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主摩诃毗罗的生平:继续断食以拯救旃檀(五集之二) 2019.12.01

2020-09-18
用语: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主摩诃毗罗说:「『唯有为奴的公主亲手施食给我,我才接受并结束断食。』」他如此宣告,没有人告诉他旃檀的遭遇,更没人知道旃檀是公主。

 

「瓦苏摩蒂言行温婉,对这个家庭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影响。她总是泰然自若,从容安详,达纳瓦因而称她旃檀(檀香)。他的妻子穆拉却妒火中烧。她认为应该趁这朵毒花还在萌芽就把它摘掉。」上次我们念到那里吧?

「有一天,商人达纳瓦离开城镇去做生意。这可是穆拉的大好机会。她辞退家中所有的仆人,并叫唤旃檀前来,让她把华服换成破衣,取下她所有的饰品,让她戴上手铐脚镣,并剃去她如丝般的长发。旃檀惊讶地问:『母亲,您在做什么?我没伤害过您。我做错什么,让您这样处罚我?』穆拉叫旃檀闭嘴,把她关进黑暗的地窖,锁上门就离开了。达纳瓦于第三天返家,看到屋内空无一人,他大吃一惊。喊道:『旃檀,旃檀!』但无人回应。他走到屋后,再次大喊,这时旃檀喊道:『父亲,我在这里,在后面的地窖里。』商人走进去,看到地窖被锁住。他透过铁门的栅栏望去,看到旃檀悲惨的处境后,哭了起来:『我的女儿怎么了?是哪个丧尽天良的人对你做这种事?』旃檀平静地回答:『父亲,请先救我出去,我会一五一十告诉您。』商人破坏了锁头,把旃檀带出去。她央求道:『父亲,过去三天来,我连一滴水也没喝,请给我东西吃喝。』商人在屋内到处找,但每件东西都被锁住了,连个器皿也没有。」哇,我觉得这妻子真狠。「他看到一个篮子装着一小撮给牛吃的豆粕,他就把篮子放到旃檀面前说:『孩子,吃些豆粕吧。我会叫铁匠锯断你的镣铐。』」天啊,人类。其实,这并不足为奇。

 

很久以前,在几百年前,我当时是一位明师,但不是很出名,是普通的明师。我所谓的妻子也把我锁在屋内,后来把我饿死了。被嫉妒冲昏头。因为有许多女弟子像你们一样来敬拜我,所以她妒火中烧。幸好我当时长相平平。虽然有些先生由于太太来印心而吃醋,却没这么极端,我不觉得会那样,对吗?我那世都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多次被锁在家里。当时,当然没有人帮我把锁撬开,所以发生憾事。我们住在偏远地区,当时因故没有人来。也许有些人来了,但是看到大门深锁,以为师父不在家,所以就走了。

 

「这是主摩诃毗罗尊者修行的第十二年。他在毗舍离结夏安居来到考夏姆比一座花园。于此同时也发生一连串事件:沙塔尼克王袭击占巴,占巴失守,皇后达里尼自尽而亡,公主瓦苏摩蒂被拍卖为奴等等,」这些事件「同时发生。主摩诃毗罗尊者,以敏锐的智慧与洞察力,瞥见这一切。他在『波胥月』下半月的第一天,做了几乎不可能的决定。」什么是「波胥月」?(十二月至一月。)十二月至一月。是末冬,不对,是仲冬。是仲冬的冬至吗?是节日吗?不是节日。

主摩诃毗罗说:「『唯有为奴的公主亲手施食给我,我才接受并结束断食。』」他如此宣告,没有人告诉他旃檀的遭遇,更没人知道旃檀是公主。公主并未透露身分,为了自身的安全起见,因为她的双亲已被杀害,她国破家亡、颠沛流离。如果她说出自己是公主,可能也会被杀,因此她守口如瓶。只不过她举手投足间难免会显现皇家风范。但她只字未提。

 

我现在觉得安全一点了,但是在这些年以前,无上师电视台开播以前,我独自在世界上,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我是某某无上师或是我所做的事。绝口不提。我为了安全必须保持低调,我想,处境类似,虽然我不是公主。我在外面有时会装傻,言不及义一番,没有人怀疑什么。如果有人对我起了疑心,我就搬到别处去。现在觉得安全一点了,只是安全一点而已。

 

主摩诃毗罗宣告,唯有成为奴隶的公主亲手施食给他,他才接受并结束断食。在这次结夏安居期间,他可能都没有进食。因此,这是断食后的第一餐,他希望一位公主施食给他。他一定有天眼通看到了那个国家和公主的遭遇。「『而且也必须是那位被剃去发丝的公主,』」甚至还要被剃了头发。她被商人的妻子剃去头发。而且「『她四肢戴着手铐脚镣,』」如此才行。「『她已三天未进食,正坐在门槛上,她身旁有一篮豆粕,她脸上有笑容,眼中也含着泪,』」有笑、有泪。「『除非这些条件吻合,否则我决定继续修行,而且不中止断食。』」噢,吃早餐条件好难!中止断食(音似吃早餐)。除非这些条件出现,否则他不会复食。

「主摩诃毗罗尊者在考夏姆比的城镇开始挨家挨户托钵,至今已过了四个月。」四个月至今,表示他已四个月没进食。「有一天,主摩诃毗罗来到考夏姆比首相苏古塔的府邸。苏古塔的夫人,南达,是主帕希瓦纳耆的忠诚信徒,了解沙门所修的苦行。她看到筏驮摩那尊者,」意指主摩诃毗罗,「来到她的府邸托钵,她感到喜不自胜。她恳求普拉布接受纯净简朴的施食。主摩诃毗罗转身离去,什么都没接受。南达十分失望,她怨自己时运不佳:『筏驮摩那尊者亲临寒舍,我却不幸无缘供养他。』南达的女仆安慰她:『夫人,何必如此失意,这位苦行者几乎已到过考夏姆比的每户人家去托钵,却粒谷未收且不发一语,他都直接转身离去。』」不只是南达的府邸,他到每一户人家,都未接受任何施食,因为都不符合他所设的条件。他可能在寻找旃檀公主。「『四个月来,大家都亲眼目睹。』」所以,他完全没有进食。他挨家挨户托钵四个月,却没有接受任何施食,没有接受任何供养他的食物。哇!这个人的确是铁汉。不晓得我是否做得到。

「『并非唯独不接受您府上的施食,所以,何必气馁呢?』女仆的话使南达更忧心,『什么!尊者四个月来托钵皆空手而归?那表示普拉布已断食四个月,我竟然无缘供养他,真是没福气!』这时,首相苏古塔回来了,」南达的先生。「南达一五一十相告。苏古塔也开始担心。沙塔尼克王和皇后格里格瓦蒂也得知沙门摩诃毗罗在考夏姆比云游,已四个月未曾饮食。」哇!不吃东西,还可以,但是四个月没喝水,他一定是靠奥妙的神通维持着生命,他这段时间一直精进苦修、心无旁鹜、真诚坚定、毫不动摇所修得的神通。「人人都愁眉不展忧心忡忡。皇室家人来拜见主摩诃毗罗尊者,恳求他接受施食,他却不为所动。」他离开祖国之后,皇室家人仍然当权。他们来恳求他进食,但他还是拒绝。

 

「主摩诃毗罗尊者自上次进食以来,已过五个月又廿五天。」他成了食气者。这也是有可能的。有一次,我也是这样。如果有必要,就做得到。但是,拜托不要尝试。我讲过自己食气的故当时我住在一间寺庙,像工作尼僧那样工作着,打理寺庙,为大众煮饭,而且我一天吃一餐。寺庙的住持也许是开玩笑或是感到内疚,因为我是那里唯一一天只吃一餐的出家人,而住持由于身体不好,必须一天吃六餐。他对餐桌旁的每个人说,他说:「清海虽然一天只吃一餐,但她一餐所吃的量比一天三餐还要多。」就因为那样,从那时起,我再也没吃任何东西。我仍然继续工作,没感觉缺少什么。真的很有意思,人的意志力很强大。我不晓得你们是否有这种命运,或者这是我命中注定该经历的一部分。于是,我直接断食,很干脆,不拖泥带水,甚至滴水未进,不知断食了多久。大家都很担心,民众跑来寺庙不断打量、探看,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又开始进食。复食的第一口食物,尝起来就好比我撕这张纸来吃,什么味道都没有。

我不吃不喝那段期间,并未感觉到异样。我说断食就断食,干脆俐落。毫无准备,无支援团队,完全没有。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就是不想再吃东西,然后就不吃了。之后我粒米未进,滴水未沾,却仍然继续工作,感觉跟平常一样,跟断食前没两样,就跟断食前一模一样。寺庙住持非常担心,他说:「你什么都没吃,却照样工作,可以吗?」我说:「可以。」我告诉他:「我想吃就会吃,不想吃就不吃。」我这样告诉他。他好像很困惑,却继续盯着我,以免我死掉或怎么样,他就必须负责任。于是,大家劝我进食。慢慢地我受够了,我说:「这些打扰比进食和进食时被羞辱还要糟糕。」因此,我又开始进食,但我并不喜欢。

吃了第一餐之后,即使没什么味道—我并没吃很多,而且食不知味—吃了第一餐后,我感觉好像掉下来,以物质层面来说,就好像从五楼轻轻跌落到一楼,感觉就像那样,真的感觉像掉下来。不晓得,就是感觉那样。我不晓得要如何形容。当我不进食时,觉得自己像在云端漫步,身体轻盈,神清气爽,比以前更快乐,感到自由自在。开始吃了几口东西后,感到自己好像在往下掉。只是感觉而已,没办法形容。很像原本飘浮在至少五层楼之高,然后一路缓缓地往下掉落到一楼,感觉就像这样。我自然食气之后复食的第一餐。

我想你们当中若有人以前试过食气,复食的第一餐,可能也是这种感觉?是不是?(是。)真的吗?你们试过?那何必复食呢?如果能不进食就继续下去,但前提是必须依然健康,身体像以往一样健康,那就应该继续食气。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必须进食为了结下更多因果和因缘,才可以做不同的工作,而不仅仅是小寺庙里的打扫尼僧。即使如此,我也没想到要成为明师,没有。只是有一天,一群非裔美国人来敲我的门,说他们要找「清大师」。然而在那之后,我还是逃跑,跑去德国及台湾(福尔摩沙)。不,是台湾(福尔摩沙)先来敲门,美国人后来才敲门。他们总是追在我后面。所以后来,我说:「噢,那就随顺因缘吧。」我出去讲经,帮助人们。

事情是这样的,这群非裔美国人,对(内在天堂的)光和(内在天堂的)音,一无所知。他们修的是一种非洲的传统信仰,他们很努力修行,所以修得天眼通。他们能出魂去看别人发生什么事,再告诉这些人该怎么做才能亡羊补牢。有一次我看见她出魂。她这么高大,她先生则是这么高,高度只有她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非常清瘦且年轻。她出魂时,会昏倒,她先生却能抱着她,像我拿着一张纸这样,那个画面很有趣。她嘴里念念有词,告诉人们种种大小事,却浑然不知自己在说什么。她醒来之后,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人们来找她求助和指点。她被选定为女王,名号为「阿苏拉女王」。这并非她的名字,是她修非洲传统信仰后被赐予的灵性称谓。然后,某些时候她必须平躺在地上,头部必须枕一块石头,以石头为枕。那并非枕头,不是软的,也不是柔软的地面,是枕着她头部的石头。长达九天,不吃不喝。他们有时会断食,如果对众神有所祈求,就会进行断食。长达九天,九天九夜,她必须完全躺着不动,人们在她身边绕行,吟唱或诵念他们的神秘咒语等等。经过九天之后,她会苏醒,并讲述这九天里所看到的境界。再根据所看到的境界被授予女王或公主称谓,或其他头衔。她得到女王的头衔「阿苏拉女王」。那是天堂赐予她的称谓。

这种人竟然来找我印心。女王来我住处找我。天堂女王来我的住处,不是一般的女王。她必须向议会报告境界,她信仰的长老议会,再由长老议会决定她得到什么等级。长老议会无所不知,所以她不能打妄语。这些长老力量更强大,天眼通更厉害,心灵感应能力更强,那是当然。因此,不会有妄语,不能说谎。她就这样成了女王。

这种女王竟然来到我当时所住的寺庙,找我这个扫厕所的卑微尼僧,要求帮她印心。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她说在她的境界中看到。她忘记「清海」,她只记得「清」,但是记得地址。她和一群她的信徒前来,其中也有国王、女王或公主,我不记得了。我说:「我不相信你怎么知道这些,也许有人告诉你。」她说:「不,没人告诉我。」只有内边向导告诉她到这个地址。

这间寺庙并不…外观与一般佛寺不同,就是一栋建物而已,是一整排建物的其中一部分,被规划成寺庙使用。当时的师父买下那间寺庙,只为了教导美国弟子,他每三个月去一次。他的弟子我数了一下,约卅、四十位,小寺庙。他的弟子每个星期天来听他讲经,他有时会和弟子打禅,参加打禅的约廿人左右。所以,并非出名的寺庙。外观不像寺庙,只是一间普通公寓而已。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