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至善瑜伽的全心专注与奉献(六集之四) 2019.10.13

2020-06-18
开示用语:English,Mandarin Chinese (中文)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如果养动物同伴,自己有责任好自为之,你的动物同伴才不会惹上太多麻烦。但他们都是自愿的,无论你是好是坏。他们都欣然分担,他们心甘情愿为你舍命,动物同伴就是如此。

 

我们都知道,印度这个国家的人民有四个种姓阶级。第一级是婆罗门,意指祭司,因为他们信奉创造三界的梵天,包括这个世界。这些人便被称为婆罗门。婆罗门之所以有此身分并非因他们是饱学之士,也许他们只是生于婆罗门家族,就继承这个种姓。千万别碰触这些婆罗门,因为他们认为被碰触后,自己会失去这个阶级。他们会对碰触他们的人高声尖叫,让人觉得:“我做错什么了吗?我只想跟你握手啊?”别跟他们握手,别碰。他们还忌讳别人的影子。如果进去他们的厨房,影子遮到他们的食物,他们可能会把食物扔掉。他们也不让别人进厨房。他们不知对方是好是坏,是否清净。他们认为,只有婆罗门才清净。婆罗门种姓大致如此。下一个种姓是刹帝利,此种姓包括战士和皇族,国王、皇后、公主或将军等等。第三种姓是吠舍,主商业。第四种姓是首陀罗,这是印度的最低种姓。这些人以前是除粪者,他们替人将排泄物拿到某处去倒掉。

有一次,佛陀遇见一位首陀罗。他的肩膀上挑着人类的排泄物,以扁担或长棍,一前一后挑着两桶。他看到佛陀时,感到自惭形秽,因为知道自己阶级低下。而且从事极卑贱的工作,又臭又脏的工作。他看到佛陀时,因惊惶不安而脚步踉跄,桶子里的秽物泼洒出来,甚至溅到佛陀。他想躲起来。他羞愧不已且哭了起来,佛陀于是趋前触抚他。没人会那么做。佛陀是第一种姓,懂吗?是皇族种姓。没人会碰触首陀罗种姓,这种低下的劳动阶级,尤其是除粪者,他们与人类秽物为伍。佛陀却触抚他。佛陀还收他当和尚对吧?他让他出家呢,是不是?其他的徒弟—国王、皇后和皇族,那些大人物都认为:“噢,佛陀让他当和尚,如今我必须先去顶礼这个首陀罗?”佛陀的追随者当时莫不议论纷纷。因为佛陀有时会收乞丐出家,如今又收一位替人除粪的首陀罗出家当和尚。佛陀许多追随者都是国王、皇后、公主、王子、将军、朝廷大官等等,他们闷闷不乐。然而后来,这些乞丐或首陀罗等低阶种姓的人,不久即成为阿罗汉,因为他们很单纯、谦卑。因为乞丐和首陀罗在印度是最低种姓。因此这些人很谦卑,他们毫无野心,从没梦想过出人头地。因为在印度,种姓是无法更改的,没办法跨越种姓。

但我认为这是误解,却没人能更改这种制度。也许起初某处一群印度修行人,有一群人最初聚集定居在印度某处,可能像我们这种修行人。身分当然有别:“我是老师,你是和尚,还有皇族,我们三人。”我们只有三个人却要面对你们所有人。噢,好可怕!你,到厨房去帮忙。你,去扫厕所。但是我们当时没有这么体面的厕所,都是排在桶子里。你,把桶子拿出去,将秽物倒到指定地区。大家在道场里分工合作,有些人负责开车,形成一种各司所职的组织系统。后来人数逐渐增多,系统也一直维持下去。各自被框任固定工作,一成不变。而且延续至今。但我认为印度现在比较自由了,对吗?(对,师父。)对,圣雄甘地、其他圣者、总统和总理,他们教育程度较高,而且游历欧洲、美国,他们目睹别的国家施行更自由的制度。他们回国之后,将那份理念和生活方式注入印度社会。

但是我在印度那时候却差点被打,因为我想帮一位十岁或十二岁的婆罗门女孩,从恒河提水桶回去。她却高声尖叫,丢下水桶就跑掉了。我说:“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叫我到恒河中央打坐一星期的那位师父说:“别碰她,更别跟她说话。她是一位婆罗门。”我才了解。我说:“真是抱歉,我只是想帮忙而已。”由此可见,在印度千万别随便伸出援手。即使看到老妇人独自背提什么东西,也别说:“让我来。”千万不要。她可能会尖叫,警察可能会来质问:“你想对这位无助可怜的老妇人做什么?你这个外国人!护照!你从哪里来的?要留多久?入境原因?你在这里做什么?别打扰这位女士!”你只能:“好,抱歉。”

在美国、欧洲或亚洲,人们在公车上看到老妇人、老人,都会让座给他们。会帮助他们、扶他们过马路、暂时帮他们提沉重的袋子或行李,直到有人来接他们或乘坐计程车等等。这被鼓励并称赞为善行,是君子风度。但是在印度却不需要。所以要谨慎,先在远处问:“可以帮您吗?”用麦克风讲更好,或打电话给她:“可以帮您吗?我只想帮忙,可以吗?”如果她说可以,你才过去帮。否则,就留在原地。千万别靠近。她会跑掉,也许把东西全扔在街上,你千万别碰那些东西。妇女在印度不应独行,在如今仍是。妇女独行仍然不安全。我当时很盲目,爱使人盲目。我爱上帝。我爱人类和动物,爱所有苦难众生。所以我当时很盲目,我一路独行。确实发生过一些小插曲,但没什么难得倒我。比方说,我说我有功夫,我真的有功夫。我没有打妄语。以我现在的松弛肌肉,不晓得是否施展得开,但我以前有功夫。大致是这样。一点笔记而已,我就长篇大论这么久。没关系。你们喜欢,是不是?喜欢我的笔记。(对。)

 

有什么问题吗?(您刚才说,动物同伴会为我们消灾解厄。)是,有些确实会。(如果他们这么做,自己是否会发生灾祸?他们必须分担厄运吗?)的确如此,他们会分担你的业障。确保你有好的业报。如果养动物同伴,自己有责任好自为之,你的动物同伴才不会惹上太多麻烦。但他们都是自愿的,无论你是好是坏。他们都欣然分担,他们心甘情愿为你舍命,动物同伴就是如此。但有些例子极为特殊,像我刚才讲的那只狗。他去那里只为了帮我,而非帮那位照护者。小幼犬却已力量强大。都是暗中行动,没人看到,没人知道。比方你们生气时,会发出某种愤怒的能量,别人一靠近就感觉到。狗也会发出慈善的能量,或吸收的能量吸收这些冲击,防止冲击扩散。他们自有防止办法。那是特务狗。并非每只狗都当特务,多数的狗只做对照护者有益的事。但这只特务狗帮助我,对他的照护者也有益,表示替那位照护者减少业障。因为,若那些人伤害我,他们下场会很惨。连我也救不了他们。我讲过我能救最无可救药的人,罪大恶极的徒弟除外,因为徒弟们被教过如何明辨是非。他们备受爱、灵性教育和加持的滋养。如果他们转而攻击无害如我的人…我没伤害什么人。无论我是不是好老师,这点暂且不谈,我没伤害谁啊。我只提醒你们要修行。你们来我家,我确保你们宾至如归,尽力招待你们。

我想为你们盖更多华厦,但是何必呢?你们反正不会久留,只来几天就回家了。你们都有家,你们不是无家可归的人,第一点。第二点,我用我的钱帮助更多情况危急的人。很抱歉这么说。我很爱你们,却觉得你们不像那么多人那样身陷水火之中。你们从电视上都看得到,儿童瘦得只剩皮包骨,妇女必须走十公里才能汲一点水带回家,给她的孩子用,却在途中被骚扰、欺负。有些难民进入寒带国家,却没有御寒衣物。孩童光着双脚,只用一小块塑胶布搭帐栖身。四周没墙壁、没烟囱、没暖气,一无所有。这些人的情况更危急。或是有些人遭遇灾变,突然间没有了家,也没有钱。例如,即使有信用卡,也被洪水冲走了。无法立即出示什么证明。他们又饿又渴,饥寒交迫。这种我们就会立刻援助。救济啦,救济意思说…急难救助,直到他们重新站起来。

在这个星球上,我不比任何人富有。我不是最富有的,甚至连中等富有都不算。我只是给出去很多,人们就认为我很有钱。我的确还有钱。我不拿你们的钱,也不会吸引你们为我做些什么。我只吩咐你们出去帮助别人。你们不用把钱给我,把钱捐出去济贫就好,或开纯素餐厅,在灵性及物质上帮助他人。若是无法开纯素餐厅,因开餐厅的工作量和人力开销太大,也可开个小杂货店,纯素杂货店!如此一来,对世界和其他人都很有利益,帮助他们了解吃纯素很容易。诸如此类。我们一起努力,意思是我们各司其职。你们尽自己所能去做,并保留所拥有的一切。我不拿你们任何东西。

对我来说,我很清楚我是无害的。所以,要是有人试图伤害这么无害的人,这种业障当然很深重。再者,我对很多人来说助益良多,那个伤害我的人也将承担许多人的业障。所以,没人惩罚那些伤害我的人,他们必须自食恶果。因为,我为世界工作,他们不只必须承担伤害我的业障。倘若他们伤害我,他们就必须承担所有人的业障,含同修或非同修的业障。因为防碍我帮助人们提升的使命,这才是问题的症结,不只是伤害我的肉身所招致的业障。因此,跟明师印心,却与明师做对的人,才很难救赎。那些人的灵魂也许不会被完全摧毁,却可能永远被禁锢在盒子里。那跟被毁灭差不多,再也无法做什么,不再有自我,没救了。再也没有人帮得了。那些人永远想不起一位佛的名号,甚至无法开口说出佛陀的任一个名号。这种业障会让那些人求助无门,徒留无尽的惩罚,无穷无尽且无法逃脱。这种情况令人不寒而栗。但那些做坏事的人,他们并不这么想。他们不知道后果严重。他们心知肚明却认为,眼不见为净也许就没事,殊不知事态严重。所以,那只狗试图阻止那个人,看起来好像他对自己的照护者不好,就某方面而言却是好的。他保护那位照护者免于铸下伤害的大错,因而减轻照护者的业障。所以,是好狗、好孩子。

即使动物同伴远在他方,或是很久以前救过的或已往生的动物同伴,一旦这位恩人遇到麻烦,他们便会回来帮忙。若你的狗狗是特务,哇,那就很有力量,对你大有帮助;能帮你避免许多危险,或避免许多麻烦,也帮助你杜绝身心和情感方面的伤害。有些邪恶力量很强,即使是护身符或法相也不能完全保护你。但有些人连法相也不戴。有些人不戴法相;有些人戴着法相,却并未真的相信它。有些人印了心,却不怎么在乎;不修行,不相信明师的力量,什么都不做。因此,停滞不前,或由于外界的污染掉到更低的等级。一昧地我行我素,做事毫不考虑后果。就好比,你们看,诸佛教导众人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尽量不要造恶业,但有多少人听呢?世上仍有屠夫、酒贩,还是有人借钱和诈欺,种种恶事不一而足。他们还会去寺庙,买几颗苹果放在供桌上,再点一炷香,口中念着“南无、南无”某某,然后把苹果带回家吃,就认为自己是佛教徒了,例如这样。

有些同修也是如此,他们并非真的想修行。只是为了好玩,或为了其他原因,为追求女孩子、男孩子。但我很幸运,我的徒弟有64%以上是好的。我是指并非都是最好的,但至少是好的或无害的,至少有努力修行。但其他36%不好,真的不好。让我工作很辛苦,耗费我很多功德、元气、力量和时间。时间也是很宝贵的。所以我感谢你们当好人。若还不好,就试着变好。下决心并发愿:从今天起,要当好人。至少认真守五戒,不为了好玩而骚扰别人,管好自己的事,保持自己在良好状态,随时保持良好的身心,为自己和他人服务。遵循佛陀的教导,效法耶稣无私之爱的榜样。甚至效法你的狗,效法你的猫,如此无条件爱你,默默大力帮助你,却从来不邀功,或说自己有多好。效法任何动物。他们真的很棒,默默加持这个世界,换来的却是痛苦、骚扰或折磨,你们相信吗?我每想到这点就受不了,真的非常不公平。

观看更多
所有分集  (4/6)
1
2020-06-15
4773 次观看
2
2020-06-16
4570 次观看
3
2020-06-17
4119 次观看
4
2020-06-18
3901 次观看
5
2020-06-19
3772 次观看
6
2020-06-20
3775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