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全能的上帝(四集之二) 2006.10.01-02

2020-10-15
用语:English ,Vietnamese(Tiếng Âu Lạc (Tiếng Việt))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多打坐,会慢慢地让你解脱。当我们打坐时,负担会慢慢消失,然后我们会拥有一切。只要打坐,无须祈求任何事,自然会拥有一切。多打坐,你就能和师父沟通。

 

还有谁?(师父,我和我先生有两个已印心的小孩。我有个问题请师父为我开示。我七岁的女儿印半心了。她从婴儿到现在,没和任何人说过话。)为什么?(我让她上学,读一年级。校医检查她之后说,她很正常,也很聪明,但问题是她不肯说话,所以不简单教她。她什么都不回答,不过作业做得很好。)真的?(今年她上二年级了,但仍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她不和任何朋友玩。独来独往。他们带她去儿童大学医院看病。医生们告诉我说,她必须吃药,才能获得更多自信心。我不知道…我想藉这个机会请教您,请师父开示。)她不说话,但她在家里说话吗?(是的,她在家里会说话,只和我说话,而且…)那还好,若她不想说话,何必勉强,她不是哑巴。(不,她不哑,但是学校不同意。)好,如果他们不同意,就让她在家受教育。(好。)每个国家都是这样,你有权在家教你的小孩。(我不会教。)有电脑,让她学习函授课程,或是请人到家中来教她。(师父,不必让她吃药吗?)何必呢?她没病,为什么要吃药?(是,她是个正常的孩子。)吃药有时会有副作用,反而更让人担心。(她只是不和人讲话。)她不想说话。有什么好说的嘛?(她只在上学前,跟您打声招呼。就这样。)如果她不想讲话还好啦。时间到了,她就会讲了。目前她还不想讲话。没什么好讲的。小孩没什么要讲的。那没什么异常。(是。)吃药做什么?(医生说我得让她吃药。)你想让她吃药吗?(不想。)想让她多讲话吗?你想要怎样?(不,因为现在见到您,我想请教您。)不讲话也可以,不需要。说得越多越无聊。若学校说什么,就说:「我的小孩是这样,在家会讲话,她只是不想在这里讲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让她吃药。」(懂。)我们有权拒绝,懂吗?(懂。)因为你知道你的女儿没病,连医生也说她没病,当然不必吃药。「吃药让我担心我的孩子或许会过敏,太敏感。」就那样说。(是,我也这么想。)说:「万一她得病,我该怎么办?我女儿一直都很健康,如果吃药后,出问题怎么办?」(是。)「你能保证我的孩子不会出问题吗?」比方这样。「假如校方让她继续上学,且她学得很好,那就好。如果校方不让她上学,我就带她回家,自己教她。」就这样说,好吗?(好,谢谢师父。)如果你想给她吃药,也由你决定,(不吃药,谢谢师父。)毕竟你是她的母亲。这只是我的意见。(是的,谢谢师父。)若你想让她讲个不停,那就给她吃药。(是,谢谢师父。)有的人比较少说话,懂吗?不爱讲话。

 

(比方说,师父的相片时间长了以后褪色,或有的磨损,或有的坏了以后,这个相片应该怎么处理好呢?)噢,相片!(用久了以后…)烧掉啦。(啊?)烧了!(烧了?)用火烧了算了。

 

(还有另一件事情就是…比方说,我们家里有人卖奖券。)好,大家乐!(这个有没有业障啊?您说呢?)为什么卖那个?是政府给的卖的?去店拿,是不是?(对啊,帮着政府卖的。)没关系!你要卖就卖嘛。不然的话没有工作,做什么都不能做的话,那怎么赚钱,好不好?(好。)没做坏事就好了。这个是给人家,谁要买就买嘛。中也好嘛。(好的,谢谢师父!)不客气。

 

(师父,我有三个孩子,他们都印心了。不过自从他们长大后,修行方面就很懈怠。)他们多大了?(最大的那个二十岁,另外两个十七、十八岁。如果没人骂他们,他们就不打坐。)那就骂他们。(师父,这年龄危险吗?)危险什么?(因这阵子他们经常外出。)多大了?(十七岁和十八岁。)这个年纪是有点危险。(我也担心这样,师父。)一定要亲近他们。要更亲密、友好。有时一起去逛街,这样当他们觉得无聊时,就不会经常和朋友出去。在家要严格些,如多留意他们和谁一起,都做些什么。但待他们像朋友,懂吗?那么孩子就会信任我们,就会表露出他们的感情。否则他们不让我们知道,他们做什么,隐瞒起来,什么都不说,因为他们怕我们——这样很危险。如果他们信任我们,相处得更友好时,他们就会告诉我们,我们就懂怎么教导他们。(他们经常跟妈妈讲,那样很好。)就让妈妈去教导他们,然后妈妈会告诉爸爸。(我比较严厉,我一开口,他们看着我,就偷跑掉。)但你一定要友善些,慢慢教导他们。能告诉妈妈已经很好了,妈妈会偷偷告诉爸爸,爸爸就可偷偷告诉妈妈怎么教导他们。(好的,谢谢师父!)不客气。他们在这里吗?孩子们来了吗?没来?(他们不想来。)不想来啊?没关系。这个年纪是有点难管教,不好教。要弹性变通。你想要孩子,现在就得忍受这些。(以前他们很乖。)这个年龄是有点难。

哇!是个大难题!如果你没孩子,人家会说你没福气。有了孩子…就太累了。他们越长大,你就越操心。他们渐渐长大,每一年都有所改变。教导他们真的不容易。如果你不让他们去学校,别人会批评你。政府会处罚你。你让他们上学,他们又受外面各种影响,很难监督他们。对待他们,你必须既坚决又友善,给他们忠告:「我懂,我以前也像你。我年轻时也做这、做那。你现在做那个吗?如果你要做,让我知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果发现他们做错事,让他们了解:「这样做虽然好玩,不过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后果。我不是禁止你,而是建议你选择更好的方式。我是过来人了,我知道这是条很难的路等等。」以朋友的身分和他谈话。一起外出喝咖啡之类,像朋友般坐下来聊天。他们信任你之后,什么都会告诉你,征询你的建议。比方说,你们信任我,什么事情都来问我意见。因为我们互相信任。有时太严厉也不好。太宽容也不好。要观察每个孩子不同的个性。有的喜欢轻松一点,有的喜欢严厉一点。要婉转变通地教导他们,但你一定要友善。经常带他们去看电影,全家一起或每次带一个面对面。个别和他们交谈。愉快而友善地谈话。去和他们一起做事,一点一滴地教他们。他们喜欢这样。觉得你是他们的朋友,他们就会跟你讲。讲完后,我们就知道什么好或不好,知道要怎样引导他们。不然如果他们不跟你讲,我们就不知他们做什么,就没办法教他们。

 

下一位是谁?(师父,这是我第一次见您。)你好吗?(谢谢师父,我诚心祝您永保安康,在修行路上引导我们。我有个问题。大约两年前,我问观音使者有关我打坐的问题。我观(内在天堂)音时…不知道自己是否入定了,但我觉得有把千斤大锤敲在我头上「砰」。很多次都是这样,我一直跟您祈求:「师父,请帮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我能否克服它。」不过现在已有一段时间,我没这样的体验了。)都消失了?(是的。)那就没事了。你要它再回来吗?有时候是这样。据说在打坐中…禅宗描述这种体验,像是打雷、地震,很多人都有相同的体验,有些体验很不一样。(给人像是很大的震撼。)大震撼。(会吓到人,你会不由自主想逃开。)那现在怎样了?你现在修行有进步吗?生活更快乐吗?(感谢师父赐给我家庭幸福。)很好,我非常高兴。如果你家庭幸福,修行也会更轻松。(但有时仍会有一些情况。)当然,天哪,你还想要什么?这是魔王的地盘。(我诚心感谢师父。)全家修行已经很好了,很简单互相了解,在修行路上,互相扶持很好。我很高兴。像这样的家庭不多。太太修行,先生不喜欢。先生修行,太太不喜欢。比方说这样。这样的事已经听太多了。你的家人已经很好了。恭喜!那把大锤子,我拿走了,已经丢到八角炉里熔掉。不会再有锤子了。有时候是这样。有时振动力像这样很强,不过你的头没被震裂吧,都没事?这只是你的感觉而已。在禅宗的打坐中,他们也描述类似的情况。现在你知道了吧,但不是很多人体验到。有些人也有像这样强烈的体验,有些人不太有感觉,通常都很柔和。但你打坐进步,生活很快乐,那就很好啦。有时我们打坐时没体验,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只是我们出定后忘记了。高等境界不是我们头脑所能辨识的。头脑怎能上到那里?头脑就像摄影机,所以它也许会知道。头脑受到影响后,它才偶尔会知道一点。通常头脑很难知道。但你们确实偶尔会看到。印心时力量很强,头脑也知道,因力量要冲破头脑的限制,懂吗?很强的冲击力。要破除你的成见,驱除一切,灵光一闪,所以你的头脑也知道。不过之后,当你入定,再出定后,你就忘了;但有时候当你醒来,在完全清醒前,仍会看到仅存的一些(内在天堂)闪光,对吧?有时,我们睡觉时有体验。你们打坐然后慢慢睡着,那样整晚睡觉都在打坐。不过醒来后,你没看到或知道什么。别担心,继续修行。我保证每个人都会提升。

 

还有其他问题吗?(我还有个问题想问师父。我先生非常反对我修行。最近几年,他忽然对做荤食很感兴趣。我仍做我的工作。我想知道我先生这样做,会对我影响很大吗?)别管啦。他花他的钱,你花你的。(我仍可像平常一样共修,没问题,对吧?)他让你参加共修吗?(是。)哇。(他开车接送我往返。)噢!真的?他这么慷慨。真好。(慷慨?)「谢谢你。」(是。)「谢谢你让我修行。亲爱的,我听凭你吩咐,请允许我修行。若我有功德,你也受益。请你不要责骂我。」老天,有先生,就如同生活在牢狱里?为何和先生小孩生活,就像住在牢狱?我知道,我知道。男人有时让人难以忍受。(是的,谢谢师父。)真遗憾。试着忍耐,但他能开车接送你,就已经很好了。已经够好了。你要谢谢他,称赞他。说:「虽然你还没修行,但你比一些修行人好。」要这么说。的确如此。很多修行人甚至会妒忌。非但不让他们太太修行,而且还很糟糕。所以那样很好。你们要了解他的优点,他好的地方。别总是说他反对你修行,而且一直这样想,却没看他好的地方。谁会阻止太太,反对她修行,却还像这样开车接送?已经太好了。他只是外表反对而已。我们要称赞他,赞美他并对他说:「非常感谢!虽然你不是修行人,却和修行人一样有雅量。你开车载我去共修,然后又接我回家,让我非常感动。」你要这样称赞他。要谢谢他。哪个先生有空开车送你?有什么理由?只是要去坐一坐?然后他接你回家,你回家以后又再坐!(谢谢师父。生命中,无论我做什么,您都在我身旁,照顾一切。)很好!

 

(然而我还是有个问题,打坐时也许我不够专注,所以当我问您问题时,很难得到答案。)想问什么,现在就问吧。(有时有答案,有时则不。我是指打坐的时候问您。)了解。(因为有时我没机会看您。)有时候没答覆,有时你没听到答覆,但结果是好的。(是。)因为你听不见,你聋了。但师父仍然会帮你。你聋了,但是师父没有。(意思是我的等级太低了,无法得到答覆。)什么?(意思是我的等级太低。)内在师父会引导你,引导你把事情做对。(那我们时时都须满足于我们所得的结果,对吗?因为师父安排一切。)是的。无论我们的业障是什么,我们都必须承担。你问了什么问题,「她」没有回答?(有时我必须做出决定,像是怎么教育我的小孩。我有两个孩子,我该让他们受何种教育。决定他们去哪里读书,或其他的事。或先生、孩子、房子等家庭的问题。我问了,有时…)我懂了。(很难。)中国同修有一本小书,收录了我说的话,《甘露法语》…有时他们翻开来一看,刚好看到他们要的答案,比方说这样。找符合情况的字句,找那个来看。若答案「好」或「不好」,你就能那样做。不然,很多人在两张纸,写下「好」或「不好」,然后往上抛…再选一个看师父说什么,「好」或「不好」。很多人都这样做。很多人就这样问各种事。有时你打开书,翻到某一页,正好给了你答案,比方说,若你「聋」了…你聋了,但是没瞎,所以打开书就对了。有些人,假如他们祈求,就正好翻到解答那页,比方说这样。你必须用你的…「直觉」要怎么说?你的直觉,你会感觉到。意思是你必须研究哪所学校好。有什么优点以及为什么。附近是否有坏朋友,比方说这样。你也要自己留意。哪所学校好,为什么?哪所学校不好,为什么?要像那样研究。然后才打坐,找出哪所学校好。答案会自动浮现。你必须先查查看,得到全部的资料。这所学校有这个,那所学校有那个。之后,你打坐并问:「师父,哪个较好?」突然,你就会想到哪个。你的直觉会带你挑出那所学校,而且就是它。那就是答案。我不会坐在那里一直跟你说。(感谢师父。)

 

(师父,我衷心感谢您帮我消业障。过去三十多年来,我必须学习爱的功课。师父刚刚消除掉它,拿走我身上背负的业障。我学会了耐心与极限忍耐的功课,现在我自由了。)解脱了。(是的,我自由也解脱了。我能尽情地做事和修行。不会像以前,才往前走几步就又倒退。)不必再征求同意了?(不必了,师父。)你不再是奴隶了,是吗?(是的。)你摆脱奴隶枷锁了?(没有。)那你怎么做的?(因为我是修行人,我不敢破戒。)那你怎么得到自由的?(我不敢离开我先生。)那怎么办到的?你先生离开你?(参加去年匈牙利禅以后,我很清楚我嫁给我的冤家,是为了学习我的功课。我向内在师父祈求。)你真的打他,或在心里?(不是那样。我打坐祈求内在师父,帮我解决…)让师父来打吗?(是。师父告诉我,要多多精进打坐。从那之后,我每周共修五小时,我持续做三个小时的观(内在天堂的)音。每周日我就专心打坐。大约七、八个月后,我的业障可能受不了,它就跑掉了。之前我们两个都印心了,但是他很懒。我们每次都为了去参加共修而吵架。于是我一直求师父,每天打坐五、六个小时。渐渐地,他再也受不了坐在我旁边,所以跑去另一个房间。我们就在不同房间打坐。到了十二月,也许就是我卸下这个负担的时候。一月时他回悠乐(越南),有人帮我带走他。)把负担拿走了!(是,我得知这件事时,我很感激那位女士,帮我拿走负担。当我打电话祝福他们,感谢她帮我解脱自由时,每个人都觉得很可笑。不过我真的感谢他们。首先,我很感谢师父。从那之后,我成为一个完全自由的人。现在我打坐五、七小时,或整晚打坐都不会累。没有人来吵我。)你自己坐吗?(是的,其次…)很好!看吧?(我从早上四点工作到晚上七点,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累。我晚上回家后,整晚打坐,师父帮我照顾一切。例如,我被告知这次打禅的事,而且显然我没有钱。然而在两、三天内,师父帮我卖掉货品。于是我马上有钱来这里。)我甚至得帮你卖货品?哇!我有个工作呢!那你付我薪水吗?(非常感谢师父拿走我的负担。从现在开始,)很好。(我会全心修行。)好,但别忘了付她钱!(非常感谢师父!)好,我替你感到很高兴!看吧?多打坐,会慢慢地让你解脱。当我们打坐时,负担会慢慢消失,然后我们会拥有一切。只要打坐,无须祈求任何事,自然会拥有一切。多打坐,你就能和师父沟通。我跟你们这样说,但是,我也知道你们处境艰难。任何人不是想打坐,就能打坐。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