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至善瑜伽的全心专注与奉献(六集之三) 2019.10.13

2020-06-17
开示用语:English,Mandarin Chinese (中文)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事实上,“行动瑜伽”有更深刻的实现方式。比如必须工作,不管任何工作,尤其是从事志愿工作,并奉献给上帝,以消除自己的业障。因此又称“业瑜伽”。

我的头发怎么了?有头发会有问题。没有头发也会有问题。以前我没有留头发,每次在机场通关,都被检查得很彻底。他们弯折我的鞋子,扫瞄我手提包的内层,好像我藏了什么东西。不是每个国家都知道光头代表什么意思。因为也有些人有自己的光头帮派,我不想讲名字。之后他们会找麻烦,他们爱找麻烦是世界出名的。我当时也是光头,有可能被误认为是帮派的成员。所以没留头发会有麻烦。于是我开始留头发,结果有其他麻烦。必须梳、洗头发。现在甚至还要染发,我并不喜欢染发。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你们不会相信,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我以前不知道当明师还得蓄着金发,之后就这样一头金发。

美国有一部系列影集,名为《神经妙探》。剧中警探名叫“蒙克”。他是很优秀的警探;他见识广博,经常侦破棘手的悬案。他和其他警察、警探联手破案无往不利。剧中有位警察部门警监,较年长,留着八字胡。有一天,那位警监必须搬到其他地方或有事,他让很年轻的代理人二十多岁,未满卅岁接下他的职位。这位年轻的代理人也在这里留起胡子,很大的八字胡。每个人来看到他,都问“怎么了?为何留胡子?”他说“工作的一部分。”因为老板也有八字胡,他便认为自己也要蓄胡,就为了看起来更有权威。他说“工作的一部分。”

 

所以,完全取决于自己,不管我们是否有宠物,或是我们选择跟随某位老师,修八万四千法门其中的某种法门。我们都要跟随自己的心,都要过得正正当当。这样就一定能回“家”,或至少在这个物质境界有个惬意的生活。所以,全神贯注和爱心会有帮助。只专注在当下,也助益良多因为这意味着你和世界所有业障隔开,它们碰不到你。我们不仅带着生来就有的业障,也会被旁人的业障污染。一位中国的哲学家,我想是庄子——某位“子”,他们都是“子”,一位“子”这么说过:社会是个大染缸,我们在一起会被染成相近的颜色,因为我们在同一个装有染料的大染缸里。社会是很大的染缸。还好我记得一些,让你们认为我有一点学问。我说,还好我记得一些,让你们认为我有点学问。

专注在手边的任何工作,那也有帮助。修行术语称此为“行动瑜伽”。在印度,一切都称为瑜伽或修行法门。这也是真的,所以佛陀才说我们有八万四千种修行的法门。有个故事关于有个人来和一位禅师学。禅师教导他,他却没有进步。也许他修行不好;也许他一坐在打坐垫上就马上睡着,或他只是坐在那里,却心不在焉。所以完全没有进步。他来请求那位禅师:“请帮助我。您是否还有其他东西没有教我?”禅师说:“我都教了,就要看你要不要用。”他说:“但我毫无进步。我什么都不会做,甚至不会集中。”于是禅师说:“好,有另一个方法。”他说:“请告诉我。”禅师说:“出去找个工作谋生。”

因为事实上工作时,必须专心工作;否则工作会做不好,或是被革职。为了赚钱维生,必须专心工作。你非专心不可。工作已经派给你,你非做不可,别无选择。所以专心工作,专注目前手边的任务,那也是另一种全神贯注。这在印度称为“行动瑜伽”。事实上,“行动瑜伽”有更深刻的实现方式。比如必须工作,不管任何工作,尤其是从事志愿工作,并奉献给上帝,以消除自己的业障。因此又称“业瑜伽”。不是《欲经》,不一样。男众,别胡思乱想。女众不知道,是吗?我不得不博学多闻。我被迫必须知道。有时他们拿书给我看,然后说:“师父,这是本好书。”好吧。我相信他们,就打开看。噢,各种图片,都是我前所未见,里面还有解说。那是欲望瑜伽,和业瑜伽不同。《欲经》不同于业瑜伽。我不需要读那些,拜托。不需要。当老师有时是件麻烦事。人家来问你许多事,你必须知道才行,才能告诉他们:“那个好,那个不好。要远离。”比方如此。我不必知道那么多事,感谢上帝,因为你们修观音法门,你们自己会开悟。不需要问我那么多事情。有时你们会问无聊的事,关于你们的猫、狗等等。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就是修“行动瑜伽”。这个人七年后,又回来找他的师父,说自己仍然一事无成。所以那位禅师说:“那我爱莫能助。”那是他师父能教他的最后一个方法,他还是没做好。要知道,有些人不专心工作。他们工作只是打发时间,盯着时钟,等着回家,他们根本心不在工作上。无论做什么工作,都必须像在做此生最后一个工作,都要像是最后一次能为世界有所奉献,要那么专注。工作时怀着敬意、奉献、喜悦—高兴自己能有个工作,不是一无是处的人,能为世界有所奉献。自出生以来,就欠世界许多恩情。必须有那种态度。被分派到任何工作都应该很高兴,并全力以赴。即使当工友,打扫地板、厕所,或是当一国的总统—都只是个工作。我不确定,总统或是工友的工作哪个比较好。我想工友的工作对你们比较好。你们可以一边扫地、擦磁砖,一边念五圣号。把生活和工作奉献给上帝。

但如果你们身为总统,我认为你们连念一句五圣号,或是我给你们的礼物,这样的时间都没有。各种事情不分日夜说来就来。即使睡觉,那些问题也会伴你入眠,如果你睡得着。我不是总统,但我知道。譬如昨晚我无法入睡,因为其他人的问题。那些问题不请自来。所以,想想看,总统要如何日理万机:国际事务、国内事务,还要应付在他身边的众多幕僚的我执。总统或国王当然有许多人自愿帮他,他却也必须应付这些我执。那些人并非无条件帮忙,跟狗或猫一样。他们有所求,要求注意,至少要一些奖赏,要一个微笑、一句赞美,或获颁“年度志工”、“世纪实习生”奖状等。他们也希望受到关注,获高层、国家领袖青睐,以襄助领导人为荣。但他们各有情绪、我执,而且争相表现。他们这些能量、怨言,无论有声或无声,都会在领导人入眠时,进入他的脑海中。我们的身体吸收周遭的一切时,也吸收别人或好或坏的能量、意念。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就会有这种问题。

所以,许多明师干脆离开世界。他们真的受够了,觉得这个世界无可救药。对这个百废待举、纷纷扰扰的复杂世界,感到束手无策。许多明师因而隐居某处,前往喜马拉雅山极深处,例如:恒河之源高穆克,那里通常人迹不至。当地终年积雪,连夏天也一样。他们饮食极简单,或者不进食,也许吃雪。或者只带一些米和一些扁豆之类的豆子,就能维持好几个月。如果有工人上山来,也许再带一些别的扁豆和另一袋米来给他们,又可以维持好几个月,比方说那样。但上山必须等夏天来临。在夏天至少看得到路,冬天完全寸步难行。一切都被冰封,处处都是如山的积雪。夏天的时候,喜马拉雅山的驻军在边界而已,他们必须戍守边界。驻军在夏天会开大山猫铲雪车来,在积雪中开出一条小路,夹在两道高耸的冰墙中。朝圣者才能开始上去拜山拜河,并参拜过去明师的圣殿,为内心所求而祈祷。

“行动瑜伽”并非仅仅专心工作而已,而是为他人福祉而奉献,例如:当志工服务贫困者、街友,或为出家人打扫寺庙,或是打扫众神的神殿,那就称为“行动瑜伽”。有些人只修这个。他们不念咒语或什么,他们甚至不打坐。也许打坐,坐在神像面前静心。如果他们够清净,有时会看到众神现身,如:圣罗摩奎师那。他的妻子成为圣母。人们也称她为圣母。他娶她时,她年纪还很小,结婚是基于家族传统,他们毫无夫妻关系。两人同睡一张床,他却从未逾矩。他自称受到诱惑,却坐怀不乱。有些人怪他牺牲了她,她却甘之如饴。她被尊为圣母。

 

印度是个迷人的国家。我很喜欢印度,也许因为我好几世是印度人,不只一世。但我真的很…我上次讲过丽诗克诗有个地方,我觉得像在家一样。不过是间泥屋而已,在屋前放几块石头烤纯素印度面饼,配花生酱和小黄瓜食用,我觉得很怡然自得。除了那里,我不想念任何地方。全世界的任何地方,我都不想驻留。如果我有选择的话,我会回去那里。住在那里,觉得很自由。也许当时感受不同,因为我是从喧嚣的新德里去那里。新德里的道场好多门徒,他们将食物一扫而空,完全没留给我。一点都不剩。有时排水系统堵塞,诸如此类的事;我感到格格不入。因此,当我前往喜马拉雅山更深处,如丽诗克诗或喀什米尔,我确实比较喜欢。但我没那么喜欢喀什米尔。虽然喀什米尔比我住的泥屋优美得多。泥屋所在地没什么风景。在一座山上,位于山腰,在林间,距离恒河也许仅两、三分钟脚程。我可以自由取水、煮饭,住在泥屋里。我睡在屋顶上。但我怀念那个地方。厕所在外面;感谢上帝,我有厕所。多数地方都没有厕所。我喜欢那个地方。相较于其他任何地方,那是我一直以来觉得最好的地方。连这个地方,我也不觉得那么好。其实,在这里只是工作,所以当然没那么好。我想任何老师都不觉得一直待在教室里很好,他会想回家。即使教室、学校看起来可能胜过自己的小公寓,但是他也许宁可回去自己的简陋小屋或公寓,而不想待在美观、干净、精良坚固的校舍。

观看更多
所有分集  (3/6)
1
2020-06-15
4786 次观看
2
2020-06-16
4573 次观看
3
2020-06-17
4124 次观看
4
2020-06-18
3906 次观看
5
2020-06-19
3779 次观看
6
2020-06-20
3781 次观看
观看更多
最新
1:45

烟熏天贝培根

85 次观看
2024-06-20
85 次观看
2024-06-19
315 次观看
2024-06-19
295 次观看
35:33

焦点新闻

32 次观看
2024-06-19
32 次观看
2024-06-19
33 次观看
2024-06-19
24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