?(是,我們相信,師父。)否則如何解釋這一切?

波蘭,是附近的國家,就在隔壁。(是。)他想幫助他的鄰居,這很正常。如果我是一位波蘭公民或政府,我就會去幫忙。我不會問美國。(對。)美國是另一個國家,它不是你的老闆。(是。)而且即使你的老闆錯了,你也有權利去反抗。你必須做正確的事。(是,師父。)如果有人進入你的公司或你鄰居的家,並毆打他們,還奪走他們的東西,對他們做荒謬的事、邪惡的事,而你的老闆卻阻止你;就像你們在同一家公司,然後有人來打你的同事,等等之類的,而你想要來保護你的同事—你就去做了。你不會管老闆說什麼。(對,師父。是,會去做,師父,我們會。)如果你的老闆太邪惡、太愚蠢,並且太懦弱,不敢去反對這些強盜或惡霸們,而你想去做,你就去做,你不必聽你老闆的。(是,師父。)你的老闆會對你做什麼?什麼?懲罰你?天哪。

天佑波蘭。願上帝看到你的好意,並且相應地獎賞你和你的公民。

烏克蘭的這些人,例如那些保護自己的人民並犧牲自己的生命、冒著生命危險的士兵,他們都會去天堂。當然,並非很高的天堂,但在一段時間內他們會去天堂。(太棒了,是的,師父。)不像永遠,但他們會去天堂,然後他們會繼續以良好的狀態重生為人,並受到保護。(噢,很好,哇。)然後他們會提升他們的靈性等級,他們可能在來世會遇到一位明師或一位開悟的人,將他們帶到更高的境界。(噢。)(太好了,很高興聽到。)因為他們為他人犧牲。(是的,是的,師父。)

許多去過或將去烏克蘭提供幫助的外國人也是如此。(是的。)因為他們無法忍受這種不公正和欺淩,他們也將去天堂。(噢,很好,太好了。)(是,師父,高興聽到。)即使天堂的律法不接納他們上去,我也會確保他們會。(是的,師父。)是的,甚至以我為代價。

我跟你們說話,向你們和世界解釋事情,無論如何,我也已經付出了代價。(是的,師父,明白。)不僅僅是我寶貴的時間,還有業力。(是的,師父。)我受到了懲罰。(噢,喔。)是的,不過我可以忍受,沒關係的,我不介意。(我們希望您平安。)我不會介意的。(我們為師父祈禱。)成功與否,我都會去做。(是的,師父。)我做事情,不是為了讓自己沒事。我已經知道我不會好的,我將受到懲罰,即使我還活著已經受了,更不要說以後了。(噢,我的天啊。)肉體上的,還有其他。沒關係,我是個大女孩。

(我們希望天堂能永遠保護師父。)謝謝你,謝謝你。是的,他們在保護我。(為您真正的勇敢。)他們在做,他們做到了。但是,他們仍然不能完全地保護我。我仍然需要承擔業力。(是,師父,好,師父。)我並不喜歡談論所有這些事情。反正它讓我感到厭惡。如果我不談這些,若我不告訴你們真相,我就會厭惡自己。這比每天對我施加的所有懲罰都要糟糕。但他們分階段做,(對。)這樣我不會馬上死掉。我可以繼續工作,這樣我已經很感激了。(我們也是,是,師父。)我非常感激。不會像耶穌那樣,他得像那樣馬上死去。(是的,師父。)只是比起前世某些時期,我現在更強壯一些。(感謝上帝。)

噢,親愛的上帝。好吧,親愛的。你不必相信我普丁是邪惡的,或者他的幫派是邪惡的。你可以看他們所作所為。(是,正是,師父,這很清楚。很明顯,他是徹頭徹尾的邪惡。)是的,絕對。(完全地,絕對地,徹頭徹尾,毫無疑問的。)是的。(他的行為,他的話語,他的謊言。)及令人毛骨悚然的心態。(是的,師父。)我告訴過你,他甚至不只是一般的邪惡,從事間諜活動,用專門的技術策略做事情,(是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戰術等。太噁心,我感到好噁心。

好吧,親愛的,還有什麼評論或問題?(就是這些,師父,謝謝您,師父。)好吧,很好,很好。那我現在要離開了。(好的,師父。)如果有時候像這樣,我打電話說我會和你們談話,但沒辦法,那就去休息,我們之後再談或之類的。(好的,師父。)我無法總是能與你們聯絡。(了解,好的,師父,謝謝您。)好,各位,我得走了。(好的,師父。)再見。(保重,師父。)(上帝保佑師父。)(願您永遠平安,師父。)你們也是,保重。(謝謝您,師父。)你們都保重。

觀看更多
所有分集  (2/2)
1
2022-03-16
3770 次觀看
2
2022-03-17
3242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