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焦点新闻

政务要事于新冠病毒危机期间 2021.03.03

2021-03-07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HOST:二○二一年三月三日周三,我们挚爱的清海无上师从为世界密集闭关的持续打坐中慈爱地拨出一些时间,打电话给无上师电视团队,并亲切地阅读了阮愿编撰的《犹太民俗宝库》的故事,并回答多种不同的问题,包括最近美国发生的事件。

(师父,自二○一一年开始上任的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古莫,近来陷入许多丑闻当中。根据透露,他并未公开州养老院内真正的死亡人数超过一万三千名,据州总检察长的报告指出,州政府施政团队少算了超过五十%的死亡人数。师父,您知道为何一开始的数字那么低,后来突然变得那么高吗?)

我不在那里,我不在美国当地,所以我无法向你证明。但事情确实如此发生,这未必是人们企图隐瞒事实。(噢…)对死者家属来说,那真的是非常悲惨的。我痛哭失声,感受到他们的感觉!

你们也要明白当时的情况和立场,人们还震惊。新冠肺炎刚开始流行,他们也许有各种不同的讯息,他们不知如何处理,了解吗?(了解。)所以,他们做了他们认为最好的处理。在一开始的时候,新冠肺炎和其他病症症状并无明显的差异性,例如一般的头痛或是感冒或季节性流感等。他们并非医学专家!甚至是顶尖的专家也给了许多令人困惑及有害的建议。之前已说过,你知道的!

但我想,他们并非有意隐瞒事实,也许只是资料错置,或者是讯息错误,或过度忙于许多其他的事,所以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况。身为州长,他从不需处理这些事情。也许他只是告诉下属:「好,做你认为最好的,来保护民众。」因此法院必须根据讯息、细节和证据作出裁决。

这是世人的共业,不能只责怪州长一人。(是,师父。)许多国家采取各种措施,但人民仍染疫,命在旦夕。这原本会更糟,是天堂帮了大忙。否则会有更多人身亡,了解吗?(了解,师父。)对的,另一个问题是什么?(是的,师父。)

(除此之外,他被三名女性指控在二○一六年至二○二○年间,有不当行为,其中两名是前助理。一项独立审查将被启动,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选择调查小组以取代芭芭拉˙琼斯法官。师父,您知道这些事吗?您的想法是什么?或者,如果您是法官,您会想说什么?)

我不予置评,因为我不是法官。但是因为你问了我,所以我会回答你。否则,它将伴你入眠,会在噩梦中辗转反侧。顺便一提…是的,我读了这个新闻,是偶然发现。偶然发现这些事,不知道这是否至关重要。

他们控告他性骚扰,对吧?(是的,师父。)因为不恰当,不当行为有那么多层次,所以你必须正确地指出。(是的,师父。)这就是我读到的,好吧。我所想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想。因为我不是州长,我不是被指控或指责他的妇女。但是我在想,如果只是所谓的骚扰,我不知道他对他的员工或对这些女人的骚扰是什么,但是男人喜欢漂亮女人,不是吗?是吗?(是的,师父。)(是。)他单身还是已婚?还是丧偶?(目前他是单身,师父。)单身吗?(是。)因此,单身男人寻找单身女人,这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师父。)只因她们是他的员工,所以近水楼台,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工作。(是的,师父。)当然作为老板,员工们总是对他非常友好、协调,对他非常尊重。(是,师父。)正因如此,他觉得她们是如此越发地可爱,更符合他男子气概的喜好。(是的,师父。)这就是问题,当他们与女人一起工作并且他是一个单身汉时,事情就会发生。

但是他没有…根据我阅读的报告,抱歉,他不喜欢骚扰她们或强迫她们做任何事情,是吗?据报导,是或不是?(我不知具体指控,)不知。(但我不这么认为,师父。)不,好吧,也许他说了些什么或者他喜欢和她们做些什么。也许他在四年的时间里,爱上了她们,对吧?(是,二○一六到二○二○年。)四年间只有三个女人,对于他这种年龄和地位的男人来说已算是非常稀少。而且因为他不出门,他太忙了,所以员工就是他的全部。所以也许他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比如…我看了一张照片,就问那位女士是否他…「我能吻妳吗?」他能吻她吗。(是的,师父。)所以这不像骚扰之类的。(不,师父,不是。)

我认为他们是夸大其词。如果只是如此,除此以外没有别的,那也许只是行为不妥,但没有大到那种程度。我意思是,这没有比天主教会神职人员发生的许多事还更糟糕。他们猥亵孩童。根据报导和自白档案,光是在法国几年来已超过一万个案例。是小孩,祭坛男童和其他孩子,却没人说什么。他们说了一些,但着墨不多。我意思是,这些法律保护儿童,起诉贩卖儿童或虐童的人,但受人敬重且受人信任的神父却在做相同的事,这样又有何用?法律对于无助、无辜受害的儿童却视而不见??但我们却在这里追究一个单身州长,鼓起勇气跟一个女孩说他喜欢她!思考一下!(是。)

我认为若要谈法律,应该先谈教会法律,它应该更严格才是。若你是和尚,就不该猥亵孩童。就算是普通人猥亵孩童,人们也会控告你,让你入狱,不是吗?(是的,师父。)所以,他是州长,他只是问他是否可以吻她,就算他要和她上床,她总是可以拒绝。他们是成人,不是吗?(是的,师父。)他们是成人,不是吗?(是的,师父。)(是。)一位男士有权利或…没有权利,但他可以问他想要的。而你所要做的只是说出口,只是说:「不,先生。」对吗?(是的,师父。)如果仅此而已,为什么要大做文章并指责他。他没有骚扰任何人,他没有强迫任何人发生肉体、性关系等等。(是的,师父。)只是因为现在人们…有些人不喜欢民主党,那么他就是民主党,所以他们想把事情搞得更大。或只是要表示他们关心,但这不是…不太公平。(是,师父。)

但是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想。以我自己的人生经历,男人倾向于误解女人的信号。因为有时候,我没有任何意图或什么,我只是恭敬和友善,他们认为我喜欢他们。(是,师父。)许多情况像这样,包括以前我狗儿的兽医。但是我没有指控他或起诉他进行性骚扰,没有,他甚至把手放我膝盖上。(噢。)我们也和我的员工一起去看电影,他坚持要坐在我旁边,我什么也没想,他却把手放在我膝盖上…我只是移开了,就这样,而且他明白了。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是,师父。)后来我责骂我的员工,我说你们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让他坐我旁边?他们还说,他们什么都没想。那个男人,兽医医生,甚至已婚。(噢。)

后来,由于有小宝宝的负鼠受伤了,我不得不与他交谈,因另一位兽医拒绝帮助。那是午夜过后,所以我先对他说:「我原谅你,但下不为例。」我所有员工都知道这件事。他们都还活着!包括兽医。(噢。)所以这位州长是单身,他很寂寞。他的工作压力很大,可能需要陪伴。也许他喜欢这个女孩,也许他们约会一段时间,也许她也喜欢他。也许他们稍后结婚,谁知道?(是,师父。)也许他爱上了她们,这并不表示他是性掠食者。

好吧,根据我的观点,因为男人,他们错误解读。非常,非常有可能误解了女人的信号。(是,师父。)因为是员工,她们当然对老板很尊重和友好,不是吗?(是。)(是,师父。)而且当然,每个人都喜欢这种甜蜜、温柔和恭敬的态度。当然,也许他认为他可以尝试。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她总是可以拒绝。(是,师父。)她为何到现在才表态?为什么要等那么久?我也为那女士感到难过;我们总是遇到麻烦。因为如果我们友好,那么我们就会被误解。(是的。)如果我们太严厉和严格,那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他们认为我们是…他们称呼我们是一个,别的意思。(是的。)

他们说她是个荡妇或类似的话,但人类的品质和态度有时是很难相处的。(是的,师父。)我和古莫先生从未有过任何接触。(古莫。)是的,但这只是要公平和公正,是我的想法,好吗?(是的,师父。)如果我遇到麻烦,那是你的错。(好的。)但无论怎样,我不在乎,我说的都是我的想法而且永远真实。(是,师父。)他们必须获得更多证据,但如果他只是在调情或询问他可否亲吻她,那就不是爆炸性事件或令人震惊的照片等等。我认为我们不该夸大其词,我们必须等法官或法院找到证据并提出宣誓书,然后做出决定和判决。(是的,师父。)

这就是为何在加拿大,他们有法律规定当某人是犯罪嫌疑犯时,是,他们不让报纸知道那个人是谁。(噢。)是的,因为他们担心会有来自读者(是的,师父。)和全体公众的偏见,那会是对罪犯的不公平评判。(哇。)我赞同这一点。因为有时真的会根据某人的性格,或个性而错判了他。(是的。)

因为我一生中被错判多次。因此,我几乎不会立即得出结论去判断什么人。(是的,师父。)除非我真的从内在知道。但我并不太在意这些政府官员。我不太在内边查看,我只是看外在所有来自报纸的证据。我认为这不是大问题,他们都是成年人。(是的,师父。)一位男士喜欢一位女士,这没什么错,即便她是他的员工。没什么错,她不必喜欢他,但那不是骚扰。(不是,师父。)不是。嗯,那有可能是不同的情况。比如,假如他更年轻些,或他是她们喜欢的类型,那她或其中之一可能会喜欢他,然后就是一个爱情故事。要不然,就会被贴上骚扰的标签。哈!运气不好。

我在红十字会工作时,我以前告诉过你们,我较高层的老板之一,有一次,我去洗手间,他在外面走廊上看到我。从那以后,在喝咖啡的休息时间,他就一直来我办公室。他只是坐在我前面看报纸。他问我的小老板,谁通常坐在我前面。不是同一张桌子,但两张桌子并在一起,她坐在前面,所以我不晓得他是怎么要求她走开的,然后他经常来,(哇。)坐在那里。但我从未去起诉他,控告他性骚扰或类似的事情。他坐在那里,我坐在这里。我工作,我做我的工作,他看他的报纸。虽然有一次,好几次,他告诉我,他说了些恭维话,像是:「噢,我们从没看到过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士在这里工作。」类似这样的话。(哇。)但那不是骚扰,即使他显而易见地一直来并坐在我前面。

嗯,所幸我辞职了。一段时间后,我去了别的地方。因为我前夫必须搬去其他地方工作,(是的,师父。)所以我们搬走了。我不晓得跟你们讲的是不是一个幸福结局。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也不是唯一的一个。但他们男士喜欢女士,因此如果他们向你表达某种欲望,而你不喜欢他的话,就做些什么让他知道你对他没有兴趣。(是。)我给他看我的结婚戒指。

没有必要只为这种事去起诉一位男士,天哪。他可能很孤独,只是不停地工作。员工是他认识的所有人,而且他不去任何地方。他应该去酒吧和人聊天或怎么样,但也许那不是他的风格。(是的,师父。)如果除了那以外,他没做什么其他的事,我认为他足够正派。单身又在他这种职位上,他只是问,他是否可以亲吻她。(是的,师父。)如今他不应该问,由于新冠肺炎的缘故。人们现在甚至在报纸上刊登,他们说,不要亲吻。他们甚至说,夫妻不应该亲吻。他们也许应该在办公室里戴口罩,那样的话,就不会提出那个问题了,不是吗?噢,好吧,天啊。真是八卦,好了,很好。

HOST:师父并亲切回答关于美国和英国开始使用性别中立用语的问题。

(师父,最近有些新闻,是关于性别认同和使用性别中立用语。美国众议院公布新的议事规则,取消性别代名词和家庭关系术语。如母亲、父亲、姐妹和兄弟等用语,已替换成双亲、手足和孩子等等…另外,在英国某些医院正在改变规定,移除在妇产科中的妇女性别术语,「母乳哺育」现在称为「胸口喂食」,母乳被称为胸乳等等。师父,您如何看待这些正实施的新政策?)

噢!胸膛并不会分泌乳汁,乳房才会,我们都知道!现在有很多事情,你所读所听和所见所闻都难以置信。就像人们,甚至政府也是,想要透过法律改变性别,成为跨性别者,成为像是中性性别。但你怎么可能是中性呢?你就是你现在的样子。但为了取悦他们,政府或许多人就会建议使其通过法律或者已使其通过法律,来改变性别的说法。像是不能再叫「母亲」或是「女人」。若你要说母亲,就得说「生育者」或「子宫持有者」或「胸口喂食者」。这一切简直太荒谬了。真是个笑话,他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做这些可笑的事。

我是指,若你是女人,就应以身为女人为荣,若你是男人,就该以身为男人为荣。若你是男同性恋者,应以身为男同性恋者为荣,因为现今男同性恋者可以与别的男同性恋者结婚,所以这还有什么问题?若你是女同性恋者,就以身为女同性恋者为荣。上帝创造了这样的你,要引以为荣,做你自己。

此外,这种性别用语的改变是一种贬低,对母性和女性的尊严极大的贬低。在我看来是万不可行。母亲及妇女是很神圣的存在,不是像什么「生育孩子的机器」或「子宫持有者」等等。现在他们想,如何称呼玛利亚,主耶稣的母亲?或是佛陀的母亲?还有许多被尊为圣母的女圣人和圣者?这太可怕了,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HOST:师父还谈到了一些媒体上的报导,有关新冠疫苗具有的不同的副作用,以及西班牙流感和其他人畜共患病的原因。然后,她表达了对我们世界的深切关注。

说真的,现在我担心事情会越发严重。每个人都应该担心,因为如果,毕竟,如果我谈判失败,如果人类继续他们的野蛮方式,那么全世界就会发生事情并且猝不及防。没有人来得及准备,就像这场大流行病一样,明白吗?(明白,师父。)因为当巨大的业力到来,共业来时,业力不会饶过任何人。我真的为此夜不成眠。当然,我正尽力而为。所以我们要做的就只有行善、慈悲、不杀人、不再杀动物来吃,然后一切就会归于平静。

HOST:最仁慈的师父,您孜孜不倦、充满爱心努力来维持这个世界和世界上所有的众生,永远是我们所有的指路明灯。您那浩瀚无边与无条件的爱和牺牲将永远是我们最大的启发和理由,来祈祷并相信这壮丽星球将很快达到永久和平与和谐,所有人拥抱与生俱来的慈悲本性。愿师父永远健康,在天堂所有荣耀的IhôsKư天神的神圣协助下得到保护。

清海无上师这场会议的完整开示内容将择日为您播出,请锁定师徒之间节目。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