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愿正义得胜(六集之三) 2020.12.24

2021-01-04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若拜登先生成为总统,会发生什么事?)会发生什么事?很难明确指出来。但也许美国会失去国际社会的信任。(噢,哇。)

你们问我为什么他个性如此。(是的。)我先说外在影响,好吗?(好。)有三个原因,为何他性格不讨人喜欢。因为他直言不讳,他不讲废话。(是。)他的行事风格也不同于传统的从政者,懂吗?(懂,师父。)即使如此,也帮助国家、帮助世界。

他个性如此有三个原因。第一,是背景之故。他是美国人。(是。)有部美国电影「文化」,有吗?(有,师父。)这部电影说明一切,各种咒骂、谩骂,诸如此类的冷嘲热讽,是从小生长环境所致。(是,的确如此。)还有同侪影响,大众或多数人都这么讲,很多学生也是这么说话,甚至连小孩也这么说话。年轻人、小孩一直以来就是这么讲话,了解我的意思吗?(了解,师父。)直呼名讳、品头论足等,因此他才养成习惯,不是吗?(是的。)不假思索就讲,是吗?

我在美国时,有时候讲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因为我直到现在也不会…也不敢用悠乐文(越南)或中文这么讲,懂我意思吗?(懂,师父。)当我那么说的时候,意思是太过份了。在美国我会讲些俗语,也不是太糟的用语。但对我而言,这些英文不够文雅,了解吗?(了解。)这真的很糟糕。我竟能用英文说得出口,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但我无法用母语或中文这么讲,明白吗?(是,师父。)我用德语或法语也说得出口,很抱歉如是。有时M字头那个法语,也脱口而出。(噢,是。)(对,没错。)但并非每天或经常讲,只是有些情况让人自然脱口而出。有时话就从口中迸出来。因为已深入脑海中,每天都听到别人这么说或时常听到,某天就会脱口而出。

这与整个文化背景有关。(是,师父。)皆因这些电影、文化和全美社会影响所致。(是的。)因此,不能只归咎一人。他不是生在政治世家。(是,师父。)他本是生意人。(是。)但不知为何大家选他为总统候选人。因此,他必须顺应民情。他未经训练或培养成为专业政治家。(是,师父。)如果年轻时就加入政党,训练自己成为政治家,有政治规划或动机,(是。)那就要学习,像其他人一样。说话要圆滑,尽量不要冒犯大家。总是得和颜悦色,诸如此类。(懂,师父。)

美国法律并未明确申明总统、从政者需如何的与众不同,其中很多都是一样的。你们都知道从政者收贿、贪污等行径…懂我意思吗?(懂,师父。)因此,讲几句重话真的不算什么,这不算犯罪。他讲的那些重话,大家每天也都在讲,并不算犯罪,这是个性所致,(是。)习惯使然。当然,尽管如此,如果他学习成为处事圆融的人,那就更好。(是。)不过美国律法没有规定总统必须像外交官那样能言善道,没有法律这么规定,是吗?(是的。)(没有。)没有法律禁止总统讲外面一般大众讲的话。(没有,师父。)我不认为法律有此规定,身为律师的你告诉我。(法律没有规定,法律无此一说,师父。)有或没有?(没有。)当然没有,但人们期待,也许比较喜欢听好话。当然,我们都喜欢听甜话。但讲甜话并非是善良人的本质。(是,师父。)或许因此他才不讨喜。这是有人对他的评论,我在报纸上或新闻中读到的。

现在,第二点。第二点是挫折所致。(噢,是。)身处其位,您可想而知他会多挫折。(是的,师父。)他一定很挫折。(是。)因为即使最高法院也不倾听总统的申诉。(是。)更别提他也是一位美国公民,有权表达他认为对的看法。(是的,师父。)尤其当攸关国运(的确如是,师父。)和国际事务。他可能有些话就脱口而出,(是。)或许是不当的措词。我是从没听过。但,无论如何…媒体也对他言论攻击。这个我有看到。我以前喜欢看一个主流媒体电视节目,非常喜欢。(是,师父。)虽然不常看,但以前我观看时,习惯看这家的电视节目。(是,师父。)一位深受欢迎、主流、资深的记者对总统言论攻击,懂吗?(哇。)(是。)

试问这和总统能力有何关系?更何况他还是一位总统,你理应尊重其地位和头衔,(是。)因为总统代表宪法,代表贵国民主以及贵国荣耀。(是的。)如此称呼他,也表明讲者人格低俗。(是,师父。)我不赞同那种作法。在评论总统的个性前,他们应该反观一下(是的,师父。)自己的个性。如此无关紧要的批判对总统是很挫折的,他需应付批评者的各种我执和出言不逊。(是。)这些人却无视于他的优良政绩。(是。)

所以他一定感到非常非常挫折,甚至不想竞选连任。(噢。)他说自己不记得为何要竞选连任,这代表他不想再连任了,懂我意思吗?(懂。)不过后来,他的政党和其他人簇拥、他的跟随者、支持者和好心人士,让他觉得他必须为自己的国家,为世界挺身而出,因此才继续竞选第二任。(是的,师父。)

但后来变成了,像这样用机器来操作。你知道,其实用机器很容易舞弊。(对,师父。)他们用电脑做各种的事,更别说用其他机器了,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陌生。(是,师父。)而那种机器,我听说它早已经有了…在新闻中,据说它的设计是为了让你可用它来进行诈欺。(噢,哇。)它是刻意设计的,并还在其他国家的某些地方恶名昭彰,为了能够…(骇入。)嗯?(骇入并且…)对,骇入或更改,或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是的,师父。)

你只需懂某些科技。我不懂什么科技…我甚至连我的电脑都没能好好使用,那些你们都知道的事。但很多人懂得高科技,(是,师父。)是高科技。我们已经上了月球,接下来,还要去探索火星或者是金星,明白我说什么了吗?(是的,师父。)而我们已经可以看见数亿光年之远的地方;其他的行星,还有其他的星系。(是。)所以用机器来篡改,可能只是小事一桩了,对某些高科技人士来说,对吗?(千真万确。)若他们早已打算那样做,他们铁定做得到。(对。)而且你还可以数多一点,也可以数少一点…没人在那里真正地检查你,对吗?(是。)而即使他们检查了,他们没有去看你写什么,也不在你旁边看着你在做什么,不是吗?他们只是坐在六公尺外或什么的,且有时甚至不允许坐在那附近观察选举,这就是计票或投票系统。(是。)那全都根据报纸的报导,所有的坏消息。但这其中有些真相。

而另外这一个,更重要的是他来这世界前的合约。记得我曾跟你们说过,我也必须签下合约,(是的,师父。)来到这个世界前签订的,某些事是不能做的。(是的。)我不能使用神通,也不能明显地使用任何力量来医治人们,比方说像那样。(是的,师父。)因为那样每个人都会来跟随我。(是。)除了自然现象因我的存在,散发出来,或放射出来的之外,我不能故意表现出我任何的力量或神通,或像那样的事物来引诱人们。(是的。)你们全都知道的。(是。)

所以同样的道理,他命中注定要为他的国家和世界做伟大善事。因此,他必须签订合约。(是,师父。)他的外在不能看起来太过于完美,你明白我的意思?(噢。)比如像外交官说话圆滑。(是,师父。)诸如此类。那也许是他必须付出的一种代价。明白吗?(是。)(明白了。)

因此,他的家人其中的一两位,甚至还会跟他作对。同时还要与许多合不来的人,或者能力不够好的人,或理想不一样的人一起工作的挫折感。(是,师父。)就像他一切都为了和平。而他的国防部长却想要轰炸所有的人,他是这么说的。好比是像那样。非常令人挫折,是吗?(是的,师父。)

因此甚至是新冠病毒,他的内心告诉他,人们应当戴上口罩。而当时该国医疗咨询的最高职位官员佛奇博士,却告诉他:「喔,并不需要。」明白我所说的了吗?(是的,师父。)而那时佛奇博士被赞誉得捧上了天,甚至他们还为他在华盛顿特区设计了一天,称为「佛奇博士日」。(哇。)是第一天的事情,我对此不太感兴趣,所以我不太记得。你们可以去查证一下。(是的,师父。)并且还说,我们应该更担心流感,我们的普通流感,以前的普通流感吗?(是,师父。)他那样说的!

(Dr. Fauci:「所以现在不必担心,比起冠状病毒要更注意流感,流感正要进入季节第二高峰…」)

根据所有报纸的报导,他们引用了他所说的,我们更该担心流感,不是这些小虫子。(是。)是,看到那没?(是的,师父。)真的!

(Interviewer:「我看到所有关于冠状病毒的报导,我应该戴口罩吗?」Dr. Fauci:「噢!完全不需要戴口罩。我意思是,关于冠状病毒的议题,此时在美国境内,大家并没有理由戴口罩。」)

所以这表示他并不鼓励总统。而总统已经预订了很多很多口罩,要分发给大家!当时佛奇博士是那样说。(是。)而且那也误导了总统先生,并且令他染病!他和他的家人都病了,因为相信佛奇博士说这没什么。(噢。)佛奇博士说:新冠病毒没什么,只是些虫子,流感才更令人担忧。明白我所说的吗?(是,师父。)其实流感,人们早已习惯它了,而且已经没那么多了,所以若他告诉总统先生那不如流感那么严重,当然,他就不戴上口罩,也不想做更多的预防。(是的,师父。)直到后来,当他看到情况变得非常地糟!总统不得不使出个人之力签署巨款,供一家公司研发这种疫苗。(是的,师父。)人人都告诉他,这需要花五、六、七年或更长的时间,是吗?(是,师父。)但他在五、六、七个月就做出来了!(是的。)没人夸奖他什么!有看到任何称赞吗?没有。(没,没有。)没看到任何报纸刊出:「真棒!总统先生!」没有!是吗?(是,师父。)噢,没有!也许有一两家报纸只是说:「噢,很好。」或说:「噢,做得好,」像那样。(是。)噢,天哪!我也会感到挫折,即使我不是位总统。我觉得太挫折了,因为人们就像那样!

像川普总统这样的好人,人们却企图将他甩开。(是啊,师父。)而涉嫌贪腐和欺诈的人却还想要你投票给他。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是,师父。)涉及到洗钱或其他的活动。但是,当然,这不会像是前副总统,他亲自去做。(是,师父。)(是。)也许不是,因为也许他们还尚未想到那里,但他的名字无处不在。(是的,师父。)在企业、企业办公室、商业会议中,及所有各种事务中,由于他曾经是副总统,因此他的儿子就能拥有如此有利可图的事业,无须有所作为。(哇。)赚数百万,对吗?(是的,师父。)(是。)

在过去,我不知道美国现在是否有那样的法律,但是在过去…因为目前,这几年来中国已成为美国所谓的敌人,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明白,师父。)竞争对手、敌人,以及美国的威胁,那就是目前他们所说的,我在许多报纸看到此事。所以如果你与敌人勾结、串通,他们就会以叛国罪起诉你。(对。)甚至不只是洗钱而已。(是的,师父。)就算你只是嫌犯也一样。所以法国政党才不投票给萨科齐先生。因为若你投票给嫌犯,就表示你也鼓励该行为,或者你也是同谋。但在美国,是太自由或什么?(是。)他们把自由看得太理所当然,他们不了解许多国家的情况。他们的所作所为或对自己总统的那种讲话方式,已能被判入狱,早该坐牢了。(对,对。)即使他们不公开那么做,他们也会找其他藉口让你入狱,因为你说总统的坏话,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是的,师父。)

美国人被宠坏了,被宠坏了!希望他们继续保有自由,因为若你认为任何事都理所当然,那它就会被夺走。(啊,是的,的确如此。)这就是宇宙的律法。你不需要的,会被带走,你不感恩的事物就会消失,迟早会如此。类似那样。所以我希望你们开心,感谢你们信任我。(感谢师父的回答。)

你认同我所说的吗?(我很认同,师父。)那律师呢?(是的,我认同,师父。)你们认为根据美国法律,我说错了什么吗?(没错,师父。)我猜是那样吧?(是的,师父。)而且任何投票支持或力挺嫌犯的人,通常在多数情况下,法律也会调查他们,在美国也一样吧?(是的,师父。)因为你被怀疑是共犯。(对。)因为他们和那个嫌犯在一起。嫌犯虽尚未被定罪,(是。)但在罪证确凿前,他仍是嫌犯,懂吗?(懂,师父。)所以萨科齐先生才无法再度当选总统,因为人民不想投票给嫌犯。(对。)明白我在说什么吗?除非他是清白的。(是,师父。)如果他曾经清白过,这要看是何种情况,何种罪行或什么事情。但在美国,我不知是否允许那么做。所以,你问我,我也不太知道如何正确回答。意思是完全正确。(是。)我可以只是一笑置之。但同时我也感到很难过。(了解,师父。)因为大家都把美国当成民主典范,(是,师父。)保护正义的典范。但看看他们所做的!他们没保护正直善良的优秀总统。他们自己的总统。而他已多次证明自己真的值得总统一职。(是的,师父。)

(若拜登先生成为总统,会发生什么事?)

会发生什么事?很难明确指出来。但也许美国会失去国际社会的信任。(噢,哇。)因为这种不公不义,以及对国家最高领导人不尊重的行为,(是,师父。)种种蓄意反对他的行动,(是。)在很多方面。人民也会不信任主流媒体,那是我所担心的。(是的,师父。)我只希望别发生,但它太明显了,太明显了。

若司法系统起不了作用,人民就不会信任司法。(是的,师父。)若媒体不报导真相,只报导假新闻和偏颇的文章,人们就不会信任媒体。(是的,师父,了解。)这道理很简单。(是的,了解。)所以如果美国人民也无法信任司法系统,那么国际社会要如何信任美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明白,师父。)那就是我所担心的。

是,希望一切顺利。(是的,师父。)好。我们为这位好总统祈祷。(是,我们祈祷,师父。)我还在祈祷,每次祈祷,我尽量每次祈祷。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些。(非常感谢师父。)(谢谢师父。)不客气。愿上帝保佑美国,愿上帝使他们摆脱乱局。愿正义得胜,这样贵国才能继续获胜,成为全世界都可效法的优秀、正义的民主国家。(是的,师父,谢谢您。)(阿门。)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