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焦点新闻

爱胜于一切 2021.03.26

2021-03-30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Host:二○二一年三月廿六日周五,我们挚爱的清海无上师为世界密集闭关打坐中,再次慈爱地拨出宝贵时间致电无上师电视台团队,并爱心讲述一则故事《凤凰》,摘自阮愿作家编辑的 《犹太民俗宝库》。在此之前,师父和蔼地回答了团队成员关于各种主题的问题,以及一些当前关于基督教神职人员的问题。

(师父,最近新闻报导,梵蒂冈重申对同性婚姻表达反对立场:「神不能祝福罪恶。」因此排除了同性伴侣拥有教会祝福的婚姻的可能性。师父,您是否能分享您对此议题的看法?同性婚姻真的是罪恶吗?神无法祝福这样的婚姻?)

又是人类的事。根据利未纪的经文,男人不该做任何像在情爱中那种…与另一个男人有肉体关系,就像他跟女人做的事。这是神在当时告诉人们的其中一项罪恶。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罪吗?(是,师父。)就算我们今天没犯罪,也许昨天犯了罪。(是,师父。)即使我们没在肉体犯罪,却在思想中犯罪。(是,师父。)所以我们都必须祈求宽恕。(是。)

其实,当我们的祖先亚当和夏娃吃了苹果,罪就已经开始了。(是,师父。)这就是为何神要求他们离开伊甸园。(是,师父。)只是吃一颗苹果,就失去了天堂。所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是的。)佛教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也描述到,祂观察这世界的众生,他们的任何想法、所做的任何事、任何小的动作、起心动念,都是有罪的。所以现在证实我们都是有罪的。我们都是罪人。但该怎么办?我认为只要我们悔改,真心诚意的忏悔,上帝就会宽恕我们。

两个人之间的婚姻不只是肉体上的愉悦或性的方面…我通常谈到那个字我就会很害羞,但现在我已经够大了,我想我不该再害羞什么。婚姻不只是关于性的事。也跟陪伴、友情有关。还有无论在快乐和悲伤时互相支持有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同性的人,女同性恋者或男同性恋者都可以结婚。事实上,他们体内旺盛的荷尔蒙有时会导致他们进行有更多亲密的肉体关系。(是,师父。)但久了之后,多年以后,他们这方面就会逐渐减少。一段时间后,就像许多夫妇一样,他们活到九十岁以上,一百岁,就再也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亲密关系。(是,师父。)(师父,您说得对。)但他们仍然爱着,彼此非常相爱,就像世上最好的朋友一样。婚姻就应该是那样。(是,师父。)

婚姻是关于爱的。(是。)所以你可以祝福爱。而不是去想这些肉体上的事,男人和女人,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一样都因为体内旺盛的荷尔蒙促使他们做那些事。(是,师父。)因此,任何人都可以祝福任何的婚姻。因为婚姻就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神圣的承诺,无论遇到任何情况,他们将永远在一起。婚姻与忠诚度有关。它关乎真诚深厚的友谊,及在这寂寞星球上的陪伴。即使现在我们有七十多亿的人口,(是,师父。)但是作为人类的我们是寂寞的。

所以我想,若是我的话,我会祝福他们,因为他们彼此相爱。(是。)爱很重要。其他都是次要的副作用。(了解,师父。)就像你吃药一样,因为你需要它,不然就会没命或因这疾病而日渐衰弱。因此你服药而有副作用。所以,关于祝福,会使这对伴侣幸福,(是。)并确实感受到他们的婚姻、他们彼此的忠诚、他们彼此的爱与承诺、与他人分享、见证并认同他们,为他们感到高兴。(是,师父。)所以结婚的人才会举办盛大派对张罗一切。(是。)(对。)这样他们可以与他人分享他们的幸福。(是。)

所以若我是神职人员,我会祝福他们。不论有什么罪,我来承担。反正我是罪人。我不觉得我比别人更好。就像耶稣所说:「你们之间谁从未犯过罪的,就可以朝那位被认为有罪的妇女扔石头。」(是。)后来没有人扔石头。(是,师父。)也许上帝曾说:「你不该做这个,你不该做那个,」但我们已经全都做了,而且还继续在做。所以男同志伴侣或女同志伴侣,还有什么呢?让他们开心,祝福他们。(是的,师父。)不觉得该这样吗?(是的,师父,没错。)而且多一对幸福伴侣,世界就变得更快乐。(是的,师父。)至少这是我们能做的。我们无法做些什么让他们感到快乐,因为那是他们的人生,但我们能祝福他们。(是的,师父。)我们可以说:「我们祝福你们。」

而且就算上帝不同意,噢,那也是上帝的事。不是吗?(是的,师父。)「我奉上帝之名祝福你,但若上帝不想赐予那份福佑,那是祂的事。我是人类,与你们同在,在这孤寂旅程中,有诸多的烦恼、诸多的诱惑和诸多的软弱,以及污染渗入了人类的心智、身体与精神。所以至少,我身为人类,我会祝福你,我祝福你们大家,无论是否是罪人。」凡认为自己不是罪人的都应该三思。我们不就是来帮助罪人吗?(是的,师父。)我们在这世间不只要帮助善良的人。若全世界都是善良的人,就不需要任何教堂、不需要任何寺庙、不需要任何僧侣、不需要任何尼师,什么都不需要了,也不需要任何加持了。(是,师父。)(了解,师父。)

所以地藏王菩萨这位圣者才会前往地狱,(是的,师父。)与罪人同在,并尽量帮助他们,因为天堂并不需要我们,是吗?(不需要,师父。)若我们不是来帮助罪人,那我们是来做什么的?身为男女出家众。因此,若他们同意的话,我都尽可能帮助任何人。(谢谢师父。)这就是做人的道理,我们对彼此也该如此。(是的,师父。)所以即使我没有职权祝福任何人,反正我也不证婚等等,但若可以,我祝福他们,得享来自全能上帝,无量的慈爱与宽恕,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永远守护着祂的孩子。(谢谢师父。)

(师父,为何有这么多关于基督教神职人员的性丑闻?)

我想,是这样的,你们知道像…佛教中,我们不常听到那种事。几乎没有吧?(对,师父。)佛教僧侣、寺院和佛教尼师,很少听闻这类事。(对。)(对,师父。)可能是因为他们较严格。佛教僧侣和尼师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的。)他们害怕业障。(是。)可能因为在《圣经》中,许多因果报应的内容都已被删除。(噢。)没说到什么因果报应。但在佛教中,比方说,它解释得极为详细,而且是关于久远前所造的各种因,和所导致的各种果报、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佛陀甚至告诉你,做哪种生意会有功德;哪种生意会让你下地狱。(是的,师父。)因为佛陀很长寿。而我们的主耶稣,据史册记载,他只活到卅三岁左右。(是的,师父。)

我认为这也和饮食有关。(是。)肉与酒的缘故,(是。)基督徒可随意喝酒吃肉。但那无法帮助他们减缓人类内边的肉体欲望,那存在我们体内,甚至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被安置在其中了。那是天生的,就是如此,你是男人,通常会渴望女人。或者会渴望另一个男人。而体内的这种荷尔蒙就是会使你那样。也会使你疯狂。所以若你没有一套很深刻的教理和明确的戒律或规范,并再三强调的话,你心中就没有真正目标,因此将难以控制体内那些导致你如此的化学物质。所以应更重视戒律才是。(是的,师父。)

因此,你们记得阿难的故事。他被力量强大的咒语迷惑,(是。)那是世上最强大的咒语,使他被一位绝色美女引诱。他无法控制自己,但他可以祈求佛陀来帮助他。(是。)(是的,师父。)他仍知道那样不行,他不应该跟任何女人做那种事。不应与任何女人在一起。因为佛陀强调出家人只能目视前方一公尺处。(是。)就能看到地上是否有虫,而不会踩到他们。不能往左看,也不能往右看。不看任何人。身为和尚、法师或尼师,得持守二百五十条戒律。他们被称为比丘和比丘尼。他们是比较高阶的出家人。而非刚出家僧侣。(是的,师父。)他们发誓要持戒。或者他们会还俗并离开寺院,再度像世俗的人一样。(是。)若他们很想这么做,那他们自己会诚实地还俗,或是告诉他们的师父:「我待不下去了。」(是的,师父。)我的ㄧ些所谓的出家女众和出家男众,他们也如是。他们说他们待不下去了,他们必须离开,然后他们结婚生子等等。(是的,师父。)即使圣保罗也不会指责他们。他说:「如果可以,就像我一样保持单身。若不行,你可以结婚。」因为所有的圣人都了解人类的弱点和他们体内的化学物质。(是。)(是的,师父。)

依照我的看法,这世上真的没有罪人。(是。)因为他们只是受害者。他们都是受害者,到处都是受害者。(是的,师父。)无知的受害者。他们自己肉体的组成物质的受害者,那早在他们出生前就已存在。(了解,师父。)神父或修女,他们也是人类。如果没有控制自己,没有严格的规定和监督,他们也会通不过考验。(是的,师父。)他们迟早会踏上失败之路,或某些日子或一生中的某些时候。然后他们试着再站起来,再控制自己,但做不到。酒和肉之类的东西无法帮助你达成身为神职人员的目标。非常困难。这是为什么所有宗教都禁止吃肉喝酒。(是的,师父。)

「无论是吃肉、喝酒、任何叫弟兄跌倒、冒犯弟兄或让弟兄软弱的事,一概不做才好。」~圣经,《罗马书》

「但以理对太监长,派来监管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的管理者说:『求你考验仆人们十天,只给我们素菜吃,白水喝就可以了。然后看看我们的面貌,和享用王膳的那少年人的面貌。并依你所见的结果,对待仆人吧。』管理者便准允这件事,考验了他们十天。过了十天,见他们的面貌比享用王膳的少年们更加俊美健康。管理者便撤去要送给他们吃的肉和饮的酒,而给他们素菜吃。」~圣经,《但以理书》

「好饮酒、好吃肉的,不要与他们来往。」~圣经,《箴言》

「肉为了肚腹,肚腹装了肉:但神要叫这两样都毁掉。」~圣经,《歌林多前书》

我是指动物性产品、酒精和毒品。所有这类东西都会毁坏你的大脑、你的智力和判断力。如果那些邪恶的东西加诸在你身体的系统,你就不太能控制自己。而且,他们依靠耶稣。他们认为耶稣已经为所有的罪人牺牲生命,因此他们可以继续犯戒。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耶稣为他的门徒及追随者、以及当时相信他的人牺牲生命。但是在耶稣离开后,必须有其他的人背起十字架。(是的,师父。)这是为什么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他并没有说:「我会永远成为你们和后代子孙的光,永远如是。」他没这么说。他说:「我是世界的光,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为什么生生世世有不同的明师降临我们的星球,来到我们的世界,来帮助并且教导我们。

所以,就我自己的观察,我想佛教僧侣,甚至是藏族僧侣,他们也吃肉,但他们有许多的教理要学习。他们没有时间让自己的思想被世上的任何不良的影响所利用。他们必须背诵许多佛经。必须打许多手印,意思是手指与双手所结的特殊手势。(是。)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以致于非常忙碌。所以他们整天都必须专注于此。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一种民族宗教。因此,即使是藏族人民,他们也吃肉,但他们吃得不多。我不认为他们会喝酒。他们不允许喝酒。这点甚至很清楚地标明。在一般的五戒当中,不能使用任何麻醉物,包括酒精在内。(是的,师父。)

但是基督徒,他们比较自由,他们可以喝酒。他们吃肉和各种东西,不管任何东西。而且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教理,仅有一部圣经。(是。)耶稣在世时间还不够长,没留给他们很多教导。他们并不被允许研读其他人的学说。(对。)那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异端。于是年轻、有理想的神父,有着健全、强壮、美好的身躯及体内激增的荷尔蒙,却没什么可做的;(是。)还可自由体验种种不同的事物;加上错误的信念认为耶稣会救赎他们,即使他们犯了罪。(是的,师父。)这是非常错误的概念。

不一定要属于天主教教派。还有基督教的其他支派,他们也结婚生子,仍然能当传教士或传道师。(是的,师父。)如今女性也能担任,有些是这样。(是。)如果你真的把持不住,那就诚实以对。因为上帝在看着。天堂在注视着。上帝很宽容,但你不能一直像这样嘲弄祂的规范和教义。(是的,师父。)也许祂会宽恕你一次,但你必须真的谦卑地忏悔。你必须忏悔,知道自己确实有罪,而非只是像平常一样,像在看场电影,或就像你是一般外面的人,你可以结婚。如今,你也可以以男同性恋的身分结婚。所以,何不诚实以对?解除你的神职。出去找个情人之类的。(是,师父。)甚至现在的法律也会保护你。(是。)作为男同性恋者,或女同性恋者。现在都开放了。即使是名人,他们也公开与同性结婚。(是的,师父。)没有人说什么。人们支持并理解他们的爱,理解他们需要彼此在一起,作为伴侣、朋友,生命中值得信赖的朋友。(是的,师父。)因为这辈子,生活很孤独、寂寞。长大之后,就必须承担许多责任。没有人真正了解你,又无法跟任何人诉说。你可以跟父母倾诉,但也是谈其他的事。(是的,师父。)你下班回到家,想要有个人与你聊聊你辛苦的一天,(是。)跟彼此一起开怀大笑,谈些没有意义的话,只是为了放松你的心情,你们知道,(是的。)好让你能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下去。(是,师父。)因为要在这里生存真的太难了。(对,真的如是,师父。)谁都是。(是,师父,的确。)所以除此之外,假如还有人谴责你,说你是个罪人,罪孽深重,我的天啊,不知他们要如何生存。(对。)对他们真的太残酷,对他们的精神、他们的心灵、内心和情感太残酷。(是。)他们会感到很害怕。

在古老时代,甚至现在,耆那教的人,在耆那教中,(是,师父。)主摩诃毘罗教他们必须戴口罩,就像你们现在这样。(是。)全世界都变耆那教了。这样也很好,不那么有吸引力,所以也许那些神父比较不容易犯罪。(是。)这真的是一种罪过,因为你是神职人员,穿着那种圣袍,就意味着你要将一生完全奉献给上帝,全心全意、用你全部的灵魂,已将整个世界抛于脑后,而你心知肚明,你发誓要独身,要是你做了这样的事,特别是对未成年男孩,同性…

因为大多数他们有祭坛男孩,神职人员也大多是男人,到目前为止是这样。(是。)那才是真正的罪恶。若要谈罪恶,就来谈谈这个吧。(是,师父。)而非那些男同性恋者,因为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太孤独了,并感到负担过重且难过不已,由于社会的评断,与自身的复杂性,以致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感觉自己不正常,且已感觉负担过重。假如我们不能做些什么让他们感觉更自信、快乐及正常,就别伤害他们,(是,师父。)不要伤害他们的感情。假如我们不能提供帮助,那就不要伤害,我说的是这个意思。(是,师父。)你不必祝福他们的婚姻,只要默默拒绝接受就好。(是,师父。)

不必在社会中规范他人,谴责六分之一的人口。六分之一人是跨性别者,你们知道吗?(哇,好多。)我是指跨性别、同性恋或女同性恋、或双性恋。因此,别谴责地球上六分之一的人口。何况这只是官方数字,实际上可能更多,他们直到后来才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是,师父。)即使他们成人后,他们也不知道。我替他们感到非常难过。为他们的处境感到心痛,因为这不是他们的错。我已告诉过你们很多次,在身为男人和女人之间,你要经历这个阶段,如果还是一个男人时,没有完全做完所有男性的事情。将逐步成为一名女性。在这过渡期间成为女同性恋者或男同性恋者。不过倘若善尽责任,加上有足够功德,那你就从前世为男人,这辈子直接转为女人,(是。)(是,师父。)无须历经过渡阶段。(是,师父。)他们只是正处过渡期。若上帝要指责同性恋者,我是指同性的人彼此相爱,比方说如果我是神职人员,祂却不准我祝福他们,就只是因为这样的罪,那我会对上帝说:「我还是会祝福他们,请祢把罪加在我身上。」因为身为人类,本该有同理心,知道人有情绪,知道人此生的艰辛,却给别人多上一道枷锁,使其处境更加悲惨孤立,(是,师父。)更绝望,更孤独?!天哪!不就是上帝把他们造成这样的吗!不然是谁创造他们的?你们认为是魔造的吗?(不是,师父。)不是!所以上帝会原谅我,若我原谅同性恋者的罪。但我不认为他们比他人罪过更多,甚至更少。

人们造下罪业是因为人们正在毁灭我们的星球。(是,师父。)人们造下罪业是因为虐待同类还轰炸他们,以任何理由杀人,(是。)无辜的旁观者,不管什么原因。人们造下罪业是因为在人生中的时时刻刻都在折磨、压迫无助的动物。(是,师父。)

既然要谈有罪,就来谈谈其他罪。(好,师父。)为钱,杀人。为了名声、地位压迫对手,诬赖对方根本没犯的错,这是诬告。在全国全球散播假新闻让大家讨厌而不投给他们,或是骚扰他们和支持者。这难道不是罪?那什么是罪?罪大恶极。(是,师父。)同志朋友只是爱一个人,即使有罪,也算小罪,(是,师父。)相较于那些不管出于任何理由去轰炸杀害其他国人民。(是,师父。)每天杀害无辜动物,(是。)动物他们没有防卫、没有保护、没有法律保障,什么都没有。

即使他们自己制定法律,「人民不能压迫动物,不能骚扰、虐待他们、不能使其痛苦焦虑等等。」但是他们每天在屠宰场里做什么呢?!(是,师父。)告诉我!这些立法者都知情!还是他们不知情!?(他们知情,师父。)对!上自总统下至警察,乃至清道夫皆知。为动物立法的人,连他们自己也知道!(是,师父。)如果你制定了法律,你希望它被遵守。(是。)

因为政府明定:「噢,不得行窃,但若有人因饥饿或贫困或没工作,而须偷食物或偷钱存活,此人就必须坐牢。」不是吗?(是,师父。)那这项法律呢?不得骚扰动物,不得让动物痛苦或煎熬,使其不惧怕的法律呢?无人挺身…抱歉,我只是太过激动了,我不由得有感而发。对不起。你们大概不觉得我是师父了,我讲得好像…从何说起,讲得像政治家什么的。这些都让我很激动。让我非常痛心。(了解,师父。)不用麻烦剪掉这一段。让大家看吧。(好,师父。)真诚表达,真情流露。(是。)我无需掩饰情绪或刻意表演什么。

明白我所说的吗?(明白,师父。)如果我们要谈罪过,我们可以全列出来,或是编写成书。(对,是的,师父。)为什么要践踏那些可怜无助的同性伴侣?他们要的只是一生有爱人相伴,需要时有对方照顾彼此,开心时有人分享喜悦。就算有罪,我会请求上帝宽恕它。因为其他人的罪都比他们多。(是。)你们认为呢?(是,师父。)(我们同意。)我很难过,并为他们痛哭。你们可以想像他们感受,(可以,师父。)这些人?(是的。)许多人仍避之唯恐不及。(了解,师父。)觉得他们不正常,他们病了或怎么了。这不公平。如果上帝要责怪,那祂就责怪祂自己。我是这么想的。若上帝要送我入地狱,我很遗憾,但我实话实说。您就接受吧。就算上帝告诉我不要祝福他们,若我是神父,我会祝福。(是的,师父。)我不能给他们比现在更大的痛苦。你们不这么觉得吗?(是,师父。)是的,我不能践踏某个快要倒下的人。(是的,师父。)我不知道上帝是否说过诸如此类的话,或是某人加上的。(是。)因为…为何只提及男人?为什么没提及女人?女同性恋,她们也在一起。(是的,师父。)那并不公平。我不认为上帝有说过那样的话。我想可能是后来加上的。(是,师父。)或有人为了个人的目的。如果上帝允许的话,我想废除这条罪。就算上帝不允许,我也希望它被废除,这个罪或律法什么的,因为它并不公平。(是的,师父。)

罪恶是一个人知道他不应该这么做而去做。以他神职人员的身分,还在骚扰、猥亵纯真无助的未成年少年,这个少年视他为上帝,视他为上帝的代表,视他为圣洁的人,每日行走于世间,隐晦不明路上的老师;他仰赖睿智、圣洁的神职人员和修士,作为他的导师。若他反过来辜负这份纯真的信任,甚至还对那个小孩,未成年人造成心理上、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和伤害,那么那才是罪恶!(是的,师父。)在基督教中也有明记,因为在《利未记》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要这样做。所以,如果他们相信圣经是「神圣」的话,那他们就不应该那样做。特别是强迫脆弱无助的未成年人,他们不敢告诉任何人。可能让他们一辈子处于惊吓中。(是。)这会有碍他们成长。或永远粉碎他们的信仰。所以这才是真正的罪恶。(是的,师父。)

其他的事,我想就最好不要谈。噢,我只是…全部的人都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全是假的、虚构的,和…天哪,他们对耶稣教理做了什么?噢,我的天哪!他们用它建立一个帝国,为了利益和名声,为了获得尊敬和特权。这是罪恶。(对,师父。)

而不是彼此相爱的一对想要终身厮守,只是要求他们当证婚人,并祝福他们。若他们给任何祝福的话,(是的,师父。)否则,如果他们是罪人,那么罪人祝福罪人,那有什么用?(是,是的,师父。)我内心很生气。我是一位愤怒的师父。(不是,师父。)我是一位非常愤怒的持纯素的师父。当看到不公不义、儿童和动物遭受痛苦时。因为他们很无助。(了解,师父。)成年人能自己照顾自己,但孩子们不知道怎么做。(对,师父。)(是。)他们可能永远不敢对任何人说。所以这么多事件从来没有曝光过。(了解,师父。)最近才曝光一点,但教会并没有做什么。象征性做些回应。我的天哪!噢,愿上帝宽恕我们,终极明师、万能的上帝宽恕我们所有人。请饶恕我们。因我们也不知在这种情况下,该为彼此做些什么。

我们只得祈求宽恕,并且不对他们指责。我不是在指责。我只是为那些小孩感到非常痛苦。想像如果是你的话。(是的,师父。)你只是个孩子,你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你被教导要尊重这些神职人员和修士或修女等等。他们却出卖你!(了解。)他们虐待你、猥亵你、他们甚至出卖你。(是。)你们看新闻。我不想再谈论下去。(好,师父。)我的天,以孤儿院谋私,利用男童孤儿!(对。)或女童。多邪恶的恶行!(难以想像。)谈什么撒旦和魔鬼之类。还要去哪里找他们?所以我们谈到这个世界的罪恶时,没有什么意外。唯一的办法就是,原谅你能原谅的人。宽恕你能宽恕的,尤其是这些没有伤害任何人的人,他们只是彼此相爱。不管是男人爱女人,或是男人爱上男人。爱胜于一切。(是的,师父。)

Host:最慈悲的师父,感谢您对那些无助者给予无尽的同情和保护,如同您提醒我们爱和宽恕永远是解决之道。经由您的启发,愿我们人类学会理解和感受彼此,从而明白身为上帝的孩子爱心的真正生活方式。愿师父永远在伟大的天堂圣境中,永保健康、安详和平安。

清海无上师这场会议的完整开示内容,将择日为您播出,请锁定师徒之间节目。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