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此时此地即天堂(四集之三) 2019.10.06

2020-11-22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怀念那个地方。如果有机会,我会再回去那里。只有土屋,附近有水,恒河则在下方。

若你没任何责任或压力,无论吃什么都会像仙馔珍馐。你甚至不在意吃什么,只要是纯素都好,当然。比方在丽诗克诗或许多圣地,他们不卖酒、蛋或肉类,都不卖,因为禁止贩售。如果你住那里,可放心吃到的都是纯素,不必多问。人们也都卖纯素制品。即使街头小贩,也都卖纯素制品,没卖其他东西。我很想永远留在那里。现在我想到这些,仍然非常怀念。

(大约十年或十五年前,丽诗克诗的某些师父曾倡导纯素主义。我小时候曾看过推广纯素主义的小册子,提到不该…)哪里?(丽诗克诗。)丽诗克诗?(是的,师父。)不需要推广了,因为大家只卖纯素制品。(是的,师父。)噢,你是说向游客推广。(对,向游客推广…)你去过?你去过那里?(是,师父。)没看到你。我喜爱那个地方,但我没住在市区。我住在较高的山区,只有土屋与天然水源。但邻近恒河,那是我珍爱之处,只要走一、两三分钟,其实不到三分钟,我慢慢走,就可以浸泡在河里。即使在夏天,河水也十分沁凉。它来自山顶融化的冰雪,那些融冰经常会流下来,很沁凉。

这个是跟你里面那个一样。喔,谢谢。这个分给厨房吃,好吗?这个,给厨房,端进去。苹果汁?又再来啦?多谢。又一杯苹果汁。看吧,不管我说什么都会得到更多。

在我走访印度各地中,最怀念丽诗克诗了,因为美好的一切都在那里发生。当时我虽然住在小土屋,但我喜欢极了。我每天都会到屋顶睡觉。有几个人经常跟我一样,在我附近有几个西方人也这么做。我会取天然水源来洗衣或煮饭,我煮得很少,但它仍是好水。然后我会到恒河进行洗礼和布施,并把衣服放石头上晾干,只要一、两个小时就可以穿了。我怀念那个地方。如果有机会,我会再回去那里。只有土屋,附近有水,恒河则在下方。路程甚至不到三分钟,不用走很久,它就位于河岸上。只是位置很高,所以必须往下走。那里的坡度有点陡,但是路况很好。是一条泥巴路,但是很好走。

我也在达兰萨拉的森林里住过,也是住在土屋。那里比较文明,有很多人,很多西方人,随时都有很多出家人。但我更喜欢丽诗克诗。我差点在那里溺水,但我依然很喜欢那里。当时我去到恒河中央的地方打坐,那天恒河上游下雨。河水淹没了所有石头,看不到任何可以踩踏的石头,但我还是设法回到家。现在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办到的。由于水位高涨时,什么都看不到。而当水位不高时,则可选择利用石头,踩着石头过河。

我遇过一位修行人,就住在恒河边的山洞里,很像一位圣人。我便去向他顶礼,并供养他一颗甜瓜。那是我当时唯一能够供养的东西。甜瓜很便宜。在印度,什么都很便宜。我的衣服也是,即使量身订做也很便宜,而且只是棉布而已。我选了最便宜的棉布,看起来还是很漂亮。他们帮我制作得很合身,有两套衣服。

然后我遇到这位修行人,是一位老者。他坐在山洞里,周围有一些徒弟。我对他说:「大师,您住在这里不太舒服,因为风吹个不停,沙子也吹得到处都是。您不会觉得不舒服吗?环境是否太严苛了?」他答道:「不会,有很多人生活在比我更艰困的环境。」哇,所以我闭上嘴巴。他是对的,他言之有理。我了解印度的情况。但我的意思是,一位大师不该忍受那么多。我的意思是如此。他年岁已高,应该要在舒适的环境,受人照顾。我是这个意思。但是因为他不在乎,所以我也不担心了。

我请教他:「可否请大师赐予获得开悟的建议?」他回答的不多,但是他的英文很好。他告诉我:「去那里,那里中央有个小岛。」意即恒河中央。恒河是大河,不是像这样。「到那里去打坐。」我回答:「遵命!」我不是说:「遵命。」我是说:「好的。」于是我去那里打坐。我问他:「时间多长?」他回答:「一个星期,然后看看成果如何。」

我跟你们说过那故事了?什么时候说的?不记得什么时候说的。喔,师徒之间节目里。(很久以前。)不,我才刚在哪里听过。(我想是在洛杉矶一九九七年。)我想几天前在某个地方,我才刚听过,没有吗?没有吗?怎么我记得好像我现在才告诉你们?也许我告诉了某个人。

因此,我去那里打坐了六天。剩下最后一天时,我的前夫来了。我不晓得他是怎么在那种荒郊野外找到我。那是山区,而不是像所有大师及出家人会去的市区。不是!那里仅三、四间独立的土屋。房租非常便宜。屋子后方有山上流下来的清水,可供我洗涤衣物。水质非常干净。我不晓得它怎能如水晶般澄澈,我用来清洗房子及饮用。然后我的前夫就来了。我当时正在洗衣服。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噢!」然后我说:「噢!」「噢,你来了!哈啰!」等等之类的话。「你怎么找到我的?」他说他有这种神通。他给我看了我的照片。那就是他的神通。他跑遍所有邮局,从德里开始的每一站,一直到丽诗克诗。(哇!)当时我住在山顶上,也不算最高的山巅,只是那里人烟稀少。

那里不是寺庙或道场。只有两、三人住在一起。并非住在一起,各有各的房间。然后…好。哇!我不记得我对他说了什么。我说:「我现在赶时间,你可以到处逛逛吗?我很快就回来,我必须再打坐一天。」然而当我回来时,他却已经离开了。

有位来自加拿大的华人,我前夫来之前,他刚好来访。他说他无处可住,「那就住我屋里吧,反正我不住这里,我也不睡床上。我都在楼上,睡在睡袋里,你可住在这里无妨。」因为他说他的女朋友快来了,他正在寻找租屋。我说:「再过几天,隔壁就会有屋子空出来。你这段期间可住这里。」所以,我把他留在那里,他的行李、背包,留在那里,然后我离开。就在同时,我前夫来了。而我已离开去打坐。去打坐的路程很远,距离我家可能必须走三公里才能到,我所打坐的地方在恒河中央小岛上。

那位大师什么都没说,只说:「去打坐。」像是我什么都已经会了。他并没说该如何打坐,什么也没说。他的话不多,除了告诉我:「别碰那个女孩,因为她是婆罗门。」我不够资格高攀。别碰婆罗门,除非你本身也是婆罗门,且须佩戴某样「证明」,好像是一种棉线。女众不用佩戴这个吧?男众要佩戴。那要怎么证明我是婆罗门女众?女众不能当婆罗门,对吧?(多数是随男众的身分,婆罗门男众的家人也被视为婆罗门。如果男众是婆罗门,家人就被视为婆罗门。我不记得女众的情况,不知是否男女有别…)反正没人要求出示身分证明。那个小女孩去恒河边,拿着水桶去恒河边取水。我想帮她,她却对我高声尖叫。那位大师才说:「别碰,她是婆罗门。」我说:「喔,抱歉。」然后我就去打坐了。

我去打坐,回来时已天黑,我前夫已经离开了。只剩下那个所谓的男友。我说:「我先生呢?」「走了。」「为什么走了?他来找我,『为什么走了?』他刚来而已,还没跟我说多少话,怎么就走了呢?那个照相机是我的,为什么在这里?」可能是我的前夫留给我。他大概以为那是我男友。根本不是事实啊,我从一开始就没男朋友,更不用说是华人。一个吃生食的华人。他「作弊」,他吃生食,但也吃印度烤饼。印度烤饼不是生食。他没吃生的印度烤饼,他吃熟的印度烤饼。其他的则是生食,好。

我说:「他说什么?」「他没说什么,他说他要回德国,他把相机给我。」我说:「什么?相机是我送他的生日礼物,他为什么给你?你跟他说了什么?你跟他说了什么?」我的怒火烧起来了。他说:「没说什么,他问我是否住这里,我说是。」他说是,他住那里。「你也睡这里吗?」「是,我睡这里。」只有一张床。(噢。)那是我的房间。那个华人不在时,我告诉我前夫那是我的房间。结果那个华人回来,说那是他的房间。

阴错阳差!跳到黄河也洗不清。我说:「好,我了解,他走多久了?」「刚走而已!」我冲到山下。我当时没什么钱,却雇了一辆马车。一辆马车通常至少十人合乘,因为车资比较便宜。没人单独雇整辆马车。我说:「我要雇这辆车。」对方说:「很贵喔!有钱吗?」我说:「有,有钱,有钱!」我付了钱,我说:「钱在这里。」我其实付不起那么多,但是没关系。我想,顶多几天不吃纯素咖哩饺。

我赶到了公车站,售票员说:「车刚走,刚走而已。」就像电影情节!我到了,他走了!就像电影!我没办法追上他。用马车追不上,无论我付多少钱都追不上了。公车已经开走了!

天啊!我真的很喜欢那个地方,不晓得为什么那么喜欢,然而我前夫后来回来了。我打了电报给他。这又是另一项我负担不起的开销。我每天都要量入为出。如果哪天多吃一个纯素咖哩饺,隔天就不能吃。但我在那里好快乐,当时好开心。如果必须选择居住地,我会再回到那里。非常自在逍遥。房租非常便宜。你付房租就像送礼,像是一份礼物。

那里很简陋,居民却很友善。甚至有位整脊师,免费「揍」我。我到那天才知道何谓整脊师。但是他下手很轻,不同于以前那些华人整脊师。天啊!「整」得我全身都喊痛。这位整脊师下手很轻。我说:「我没钱喔。」他说:「没关系,免费帮你整。」他帮我拉筋,在我身上打一打,但是我觉得好舒畅。他是脊骨神经医生,不晓得来这种荒山野地做什么。租个有床的屋子,用来「揍」人。我后来再也没多问,他不过是邻居而已,他做他的事,我做我的事。我不管别人的闲事,人们却来吵我,来帮我洗手,「揍」我的身体、按摩,帮我绑辫子等等。居民很友善,观光客也不例外。那位整脊师来自菲律宾,他不是印度人。他好像是去那里度假。我从没问过。有人帮你免费按摩,最好赶快跑过去,以免他改变主意。没钱付啊,是吧?不,他很好心。我很喜欢那个地方,不晓得为什么。印度各地我最喜欢那里。

德兰萨拉也是可以短租或长期租屋,也是租金很便宜的土屋。不过我在德兰萨拉不如在丽诗克诗般快乐。也许是氛围不同。去丽诗克诗的人都必须持纯素,他们没有其他选择。你们去那里推广纯素主义做什么?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观看更多
所有分集  (3/4)
1
2020-11-20
5434 次观看
2
2020-11-21
3157 次观看
3
2020-11-22
2929 次观看
4
2020-11-23
2974 次观看
观看更多
最新
1:45

烟熏天贝培根

85 次观看
2024-06-20
85 次观看
2024-06-19
315 次观看
2024-06-19
295 次观看
35:33

焦点新闻

32 次观看
2024-06-19
32 次观看
2024-06-19
33 次观看
2024-06-19
24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