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主摩诃毗罗的生平:继续断食以拯救旃檀(五集之三) 2019.12.01

2020-09-19
用语: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她看到巴巴萨万辛格带她去见上帝,上帝坐在圣座上。她泪流满面,她说:「我从来没想到,我从没…毕生都没想到自己能在上帝的圣座旁和祂说话。」

 

这间寺庙并不…外观与一般佛寺不同,就是一栋建物而已,是一整排建物的其中一部分,被规划成寺庙使用。当时的师父买下那间寺庙,只为了教导美国弟子,他每三个月去一次。他的弟子我数了一下,约卅、四十位,小寺庙。他的弟子每个星期天来听他讲经,他有时会和弟子打禅,参加打禅的约廿人左右。所以,并非出名的寺庙。外观不像寺庙,只是一间普通公寓而已。有两层楼和一个地下室。地下室是厨房,煮饭和用餐区。一楼供奉诸佛塑像,有打坐大殿。三楼是起居区,我在那里有个小房间。大师住在前面,我住在后面。一个房间,由走廊和空房间隔开。

我如果去远一点的地方,又没写下寺庙的地址,会迷路回不来。那些非裔美国人却准确找到寺庙,按铃。我当时一个人,住持则来来去去。他有绿卡,来去自如。总之,他们进寺庙说明。他们(求道者)描述内边向导向他们揭示我,说我会替人印心,让受印者能听到(内在天堂的)声音,能听到海潮音。因此我觉得她不可能是说谎。我还问她是否知道有关观(内在天堂的)光和音这个法门,以及一些相关教理。至少类似的教理,她是否有所涉猎?他们说:「没,不知道。只有向导指引我们前来,并说您会赐我们灵性恩膏,让我们即使不在海边,也能听到海潮音。」诸如此类的话。所以,我觉得他们不可能是说谎,何必对我说谎呢?因为我并不打算替任何人印心。我当时只是住在寺庙里,每天扫厕所和擦地板。于是我说:「好,但是你们必须吃纯素。」他们说:「好,我们早就吃素了。」因为他们的传统也许也吃素。噢,他们很诚心,体验很好。

他们印心后常来看我,有时和我一起打坐或独自打坐。我让他们住在那位住持在打禅期间专门接见徒弟的房间。我说:「你们住楼下,我住在我的房间。因为不能让你们住楼上的房间。」楼上只有一个房间,是住持大师的房间,另一间是打坐房。楼上也有一个打坐房,供徒弟来打坐时使用。住持的徒弟,早上会来和他打坐。我本来以为他们弄错了。我说:「若你们要找住持,他不在这里。你们两个月后再来,他会回来这里。他的名字不是『清』。」我这么告诉他们。住持是佛教法师。他们说:「不,不是,内在向导说『清大师』。」我说:「也许是吉大师。吉大师,住持是男众。」也许是他,「吉」是印度人对大师的尊称。大家常说古鲁吉、马哈拉吉或玛塔吉。巴布吉、巴巴吉,只要是「吉」就表示伟大。「所以,我想也许你的向导指的是吉大师,但是他不在这里。」

她听了说:「不,不是,因为向导说了是女众。这位住持教海的法门吗?」我说:「没有,他对海的法门一无所知。」她便说:「那就不是您知道这个法门吗?」他们问我是否知道(内在天堂的)海潮音。我说:「知道一些。」他们说:「那就是您了。是您,您是女众,而且知道内在的海潮音,所以,我们在找的人不是那位住持。」因此,我只好替他们印心。他们远道而来,我招待他们吃饭等等。他们后来还回寺庙找我。

但是他们很怕鬼。他们本来是驱鬼大师,是会驱魔赶鬼的法师,他们当然看得到鬼。有一天,他们上楼找我,「能和您睡楼上吗?」我说:「我的房间很小,我不习惯和别人睡同寝室。你们楼下有房间,比较舒适又有浴室,设备很齐全,上厕所很方便。」她说:「不要,楼下有许多鬼,至少约有三百个。」我说:「喔。」我说:「这是寺庙,也欢迎鬼。」门外又没标示「禁止鬼入。」我说:「而且,寺庙每天也施食鬼众,」食物取象征的分量,念咒使分量大幅增加。只是象征而已:撒几滴水和一点点米,就会大幅倍增,鬼会来,也会听大家诵念佛经或课诵。大概是这样。

替我上网查这个字好吗?类似食前施食鬼众,或祷告向上帝谢饭?我很久没用那个字了。「因此,这是他们的家,他们住这里天经地义,但是他们不会害你们,我保证。看我、看住持和别人,他们来来去去都没事,我住这里也平安无事,别担心。再说,如果鬼能在楼下,他们也能到楼上来,有什么差别呢?」我说:「鬼比我们自由,他们『咻』就到楼上了,比我们走楼梯还快。所以,你们上来这里,有什么差别呢?」她说:「不一样,有差别。楼上没有鬼,鬼只住楼下。您这里只有三、四位明师和您同在,其中一位胡子很长,他是巴巴萨万辛格,其他的明师…」她说出那些明师的圣名。

 

我替她印心时,她内边看到巴巴萨万辛格,他将自己的名号告诉她,并说他与我同一体。巴巴萨万辛格与我同一体。为什么拍手?我想我以前讲过了吧?没讲过吗?我没讲过?我说:「你怎么知道巴巴萨万辛格这个名字?」她说:「他在内边告诉我。」他们很诚心,灵性方面很清净。我听了就说:「若他这么说,那就是了。明师不会骗你,何必呢?」那是她的内在体验,她看到巴巴萨万辛格带她去见上帝,上帝坐在圣座上。她泪流满面,她说:「我从来没想到,我从没…毕生都没想到自己能在上帝的圣座旁和祂说话。」当时,那位并非等级很高的上帝,至少是五界以内,但她仍泪流不止。她不停地哭着。我说:「别哭了,否则你会失水变干,我就见不到你了。我会说:『阿苏拉呢?在哪里?在哪里?』」我给她水喝,她就平静下来。当时他们全都有好体验。

 

他们甚至来台湾(福尔摩沙)看我。我当时住在阳明山的树林里。我们当时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只有帐篷。后来徒弟用几块铁皮,围了一个正方形的小屋给我栖身。我让她住那里,她又怕鬼了。我说:「你想像而已。你问这些女出家人。」我当时约有,不晓得,十几个出家人跟随我。大家共穿衣服,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可买衣服,我把自己的衣服给他们。自己只留一套,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可买尼僧服,这样也甘之如饴。怎么样都好。我们很开心,没什么钱,但是很开心。

我记得我种了一些豆芽菜及蔬菜去卖,然后我们就有一点钱了。不记得我们怎么过活的。出家人还印制传单,像是周报一样,就用一张纸刊登一些我对他们的开示节录,他们见人就给。我们有一个大棚子,大概三、四公尺长,两公尺宽。她来时,我已经让她待在铁皮屋里,她还是很怕鬼,跑来告诉我:「这里好多鬼喔,您怎么住在这里?」我说:「我们自己跑来,鬼众以前就住这里了,我们应该向他们道歉,他们也容许我们留下。」

那座山叫做阳明山,是一座国家公园。除了原有居民,年代久远的祖传房舍,谁都不能在那里盖房子。照理说是一处闹鬼很凶的地方。大家关于这点开了许多玩笑。例如,有时计程车司机不敢载人到那个区域,因为乘客付的车资可能不是真钱。司机回家以后,才发现是冥纸,不是真钞,但很特别,很特别的冥纸。

你们知道这个故事嘛,阳明山?(有。)是真的,真的。有听到喔?噢,她是证人,我没有说谎。我只是听说,但不确定。我们住在那里,没有人、没有鬼敢去我们那里,可能我们比鬼还凶吧。我说:「别担心,我们修行观音法门,没有鬼动得了你。何况,你是驱鬼大师!你是驱鬼大师,你会驱魔赶鬼!怎么会怕鬼呢?要是你的客户听到了,怎么会再去找你?」她说:「噢,太多了,太多鬼了,而且是大鬼,很厉害的鬼。」我说:「不论大鬼小鬼,他们不会对我们怎样,我们和谐共处,因为我们不会害他们,他们不会害我们。」她仍然一直来找我讲鬼的事,所以我给她一些我们现有的水果并说:「这是好水果,鬼看到水果就不会碰你,不会靠近你。」

鬼没有打扰我们,只让我们看到他们而已。不论我们有没有看到,我们并不是很在意。当时,鬼都不敢出现在我和出家人的面前。也许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眼盲或耳聋。俗话说,聋人不怕枪炮,因为什么都听不到!因此,我们有一次开玩笑整人。我们说:「别太晚回家喔。」然后另一次,我告诉出家人…有时他们要出去买东西,买食物或别的东西。

我不记得我们在那里怎么过活了。至少我们有水,我们的帐篷周围有一条潺潺小溪,溪水非常美丽清澈。因为那里有水,我们就能过活,所以不在乎有鬼。以前没地方可住时,常喝比这更糟的脏水。我们在街头到处流浪,有什么水就喝,都安然无恙。真的,我们备受庇佑。因为有些水很脏,但我们只用布或僧袍过滤后再煮沸。但是水真的污浊无比,有时我们没地方栖身,找不到别的地方,我们就在街头流浪,所以什么水都喝,也都平安无事。在那里我们只有一块地,溪水则终年奔流不息,涓涓溪水,美丽清澈。我们第一次看到清澈的小溪,没有人为破坏,也没有污染。哇,我们感到很幸运又很高兴,打算永远待在那里。

 

(师父,是不是这个?)不是,蒙山就是喂…不是啦,就是…意思说「谢谢佛菩萨」然后喂那个鬼那些啦。就不一样。不是说普通的给,不是说这样给,那个是宗教的仪式。你找到了?(礼拜仪式。这里解释:礼拜仪式指的是由宗教团体执行的公开敬拜习俗。)「由宗教团体执行的公开敬拜习俗。」对,也是礼拜仪式。我们赞美也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那种敬拜或祈祷形式称为「礼拜仪式」。佛教也有感谢仪式,感谢佛陀与诸佛菩萨,然后施食给鬼众。所以,鬼真的来了,有三百多个。我们有一位目击证人,阿苏拉女王看到了。我想她还住在美国,很久没见了,我一直居无定所,所以她应该找不到我了。我们那个不是「蒙山」,就是供养啦。我们早课、晚课那个就叫「课诵」,他们天主教也有啦。

 

礼拜仪式。有个礼拜仪式的笑话。有位牧师去非洲想传播耶稣的教理,他必须穿过一座丛林。他遇到一只狮子,狮子想要吃掉他,他当然逃不掉。于是,牧师跪下来,嘴里念念有词。狮子问:「你在说什么?」牧师说:「在你吃掉我之前,让我先做个礼拜仪式。」所以,他跪下来,向上帝祷告并说:「感谢祢」「拯救我的灵魂」等等。然后狮子也跪下来,牧师说:「我跪下是向上帝祷告,祈求上帝拯救我的灵魂,帮助我,你跪下是为了什么?」狮子答:「在用餐之前,不是要有礼拜仪式吗?」用餐前,他必须谢恩,要做礼拜仪式。我就是这样记住「礼拜仪式」这个字的。虔诚的狮子。

 

如果我当时继续食气,可能就无法做这个工作。这是不同的领域。我的生活可能比较安适。我想我目前已经满载,无法再增加或扩大工作领域。我有时会自言自语:「你这个大忙人!你怎么忙得过来?」无上师电视台就够我忙了,怎么还养狗呢?还要化妆、打扮,设计各种东西,还要照顾生意。生意有时也让我烦恼:员工、税务和会计事务。有时我会想:「天啊,你真的很忙耶。」我自言自语,骂自己。我说:「你是唯一该被骂的人,不是上帝,不是魔王,不是撒旦,不是魔鬼,都不是。是你,唯独你该被骂。」因为事情环环相扣。如果做了生意,就要照顾各种相关事项。

 

替人印心以后,必须去看这些受印的人,里外都必须照顾他们。不是来就坐在这里,对你们的反应毫无感觉,感觉不到被你们拉、扯,感觉不到你们哭等等。我并非替你们印心后,就听不到你们在家有麻烦,紧握师父法相,求东求西。如果真的需要是可以求,但你们有时根本不需要,只是乱求一通,为了考验师父。这些索求不会应验。自己要做功课。需要时当然可以求师父,但不要一昧地滥用师徒关系。

不是结了婚、生了小孩,就没问题了,不是。问题会来,会有婚姻和小孩的问题。身历其境才知道,类似。你们只有一个太太、一个小孩、一份工作、一栋房子,问题就层出不穷了。我有许多房子,因为我以前不断东奔西跑,也在各国买房子当道场。后来,房子空间太小,我又无法将房子出售,出售需要一些时间。以前我身边没人帮我,所以就以我的名字买,现在我必须过去处理,因为有些国家不接受授权书或护照代为办理。必须由所有权人亲自去见公证人或律师,办理各项繁杂手续。无穷无尽的麻烦,麻烦无穷无尽。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