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在天堂的审判时刻,请立刻醒悟并持纯素吧 2022.06.21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所以我只希望他们醒过来,做这件事。(是的,师父。)我说的是这一切—对我来说很糟糕,是恶业,但我不忍心看到乌克兰人民毫无理由这样白白受苦。(明白了,师父。)就像历史再次重演一样。俄罗斯总是来骚扰他们,占有他们,控制他们,摧毁他们的国家,毁灭他们的人民。像这样谋杀、强暴及杀害他们的人民。(是的,师父。)摧毁他们的生活,摧毁他们的国家。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他们比较小,他们没那么强,而全世界都欺骗他们,让他们放弃他们的核武器,只是一个空洞的承诺,说他们将保护乌克兰。

Host:二○二二年六月廿一日周二,我们最仁慈的清海无上师在与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成员进行的一场电话会议中,亲切地回答了成员们有关乌克兰战争的问题,她同时还分享了一些有关其他国家支持乌克兰并采取措施反击俄罗斯侵略的好消息。

我有一些好消息想告诉你们。(噢,耶!太好了,师父。)我在网路新闻上看到的。(是,师父。)你知道的,对这个世界。(是,师父,噢,太好了。)比如,英国表示英国军队必须准备再次在欧洲作战。(喔,噢。)他们在准备。(是。)嗯,这是不太好的消息,但我的意思是,他们已有这种正确的观念。(是,师父。)而不是等到最后一刻,就像在乌克兰发生的那样。(是,师父。)他们正在准备和训练。北约也在某个地方训练,美国也是。

欧盟领导人,许多领导人去了基辅,包括马克宏。(是,对,噢,是的。)法国总统和义大利领导人,德拉吉。还有来自罗马尼亚及来自德国。(是。)甚至马克宏和德国,他们都来了,互相亲吻对方之类的。太浪漫了,这是一些美好的场景,换换口味。(是。)改变一下,一直以来只有战争的场景。(当然,是的,师父。)他们似乎都非常团结并支持乌克兰。(是,太好了。)希望局势能够转变为甚至比那还更坚定稳固。

「Media Report from NBC News – June 17, 2022 Zelenskyy(m):俄罗斯无法选择在什么时候威胁谁,在欧洲给予谁安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就是对整个欧洲的侵略。反对整个联盟的欧洲,反对我们每一个人,反对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反应必须是一致的。

Macron(m):我们共同表达了我们的愿望,即透过超越言语的行动,确认乌克兰属于欧洲大家庭。我们四位都支持乌克兰立即拥有欧盟候选国资格。

Draghi(m):今天我探访了伊尔平,一个由俄罗斯军队实施大屠杀之地。这些恐怖的事实令人深感不安,我们毫不犹豫地予以谴责。我们完全支持各国际机构对战争罪的调查。

Macron(m):乌克兰没有死去。乌克兰的光荣和自由都没有死去。你可以信靠欧洲的兄弟情谊来确保乌克兰仍保持自由。」

我很高兴他们继续帮助并支持乌克兰。(是的,师父。)因为人们担心,我也担心,他们会产生倦怠感。(是,师父,对,是的。)如果一件事持续很久,那么人们就会感到疲劳。我也是,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继续支持他们并为他们祈祷。(对,师父,是,师父。)

还有就是欧洲现在又开始使用煤炭了。像荷兰、德国和奥地利开始了。他们现在正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所有我们之前谈到的。(是。)做得更好。使用煤炭并不理想,但仍然比为了天然气成为俄罗斯的奴隶要好。(噢,对,师父。)

此外,俄罗斯刚刚关闭或减半、减缓天然气供应。就直接做了,甚至还没等欧盟取消。(对。)他们取消了石油,但所有这些国家还没有取消天然气,而俄罗斯就关掉开关,关闭天然气,或减缓供应,给得更少。(没错。)所以他们现在改用煤炭。也许以后他们会找到更好的东西。总会有更好的东西。科学会发现的。(是的,师父。)

在英格兰,英国,新的陆军首领最近说,我们必须再次「准备在欧洲作战」。起初,我以为他意思是他们将在乌克兰和乌克兰并肩作战,因为乌克兰是在欧洲。(是,是的,是这样。)所以,我在想这就是他所说的意思。我当时觉得有点希望了。因为如果他们准备在欧洲作战,那为何不是现在?(是,现在都已太晚了。)为何不在乌克兰?(是。)为何他们要等到乌克兰消失,一切都被摧毁,然后下一步是欧洲的其他国家?一个接一个。(是,师父。)[…]

所以他们应该尽快,天啊。因为克里姆林宫的这支军队不懂任何道德。只有在被打败的时候,他们才会停止。(是,师父,的确。)他们只有被打败时才投降。那才是他们所需要的。那才是他们能听懂的语言。(对。)战争拖得越久,死亡的人越多,乌克兰也可能就越没有机会获胜。即使他们能赢!(是的,师父。)他们能赢是非常肯定的,只是他们需要更合适的武器,(是。)需要关闭他们头顶的领空,需要一个禁飞区,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人力。(对,师父。)[…]

所以,我说,如果英国准备好了在欧洲作战,那么他们应该现在就做!乌克兰在欧洲,(是,绝对是,没错。)而且他们不应该承受所有这些痛苦。(是,师父。)

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西方应该全心全意帮他们,而不是像马克宏说的,他们必须建立一个特别委员会,而非欧盟,而是在其之下的组织,这样乌克兰就可以加入了。天啊,如果你帮一个朋友,他已经处在这样巨大的危险和麻烦之中,而你还得羞辱他?(了解,这不合情理。)是啊。

而且甚至还建议他不要羞辱他的敌人。那个敌人是自找的。闯进他家里,抢走一切,毁掉他的房子,强暴他的妻子和孩子,然后不应该羞辱那个敌人。告诉我,这是什么种类的语言?我们要维护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告诉我?(是,了解,师父。)对。

很抱歉,我总是对这样不合理的事生气。同样,当我在电视上看到动物族人每天都在受苦时,我为他们感到愤怒和痛苦。(是,师父。)[…]

我们都是地球人,这是他们说的。我同意这一点。动物族人或人类。而我们残暴地对待彼此,像是地狱众生一样。(是的,师父。)和任何打斗的人打,甚至和不打斗的人战斗。只是压迫、虐待任何我们能压迫虐待的人。天啊!这就是为何我甚至不能再和天堂争论了。

我每天都在很努力地尝试,我努力为人类找各种藉口。但大部分的天堂都坚决要毁灭整个人类世界。(噢,天啊。)而且祂们告诉我:「只有您和您的徒弟可以幸免。」祂们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告诉我。我说:「若只有我和徒弟,我要怎么生活呢?而且我的徒弟遍布世界各处。如果你摧毁一切,我怎么知道他们是否活着?」(对。)我们如何能联系呢?(是的,师父。)可怕的黑暗景象。(理解。)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不能告诉你们更多了,是谁告诉我这些那些,还有其他的,但祂们说:「从现在开始。」(噢。)已经真的开始了,从上个月。(喔,噢。)我看看能否告诉你们一些。不,最好不要。

但祂们有特定的人,我与之争论。我说:「有一些人,他们只是不了解。人类只是还不明白。(是的,对。)他们不懂。他们不理解吃动物族人和残忍之间的关联,以及因此产生与天堂之间的距离。他们仍然不明白这一点。所以,您不能把他们都杀了。让我有时间去教他们,去告诉他们。让我有更多一些时间。」祂们说:「您已经有太多的时间了。」意思是,我已经有过太多时间。(是,懂。)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因为他们已经被毒害这么久了。很多人正在觉醒。我看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吃素以及吃纯素。」但祂们说:「现在讨论什么都太晚了。」(天啊。)

我不能告诉你们所有细节。(是,师父,明白。)你会非常惊讶并感到震撼,但我不被允许说出来。我只是希望不说出来,就不会发生。(希望如此。)我只是努力往好的方面想。(是,师父。)

然后祂们说,有一种特殊类型的人,祂们要先消灭他们。我不能告诉你们。我不被允许透露。因为如果我说了,躁进鬼魅会找到一些东西来压制,用一些策略来毁掉这件事。至少有一些东西。(是,师父,了解。)

我希望人类很快觉醒—快一点,不然的话。天啊,我们可以在地球上拥有天堂。这么多钱,这么多食物,到处都如此丰盛—一个美丽的地方。(是,确实是。)没有理由去破坏它,用这样那样的方式毁灭它。(是,师父。)

好吧,所以我只是希望北约和整个欧洲快点决定缩短战争的时间,否则,战争进行得越久,就会有更多人死亡。(的确。)世上会有更多粮食短缺和更多饥荒。(是的,师父。)还有大流行病。[…]

以前我读到台湾(福尔摩沙)疫情被控制住。(对。)很少人感染,很少人死亡,我是说跟其他地方相比。(是,师父。)不过现在都一样了。英国和每个国家,新冠病毒的感染率都越来越高。

现在还有猴痘。最初,猴痘据说,只是透过接触传播,人与人的接触。(是。)但总之它是从动物族人身上跳出来的。(是。)然后人类可以透过接触或是亲吻、触摸,从同一个盘子里吃相同的食物,或从性生活中相互感染。(是的,师父。)而现在他们发现它不只是这样,它是在空气中传播的。(噢,天啊。)那现在就更危险了。因此即使是美国也建议人们要戴上口罩。(噢,天哪。)他们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如果他们外出必须要戴上口罩。(是的,师父。)或者老年人,而不是孩子们。所以才说有三分之一。(是。)

他们想开放,恢复到正常状态,把新冠肺炎就当成另一种慢性流感之类的。(对。)但不是这样的,并非如此。而且我已经讲过了,即使看来温和,其实不是。影响是长期的,甚至是无形的,无法追踪。这就是问题所在。科学家们甚至还不知道。或许他们会发现,不过没有什么能治愈这种长期而且隐蔽的影响。(噢。)[…]

我们都是自作自受,所以,我们能责怪谁呢?上帝离我们而去了,因为我们的罪行铺天盖地,震动了天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宇宙的稳定,(天啊,噢。)这就是原因。如果天堂让我们活着,那么宇宙也会有麻烦,因为共业的能量。(是,师父,明白。)

比方说一辆汽车哪怕只是在一个车轮上有一个小洞,这辆汽车就无法运转。(是,对。)会发生这种事,若你从钉子或是什么上面开过去,哪怕是一根钉子在你的车轮上扎了一个洞,完了,整辆车就必须停下。(是,师父。)但问题是,若车轮坏掉,你无法继续开车。你只能开一阵子。(是。)

所以,像我们现在的世界,我们甚至在几乎所有车轮都坏掉的情况下开车。(噢,天啊。)大卡车上几乎所有车轮都损坏了—没气了。(是,师父。)而我们还在用一个或是两个车轮开车—仍在继续,不停下来,也不修理。那么你就会发生事故,你会死的。(是,确实。)而你的车也会坏掉,翻车,侧翻。然后也会损害街道上别人的车。(是,确实如此。)所以这就是为何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也影响宇宙。这就是为何天堂不想再原谅我们了,因为我们不修理我们损坏的车轮。(是,师父。)

我们可以修理的—只要停下来换掉车轮。就是现在,如果人类停止杀戮动物族人当作所谓的食物来吃,而是吃一些其他的食物—那么这星球就会被治愈,会变得完整,会变得富足又美好,像天堂般。(是,对的,师父。)

所有破损的车轮都必须修补。或许如果一个车轮坏了,但还有很多其他的车轮,那你就仍可以开车,比方说大卡车。(是,师父。)不过这也要看是什么车轮。然后若你继续像那样开车,那么很多其他的车轮也会开始损坏。于是最后你就不能开了。(是,确实,师父。)你可能会在街上某处翻车。你无法再控制平衡了。你无法再开车了。然后你死了,然后汽车也没了,在坑里或是在沟壑里,或是在峡谷中。而汽车和司机都死了。(是,师父。)

所以,这就是我们世界现在的情况。多数车轮都完了,坏掉了。我们却还不停下来修补。我们早就该停下来修理了,这样我们才能再继续安全、和平地开车,安心地开车。(是,师父,确实。)[…]

你们有什么好消息吗?或者问题?(我们有一个问题。)告诉我。

(师父以前说过北约应该武力介入把俄罗斯赶出乌克兰。但北约实际上会说,由于他们的规则,他们不能介入,因为他们只会自卫。对于北约所说的他们不能进入乌克兰,是因为他们的规则,师父认为呢?)

让他们的规则见鬼去吧。人们正在死去。双方数以万计的人在死亡,而世界正在走向饥荒。(是的,师父。)北约坚守规则为了什么?规则是为了人,而不是人为了规则。(是,师父,对,师父。)他们只不过是些懦夫。就这么简单。你懂的,生活从来不是黑白分明。你总是要根据情况行事。(是的,确实是,对,是的,师父。)[…]

我们是聪明人,是不是?(是,是,师父。)本应该是。(是,我们是。)北约秘书长应比普通的北约成员了解更多。(是的,师父,确实。)他应该比其他人懂得更多,所以他才是首脑。(是的,师父。)所以所有这些都是垃圾,除非史托腾伯格,北约首领,希望乌克兰继续受苦,因为他们受苦的时间越长,其他国家就越想加入北约,而他作为首领就会感到更强大、有权势。(噢,天啊,对。)或者他们想要另一场世界性饥荒,简而言之,在乌克兰。除非他想要再经历一次乌克兰大饥荒,像一九三三年那样。(是,师父。)

那时是在史达林统治下。(是的,师父。)一场大饥荒持续了大约一年时间。据说有五百万人—估计而已,可能更多,在苏联死亡。其中大多数是乌克兰人。(噢,是,师父。)这场饥荒是对乌克兰农民直接的打击。因为史达林把大量的俄罗斯人转移到乌克兰,把乌克兰人转移到俄罗斯,比如说这样。(是的,师父。)

而在史达林统治下,他们控制了农民,控制了农业。他们不让人民拥有俄罗斯统治以外的任何东西。(是的,师父。)很多人没有足够的食物吃。俄罗斯派出他们的警察、镇暴队、特种部队,不断进入乌克兰,拿走他们的东西。总是闯进他们的家,不同的房子,如果他们认为那家有太多的食物,他们就去把食物拿走。(是的,师父。)即使在那时,在那个时候,如果有人拥有的食物比他们应得的要多,根据当时的俄罗斯法律,那他们就犯了罪。(噢,没错,是的。)

然后农民,那些饥饿的农民,也许保留了一些食物,甚至藏起来,俄罗斯人会把食物拿出来,甚至会杀死他们。(噢。)用行刑队杀死他们,因为他们「偷」或保留了,甚至只是藏匿了一袋小麦。(喔,天啊,噢。)他们称这是偷窃国家的东西。(是,师父。)这是因为饥饿。在那个时候,农村人口从来没有足够的食物来养活自己。(噢,我明白了。)

想像一下。(是,师父。)所以,当然,根据这种情况,在一九三三年的饥荒,是大规模的,非常严重。(太悲惨了。)但是即使如此,当时的莫斯科并没有为当时的饥荒、饥饿提供任何额外的救济。而与此同时,苏联向其他国家,向西方国家出口了超过一百万吨的粮食,而他们自己的人民却在乌克兰挨饿。(喔,噢,天啊。)他们的粮食成为了国家的粮食。(是,师父。)被储存在任何筒仓里,成为了国有财产。(对。)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Feb. 12, 2022 Clive Myrie(m):嗯,俄罗斯长期以来试图决定乌克兰在苏维埃共产主义下的命运。当莫斯科强迫人们从小农庄转移至极度低效的集体农庄时,多达四百万人死于饥饿。痛苦怨愤情绪存续至今。

Fergal Keane(m):当克里姆林宫合唱团赞美史达林时,世界被告知这是一片幸福的土地。

TV broadcast(m):而今天,它首先是东欧的粮仓,黑土地产出数万英亩的小麦。

Fergal Keane(m):但九十五岁的彼得‧莫西拉特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谎言。强制的农场集体化给他的家人带来了饥饿和恐惧。

Petro VO translation(m):太可怕了。有个镇暴队拿着干草叉挨家挨户地找面包。那时我五岁。我们锁上了门和所有窗户,但他们用撬棍进来了,然后他们去了所有的谷仓,试图找到任何埋藏的面包。

Fergal Keane(m):没收食物是为了惩罚抵制集体化的农民。据悉有多达四百万人死于乌克兰所说的大饥荒,被饥饿杀死。俄罗斯否认这场饥荒是蓄意打击乌克兰人独立精神的行为。九十八岁的札哈洛娃,还记得饿死者的尸体。

Olexandra VO translation(f):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死去的人。他们挖了一个大坑,把所有的尸体扔在那里。我父亲去了西乌克兰,带着我们家所有好东西去换取食物,但他什么也没有得到。你可以说我有过生活,但那不是生活。

Fergal Keane(m):在家庭住宅附近,有个饥荒时期的乱葬岗。这也是现代乌克兰起源故事的一个重要部分,这个概念是有关这个国家,在一九三○年代遭受了莫斯科独裁政权的压迫。这里的这扇老铁门?

Dr. Drobovych(m):是的。

Fergal Keane(m):抵抗的乌克兰人最终被关在这样的地方。

Dr. Drobovych(m):有些历史学家说有五千到一万人在这里的地下室内被杀害。

Fergal Keane(m):基辅的秘密警察审讯室。简直无法想像,当人们穿过那扇门,来到这个地方时,他们脑中会想些什么。

Dr. Drobovych(m):是的,痛苦。

Fergal Keane(m):对史达林罪行的调查在俄罗斯一直被压制。

Dr. Drobovych(m):他们保护史达林。他们隐瞒了真相。他们攻击我们。他们不承认我们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为什么?我们不明白。」

所以,这几十年来,俄罗斯所到之处,都是饥荒、破坏、拆毁,以及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谋杀人民。若不是枪杀他们,就是把他们饿死。(噢,天啊,太坏了,太可怕了。)是啊,到处都是满目疮痍。(是的。)他们就是这样征服其他国家的。他们甚至说,像这样拿食物的人,他们称之为「恐怖分子」。(噢,天啊。)「粮食恐怖分子」。(噢。)他们说:「必须制止粮食恐怖主义。」因此,至少有五百万人死亡。(噢。)而其中大部分是乌克兰人。(太邪恶了。)

而俄罗斯,几十年来,把很多俄罗斯人带进了乌克兰,让乌克兰更俄罗斯化,更容易被控制。(噢,对,师父,是的,师父。)然后他们想把所有的乌克兰人俄罗斯化,删除他们当时的身分。(是的,师父。)所以,如果欧洲或北约希望这种情况再次发生,那么他们就会袖手旁观,等着这种情况发生。而如果乌克兰沦陷了,整个欧洲迟早都会沦陷。(是的,师父,对。)噢,天啊,噢,天啊。

现在你可以看到,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开始出现饥荒,因为他们无法出口他们所有的粮食。(的确。)若不能出口到其他国家,粮食就会留在那里腐烂。(是,是的,师父。)而俄罗斯已经偷了他们的粮食卖到其他地方。然后,当然是,那些俄罗斯占领下的国家,或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者,所有这些农产品将被运走,被俄罗斯出口到其他地方。(是的,师父,没错。)所以,世界饥荒,现在已经开始了,不仅是在乌克兰,像上次那样。(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On Demand News – June 12, 2022 Zelenskyy(m):乌克兰的农产品出口在全球市场上发挥着稳定作用,而俄罗斯必须负责,其挑起了针对欧洲的新一波移民潮,利用非洲和亚洲人民当成人质。」

「Media Report from Belsat TV – May 30, 2022 Alina(f):这只不过是一种普通的勒索,因为,如果没有乌克兰的粮食出口,数以亿计的人就有被饿死的危险。

Reporter(f):由于在乌克兰的战争,全世界遭受饥饿的人数可能上升至三‧二三亿。这是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长大卫‧毕斯利说的。

Guterres(m):俄罗斯对邻国的入侵实际上已经终结了其粮食出口。

Reporter(f):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说,截至五月廿一日,俄罗斯在乌克兰港口封锁了两千两百万吨粮食,逐渐将其偷走、取出,并试图出售。

Reporter(m):这是一辆乌克兰汽车停在占科伊,正在被重新装进一辆俄罗斯汽车。这就是产品进入俄罗斯联邦的方式。

Reporter(f):乌克兰是世界上第四大谷物生产国。谷物产品价格正在飙升。专家们预计将出现世界上最严重的粮食危机。专家预测在两三个月内,北非和中东国家的粮食库存将耗尽。与此同时,被盗的乌克兰粮食被运往叙利亚。埃及和黎巴嫩已经拒绝了这种运送。」

这就像一场全球的乌克兰大饥荒。(噢,是的。)所以俄罗斯到现在为止,所到之处都是这样。天啊,他们没有任何灵魂,俄罗斯的这些领导人,我是说这些邪恶领导人。之前有些俄罗斯领导人可能是好的。(是的,师父。)但至今,我是说自从共产主义统治俄罗斯后,他们所到之处都是血腥。(是的,师父。)到处都是血腥—血腥和毁灭。即使是柏林,在战后,德国被分成西柏林和东柏林,而西柏林继续繁荣并进步,且修复了所有被战争破坏的城市。但东柏林,没有。[…]

因此,俄罗斯似乎也想把乌克兰分裂成像这样,像东乌克兰和西乌克兰,或南乌克兰、北乌克兰。(是,师父,对,师父。)除非欧洲要袖手旁观,等待这种情况发生,或北约只是找各种糟糕的藉口看着乌克兰人受苦,那他们就不须做任何事。并且等到乌克兰沦陷。(是的,师父。)

我担心的是欧洲,而不仅是乌克兰。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北约必须以武力介入,赶走俄罗斯士兵,因为他们不属于那里,他们不属于欧洲。(是,的确。)不属于!他们就这样占领克里米亚。也透过轰炸和吓唬人们。然后他们占领了顿巴斯地区,也是这样。(是,师父,对,师父。)他们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到处都是破坏,到处可见人们、孩童死亡。(是的,师父。)他们没有灵魂,否则,他们不可能忍心对一个无辜国家,对他们的邻居做这一切。(是的,师父,的确。)没有任何藉口,绝对没有。他们所到之处都是这样。

所以,北约最好阻止它。如果北约没有胆量去做,那么欧洲和其他国家就必须团结起来并且帮助乌克兰。我指实际地、全面地,不只是武器,而且用武力,派他们自己的士兵,专业知识和一切。(是。)他们承诺继续帮助乌克兰,尽管很疲惫。但是,武器并不总是及时送达。(是的,对,是真的。)而最近,有一些延迟,那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为什么。而战争持续时间越长,没有足够武器和力量,则更多乌克兰人会死去。(是的,没错。)更多乌克兰士兵将阵亡,他们可能也会感到疲惫。

除此之外,北约预测了一些事情,说了一些负面的话,比如:「与俄罗斯的战争将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漫长的过程。」(是的,师父。)正因为如此,它也会影响到乌克兰士兵的士气。(是,那是真的,对。)然后他们会觉得:「噢,我的天,好久。」然而他们不觉得是这样。他们认为「这会速战,我们用我们所有的武力、我们的威力、我们的心,把俄罗斯人驱逐出我们的国家。但现在,感觉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战争将持续更长。」(是的,师父。)北约主席的说法,感觉像很长时间,永远。(没错,是的,师父。)

为何他的嘴总是必须说那些不利于帮助乌克兰人民的事情?(对,是,的确。)所以我不确定北约是否会进入乌克兰,并真正、完全、实际地帮助他们。(是,师父。)除非美国采取主动,发挥主导作用,并决定他们应该参与来帮助乌克兰,用武力,也派遣士兵。(是的,师父。)还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比如禁飞区。(噢,是。)[…]

如果失去了乌克兰,那俄罗斯将继续。(是。)因为俄罗斯将利用乌克兰的财产、基地和设备或粮食继续打仗。(是,是没错。)[…]

另外,例如,俄罗斯去车臣,他们也摧毁了一切。(是的,师父。师父,您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车臣的情况?)

所以这都是俄罗斯做的。(是的,师父。)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了,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鲍里斯·叶尔钦时期。第二次,当时的总理是弗拉基米尔˙普丁。(是的,师父。)当时他不是总统,第二次时他是总理。然而,第一次战争已经破坏了很多、很多,特别是首都格罗兹尼。然后在第二次战争中,他们甚至没有足够时间。直到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战争停止时。(是。)他们与鲍里斯·叶尔钦以停火和解。鲍里斯·叶尔钦与车臣于一九九七年签订和平条约。但两年后,第二次车臣战争再次爆发,由俄罗斯挑衅而起。当时是未来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丁。(是的,师父。)只有两年时间,车臣人没足够时间喘息复原。这是他再次进攻的原因。因为他知道他们仍然很脆弱、很薄弱。(是的,对,师父。)

所以格罗兹尼在地图上留下一个很、很大的洞。联合国称那个洞:「地球上被破坏最严重的城市。」(噢。)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多么悲伤,太可怕了。)而且几乎无人能够幸免。(噢,天哪。)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Mar. 25, 2022 Georgina(f):普丁领导的第一场战争是近期历史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之一。一九九九年,当他还只是俄罗斯第二大掌权者时,他就向车臣派遣了军队,就在俄罗斯军队之前,在鲍里斯·叶尔钦领导下入侵车臣的几年后。这两场无情的车臣战役为普丁的各场战争立下了模式。俄罗斯军队铲平了首都格罗兹尼。

Reporter(m):俄罗斯数月无情的狂轰乱炸使格罗兹尼成为一座死城。

Georgina(f):当他们离开时,多达八千名平民已经死亡。联合国将格罗兹尼描述为:「地球上被破坏最严重城市。」此后,俄罗斯的战争一直遵循同样的模式。」

你能在历史上读到这些。(是的,师父。)而大约有廿五万平民在两次车臣战争中被杀。(噢。)还有关于强暴的报导,就像现在的乌克兰一样。「关于俄罗斯士兵的强暴、纵火、酷刑和其他罪行的报告很普遍,而且被这些部队视为一种完全必要的邪恶。」[…]

怎有任何必要之邪恶?(对,师父,没错,师父。)而当时的一名俄罗斯士兵,在二○○○年告诉《洛杉矶时报》:「我们必须对他们残忍,」对车臣人残忍,「否则我们将一无所获。」(天哪。)相信吗?这是他说的话。所以,为了达成某些事,你必须要残忍。不管他们是否曾对你做过什么。

当时弗拉基米尔·普丁已经是总统了,从二○○○年五月就几乎直接统治车臣了。[…]他们仍然属于俄罗斯。(是的,师父。)

若干年后,另一个车臣人进来当上了总统,当然也变得很富有。他们在统治车臣共和国期间,中饱私囊。又是个很无情的领导者。他是完全亲俄的。(是的,师父。)完全亲普丁。所以他才能成为总统。我认为他并不是由人民票选出来的。但他就像普丁的傀儡。普丁任命他出任总统。(是,师父,对,师父。)这位总统名叫卡德罗夫,人们称他为俄罗斯总统弗拉迪米尔‧普丁的残暴傀儡或「攻击犬」。

他完全是普丁和克里姆林宫的傀儡。甚至还把他的人民带到乌克兰,为普丁和克里姆林宫杀害乌克兰人民。他应该知道,根本毫无理由这么做,但是因为俄罗斯完全控制了车臣,所以所有领导人,不管是谁,倘若他们不听克里姆林宫的话,倘若不按照克里姆林宫的命令行事,他们将无法生存,更不用说继续在车臣担任领导人。

因此,如果乌克兰输了,情况也会是如此。俄罗斯将在乌克兰安置任何所谓的领导人,只是去当一名奴隶,并对克里姆林宫唯命是从。(是的,师父。)你可以看到证据。(是的,师父。)

而这位卡德罗夫先生,所谓从二○○七年至今的车臣共和国元首,对一个国家元首来说,那是一段相当长的任期。(是的,师父。)类似像普丁和白俄罗斯总统那样,他们有一些共同点。也许这就是他们喜欢彼此的原因。而为了能够生存那么久,作为一个首脑,我猜他必定对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首脑卑屈恭顺。(是的。)

车臣现任领导人,卡德罗夫,残暴地压迫、杀戮、谋杀、折磨乌克兰人,因为这和普丁的心态是一样的,而且他完全在克里姆林宫的控制之下。但我不知道他是否感到自豪,或为了生存而必须为之。因为如果他真的想以自己为荣,就不应该做这些事。他是个男人,应该是个独立的思想家和其人民真正的领袖,却反而为了克里姆林宫变得像个魔鬼。

「Media Report from VICE News – Aug. 29, 2021 Sahar(f):对于任何敢于质疑卡德罗夫的车臣人来说,他们的选择都是病态的。若不是留下来等死,就是在恐惧中逃走。

Kadyrov(m):那些用流言蜚语或争吵,带来人与人之间不和谐者,应该被制止。除非我们杀了他们,把其关进监狱,恐吓他们,否则我们将一无所成。

Sahar(f):似乎没有任何地方安全。秘密的车臣暗杀队在欧洲及更远的地方搜捕卡德罗夫的批评者,在柏林、维也纳、里尔,甚至在杜拜被残忍杀害。最近,卡德罗夫已经将他实施的侵害转向车臣共和国的LGBTQ+群体。同性恋及非主流性别在该国一直是一种禁忌。但在二○一七年,卡德罗夫开始了被描述为对年轻男女种族灭绝行为。

David(m):这成为了一个专案,消灭所有可能被怀疑有LGBTQ情感或想法的人,即使没有行动。

Sahar(f):幸存者谈到他们被关在类似集中营的拘留中心,在那里他们遭受殴打和电击的折磨。其他人被释放时,他们明白自己的家人会比国家更严厉惩罚他们。但媒体开始报导此事时,卡德罗夫宣称车臣不存在同性恋者。

Kadyrov(m):这是无稽之谈。我们这里没有这种人。我们没有同性恋。把他们带走,离我们远点。为了净化我们的血统,若这里有,就把他们带走。

Reporter(f):种族灭绝的国家幸存者仍然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卡德罗夫的暗杀队来找到他们。卡德罗夫的统治似乎没有极限。但人们想知道他何时会做得太过分,甚至对普丁来说。普丁很少谴责卡德罗夫,俄罗斯的钱款源源不断注入该地区。

Tanya:对弗拉基米尔‧普丁来说,他仍然便于为克里姆林宫利用,这也是他继续掌权并能为所欲为的原因。」

这真的是件很可悲的事。我想人民不会喜欢他,或者他们不喜欢他,或可能从未喜欢过他。但他们只得保持沉默,因为他们害怕战争,害怕更多流血事件和更多的折磨,害怕来自俄罗斯的更多苦难。(是的,师父。)

我想他也有…我希望,也许我想错了…他也有一些羞愧和后悔的时刻,但他已经处于枷锁之下,无法与克里姆林宫抗争,所以必须变得残酷。或者说他很残暴,因为据说,他带到乌克兰去送死或作战的士兵都非常凶残,极其残暴。(是的,师父。)所以,也许他们都是同一伙人,只是身在不同的地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聚在一起,试图摧毁乌克兰的任何地方。

所以,如果乌克兰输了,他们将没有未来可言。他们将没有自由。正如我已告诉你们的,所有乌克兰人民都站起来反抗克里姆林宫发动的战争。所以,如果俄罗斯有机会控制乌克兰,那么所有这些人都将被永久视为囚犯、奴隶或敌人,他们将遭受无尽的折磨。永无止尽地遭受苦难。(是,师父。)(他们将受到残酷的压迫。)或是骚扰。俄罗斯人会继续谋杀,或是强暴,或是夺走他们的一切。(是,师父。)而且可能不会给他们足够的食物吃,就像以前一样,就像几十年前一样。(是,师父。)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在乎我会因为所有这些业力而发生什么。我必须要讲出来。我必须要讲,北约必须进来,完全致力于帮助乌克兰把俄罗斯赶出去。(是,师父。)北约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欧洲和其他国家就必须勇敢地站出来,进去帮助乌克兰,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是在帮助他们自己,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战败,他们才会安全。(是,确实。)如果乌克兰重新得到他们完全的自由,重新得到他们的土地,重新得到他们的民主,就像这一切发生以前那样,那么欧洲也将会安全。其他国家也将会安全,不只是欧洲。(是,师父。)[…]

很多其他国家或洲,像是乔治亚、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他们都受过俄罗斯的血腥魔爪的残害。还有这一切的毁坏。好几百万人死去,因为俄罗斯的入侵或是干涉,或是殖民。(是,师父。)因为这一点,不论俄罗斯领导人把他们的军队带到哪里,都有数百万人死亡。(是,师父。)尽管所有这些,世界仍原谅了俄罗斯,因为他们有东西可以提供。(是,对。)可是我无法相信。这种残暴的政权,领导人一任传给一任—这就像是一个连续的残暴行为。(是。)[…]

所以,除非北约希望乌克兰再次经历那种大饥荒、饥饿、死亡,或是成为另一个车臣,或是像以前的德国一样变得分裂,那他们就不必做任何事。(是,师父。)不过整个世界都会追究北约首领的责任。不只是首领,还有北约的一些大成员国。这个世界、历史和天堂都会追究北约对这场乌克兰战争的责任,不论乌克兰还会发生什么坏事,比方说若他们变得像车臣一样。[…]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3, 2022 Toomas Ilves(m):这是第一次有人威胁要使用核武器来征服。这是个根本问题,北约很少有人真正意识到或明白这一点。所以,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比我们现在认真得多。这些藉口:『噢,我们不能保卫乌克兰人,因为它会引发一场核战争,』真的是已经在应允俄罗斯的勒索了。而这不会止于任何地方,因为他们一旦在那里成功了,他们会继续,并说我们在袭击其他国家时会使用核武器。你必须说:『不,我们现在将制止这状况。』」

他们欢迎任何其他富有的、出名和有声望的国家作为北约成员国加入。(是,师父。)所以,这都是为了金钱、利益和名声。没有真正的理想主义,没有真正的高尚,甚至没有「爱你的邻居」之类的教义。(是,师父。)所以,我说过,让规则见鬼去吧。(是。)当涉及到帮助有需要的邻居的时候,特别是在急需的时候,生死攸关的时候,就不需规则了。(是,的确。)特别是他们知道,他们邻居的敌人残暴又凶恶,而且以前到处都有暴行的历史。(是,师父。)

以前,北约的首领,史托腾柏格先生,在全世界赢得了好名声,因为他当时在俄罗斯和挪威之间进行了一点谈判,[…]协助解决了问题。(是,师父。)可是现在是一场大战—是一个国家到处都是生死攸关、血腥和毁坏之事。[…]

是普丁和这个帮派。(是,师父。)因为他们延续了史达林的传统。他们根本不在乎有多少人死亡,他们如何受苦。不在乎他们是否饿死,或他们是否被炸死,或是否被强暴、被骚扰,或是被抢走他们的一切。(是,师父。)这就像是拦路抢劫的强盗匪徒。(是,师父。)真的如是。(是。)还能是什么?(确实。)

你们能想像任何一个正派的国家会这么做吗?(不会,师父。)所以,俄罗斯人民,他们不喜欢这样。他们也上街去抗议了。甚至现在他们还上电视发表了他们的看法,反对普丁的这场战争。(是,师父。)甚至最近,普丁的一个所谓的盟友也公开反对了普丁在乌克兰的战争。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June 21, 2022 Reporter(m):在台上,普丁试图证明在乌克兰的战争是合法的。但俄罗斯总统面临了一些阻力,这次来自一位关键盟友。

Tokayev(m):我们不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显然这一原则将适用于准国家领土,我们认为准国家领土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

Reporter(m):这不是哈萨克第一次否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独立。今年六月,哈萨克还表示它不会协助俄罗斯规避制裁。现在,据报导,俄罗斯要求哈萨克加入其在乌克兰的部队,但哈萨克拒绝了。」

如果那真的是普丁坐在那里的话。(明白。)不过这种被躁进鬼魅附身的化现出来的,他们不能长久在外面。(是,师父。)不像我们正常人一直都在,每周七天,每天廿四小时。(是。)这种鬼魔的化现不会持续太久。即使它似乎在那里,或甚至是全像摄影。(噢。)甚至只是由化妆或是替身造出来的。(是,师父。)

我看过很多普丁以前的照片,还有很多普丁最近的照片。(是。)不是同一张脸。(确实。)这张脸的一边,不一样。(是,师父。)当然,如果你没有对比,或是你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不同的。是不是不同的脸并不重要,普丁已经死了,我说过了。(是的,师父。)我没有理由对你们说谎。为了什么?而且已得到天堂的确认。然后我的守护天神们把他带到了某个地方。我还不能告诉你们是哪里,我不想说。(是,师父,明白。)也许以后,我会告诉你们。现在,说出来不好。(明白,师父。)

不过这个世界并不知道普丁已经死了。他们以为普丁还坐在那里。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反对他,在那个经济论坛以前。

(师父,为什么我们最近不放任何有普丁照片的新闻上去?)因为我们不报导假新闻。(确实。)抱歉。(是,师父。)如果你知道什么是假的,你会把它告诉别人吗?(不,师父,不会。)你们也可以放那些照片,也可以放那些新闻上去,但你们必须到处标注,像是「假新闻、假新闻、假新闻。」(是。)那我就允许这么做。

我们持五戒,我们时时要讲真话。(确实,师父。)我们不能说谎话,这是其中一条戒律。(是,师父。)而且讲一个假的故事也违背我们的原则。(是,师父。)我们不报导假新闻。(是,师父。)我们从假新闻中得不到任何好处。即使得到,我们也不想要。(对,师父,是的。)因为其中一条戒律,我们的一条原则是你们不能说谎。你们记得的,对吗?(是的,师父。)

不杀生,不妄语,不偷盗,不邪淫,不吸毒。(对。)所以,戒律之一是我们不妄语。(是的,师父。)所以我们不能播假新闻。(是的。)特别若我知道它是假的。(是的,对,师父。)其他人,他们不知道,所以他们做他们想做的。(是的,师父。)我明知是假,所以我不能让它在我们的电视台播出,不能明知还这样做。(是的,师父。)

好,还有什么问题吗?[…](请问师父能否告诉我们战争何时结束?)我希望我能。(噢。)我希望我可以。我知道很多事情。(是的,师父。)我知道,但若我告诉你,结果会不一样。(噢。)我已经学到了一次教训。很多次,不只是一次。

但是有一次非常特别的有关纯素的。[…]人们认为很难改变一切。[…](是的,师父。)请原谅我。事实上,这很容易。只要不再有动物族人产业,不再有。(的确。)当没有肉了,就不会升温,没有购买。(是的,正是如此。)如此简单。任何已经存在的东西,剩下的,扔掉。(是的。)人们可以有更多的新工作,人们会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是,师父,正是如此。)而整个国家将变得更加光明,更加快乐,更加有福。他们会感觉到的。

只是现在一切都被黑暗所包围。大多这样。很多领导人周围都是非常黑暗的,很黑,很黑,很黑。他们没有任何光环,他们只有暗黑之色。我不喜欢史托腾伯格的颜色。除非他改变他的心,除非他真正做一些事情,带领北约帮助乌克兰迅速获得和平,防止欧洲发生更多战争,防止世界饥荒。(是的,师父。)他现在的颜色,黑咖啡色,不会改变。它可能会变得更加黑暗,如果他继续只是滥用他的职权,只是为了利用这个职位,只是为了生活舒适,只是坐在那里获得报酬。偶尔出来说点什么。(是,师父。)没有好话。没有真正实际的、真正好的事情。如果他再这样继续下去,那么他周围的颜色,他散发出来的颜色就会越来越黑。就像世上其他一些领导人。我不想一一指名道姓。(是的,师父。)[…]

我不被允许告诉你们。我知道,我只是不被允许告诉你们。(了解,师父。)我不断地多次问:「能吗?能吗?能吗?」但是我不能。(是的,师父,明白。)像其他许多事情一样,我希望我能告诉你。有些事情很有趣,有些事情很开心,有些事情很悲伤。但是现在,你可以在全世界看到,你可以计算出,乌克兰的战争会持续多久。

即使北约负责人说它将持续很长时间—你不必总是听从p(方济各)和史托腾伯格的所有这些垃圾。听起来像石头,像一座石头山。(是的,师父。)总之,这已经是足够的垃圾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这些钱都花在了杀戮、谋杀和与邻居或者其他国家的战争上,天啊,光凭这些钱就可以让我们的世界成为天堂了,所有的穷人都得到帮助。与所有对人类有益的计画。(是的。)那么我们就永远不会有这些儿童的照片了,瘦到只剩皮包骨的儿童。(是的,师父。)你可以算他们身上的肋骨有几根,因为他们太饿了,到处都在挨饿。(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Mar 29, 2022 Reporter(m):这里的大多数家庭已经在干旱中失去了一切。

Drought Victim(f):这里有口渴和饥饿,这里有炎炎烈日,这里有干旱。」

「Media report from Channel 4 News - Nov 2, 2017 Reporter(m):医生被叫来帮助一个叫阿坦的五个月大男孩,他刚被惊恐的父母送来。

Female Voice:他有呼吸吗?

Reporter(m):阿坦正在遭受痛苦,因为他的母亲营养不良,无法再进行母乳喂养。几步之遥,另一场紧急事件正在发生。这是一个患疟疾的男孩,但营养不良使他虚弱。医生们竭尽所能拼命抢救那个男孩。但为时已晚。

Doctor(m):这家医院百分之九十的病人是营养不良的儿童。」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Feb 24, 2021 Reporter(f):这些原因很复杂,但不包括市场上的粮食短缺。有很多东西可以买,但很多人买不起。六年的冲突已造成了损失。食品价格上涨了约百分之一百四十。叶门货币已随经济崩溃。」

还有所有这些战争和破坏。天啊,如果战争结束以后会花掉如此多的钱,这么多的钱来重建一个国家。(是的,确实。)那可悲的、悲伤的、残酷的能量,我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来重建它。(是的,师父。)对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特别是对乌克兰,这个受害国。(是的,师父。)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北约说他们有规则。我告诉你,让规则见鬼去吧。[…]而现在整个国家都在水深火热中,在绝望中—乞求帮助。

「Media Report from CBS Evening News – June 12, 2022 Reporter(f):新的警告,乌克兰武器不足,亟需西方国家更快地提供武器。乌克兰政府表示,俄罗斯每发射十发炮弹,其只能用一发炮弹回应。而在马立波,有段关于万人坑的新影片。官员们说,有多达两万人被埋在那里。」

每天,我从未听到泽伦斯基总统不寻求帮助。(确实如此,是的,师父,的确。)他至少两次要求北约完全承诺。(是的。)意味着用武力,用士兵,还有用最好的装备。(是的,师父。)他们仍然还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因此,我要求欧洲、所有欧洲国家,及任何想加入的北约国家—他们必须联合起来帮助乌克兰,把侵略者赶出去。[…](是的,师父。)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把任何地方作为一个垫脚石,作为一个跳板,他们很快就会陷入地狱,陷入战争。战争是地狱,天啊。(是,正是如此,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Європейська правда – Mar. 23, 2022 TV host(m):如果你们认为我们会在乌克兰停下,就再想想!我应该提醒你们,乌克兰只是一个中间阶段,为了确保俄罗斯联邦的策略性战略!

TV host 2(m):我们很快就会失去耐心,会直接向华盛顿和伦敦发动严厉打击。

Speaker(m):波兰是在玩火。波兰被分割过三次。第四次将是他们最后一次。

Putin(m):俄罗斯的边境线没有尽头。

Speaker(m):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都将不复存在。

Speaker 2(m):我们将再次把我们的军队带到西部边境…他们(欧洲人)是懦夫,他们怕了,他们需要用恐惧,用鞭子来征服。

Speaker 3(m):我们不能半途而废。

Reporter(m):我们的潜艇能够发射超过五百核弹头,这是摧毁美国加上所有北约国家的保证。」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7, 2022 Senator(m):我们太天真了。麦利将军昨天表示我们太天真了,以为这一切会在几周或几个月之内结束。恐怕弗拉基米尔‧普丁已经走上了一条道路,那就是只要他控制着那些俄罗斯军队,那不仅乌克兰处于危险中,我们今天知道是乌克兰,明天就会是波兰,后天就是波罗的海。我们必须做好准备阻止此人,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他不会止步于乌克兰的。」

所以我只希望他们醒过来,做这件事。(是的,师父。)我说的是这一切—对我来说很糟糕,是恶业,但我不忍心看到乌克兰人民毫无理由这样白白受苦。(明白了,师父。)就像历史再次重演一样。俄罗斯总是来骚扰他们,占有他们,控制他们,摧毁他们的国家,毁灭他们的人民。像这样谋杀、强暴及杀害他们的人民。(是的,师父。)摧毁他们的生活,摧毁他们的国家。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他们比较小,他们没那么强,而全世界都欺骗他们,让他们放弃他们的核武器,只是一个空洞的承诺,说他们将保护乌克兰。[…](是的,对,师父。)

那已经有多么糟糕了?而北约还谈论规则。只是垃圾!听到了吗?(是,师父,的确。)绝对的垃圾。仅此而已。我不喜欢史托腾伯格身上散发出的黑暗气息。我真希望他能更好地理解。否则,他只会被拖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低,越来越接近地狱,然后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恶魔之一。(是的,师父。)现在,他被附身了,但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他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而不是为善良而战,对抗邪恶。(是的,师父。)不只是他,在欧洲还有更多。你已经知道了。(是的,师父。)你至少知道其中之一。

那好吧,我很抱歉以负面的语气结束。但当我们谈论乌克兰以及来自俄罗斯和克里姆林宫不正当的战争时,还有别的可说吗?(对,师父,是的。)不是所有俄罗斯人都赞同战争,只是克里姆林宫。(是。)只是莫斯科,那个邪恶、愚蠢、贪婪的政府,延续着早期领导者的趋势。(是的,师父。)[…]太可悲了,太可悲了。太悲哀了。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Mar. 9, 2022 Reporter(m):这些孩子在乌克兰境内四处奔波,努力跑在这里的战火前面。他们当中许多人是孤儿,多数人来自被毁的家园。他们在这里努力奋斗,但为了什么样的未来?没有人真正知道。『他们所有人都经历了一些事情,』她说:『有些人被炮击或轰炸。有的人没有住所,因为他们的家被击中了。当然,他们每个人都有创伤。』『她的双腿在颤抖,』她说:『而且她在伤害她自己。』

Reporter(m):『他们在恶劣的条件下,从家乡搬来,压力很大,』她说:『他们担心家人,担心不稳定,感到孤独。』『我所提供的,』她说:『是支持和爱。他们都需要爱,很多爱。』」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May 4, 2022 Reporter(m):伊莉娜说:『我只是想安慰他们,让他们的创伤越来越小。』妮可‧布里珍科十二岁。两个月来,她一直在一座受到攻击的城市里躲避炸弹。『这太痛苦了。我为我爱的每一个人感到焦虑。』她的家人呢?她的家人此刻还好吗?『是的,』她说。突然间,她想说的事情变得太难说出口了,但这也让人看到了,这一切对这里的孩子们所造成的痛苦影响。」

太可怕了。可怜的人民,所有这些无辜的孩子。天啊,他们怎么能这样生活?他们的童年被毁了。(是的,师父。)童年的经历几乎是不可能被抹去的。(对,师父。是的,的确,师父,确实如此。)

让我们为他们祈祷,至少为孩子们祈祷,希望他们能够恢复纯真和乐观,以及继续体验美好世界和受教育的热情,并期待他们美好的未来。因为这也会让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感到高兴。而这将有助于为乌克兰及他们目前去避难的任何地方带来和平的能量,并怀抱希望战争会早日结束。祈祷他们能回到自己的土地,因为没有哪里比家好。(是的,师父。)[…]

Host:我们衷心感谢最慈悲的师父持续保护人类,并始终相信我们拥有上帝般的潜力,可以逆转我们这世界的不幸状态并使其成为天堂。我们希望并祈祷人类尽快醒悟,改采对所有众生都完全有利的简单的解决方案—停止任何形式的暴力,例如,乌克兰的残酷战争和对温顺动物族人的残暴剥削。因此,愿我们重新发现我们的星球所提供的丰盛资源,当所有众生的心中都不再有苦难。祈愿慈悲的师父身体安康并受到所有威严的天神的强大保护。

欲聆听更多关于清海无上师的见解和智慧,阐述战争的毁灭性后果,以及为何西方现在应该在为时已晚之前在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请于日后锁定《师徒之间》节目,收看这场会议的完整内容。

此外,请参阅先前相关的插播新闻和师徒之间会议,如:

插播新闻:

创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只有和平创造者能上天堂

在群体中越强大者更应该要谦卑为怀

宽恕能化解复仇之心并带来世界和平

各国领导人必须透过行动保护自由与民主

肯定与否定力量的交织

善待他人必获上帝恩宠

上帝给俄罗斯军队的讯息

持纯素与和平为我们带来天堂,肉食与战争摧毁一切

师徒之间节目: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强国必须勇敢并帮助乌克兰

天堂在善恶之战中帮助乌克兰

清海无上师对于当前乌克兰紧张局势的看法

世界让乌克兰独自战斗

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支持乌克兰

大国没有信守对乌克兰的承诺

乌克兰人民的团结精神在世人面前闪耀

乌克兰的高贵意志力胜过俄罗斯的武力

两个朋友

相信人性与善意应互相帮助

没有任何藉口入侵一个国家

精进共修以保护我们自己和世界

肯定力量的代表能造福人类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5-27
2 次观看
28:21
2024-05-26
620 次观看
29:49

焦点新闻

2024-05-25   29 次观看
2024-05-25
29 次观看
2024-05-25
33 次观看
21:03

绿色浪潮:远离充满汞的海鲜

2024-05-25   40 次观看
2024-05-25
40 次观看
2024-05-25
45 次观看
30:28
2024-05-25
934 次观看
2024-05-24
281 次观看
34:24

焦点新闻

2024-05-24   146 次观看
2024-05-24
146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